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南游惊险

作者:游牧 字数:304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五更天的时候,紫晴随着凌逸辰出宫。

凌逸辰穿着墨绿色长袍,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袍子上绣着的花样是暗色的流水线条,不过这墨绿色与凌逸辰确实相称,让他看起来沉稳之中自带一种潇洒。

言谈收敛锋芒,笑容可拘的时候,也是一个正人君子的模样。

瞧瞧他身边带了两个护卫,都穿着普通人的服饰,紫晴觉得这皇上出行也太过随意了些。

紫晴看着宫门渐渐关上,一时心底有些怅然,这一走,回来的时候莫靖安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想的时候,伸手触在颈间的蔚蓝上。

“想什么呢?”

凌逸辰似笑非笑地看着紫晴,之前见她穿得破破旧旧,只是眸中有些光亮,后来见她穿着鹅黄广袖长裙,到也有另一种风姿。现在她穿着小太监的宫服,梳着长辫,眉毛又被画的粗粗的,去了胭脂,到果然有一分清秀的男子样子。

“我在想,你南下出游只带这几个人,万一遇到敌人怎么办?”

“你是想着,这么几个人看不住你,你想逃走对吧。”凌逸辰这话让紫晴惊了一下,她果然想过这种方法,只不过,她不确实自己到底能不能偷偷溜掉,说到底还是想救莫靖安。

见紫晴不说话,凌逸辰挑起帘子示意紫晴看外面,紫晴依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只见几个身穿着黑色斗篷的巫女悄声无息地跟在马车后面,“看到了没有,即便你躲过我的人,也躲不过黑巫女,这也是我为什么带这么少人的原因。”

“她们很厉害?”

“你说呢?”

“以一敌百?”紫凌脑海里想象着巫女施展法术时的样子,心时再一次忍不住向往。

凌逸辰淡淡一笑,俯身凑近紫晴说,“以一敌万,如果遇不到降巫师,这一个巫女使者就敌得上一万个将士。”

“圈养的犬牙。”紫晴撇撇嘴,也不再理会凌逸辰,看他脸上得意的那种样子,顿时又觉得他就是一个靠着巫女横行天下的螃蟹皇上罢了。

凌逸辰的目光闪过一丝冷然,自言自语,“如果有法子能躲开她们,我到是乐意。”

马车向南而行,到晌午的时候,凌逸辰只让随从在饭庄里随意带了一些食物,又继续赶路。

紫晴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一路颠簸,再加上昨夜未睡踏实,显得神形俱疲。

吃了东西后更是乏困,不知觉间就悠悠打起盹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睡了多久,只觉得身体靠在软绵绵像被子一样的东西上十分舒服,接着就睡过去了。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脸颊贴着凌逸辰的肩膀,双手像是抱枕头一样抱着凌逸辰的精壮的腰身,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这样也不说了,还把眉黛蹭到凌逸辰脸上许多。

看这样的情形一时呆了,趴在凌逸辰的肩膀上动也不动,正思索着怎么能让自己避免窘迫,不料凌逸辰突然开口了,声音温暖,比肩膀更温暖,这让紫晴恍惚中有一种前生今生的感觉。

“睡醒了。”

“呃,我睡着了?”

“你说呢?都听得到你的呼噜声,像猫一样。”凌逸辰好笑地看着紫晴,见她脸一阵红一阵绿,心里的温柔似潮水涌动,不歇不止,这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意外感,怎么会这样?

紫晴岔开话题,问凌逸辰,“那个我们走哪里了?什么时候到歇脚的地方?”

“还没睡够?”

“我贪恋那张床啊……”话到这里,紫晴突然看到凌逸辰似笑非笑地瞅瞅自己,又 瞅瞅宽阔的胸膛,“刚才睡的不舒服?”

“舒服……”糟糕,中计了,怎么越说越没边了,这话完全像是凌逸辰的侍妾说的话呀,紫晴心里微微一恍,恨不能双手捂脸从这个马车上跳下去,然后用泥埋着自己的头,做一只超级大驼鸟。

凌逸辰略带笑意,看了看紫晴,“一会到了客栈,你还得侍奉左右,晚上跟我一个房间。”

“啊?”紫晴想着昨天坐在地上睡了一宿,心里疙瘩也起来了,况且,她还想着自己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好能想法子救救莫靖安。听岳紫阳的话,莫靖安活不了多久了,况且在一个黑巫女那里受折磨,估计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呢。

“啊什么,地方到了,快下车。”凌逸辰跳下马车,把紫晴落在了后面。

客栈不太豪华,也在偏僻角落,估计是不想太引人注目。客栈叫凌风客栈,到有一点点侠客的味道。

紫晴从未出过远门,看到什么都新鲜,包括客栈方方正正,中间有一个天井的格局也是十分好奇,寻着走廊边走边探着头往外看,想知道这样的客栈到底是怎么建成的,那下雨的时候,这里是怎么防水的?

忽然一个不小心,整个人都往栏杆外掉去,凌逸辰出手晚了一步,紫晴整个人就往下栽去,接着是惊魂大叫,接着蔚蓝扬出了脖颈之外,正当紫晴脑海里想到这次一定死翘翘了,却未料到正好掉到天井之下的一个池塘里。

顿时水花四溅,蛙声一片。

紫晴不会游泳,又受了惊吓,慌乱之中只有乱扑腾。

突然有人斜飞过来,一把拽住她的衣领扔到池塘之外的地板上,肩膀的巨痛让紫晴忍不住开口叫骂,“轻点啊,不淹死也要被你摔死了。”

那人没有回答,伸手探向紫晴脖颈间的蔚蓝,质问,“这坠子哪来的?”

“你管我?”

“哪来的?”那人声音一冷,整个人逼过来,立刻有一股冷气扑在紫晴的脸上,呼出来的气都被逼了回去,紫晴瞪大眼睛看着来人,凸眉,深眼,鼻翼直挺俏立,“莫……莫靖安!”

“你没事吧!”凌逸辰扑过来,推开那人,上下打量紫晴,关切的表情让人觉得两人的关系亲密无间,生怕紫晴有什么意外而会让他心疼不已。

紫晴摇了摇头,握着凌逸辰递出来的手趁势站起来,等她回头的时候,之前那个与莫靖安长相相似的男子已经没有了踪影。

“刚才你喊什么?”凌逸辰问了一句,紫晴摇摇头说,“吓都吓死了,我怎么记得自己喊了什么?”

这时候两个黑巫使者也缓步踱了过来,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紫晴,“毛手毛脚的,怎么服侍皇上,滚出去。”

“朕的人还用不着你们来指手画脚,之前和紫阳就有约法三章,让你们与朕保持三丈远的距离,出去!”凌逸辰言语凌厉,显然对刚才他们所说的话十分的生气,直到他们离开,脸色依然没有恢复如常。

紫晴看到凌逸辰生气,到有些感动,“我没事了,没关系,又不是第一次被骂,在阳石府……”

“你就准备受她们一辈子气?还用这样的幌子劝人,有人天生喜欢被折磨?”凌逸辰斜了紫晴一眼,不悦地往楼上走去,这一次固执地让紫晴走里面,凌逸辰走在外面。

夜色渐深,天井里洒落万千星光,份外的深邃浩渺。

紫晴搭着栏杆站立,头脑里不止一次想起刚才那个男子突然出现的情形,他问起坠子,那自然就是跟莫靖安认识。

如果他能救莫靖安,那岂不是太好了。想到这里,紫晴左右四顾,希望能从楼下人来人往的天井里找到那个男子的身影,可是除了夏风吹过,天井里空无一人。

凌逸辰睡了,睡之前没有再跟她说一句话,对他这样变化无常的态度,紫晴到是也习惯了。

现在能活着,看着满天繁星,感受夏风吹拂,已经是莫大的幸运,别的她也不奢望。

寻着栏杆随意走动,竟然发现这个客栈竟然四通八达,一时好奇,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你在找我?”声音低沉,可是与莫靖安的说话语调十分相似。

紫晴欣喜回头,看着来者,“你认识莫靖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