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神不知鬼不觉

作者:游牧 字数:294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打算怎样?”凌逸辰漫不经心地问起,一边的紫晴听得却是心惊胆颤。

岳紫阳微微垂下眼睑,深思后说,“这件事情我来处理,皇上不必多过问,总之会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会知道莫靖安去哪里了,从此往后,皇上也会少一个劲敌……”

“紫阳……”凌逸辰欲言又止,余光瞥到紫晴身上,忽地又停了话头,“没什么了,时间不早了,今天你留下来还是回祭坛?”

“我要回祭坛,皇上早些歇息,我已经吩咐手下明日护送皇上出城……”岳紫阳说完,在凌逸辰额头上亲了亲,然后华丽转身,顶着浓浓的夜色消失在正阳宫前。

直到目光再看不到紫阳的身影,紫晴的气儿才算喘匀了,同时想到以后站在这里就要忌惮这个黑巫女,实在是憋的慌。

“看来,莫靖安是必死无疑……”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莫靖安和你又没仇……”

“是和我没仇,和紫阳有仇……我和你一样,救不了他。”凌逸辰说完,径直往殿内走去,紫晴心里牵挂莫靖安安危,可是急得抓心抓肺,毫无办法。

待神思稍定,抬头看到内殿情形,突然脸红了。

金色床缦,紫粉色纱帐,再加上地上铺着一块乌黑发亮的豹子皮地毯,整个环境看起来暧昧的就像是洞房一样。

紫晴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凌逸辰宽衣解带,一时不知所措。

“不是让你侍奉左右?还呆着干嘛?”

“我不会!”紫晴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一句,心想刚才不该放掉那个虫盅,这世上最该被人控制洗脑就是凌逸辰了,如果阳石青城能控制凌逸辰,那黑女巫被除,天下太平,莫靖安也不必死了。

这时凌逸辰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紫晴一眼,邪笑道,“那不如让紫阳把你和莫靖安关在一起,这样朕算不算成人之美?让你们做一对苦命鸳鸯……”

“你经常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紫晴狠狠瞪了凌逸辰一眼,接着上前,一把拽着凌逸辰的衣袖扯下来,凌逸辰身子不稳,晃动几下才站定。

紫晴毛手毛脚替凌逸辰铺好床,又立在一旁静等凌逸辰就寝。

凌逸辰挑开帐子,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一脸窘迫,手足无措的紫晴,心里微微晃动,竟然觉得此时此刻的感觉是如此幸福,竟然要生生从胸口溢出来。

这种奇怪的感觉包围着他,让他本能地从紫阳手里救了她,又毫无概念,冒着被紫阳识破的危险从阳石府里救了她,如果不是看到她担忧莫靖安时脸上那种可恨的心碎表情,说不定,他还会说服紫阳放了莫靖安……

想到这里,凌逸辰微微叹息一声,万般惆怅竟然从心底生出。

紫晴听得凌逸辰叹息,咬牙道,“怎么,良心不安了,觉得不该让黑巫女滥杀无辜?”

“想什么呢?小丫头你记着,黑非是黑,白非是白,世间万物都有道可循,存在的即是合理的……”

“咦?”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莫靖安死或许不是什么坏事!”

“狗屁不通!”紫晴暗骂,目光转向别处,脑子以飞一般的速度转动,希望能想到一个良策能救莫靖安,只是,一直没想出来。

凌逸辰拍拍床榻,紫晴立刻警惕,“干嘛……”

“陪朕一起睡?”凌逸辰这话一出,紫晴立刻后退一丈,行了一个礼,“奴才不困,皇上请安寝吧!”

“哈哈哈……哈哈!”凌逸辰笑得份外的惊悚,让紫晴心里毛发倒立,好在烛火微暗,凌逸辰也转身面朝内而睡,紫晴这才摸摸胸口暗忖,知道你就没安好心呢,这一路跟他南下,少不了这样尴尬的时候,自己还需多加小心才是……想到这里,忽地想起婆婆的说过,让她这辈子不要再轻信男人,难不成,上辈子她因为轻信男人死的?

听到凌逸辰鼻息渐渐均匀,紫晴左右望望,找了一个角落里缩着腿坐下,环抱着胳膊,不知不觉间也睡着了。

茫茫天地,混沌一片,隐隐约约有一个紫色的身影在迷雾之中唤着凌逸辰的名字,凌逸辰光脚踩在冰凉的水里,一步一步寻着这个声音走去,可是不论怎么走,都贴近不了。

他感觉十分的绝望,那种情愫让他心里异常的痛苦。

自知是梦,可是无论如何也醒不了,接着,水越来越深,漫溢过了胸口,接着是脖子,待水到唇边的时候凌逸辰突然惊叫,“不要,不要!”

紫晴从睡梦中被惊醒,她慌忙走到凌逸辰的身边摇醒了,“皇上,你怎么了?”

凌逸辰陡然惊醒,看到紫晴时,一种久违的心安立刻包围了他的全身。

所有的惊恐,所有的迷茫都不见了,仿佛她就是他想找到的港湾,而只有她,才能给自己如此踏实,如此幸福的感觉。

“紫晴!”凌逸辰张开双臂,把紫晴深深地拥在怀里,“你不要离开朕,好不好?”

这一声呼唤,似从亘古时传来,直刺到心间。许多的过往似在心底发酵,苏醒,可是除了那种酸楚感,竟然什么也没有。

“皇上,你这是怎么了?”一个白天威严无比,一言九鼎的人突然像小孩子似地哀求你不要离开,任再心冷的人,恐怕也不能冷声拒绝,推开他。

紫晴梦里还在想着如果杀了凌逸辰,那这些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就能解决,最后无果。

现在,她却任由他抱在怀里,咕哝着莫名其妙的话,却意外的,心里变得那么酥软,那么轻柔。

好半天,凌逸辰才在紫晴的挣扎下放开了她,看了她一眼,才缓声道,“替朕倒杯茶来。”

紫晴端了一杯茶送到他的唇边,“做梦了?”

“是啊,一直以来做的那个梦,现在几更天了?”

“刚过了三更。”紫晴接过茶杯,看着凌逸辰渐渐恢复的脸色,也不再多语,只重新退回到刚才的位置坐定,听到凌逸辰缓声说道,“你不是没有听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吗?”

“没有,你讲给我听。”紫晴毫不客气,她这样率真的性格真的是让凌逸辰有些意外,与此同时,却也是久违的一种亲昵感。

“螳螂吃蝉的时候,黄雀就在后面等着,待到螳螂把蝉吃到肚子里的时候,黄雀就扑上去……”

“那你是黄雀!”

“这么说不太恰当!”凌逸辰起身,自己开始穿衣服,“身居皇位,要想做得稳,就得让别人无暇顾及你,在他们明争暗斗的时候,我可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南游。”

紫晴的思绪并没有跟着凌逸辰走,但是大概听了一个明白,心底不由地觉得,这个凌逸辰果不是众人口中的傀儡皇上,却是有勇有谋。

“如果靖国找不到莫靖安,他们一定会派人前来周国索要,到时候你们怎么应对?”

“看来你还是关心那个莫靖安!不如现在你去陪他?”凌逸辰脸色稍有些黯淡,说话不像是开玩笑,紫晴不敢造次,只淡淡说,“我只是想问问,你面对这样的事情时会怎么处理。”

“没有人见过莫靖安,他们来问我要人,我到哪里去找?若是想挑起战争,那正合我的心意,挑起战争的一方是攻方,民心在我。”凌逸辰整理好衣服,坐到镜子前,挑挑指手,“替我梳妆。”

“我不会。”

“你会做什么?”

“我会吃饭睡觉……玩猫。”

“还真是一无是处,那就叫人来帮我梳头。”凌逸辰吩咐完,紫晴听话地出了内殿,招手叫了一个正打瞌睡的宫女,吩咐她帮凌逸辰梳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