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万种风情

作者:游牧 字数:261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顿时马车里的气氛有些异样,凌逸辰双眉紧皱,“你觉得朕身为九五至尊,会去不守信用偷看你一个小丫头更衣?”

“哦!”紫晴觉得有理,于是宽衣解带,开始更换衣服。

凌逸辰觉得眼下情形实在可笑,全朝上下文武百官都得听自己的命令,甚至阳石青城也要对自己三跪九拜,可是自己却要在马车里对一个小丫头允诺?

忽地,凌逸辰故意睁开眼睛,扑入视线的,是紫晴雪白如玉的颈骨,她正在低头更衣,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睁开眼睛。

眼前的画面是那么的熟悉,似曾相识,甚至有一种久违的温馨感觉闯入心底,让凌逸辰六年来第一次感觉到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紫晴就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他一直问自己,可是脑海里却无半点关于这种感觉的记忆,有的,只是一片像雪一片的空白,那片空白就像是他生命里缺失了最重要的部分,破天荒的,他希望能重拾记忆,找回那缺失的一部分。

可是紫阳一直强调,那部分记忆给他的全是痛苦,一旦找回来,他会陷入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过去的错误,紫阳愿意替他背负,如今只让他安享帝王的荣誉,这对凌逸辰来说难道不是最想要结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却有隐隐的不安。

“啊?皇上你偷看!”紫晴大叫,忙地将余下未系好的衣服裹在身上,颇有些生气地指着凌逸辰说,“你说话不算,还九五至尊,骗人!”

看到她毛手毛脚地系着衣带,慌乱之中将衣服系的七歪八歪的,凌逸辰被她这副样子逗笑了,但他神色不动,只刻板地说,“看就看了,就什么大不了的,朕后宫三千佳丽……你这发育不全的,两平三扁的小丫头……呵,朕可不稀罕!”

说到这里,故意用目光在她胸口扫视,紫晴被如此对待,脸腾地红了。

紫晴迅速把衣服系好,咬牙咕哝,“谁该我是阶下囚呢?我认了!以后,总要向你讨回来!”

凌逸辰和紫晴一同下车,进了皇宫,一路上到也风平浪静。

若不是之前看到过兰亭苑的情形,紫晴也会认为,这个皇宫内一片和谐,正是太平盛世。

想到莫靖安惨白的容颜和兰亭苑内那些枯死的植物,紫晴就不由地咽一口唾沫。

正想着,凌逸辰突然停下脚步,紫晴差一点就生生撞到他的背上,待她收入脚步时,凌逸辰已经猛得转身,“要想活命,就收收你那些想法,你不过是阳石府内一个小小的嫡女,许多事情不是你可以左右的。如今能救你一命,已经算是你莫大的幸运了。”

“没觉得多幸运!”紫晴四下望望,看到殿内许多宫女都敛息屏气,如果让她这样在宫里呆一辈子,那还不如死了呢。

凌逸辰明显拿她没法,就说道,“今晚你在正阳宫侍奉朕,明早五更天我们出发,一路上你就做我的跟班,侍奉我衣食住行。”

“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你欠我的,而是像我欠你的。”紫晴十分认真地抬起眸子,眨动眨动,水晶似的光华看起来份外的活泼,到让凌逸辰忍不住失声笑了,“瞧你这样子,也难怪在阳石府内混不下去,没大没小,不分尊卑,叫人怎么能把你当回事?”

紫晴撇撇嘴,正要回过去,突然感觉到后背阵阵凉意,立刻住嘴。

果不其然,岳紫阳穿着一件红紫长袍,一步一娉婷走进正阳宫。

阳光之下,女子肌肤如雪,赛似神仙,可是一想到她穿着黑色斗篷,眼睛泛紫,神色带着阴诡的样子,紫晴还是生生打了一个冷战,旋即缩着脖子退到一个角落里,默不作声了。

“皇上为什么这么高兴?”岳紫阳略有苦恼,语调显得有些低沉。

凌逸辰看到岳紫阳也转身迎出去,“没什么,刚刚听人说道这些日子南边正是好风光,这次出去正好欣赏我们周国的风景,只是可惜,紫阳你不能同去,若不然到是景上添花,朕会更加高兴。”

看到他们二人这样亲昵,紫晴又觉得糊涂。

阳石青城是反对岳紫阳做皇后的,而凌逸辰又这么爱岳紫阳,那为什么当凌逸辰猜破整件事情的时候却不降罪于阳石青城?

“皇上,紫阳也没有那些心思。审问莫靖安无果,那阳石青城那个老头还会继续逍遥下去……我就不明白,皇上为什么对阳石青城如此重用,却从来不怀疑他?难道,皇上从来就没有想立我为后?”岳紫阳的心情不好,言语颇有怨言,回眸看着凌逸辰的时候,神色里也略带几分忧虑。

凌逸辰抱着岳紫阳的肩膀摇了摇,“说什么呢,朕早就说过,不必在意那些老腐朽说的话,朕一道圣旨就可以封你为后,是你一直不同意……至于阳石青城,他对于朕也不过是一颗棋子,你这么急着要扳倒他,到让朕也有些意外。”

“我不是想扳倒他……”岳紫阳躲开凌逸辰的环抱,径直走进殿内坐下,喝了一口茶说,“我只是为了皇上的江山着想,这阳石青城树大根深,现今,他的亲信就便布整个朝廷,如果皇上不加以防范,有朝一日,万一这阳石青城心生变故……我们防不胜防!”

这时候有几个宫女进来换灯,紫晴把头埋得更深,只是双腿站得发困,不时地移着重心,好让身体保持平衡。

凌逸辰走到岳紫阳面前,“紫阳,朕心疼你,从心底深处不愿意你涉政。你也曾答应朕,你只负责管理祭坛,别的事情……”

“皇上这是嫌我多事了是吗?”

“没有,如果没有你,哪有朕的天下?朕只是觉得,你端坐于皇后之位,尽享荣华就好,别的事情朕来操心,这样不好吗?”凌逸辰的温情脉脉让紫晴份外觉得难受,从心底深处,她觉得他根本就不该喜欢一个黑巫女,可是又说不上什么原因。

嫉妒?我这是赤裸裸的嫉妒?紫晴在心底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真不知道自己心里头想的点啥。

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莫靖安还被这个黑巫女关在后宫深处,自己却在这里心马意猿?

这时,颈间那块蔚蓝从湛蓝变成浅蓝,疏忽间又变成湛蓝,只是在衣服之下,连紫晴自己也没有查觉。

岳紫阳深深叹息一声,抬眸看着凌逸辰,“皇上,紫阳也只是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做梦,总是梦到失去了皇上,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份外的空虚,如坠深渊。”

“傻瓜,朕不是说过了,今生今世,心上只有你一个人……”

“我知道了!”岳紫阳懒懒说了一句,然后十分温柔地抚摸着凌逸辰的手说,“这次,我就不陪皇上去巡游了,祭坛里还有很多事情……况且,这个莫靖安也不能久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