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生

作者:游牧 字数:305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国1527年。

这一年周国黑巫术在京都十分活跃,四处设立祭坛祭祀巫灵,与此同时,还在民间寻找未出嫁少女强行让其成为黑巫信徒,以传扬黑巫术,扩张势力为目的。

自兰鹤谷被屠,白巫术渐成微式,虽在边境还有白巫术家族,但并没有对嚣张拔起的黑巫术予以制约,这更加让黑巫术成为周国百姓的信仰,神魔让道。

阳石丞相府。

一只黑猫蜷缩在锦被上,锦被下躺着的是阳石宰相府的嫡女,紫晴。

紫晴艰难地睁开眼睛,那只黑猫喵呜一声跃过来,在她的脸上蹭了蹭,紫晴头疼欲裂,不耐烦地挥手将它推开。

一个穿着紫色掐襟长裙的丫头扑过来,看到紫晴醒来,高兴大叫,“老爷,二夫人,大小姐她醒了,你们快来看。”

穿着苍青色长袍的阳石玉成进来,看到紫晴时,脸上明显写着担忧,“紫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不认得你,你是?”紫晴摸摸脑袋,那里空空如也,像是一个空白的世界。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像是新生儿一般。

阳石玉成大失惊色,“紫晴,我是爹爹啊。”

紫晴摇了摇头,脑海里仍然没有半点关于这个爹的印象,这时候一件酡红色的曳地裙闯进眼帘,接着是一张施了厚脂粉的脸,她脸上的担忧显得十分虚伪,连声音也满是做作,“哎呀,你怎么能连自己的爹也忘记了?自你娘去逝后,你这个爹可是把你当成了宝贝……”

一旁的小丫头似乎明白过来,哇地一声哭了,跪倒紫晴面前含泪说,“一定是因为黑巫术。昨天小姐被几个巫女带走,回来后就晕倒了,醒过来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一定是黑巫术!”

看着这个小丫头哭着伤心,紫晴觉得这个丫头对主子到是一片真心。只是,她好像连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在醒来之前,脑海里有一片白光一闪而逝……

“玉竹,小声着点,小心那些女巫用巫术封了你的嘴,变成哑巴以后别想再说话了。”二夫人色厉内苒地呵斥小丫头,嘴角带着狠意。

玉竹勉强噤了声,还是不停地哽咽。

阳石玉成试探地问紫晴,“你想起什么来没有?昨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紫晴想到头痛也没有半点记忆,面对阳石玉成的焦急,她有点无可奈何地摇头,“没有,什么都不记得了。”

“哈,这下可好了。”二夫人突然拍手,似在幸灾乐祸,被阳石玉成狠狠瞪了一眼,她才改了神色喃喃道,“过去晓月和紫晴之间有太多误会,我的意思是,忘记了以前,从新开始也不错。”

阳石玉成听罢也没有作声,只叹息一声,嘱咐玉竹照顾好紫晴后和二夫人一同走出了房间。

看来,这个爹也不怎么在乎这躯身体的死活呢,紫晴想想那个二夫人,再想想还有一个和她有矛盾的晓月,一时间有点可怜起自己来了。

“小姐,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玉竹不甘心,睁大眼睛想从紫晴脸上得到点好消息,可最后还是一脸失望地低了头,转身替紫晴倒了一杯杀,含着泪端了过来。

紫晴抿了一口茶,皱了下眉头,觉得杯中的茶实在是难喝,可是她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喝过那种满口生香,又让你回味无穷的好茶来了。

“你叫玉竹?”

“您连奴婢都不记得了?奴婢是从小侍奉小姐长大的……”玉竹委屈地说。

紫晴完全没有记忆,但她还是觉得尽快弄明白的好。刚才进来的二夫人不是善良之辈,那个未见面的晓月恐怕也不是善碴。

“你是个好丫头我知道,你还是先帮我恢复一下记忆吧!我爹……叫什么,还有二夫人是谁,那个晓月和我有什么误会?”紫晴看向玉竹,看到她惊呆的神色和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的动作,就知道自己现在问的这些话很离谱,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她完全不记得了。

玉竹无奈地点头,整理了一下头绪开始说道,“老爷,也就是你爹是周国丞相,夫人去逝后就将原来的翠云姨娘扶了正,就是二夫人……晓月是二夫人所生,也是小姐的妹妹,你们……你们自小不合,经常打架,您还有一位兄长叫阳石群……”

阳石丞相府果然是家大业大,玉竹说了半个时辰,紫晴才把府里的了解了一个大概,听到玉竹说夫人去逝的时候,紫晴就明白了自己在这府里的地位略有些尴尬,还得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应对。

正在发愣的时候,听到院内嘈嚷,她和玉竹互换了一个神色,玉竹会意往门边走去。

刚到门边,有人迅猛开门,玉竹被撞了头哎呀叫了一声。进来的两个人披着黑色斗篷,整张脸隐在暗处,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叫人心里联想到阴暗两个字。

“你们怎么敢直闯丞相府嫡女的房间?”玉竹上前质问,却不料两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别说是嫡女,就是闯了丞相书房,你又能怎么样?”

两人声音嘶哑,就像乌鸦聒噪一般,紫晴听着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时其中一个人从黑色的斗篷里摸出一个乌黑的瓶子,拔了瓶塞递过来,“喝了它!”

“喂,是什么东西,你们就让我们大小姐乱喝?昨天回来,大小姐就失记忆了,我们还没找你们算帐呢,还敢让我们小姐乱喝东西?”玉竹看不惯她们的嚣张,干脆拦在紫晴面前阻挡,不料另一个女巫突然念了几句咒语,玉竹突然身子一软就躺倒在地上,那个女巫冷笑,“像狗一样的东西,还敢拦圣坛使者,找死。”

“放了她,我喝就是了,不就是一瓶药,犯不着大动干戈!”紫晴接过药瓶,盯着那两个使者看,看着其中一个向另一个使了一个眼色,那个女巫才将咒语解开。

玉竹有些害怕,但还是说道,“大小姐,不要喝!”

紫晴勾了勾嘴角,将手中的那瓶药随意扔到了墙角,瓶子应声而破,里面的药汁流出来化成一道黑烟,转眼间消散,随即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像是许多虫子尸体的味道。

“紫晴,你这叫不识好歹,一会坛主来了,你恐怕会死的很难看。”使者看到药被紫晴毁了,脸色不怎么好看,被遮得十分阴暗的脸上满是狠厉,玉竹不由地收了收肩膀,站在了紫晴的身边。

紫晴淡淡一笑,悠然坐在桌旁,端起刚才那杯未喝完的茶淡淡抿着,抬起眼皮,“我在这里恭候大驾,我正想问问这位黑坛主,她把我以前的记忆弄到哪里去了?”

“口出狂言,找死!”使者的黑色斗篷微微一动,一只手抬到半空念了一句咒语,紫晴的身体随着这句咒语被升到了半空,凌空俯视,紫晴感觉到了那种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是一头张开大嘴要吞噬一切光明的野兽。

另一个使者看到这情形阻拦道,“你疯了,坛主不让我们伤人,如果有违她老人家的命令,我们会被处死的。”

“不就是一个丞相府的嫡女吗?她敢对坛主不敬,就该杀了她。”看到两人争执不下,紫晴到不担忧自己的性命,反而在地上的玉竹哭开了,“你们放了小姐,要不然我就跟你们拼了!”

说完,像头牛一样就向其中施咒的那个使者撞去,那人没有防范,身子不稳,往后退的时候猛得撞到了刚进来的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的出现,使房间原本的光亮倏然一暗。一种更加强大的黑暗气息逼过来,让人觉得喘不上气。窗外的日光变成了诡异的白,尽管是夏天,那轮炎阳却失去了温度般变成了一个月亮一样的白盘子。

她的眉目比先前的使者更加阴暗,连唇角都是诡异的阴影,微微启唇,这房间里的寒意便如数九寒天,让人不寒而栗。

“瞎了你的狗眼!”那人抬掌,将那个黑衣使者呯地摔到墙上,随后,十分优雅地弹了弹自己的暗紫衣袍。

另一个使者见状,忙得屈膝跪地,“见过紫阳坛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