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驱巫石

作者:游牧 字数:304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以为,我不想?”凌逸辰脸上的痛苦让紫晴更加纠结,她彻底糊涂了,只好部在,“那是为什么?”

“巫女起源于波斯,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在一百多年前,黑巫和白巫起了纷争,黑巫女屠杀了所有的白巫女。这是我了解到的事实,现今,黑巫女的势力比我们看到的要强大的多……”

紫晴紧张地看了一眼凌逸辰,“那又如何,难道就没有法子了?”

“如非白巫女的势力再次壮大起来,否则,只凭借军队的力量,那不过是以卵击石。现在我在皇位,努力平衡这些势力,能保周国无忧,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别的,我管不了,也不可能管。”凌逸辰的眸光渐深,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话音嘎然而止,紫晴终于看明白了这个事实,也清楚的知道那层纱之后的事实是如此的严峻。

看来婆婆说的话都是真的,那她就是白巫女女皇?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凭借自己的力量怎么才能消灭这庞大的黑巫女势力?想到这里,紫晴的心隐隐作痛,真觉得再想下去她的脑子都会开花。

“守得住一分光明,就不要去碰触黑暗。”凌逸辰双手放在紫晴的双臂,微施力道,以十分诚恳的声音说,“紫晴,我从来没有说过,为什么要从皇宫里救你,为什么又去阳石府里找你,现在我想告诉你,因为我觉得我似乎欠了你什么。我见到你,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里的情感也起伏不定,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所以,我想带着你四处走走,说不定能想起这些事情发生的原由。”

听到他如此说的时候,莫名的,紫晴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滴滴坠落。

不知道到底是激动,是感动,还是因为伤心。分明的,心底酸的如同似刀剑在挫,可是看到凌逸辰困惑的表情,又止不住的生出一种类似怜惜的感情。

无原由的,紫晴伸出手轻轻触着凌逸辰的脸,“我明白了你的难处,知道了你身为帝王也有苦衷,我会试着去体谅你,理解你,不会再责备你。就如你说,守得住一份光明,就不要去碰触黑暗。”

那份一直隐在暗处的情感,突然间就像是爆发的火焰。

两人在一刹那完成了内心桥梁的对接,一种莫名的情愫将两人深深地牵连到了一起。

在危机重重的世界里,能有一个彼此坦诚相对,又能惺惺相惜的知已,对凌逸辰来说都是莫大的幸福。

太阳光层层洒落,竹林里光阴斑驳,凌逸辰和紫晴携手走在路上,甜蜜在心里洋溢,似有蜜糖漫漫融化。

紫晴也在疑惑,为什么事情突转,她突然就从心里喜欢上了周国的皇上。

她忽略了他对阳石家的威胁,对紫阳的爱意,忽略了他是一国之君的事实,就这么心甘情愿守在他的身边,做他身边愿意依偎着他的女子。

“你说,我像不像是那只爱上猎人的小鹿?”

“这是什么比方?”

“我觉得就是这样,在某个阴雨后的清晨,山林间清澈如仙境,我在林间漫步,突然爱上了背着弓箭,正在狩猎的猎人。”紫晴说完,如释重负,她觉得这样的诠释再好不过了,可是无原由的,悲伤却再度溢满心口,这种不好的预感深深地攫住紫晴的心,让她害怕,害怕这种突然而至的幸福。

凌逸辰听完这些也不以为意,“人生百年,短暂的稍纵即逝,你是小鹿也好,我是猎人也好,也许我们来不及伤害彼此,就已经步入黄泉了。听我的话,我们一起珍惜眼前的光阴,不要浪费一时一刻,就足够了。”

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凌逸辰和紫晴对望一眼,四下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是竹林稀疏,根本没有办法藏身。

他们只好加快脚步,匆匆往竹林深处跑去。

“再往前就是桃花镇,镇子上人多,我们好藏身。”凌逸辰指路,紫晴只紧紧随其身后,他们十指相握,灵魂相依,飞奔之中,仿佛这场景似乎无数次的上演过。

紫晴深深地望着凌逸辰的背影,那种看一眼就心神晃动的感觉,让她不由地贪恋这种感觉。

一次又一次地去试,一次又一次地感觉那种心慌意乱,脸颊滚烫之感。

完全忘记了此时,他们正在逃生。

这时凌逸辰突然停了步子,紫晴才看到挡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大湖,湖水悠悠,可是此时却份外的扰人心烦。

脚步声近在耳边,凌逸辰说了一声,“跳!”

紫晴还未来得及告诉他,她根本不会水,这时,他们两人已经纵身一跃,同时跌落水中。

紫晴的身体迅速下沉,帽子被冲走,青丝散乱,在水的世界里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朦胧,模糊,她感觉不能呼吸,生命在慢慢的流失。

就在这时,凌逸辰一把拉住了她,拖她到了水面上。

“告诉你们,如果找不到皇上,我一定会让坛主抽了你们的筋做绳,来捆你们的骨头,看看能不能捆作一抱柴烧火。”黑巫女的声音都是同样的嘶哑冷酷,紫晴恢复听觉的那一刹那,突然觉得唇上有温暖贴近,她半睁着眼睛,看到凌逸辰深情的俯身吻她。

她的身子浸在水里,青丝凌乱,容颜带水,可是这突然而来的甜蜜让她变得惊慌失措,不由抬手试图推开凌逸辰,可是刚刚推开,她又失重往水里沉去,只好拼命地再次拽住凌逸辰的衣衫,任他狂乱而热情地吻下来。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竟然在这里戏水亲热,也不怕受了风寒活不长。”一个巫女嘶笑一声,另一个却打断话说,“别这么闲,还是快点追踪皇上和那个小太监的去向,若是追不到,坛主问起来会掉脑袋。”

“说来也奇怪,按道理这大雨一过,隐身粉就会失去效应,可是我们为什么就感觉不到他们二人的踪迹呢?”两个黑巫女觉得纳闷,最后押着那两个护卫往桃花镇方向走去,待他们走远,凌逸辰才抱起紫晴,轻声道歉,“刚才冒昧了,只是怕你再次呛水,又怕被他们发现。”

“这可是世上一大奇事,皇上会跟别人道歉了?”

“说好了叫我凌大哥。”

“我叫你凌哥哥岂不是更好?”紫晴说完,脸色绯红,从湖里出来身上都湿了个便,那块蔚蓝宝石隐隐泛着桔红色的光,她一时奇怪,不知道泛这样的光茫到底是几个意思?

想到这里,不由又担忧起莫靖安如今的处境来。

这时吹来一股风,紫晴猛地打了个喷嚏,凌逸辰立刻焦急地说,“这样子不行,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把衣服烤干,再做决定去哪里。”

“去哪?我们没银子,没马,没护卫,现在还到处都是黑巫女。”紫晴觉得冷,好像掉进了冰窟里一样,不由环抱双臂,这时凌逸辰伸出一个臂膀来,拖她到怀里,“我的怀里温暖,借你一个肩膀。”

紫晴没有回嘴,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身上。

轰隆隆的心跳声除外,还有他身上特有的一种好闻的香料味道,是薰衣草。

紫晴也紧张急了,可是又份外的甜蜜,觉得这样的感觉实在是比得过她以往度过的任何一天。

凌逸辰在竹林里找到一处山洞,将紫晴安顿好后,他就去外面找柴禾。

紫晴冷的瑟瑟发抖,正这时,突然感觉洞里有些异样,眨眼间,有两个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女子出现在山洞里,“蓝香,蓝荷见过女皇,给女皇行礼。”

紫晴看到她们时就明白,这一定就是她在意识里曾经见过的白巫女,她急忙起身,“莫公子怎么样?他可安然脱险?”

“莫公子已经回国,他以为是阳石丞相让人救了他,所以并不知道是女皇。”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只要他没事就了。”

“女皇,你不能跟周国皇帝在一起,他跟岳紫晴来往密切,如果万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