第三十九章 半路劫杀

作者:游牧 字数:343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晴坐在桌前,虽然饿了一天,可是全无胃口。

外面敲锣,听得出已经是三更天了。

紫晴筷子夹着西兰花数分叉,“单数就回去救人,双数就由着他们……单数……双数……单数!”一盘子西兰花的分叉都数完了,竟然一半单数,一半双数。

紫晴呆呆地看着那个结果,心里种种画面都浮了上来。

阳石青城对她的冷酷无情,二夫人和阳石晓月对她的种种陷害,玉竹的遭遇,黑猫的惨死……紫晴叹息一声,望着窗外浓浓夜色,“凌逸辰,你在哪呢?我怎么才能救得了他们,怎么才能从黑巫女那里把阳石家上下百十多号人安全救出来呢?除了你,这世上没有人能做到了吧……白巫女?不可能,她们不可能深入黑巫祭坛那么危险的地方还能保全自己……”

四更天。

夏凉,微露,紫晴从房间出来,看了看晨曦的天,恍然如一梦。

凌逸辰始终都没有出现,直到她买了马匹,仍然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那空了一眼的房间,想象着,凌逸辰带她南下出游,一路的风景。

“公子这是要去哪里?”卖马的人上前询问,紫晴握握了缰绳,黯然道,“回家!”

“回家是应该早赶路,回去好跟家人团聚,中秋马上就要到了!”卖马的人看到紫晴脸上神色凄凉,大概是以为她思念家乡太甚,况且,这么早赶路的人没几个,紫晴是硬生生把人家拍门拍起来买马的。

紫晴挤出一个笑,看看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只想急着赶路,觉得骑马快,突然想起她貌似从来都没有骑过马。

这就奇怪了,既然不会骑,这脑袋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她呢,买了马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明显慢着半拍?傻了?

拍了拍马背,紫晴察觉身后卖马小二的眼睛正盯着她,必然觉得她现在举动十分的奇怪。

只好硬着头皮,翻身,跨腿,竟然也稳稳当当骑上去了,所有的动作似乎就在记忆当中,现在只是拿出来用。“驾!”紫晴吆喝一声,那匹马拔足狂奔,黎明的鱼肚白就在右侧,追随着紫晴,仿佛是在和她赛跑。

必需在三天之内赶回去,再想办法救阳石府内的众人。

紫晴咬了咬唇,快马加鞭,夜以继日的赶路,终于在第三天的清晨赶到了周国京都的城门处。

正要进城门,突然看到城门处有许多黑巫女守卫,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黑巫女从四面八方赶来聚集在城门口等待进城。

紫晴颈间的驱巫石变成了黑紫色,紫晴暗自抚摸,嘀咕一声,“简直是黑巫大聚会!莫非她们都是为了今天阳石家斩首示众的事情来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们……阳石老头,你真的是好大的面子!”

为了不招人怀疑,紫晴下马低着头缓慢前行,随着人群进入了城门后,她才翻身上马往祭坛赶去。

祭坛前的黑色山体狰狞无比,紫晴牵马而行,心里惴惴不安,好像此时正往地狱走去。

到了山谷入口,黑巫女从紫晴手里拿去了马绳,紫晴随着人群往祭坛中央走去。

也不知道黑巫女用了什么样的法子,召集来这么多看热闹的人。

这些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听得最清楚的就该是“杀鸡儆猴”这四个字,这个岳紫阳出手狠辣,做事果决,竟然想到了用这一招来收得人心。

紫晴叹息一声,太阳也没有什么温度,白茫茫地,像是被黑巫女此时的气势镇压着失去了颜色。

“你们听说了没有?这一次阳石家所有的人都要被斩首示众……叛国罪!”

“这罪是黑巫女定的吧,皇上都没放话呢,她们怎么敢?”

“嘘,你不要命了吧,都走到祭坛门口了还说黑巫女的坏话,被她们听到……嘶!”说话的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一旁的紫晴心烦意乱别开脸,目光紧锁住祭坛的通道。这里背靠山,而朝周国京都,进祭坛的路只有这一条峡谷,两边皆是峭壁,壁上光秃一片,全是锋利如刀一样的山峰,“真还是块风水宝地。”

“你们听说没?那个阳石家的活宝嫡女竟然能幸免余难,这可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你们不知道,那个嫡女我见过,说话做事就像是痴呆一样,穿的破破烂烂的,可是没想到皇上竟然会亲自出面带走了她。”一提到活宝嫡女,紫晴本能地转过脸去,见其中一个人抬起头来与她对视,紫晴装做好奇地问,“那活宝嫡女长什么样子?”

“她啊,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丑女,鼻子的毛外翻,脸蛋虚肿不说,竟然还有两砣高原红,实在惨不忍睹。”说话的人说的高兴,完全未发现紫晴脸上表情的变化。

紫晴低头闷想,这人说假话有点水平,把另外两个人骗的点头含笑,听得津津有味,这要是去说书,保准是一大高手。

“你也不要这么说人家,现在她知道阳石家全部被斩首,还不知道要怎么难过呢!”

“也是,真也是不幸,按道理说,阳石丞相也是三代老臣,怎么能做这种糊涂事情。”

“说不定是黑巫女冤枉他,你们知道,阳石丞相一直都反对让黑巫女当皇后……这估计……”话到一半,有人“啊”地尖叫一声,紫晴回头看,见那人倒在血泊里,一旁的黑女巫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匕首站在一旁,上面的血迹凝成珠子在缓缓滚动。

“杀人了,快跑啊。”许多百姓都逆着方向想要离开山谷,可是退路已被黑巫女封死,许多的人发出害怕的尖叫,一时间,山谷之内乱作一团。

“你们不用怕,但凡拥护我黑巫的人都不会有事,但若是再让我听到有人说黑巫女的坏话,就和这人是一样的下场。”黑巫女把匕首的血抹在那人的衣服上,走出了人群。

剩下另外两个吓得面色如土,身子如筛糠一样抖着,目光死死地盯着被杀的人,一时间连走路也忘记了,不一会儿,被人群推动着向前。

紫晴心里的恐惧层层蔓延,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等身不由已地随着人群来到祭坛中央的高台边沿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除了这条命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个像样的武器也没有,拿什么拯救那一百多号人?

阳石青城穿着囚服跪在最前,二夫人和阳石晓月哭哭啼啼,双眼红肿跪在其后,那些压环婆子脸色惨白,眼袋浮肿,显然是哭了两天两夜,剩下的一些家丁身上有伤,脸上还有血迹,显然是反抗的时候被黑巫女打成那副样子。

玉竹也跪在其中,奄奄一息,似乎对生死早就置之度外,紫晴心揪紧,像是被无形的大手狠狠攥死又放开,攥死,再放开。

紫晴看了一眼阳石青城,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却没有半点恨意,只有痛苦。

阳石青城面无惧色,仿佛早就预料到会有今天一样。

他穿着囚服,面色淡然地看着前方,目光里空无一人,身边的那些黑巫女对他造不成任何的压力,这一点,让紫晴心底隐隐浮现出一种莫名的感动。

一个人,能在黑暗势力前有如此的气魄,那在他的心底,必然也有一种像火炬一样英勇的信念在支持着他,可是到底是什么?

如果仅仅是为了除去黑巫女,他大可犯不着这么急着动手……

这时候,阳石青城的目光与紫晴的目光交错,他原先镇定的脸色突然变白,肩膀剧烈地抖动一下,嘴唇蠕动,仿佛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就在这浑浊的空气里,在黑巫女黑压压的气氛下,紫晴从一刹那的变化里读出了一个爹爹对女儿的拳拳之爱。

那是细微的,也是隐藏极深的愧疚。

就在一刹那,紫晴原谅了这个爹爹之前的种种无情。

“在皇上南下游历的时候,阳石青城联合兵部侍郎和护城将军李广意图谋权篡位,触犯了周国律法第三十八条第七则,现以叛国罪论处,由祭坛进行处决。阳石府上下一百一十三人尽数与此事有关,罪责诛连,全部论斩。”黑巫女使者拿着一道黑色锦帛念完,收起锦帛,冷厉的目光环视着台下上千人,大声唱道,“周国恒昌,黑巫万世……周国恒昌,黑巫万世!”

声音刚落,台下所有的人像是同时种了巫术,举着拳头,异口同声跟着念道,“周国恒昌,黑巫万世!”声音震天,浩荡回响,震动天地万物,仿佛一同都被黑巫的势力震慑,屈服于这种强大的统治力量下。

这时行刑者举着宽背大刀走到阳石青城后,看起来,行刑人不够,只能挨个砍头。

一想到阳石府中上下百余号人的头都被砍掉,只剩下光秃秃流着血的颈部,地上滚着上百号人头,紫晴的呼吸都变得异常的艰难。

那是她的家,她不允许别人伤害她的家人。

想到这里,紫晴正准备跨步上台,突然听到有人喊道,“皇上驾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