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痛苦的记忆

作者:游牧 字数:282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两个黑巫女一直没有追来,不知道是因为隐身粉的原因,还是她们去追那两个护卫去了。

紫晴尽管心惊胆颤,可是一路走来似乎除了雨和她作对之外,别的都一帆风顺。

甚至到最后,身上都淋湿的时候,干脆也不再躲躲闪闪,紫晴走在竹林飒飒的山路上,山花凝着雨珠,山泉汩汩流淌,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自然,比之阳石府内那窄小逼仄,还有二夫人时常压迫的小院来说,这里的广阔天地,让紫晴的心神都觉得通畅无阻,从而感觉到了那种从内至外的清澈。

原本疲倦的眼神突然变得如此时叶上凝着的雨珠,亮光闪闪,份外的清明亮丽。

这时突然听到山内有嘈杂的喧闹声,紫晴奇怪,这里地处深山,怎么会有这样喧闹的声音,况且此时还下着雨。

好奇心趋势她朝着声音方向走去,鬼使神差的,她来到了山中腹地中一个小小的村落。

这个村落大概有十几户人家,房子隐在山林里,份外的静谧。

可是此时,却被一阵阵凄凉的哀哭声打破了这静谧的小山村。

紫晴躲在一株高大的榆树后面,只看到村子中央的小小的土坪上立着两根木头柱子,有两个年轻的女子被黑色的铁锁捆在柱子上。

那铁锁上锈迹斑斑,可是看起来却如同邪恶的蛇一般缠在人身上。

这时,有两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巫女出现,紫晴差一点就要把这两个巫女认作是先前跟着凌逸辰那两个,仔细辨认,却感觉走路时的步调和手里握着的剑都不同。

这时,两个巫女举着短剑走到两个女子面前,拔剑向两个女子的身体刺过去。

紫晴不由要惊叫出声,这时一只大手死死地捂住紫晴的嘴,将她的身子拉低。

“你疯了,你是想让那些巫女发现你?”凌逸辰责备地看着紫晴,怪她不按计行事,如果不是他担忧她会迷路,或者被黑巫女发现而惩罚,或许今天紫晴真的要死在这深山之中了。“你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让你到桃花镇相会吗?”

“我听到这里有声音……”紫晴有些害怕,目光不由自主地往那瞧去,却被凌逸辰一把掰过脸来,“别看!”

“她们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杀害那两个女子?”紫晴再一次认识到黑巫女的可怕之处,看起来根本不是她认为的折磨那么简单。

“我们去救她们。”紫晴握拳头,试图冲出去,可是被凌逸辰紧紧地抱住了。

“我们不是黑巫女的对手,况且这一次,我们偷偷溜出来……”

“你是皇帝,总是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罪恶的发生,你去啊,你去啊。”紫晴的声音刚刚提高,就被凌逸辰再次阻止,他十分伤感地看着紫晴摇了摇头道,“我说过,有些事情我无能为力,紫阳祭坛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也不能干涉。”

“为什么?”

“这是我们的约定……”

紫晴绝望地看着凌逸辰,自出城之后,第一次觉得这世界是如此的灰暗,灰暗的不值得人再去向往任何一种美好,毕竟,现在黑巫女的势力已经有了燎原之势,连他凌逸辰都没有办法,她又能怎么办?

看着那两个黑巫女将两个女子千刀万剐,成千上百只的乌鸦聒噪地前来啄食两个女子身上的肉,一口血,一口肉,丝丝缕缕的连缀,直到啄出森森的白骨。

“我让你别看,我们走吧。”凌逸辰拖着紫晴,可是还是被她挣脱了,两人的身子低伏在树后,看到那两个巫女并没有一剑刺死两个女子,可是用剑将她们身上的肉一点一点削去,鲜血迸流,场面十分的惨烈,这要比紫晴以往看到的任何一个场面都要悲惨。

那两个女子面目全非,一旁的家人哭得撕心裂肺,好几次,有一个妇人哭晕过去,想要上前,可是被同村的人死死地拉住了。

柱子染满了鲜血,脚下也是流着鲜血,整个土坪就成了血的海洋。

紫晴的瞳孔紧紧地收缩在一起,惊恐的感觉像是毒药一样渗进了心底。她全身发冷,止不住的抖动,牙齿磕碰发出剧烈的响动,如果不是因为凌逸辰在一旁毫无反应,她都觉得,那些黑巫女一定会听到她的牙齿在打架。

“走吧!”凌逸辰恳求,拉着紫晴,才发现她身子僵硬如铁。

紫晴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那里,听到两个黑巫女说,“如果再让祭坛使者知道你们这里有白巫女出入,还有人收留她们,那么,我们就将整个村子都屠了,鸡犬不留。”

这声音冷酷如数九天的冰锥,直刺进人的心底,让人感到绝望,如进地狱一般。

紫晴的脑海里突然涌入一种难以言说的巨烈的痛苦,这种痛苦差一点就让她昏死过去。

这个场面是如此的熟悉,削骨剁肉,残忍无比。

紫晴抱着头,皱着眉头,整个脸色都变得惨白,一旁的凌逸辰慌了手脚,“紫晴,紫晴,你怎么了?不要吓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凌逸辰将紫晴背在背上,离开了那个小村庄。

清晨,鸡鸣声在耳畔响起。

一缕阳光穿透雨后的薄雾照在紫晴的身上,像是给她披了一层圣洁无比的纱,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凌逸辰椅着柱子坐在她的旁边,而她,头枕在他的身上,像婴儿一般蜷缩着身子,身上盖着他的墨绿色的袍子,看起来,自己的身体宛若一片巨大的荷叶。

看起来现在她处在一个茅屋里,应该是猎人的小屋。

屋里的墙壁上挂着兽皮和弓箭,只是没有主人在。

“呃!我这是怎么了?”

凌逸辰睁开眼,先是一怔,随之而来的是脸上带着的狂喜,“你醒了,吓死我了,你不知道你昨天的样子有多么的可怕。”

“昨天?我睡了一天?”紫晴坐起来,突然想到昨天白巫女去宫里救莫靖安还没有消息,自己一定是错过什么了。

凌逸辰点点头,“是整整一天了,我背着你走了五十多里路,重的像是猪一样……”

“昨天那两个女子死了,对不对!”紫晴神色黯淡,刚才初醒来时的清爽心情转眼间没了,悲伤涌进心底,用僵直的目光看着茅屋外的竹林,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纯净静谧,可是一想到刚才的血腥,紫晴觉得这世上根本没有一处净土。

凌逸辰说,“你要知道,两国战争死的人要比这多千倍万倍,不过是两个女子……”

“做了帝王,就能视生命如草芥?就能为所欲为,纵容邪恶,豢养的爪牙就能四处欺凌百姓,无恶不做,然后百姓就得像是待宰的羔羊,受尽欺凌?”紫晴怒问,目光时里的怒火是前所未有的,这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温顺可爱的小女孩,而成了一个嫉恶如仇,恨不能将天下黑暗都一举消灭的救世主。

凌逸辰笑了笑,从紫晴身上拾过袍子穿上,“阳石丞相的嫡女,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本以为你不过只是受尽欺凌的一个小丫头,看来,你的心可不是一般的大。”

“也就只有你,在这样的气氛中还能笑得出声。”

“不笑又能怎样?”

“除恶,用尽一切力量铲除黑巫女,还天下一个清明世界。”紫晴愤愤不平,她始终不能明白,既然凌逸辰心里清楚黑巫女的所作所为,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任她们胡作非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