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女皇现世

作者:游牧 字数:318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正在惊诧于环境的变化,听得婆婆的声音说,“不要贪玩,快去快回,我不能在这里久留。”

突然间,身边的水墙扭绞成一束水带,紫晴身不由已随着那水带的波动向前滑去,眨眼功夫,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这里地处荒漠,四处全是金色的沙子,除了穹窿一般的黑色天空,只剩下黎明时的零星星辰。

“我这是在哪里啊?”

紫晴反问,无人应答,行走间突然鼻子巨痛,整个人都贴在了一面透明的墙壁上。

伸手摸摸,竟然穿不过去,真是大意,忘记问婆婆来了这个地方该怎么办。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结界了吧,敲门?还是喊人?

“是谁来打扰我们清幽?”一个巨响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惊得紫晴差点就要跳起来,抬头看看,空无一人,“我,我是紫晴,白巫女皇,因……因为被黑巫屠杀失,巫灵重生……”

“女皇?”

“女皇?”

“岳紫晴?一百年后她终于重生了?”

墙壁四周响起的话不止一个人声,显然,看不到的也不止一个人在。

听得她们议论却无人开门,紫晴想到婆婆嘱咐,伸手重重拍墙,“喂,听不懂人话,女皇现世,还不快点出来迎接,在里面叨叨个没完,是想惹我发怒?”

话刚到这里,结界应声而开,紫晴身子不稳跌进另一端,转而,结界再度被封。

待视线渐渐适应光亮,紫晴才发现所到之处根本不是真实世界,而是一样的意识,这意识里还有和她一样幻化成人形的几个人,难道,意识还能连接?

“自黑巫女四下屠杀白巫家族,我们就选择了用连接巫灵的方式使自己强大,躲避黑巫女的追杀。”有一个人影站出来解释,人影虚幻,但不难分辨这也是一个女子,看起来模样二十左右的年纪,声音却有些苍老。

“嗯,我知道了,现在我命你们速去周国皇宫救一个叫莫靖安的男子。”紫晴也不再用一个求字,省得她们议论来议论去,耽搁时间。

几个女巫幻影飘到紫晴身边,与黑巫不同的是,她们出现只会让你感觉身心舒畅,却没有半天阴暗压迫的感觉,紫晴不由地伸手去触摸那些幻影。

“谁送你来的?”

“一位婆婆。”

“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女皇,你的巫骨还没有恢复?”

“大胆!”紫晴厉喝一声,挥手指着那几个女巫,“我也不过隐世百年,你们就这样忤逆,若是我再不出现,你们是不是就是一盘散沙,任由黑巫女欺侮,然后自生自灭?”这话分明点到了女巫痛处,她们一个个声音哀切,叹息道,“女皇隐世,我们这些白巫家族个个如丧家之犬,如今四处隐遁,仍然免不了要和黑巫女有所打斗,现在黑巫势力强大……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那还不快依我的话去救莫靖安,如果晩了,这世上又少了一个遏止黑巫发展的势力,到时候不等我法力恢复,天下将永远变成黑巫的天下,到时候,我们都将死于黑巫术下。”紫晴的话终于让她们相信这个事实,于是互相商量了一会回答,“请女皇放心,我们这就出发去救这位莫公子,只是万一遇上岳紫阳……”

“岳紫阳晚上会在祭坛,白天才会去皇宫,况且,她不会预料到你们会出手相救。”紫晴说完,那些幻影开始晃动,只听到众人应了一声,“是。”

“还有,你们要把秘旨被一个自称是莫靖安弟弟的男子带走了,这个消息非常重要,一定要传递给莫公子。”

“是”。

接着紫晴的身体突然急速倒退,瞬间的功夫,意识倒流回身体。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端坐于地上,突然间来的头疼让她忍不住痛喝一声,抬头突然看到凌逸辰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干什么?”紫晴身子夸张地往后一扬,躲开凌逸辰的鼻息,心里却暗叫,死了死了,是不是刚才被他发现了,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是白巫什么女皇,那岂不是死的更快?

凌逸辰围着紫晴转了一圈,“你就这样坐着睡觉?”

“我喜欢。”

“我听说蝙蝠是倒挂着睡,马是站着睡,还有鱼是睁着眼睛睡,可是你一个大小姐坐着睡觉,还打呼噜,这实在是不能理解。”凌逸辰看到紫晴一脸黑线,扑哧一声笑了,“还真信了。”

紫晴瞬间明白,他所说她打呼噜的事情全是编的,一下子泄气,觉得这个皇上实在是难招架,比在阳石府还要紧张千倍。

四下望望,发现天色已经大亮,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隐身不在了。

紫晴摸了摸胸口,暗叹幸好没被发现,突然手心被烫了一下,小心打开衣领,看到那块蔚蓝变成了血红色,如从血管里新淌出来的鲜血,让人看了不由毛骨悚然。

“一定是刚才去见白巫女时候,这驱巫石感觉到了巫女的强大力量,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颜色。”自言自语完毕,紫晴突然吓了一跳,“如果自己变成女巫后,这块石头会怎么样?不会爆炸吧……搞不好真会……算了算了,反正很遥远的事情,只要能救莫靖安,也算是对得起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了。”

“神神叨叨的,如果不是你在我眼中一直就是这副样子,我真以为你犯臆症了。”说起臆症,紫晴微地一怔,想起娘亲在紫林苑中被二夫人折磨,就觉得不是滋味。

“你不是要走吗,走吧!”紫晴率先出了房间,抬头就看到两个护卫诧异的目光,要知道在皇宫之中,谁要走在皇上前面那是要掉脑袋的。

皇上如此纵容一个宦官,这是什么意思?

凌逸辰黑了脸,冷冷看了两个护卫一眼,那两护卫立刻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低下头。

用早饭的时候,凌逸辰特许紫晴坐在桌子上吃饭,旁边两个护卫又是一脸羡慕嫉妒恨,要知道他们服侍皇上六年,忠心耿耿,可是皇上从来都不正眼瞧他们,此时此刻,更感觉自己就像是两条看家护院的狗了。

走到客栈外的时候,外面天色真是大好,紫晴想到黎明时已经让人去救莫靖安,估计今天晚上就会听到好消息,心里大为痛快,也不再那么心不在焉。

出了周国京都,景色越加秀丽,看得人心旷神怡。

想想这次没能带玉竹出来,实在是万分可惜,不过有这位皇上大人罩着,想必阳石青城也不能拿玉竹怎么样。

神色间的得意余露,一旁的凌逸辰觉得份外的奇怪,“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昨天不是还死气沉沉?”

“我高兴,我乐意,皇上管不着这个吧。”

“是管不着!”凌逸辰自讨没趣,略沉了沉声,“不担忧你那位莫大哥了?”

“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紫晴回以一个笑意,这笑直把凌逸辰的魂都勾掉了,若不是后面有两个黑巫女跟着,他真想让紫晴换了女装,与佳人相伴一路赏心悦目,要比跟一个太监顺心多了。

紫晴正好看到凌逸辰蹙眉头的样子,想了想,突然明白,“皇上身居高位,还有不顺心的事情,这让我看了也就平衡多了。”

她确实是想说,一路走来,紫晴心里担忧如火焚心,那种焦虑非亲身体会能理解。

不过看到九五至尊也有这样的焦虑时刻,心里顿时就释然了。

“原来你就是这样保持内心平衡的?也不知道你在阳石府里的时候,怎么保持平衡?”凌逸辰戳到紫晴痛处,那段时子实在是不堪回首,她也不能想象回来以后再回阳石府生活的样子,一时忧愁,目光就瞥到了外面。

看她这样,凌逸辰更觉得无味,“不如我们摆脱这两个黑女巫,你说怎么样?”

“怎么摆脱?”紫晴打起精神来,真不知道他是为了让她高兴,还是果真是想摆脱这两个黑色斗篷,看起来就像马车后面跟着两股黑烟似的女巫。

“一会我们玩个调虎离山计,待我们支开她们,就洒上一些隐身粉……”

“隐身粉?”

“别误会,没那么神奇,只是能隐藏起我们的气味,这样巫女就不好寻找我们了。”凌逸辰从怀里掏出一包粉,看来他是早有预谋,紫晴霎时觉得这个皇上有点可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