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春光乍泄

作者:游牧 字数:304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说到这里的时候,紫晴挑帘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巫,不论大太阳还是大晚上,两个都把斗篷压得低低的,只能看到她们那张漆黑的像似黑炭似的脸。

一路上,她们并不交流,只是怀抱自己的武器,默然赶路。

要说,这些黑巫女像似一个个木偶似的没有灵魂,呆滞,冷酷,最为让人吃惊的是她们走路的时候全无生息,而且速度极快,有时候让人误以为这是两个鬼。

“皇上准备怎么做?”

“别叫我皇上,叫我凌大哥……”紫晴一定这话,白了凌逸辰一眼,想占便宜也不是这样的占法,分明还是在戏谑她叫莫靖安大哥的事情。

马车里一时寂静,紫晴又道,“估计那些女巫也没有这么好骗,要不然怎么能横行天下?再说,她们也是岳紫阳的手下,你这样骗了她们,回去能交待?”

“有什么好交代的,回去就告诉紫阳,她们一路冷得像雕塑,看着碍眼。不过,你要命令她们走开,那是万万行不通的。”凌逸辰说完,就俯身凑向紫晴压低声音说了办法,紫晴十分意外地看着凌逸辰,疑惑地问,“这样行吗?”

“不行你想个办法出来!”凌逸辰立刻把话丢回来,紫晴再度觉得,这位皇上根本就是一个顽劣公子哥,出了宫后,就没见他有一点正经过。

紫晴耸了耸肩膀,答应了凌逸辰,心里也暗自觉得这样的游戏挺好玩。她很想看看当两个巫女看到她们跟着的不是凌逸辰的时候,脸色会是怎么样的。

山路崎岖,走了一半紫晴就被颠簸的无法忍受,只能不停地把头探在窗子外呼吸新鲜空气。

路经一处竹林,林前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客栈,客栈外的招牌是“千里醉”,酒旗招摇,在这深山老林到让人觉得另有一番风味。

凌逸辰命令车夫停车后,向紫晴使了一个眼色,紫晴会意,就吩咐左右两个骑马的随从,“你们跟我来,皇上有事要吩咐你们二位。”

“是!”两个护卫知道这位小公公得罪不得,现在他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所以一听紫晴发话,立刻屁颠屁颠跟来,神色谄媚,恨不能直接拍紫晴的马屁。

进了客栈,凌逸辰立刻把两个护卫拉进了临时休息的房间,瞧了瞧那两个巫女,见她们正坐在外面喝茶,神色警惕,似乎有风吹草动就能惊动她们。

“脱衣服!”凌逸辰命令其中一个护卫,那护卫突然觉得不对,苦着脸说,“皇上,脱衣服干嘛?”

“和我换着穿,一会你做皇上,我做护卫。”凌逸辰开始宽衣解带,紫晴本来发怔,待到脱得赤膊裸体时,紫晴突然会意,忙转身捂了眼睛。

其中一个护卫诧异地看着紫晴,“这位公公扭捏什么,大男人一个……”

紫晴心里暗骂,真是不着调的皇上,换衣服也不支一声,就让她那么呆着。

“皇……皇上,末将犯什么错了?”

“少废话,快脱。”凌逸辰大声斥责,那个护卫脸都白了,一直不肯动手,只结巴说,“皇上,末将冒名顶替皇上,被紫阳坛主知道,还不活剥了末将?”看护卫可怜巴巴的样子,紫晴到有点同情起这两位护卫来,一路上吹风晒太阳,还得被凌逸辰这样玩弄。

那个护卫知道皇命难违,只好一脸苦瓜相,边脱边求,“皇上要恕末将无罪……皇上……”

“行了行了,我恕你们无罪行了吧。”凌逸辰说话的时候,已经换好了护卫的衣服,戴了帽子遮脸,又用墙泥胡乱抹了点颜色,看起来到也像那么一回事。

“紫晴,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了,记得相会的地点了?”

“记得,记得。”紫晴心想,若万一记心不好记不得了,也是好事,能离开这黑巫猖獗的周国,去找自己的记忆琥珀岂不是美事?

想象着自己能飞天遁地,紫晴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幸好掩饰的及时没有被凌逸辰发现异样。

临到门口,凌逸辰突然转身看着紫晴,“如果你想逃跑,那阳石府的秘密我可不帮你兜揽,到时候你那丫头婢女还不是跟蚂蚁一样……”

“我没想逃跑,凌大哥你想多了。”紫晴心里发堵,直骂凌逸辰就像是肚子里的蛔虫,她刚刚想到要逃走,他就用这样的话绝她的后路。

紫晴拉开门,扶着那个假冒的皇上,故意用身子挡着他的身体,一边走边说,“凌大哥,你可好些了?一会上了马车休息一会,到了前面的落脚处,我去请大夫。”

另一个护卫对车夫说,“快点赶路,凌公子身体不舒服,我们要请大夫替他医治。”

“是,张护卫。”车夫答应,忙得准备好驾马,待紫晴扶着假皇上上车,车夫立刻驱动了马车。

这时,那个巫女果然如凌逸辰所料,拦在了马车前面,“慢,另一个护卫哪去了?”

“估计是早晨吃坏了肚子,李护卫在茅厕拉屎。因为凌公子肚子疼的厉害,所以我们先行一步,去镇子里请大夫瞧瞧,以免耽误时间。”等护卫说完,紫晴不满地催促道,“还不快走,呆在这里等什么?”

马车疾驰飞奔,山路上碎石太多,紫晴觉得脑子都要被颠出来了。

挑帘看看马车后,两个黑巫女果然加快步伐,紧随其后,神色依旧是那么阴冷,就像是久阴未晴,看了就让人觉得压抑,也难怪凌逸辰想摆脱她们。

这若是在山间还好,一旦出了京都,走哪里都有这么两妖婆跟着,估计谁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马车行驶了约有两个时辰,前面隐约出现了一个小镇。

镇上虽然不算热闹,但比刚才山林之中的清冷可是好多了。

紫晴命车夫把马车驶到一处医馆,回头对另一个护卫说,“你帮我把凌公子扶到室内,我去请大夫。”

两个巫女照旧守在门口,一左一右,就像是两个门神。

一切都按凌逸辰所预计的那样发展,这到让紫晴有些佩服这个皇上了。

进了医馆,竟然真的像凌逸辰所言那样有通往后山的后门,紫晴从怀里掏出隐身份交给两个护卫,“快,多洒些,一会能不能活命就全靠这个了。皇上的话你们也听了,一旦被黑巫女找到,后果自负。”

一想到莫靖安在宫里所受之苦,还有之前在阳石家时被两个黑巫女用法力折磨,紫晴就浑身汗毛倒竖,赶紧将那些隐身粉洒到自己身上。

两个护卫也不敢倏忽,也是尽力地往身上多洒。

“出了门,分头走,最后在南面四十里的桃花镇集合,你们识得路,就速度快一些,好保护凌大哥的安全。”紫晴嘱咐完,从帘缝里瞧了瞧那两个如石柱一样的女巫,就示意两个护卫分别从后门一左一右离开,而她自己则是径直上山,直奔山顶的小径。

凌逸辰对她说,只有这条路是离桃花镇最近的,按她的速度走个一两天也就到了。

从来未出过远门的紫晴想想要走这么远的路,就不由为自己一双脚担忧,不过,事情已经如此,不走也只能等着两个黑巫女寻上来,到时候估计更糟糕。

想到这,不由脚下生风,回头看看,才离开那个医馆一点点距离。

脑海里突然明白,这条路最近,也是最危险的,两个黑巫女最先选的追寻路线也肯定是这条,倒霉的凌逸辰,怎么能把这么关键的一点忘记。

心里事多,天也感觉到了,刚才还大晴天,忽啦啦一个雷声,片刻后就乌云压境,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豆大的雨天倾盆而来。

身上的深蓝太监服转眼就被淋个稀湿,这也就算了,最让紫晴惊恐的是,身上那点隐身粉竟然被雨水冲了个干净。

“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啊。”紫晴躲在竹林里,可是根本抵挡不住那如丝的雨水,她只好任由雨水淋头,一边沿着雨中滑脚的山路走上山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