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空等轮回

作者:游牧 字数:327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蓝香!”蓝荷脸色一沉,阻止了蓝香继续说下去,与此同时,还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紫晴,“女皇还没有找回记忆琥珀?”

紫晴突然想起婆婆的话来,不能让她们看穿,只好胡乱咕哝两句。

蓝荷微微笑了,走到蓝香身边,“女皇不必隐瞒,你没有找到记忆琥珀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

“知道了?”

“娘亲说过,原来的女皇与人为善,从来不会发怒,更不用说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来命令我们。”蓝荷说完,对身边的蓝香说,“黑巫女就在附近,她们杀害了收留我们的那两个女孩,我们得去看看能帮她们点什么!”

“姐姐,娘亲曾说过,白巫家族有一颗育灵树,那颗育灵树可以救她们啊,我们帮帮她们,不能让她们就这样死了。”蓝香性格直率,并不像蓝荷那么沉得住气,紫晴看到蓝荷往这边看来,一时又困惑,“育灵树不会是在我这吧!”

记忆琥珀还没弄明白是什么东西,现在又冒出育灵树来?

蓝荷叹一声气,这时外面雨住了,有雨滴恋恋不舍地从洞口的岩石上坠落下来。

“只有女皇才能与育灵树联结!”蓝荷说完拉着蓝香正要离开,突然听到凌逸辰大喊,“紫晴,快走,她们来了,我们快走。”

凌逸辰浑身透湿,拉着呆在原地的紫晴,“呆什么呢,黑巫女来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要不然被她们捉回去多没意思?”

紫晴回头时,两个白巫女已经不见了,山洞里十分的静谧,像是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样。

凌逸辰拉着她飞也似地奔出山洞,在雨过的竹林里飞奔。

身边有竹叶落下,翩跹而舞。脚下是湿润的叶子,踩上去感觉一阵柔软,随之而来的,是“嚓嚓”的声音。

竹林里的空气份外的清冽,紫晴一边深深地呼吸,一边却凝视着凌逸辰的背影,这样的情形在脑海里仿佛曾无数次的上演过,心里的那层温柔仿佛也是无数次的涌溢过,那是爱吗?是喜欢?是陶醉?

一个趔趄,紫晴差一点就摔倒,凌逸辰扶着紫晴,想了想说,“这样不是办法,我们一起逃谁都逃不掉。你去桃花镇找一个叫夜月的客栈,这是银子……我往山上去引开她们,记得,是夜月客栈。”

紫晴懵懵懂懂接了银子,又被凌逸辰推了一把,只好顺着之间看到的桃花镇的方向走去。

凌逸辰则故意将自己的佩玉丢在小径,又故意发出一阵声响,之后径直往山上去了。

“他是皇上,一国之君,可是却如此忌惮黑巫女,那以后我们岂不是都要视巫女为猛虎野兽?”紫晴跑了半晌,听着身后毫无动静,再加上肚子饿的实在没有什么力气跑,脚步越来越慢。

脑海里思索着刚才凌逸辰逃时的背影,觉得自她醒来之后,这世界变得如此诡异,让人恍惚觉得这是一场梦。

梦里的线条乱的就像是抽丝的锦帛,不论她怎么去想,也不可能把什么黑巫,白巫的争斗想明白,更不明白凌逸辰的治国之道到底是对还是错。

桃花镇。

已近黄昏,进了桃花镇已经是烛火点点。此时大雨初过,傍晚的小镇美丽的就像是池塘里刚沐浴过的清荷。

清石小桥,白石板路,最重要是小镇建筑精致玲珑,虽然不能说是豪华,却在这山野之中自有妙趣。

紫晴先去服饰店里换了衣服,打扮成一个公子模样。

走了半天,紫晴才找到一家叫月夜的客栈,客栈门前挂着一串灯笼,灯笼上笔墨遒劲写着月夜二字,十分显眼。

想到刚才凌逸辰的嘱咐,紫晴笑了笑,从怀里掏出银子要了两间上房。

小二拎着灯笼,上楼时喋喋不休,紫晴都不在意,她只是在牵挂凌逸辰,也不知道他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摆脱黑巫女的追逐,“隐身粉”,不过看起来貌似不大管用……

“公子先歇息一会,晚饭的时候我来叫你……”

“我不吃……哦,你把饭送到房间里来,我还有一个朋友没来。”紫晴看一眼外间的紫槐木的桌子,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出来也不过三四天的功夫,可是却是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最让她动心的不过就是凌逸辰背着她,还用他的墨绿色袍子给她遮寒……在湖水里吻了她,尽管,那只是为了躲避黑巫女的追逐,可是当时她的心可是快要跳出胸口一样狂跳着。

手拨弄了珠帘,发出脆响生生把紫晴吓了一跳。

这时小二送来了饭菜,都是依着紫晴点的菜上的。

一碟色香味俱全的牛肉,还有两碟素菜,虽然简单,但是不知道何原故,紫晴觉得肯定份外好吃。

小二挑了油灯的捻子,看了一眼紫晴,又退了出去。大概不知道这位公子在等谁,脸上的神色竟然是那么专注出神。

倚在窗外,正好能看到桃花镇的风景,山水共色,再加上点点灯火,勾勒出来的竟然生生是一副水墨画卷。

不知不觉,天已经到了二更天,桌上的烛晃了晃,烛油像泪一样流到了桌子上。

紫晴打了一个呵欠,关上了窗子,目光放在桌上冷了的饭菜上,心里渐渐生出的担忧和不安笼罩了一切。

“是被黑巫女抓回去了?还是在赶过来的路上?”紫晴扭着手,不安地踱来踱去,这时候房间里突然来了一声叹息,这声音不高,却把紫晴的魂都惊掉了,她环视四周焦急地说,“婆婆,你别闹了,我知道是你,你快出来啊!”

“孩子,我出去不了。”声音里带些凄凉,随后又陷入沉默。

紫晴急着想知道凌逸辰的消息,就仰头四下搜寻,“婆婆,凌逸辰呢?他去哪里了,是不是被黑巫女捉去了?”

没回应,就在紫晴等不及的时候,听到婆婆说,“哎,傻孩子……婆婆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可是不是关于凌逸辰的……只是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婆婆,你这是要急死我呀……有什么事情快点告诉我。”紫晴急的跳脚,刚才等的耐性全无,这会子哪里还能容得别人卖关子,况且婆婆声音这么凄凉,一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到底是什么呢?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半点头绪,难不成,莫靖安又被捉了?

“阳石府……”

“嗨,那老头子的事情我不想多管,他都不管我的死活,你没见他那一推二六五的样子,看了你也气……什么爹,后爹也没他这样的。”紫晴气不打一处来,在阳石府门前,她可是领教了心比铁还生冷到底是什么样子,阳石青城就是那种人,估计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她多剁剁喂狗也能做出来。

“不管也好!”婆婆声音一低,像是要走,紫晴突然觉得不好,“婆婆别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告诉我,我也好安心啊!”

“阳石府被抄,阳石府上上下下一百人定为叛国罪,被黑巫女带到祭坛,判处死刑,三天后在祭坛前斩首示众。以后……再没人能欺负你了……只是,从此往后你将没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婆婆好担心你。”

“那老头……我爹没那么傻,怎么会在这个风头上和兵部侍郎联系?”

“黑巫女想要做什么,根本不需要事实,有巫术就够了。”

“又是黑巫女,她们到底想干嘛……凌逸辰现在也不知道踪影,要不然,他总能想想办法救救我爹。”想起凌逸辰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语,紫晴觉得,他总不会让这平衡木突然失了平衡,造成周国上下大乱吧。

半晌,婆婆才幽幽说道,“你和凌逸辰离开京都后,岳紫阳就四处搜索阳石青城的罪证,昨天,她在阳石府家丁的手里搜到了一封信,这封信的内容,是阳石丞相对兵部侍郎王宗成写的,他在信里写着已经与守城大将军约定,三日之后起兵夺取皇位……信还没有到兵部侍郎的手里,就被黑巫女半路截获……”

“那老头在信里没写为什么要夺取皇位?”

“没有写明,只是写了一旦大功告成,他愿意将丞相之位拱手相让,自己告老还乡。”婆婆幽幽叹息了一口气,不等紫晴再回话,就虚弱地说,“婆婆不能再陪着你了,以后一切都靠你自己,记忆琥珀的藏匿地点,就在你自己的记忆里。”

“诶?不是,婆婆,这什么跟什么啊,我都没听明白。”紫晴看了一眼颈间的驱巫石,那石头正在从桔红变得湛蓝,知道婆婆正在离开,她急着四下里搜寻,用手摸索,可是空气里空空荡荡,一无所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