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无能为力

作者:游牧 字数:312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晴接过那个盅盒,轻轻打开,姿态十分的空灵。

接着,手微微一抖,盒子里的盅虫突然银光一闪飞到空中,隐匿不见了。

紫晴惊恐万状,伏身磕头,“皇上恕罪,臣女失手放走了虫盅!”

凌逸辰不由哑然,眼前这丫头聪明得紧,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把他也给耍来,一时的温柔回环在胸口,竟然再也说不出什么苛责的话来。

紫晴斜睨凌逸辰,看到他的神色已然明白,刚才那灵机一动已经将一场危机化解。刚才暗涌勃发的空气突然间静谧下来,原本的险恶变的十分安静而澄明。

阳石青城和二夫人微微松了一口气,刚才这一幕,已然把他们的胆都吓破了。

但他们浑然不知,这其间暗藏了什么样的机锋。

“既然你已经认罪,那就跟朕走吧!”

“去哪?”

“你不是说生死由朕决定?还问这么多?”凌逸辰抿唇轻笑,这笑却独有紫晴看的明白,她神色凄婉地点头答应,回头看着阳石青城和二夫人,“爹,二娘,我走了,如果我……我回不来,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玉竹,要不然,我死都不会瞑目。”

“爹知道了,你放心走吧!”

“紫晴,你放心,玉竹这丫头与你情同姐妹,以后我们就当她是你了。”二夫人装模作样地抹了一把眼泪,谁知道那是吓出来的,还是惊出来的。

紫晴心里苦笑一声,随凌逸辰一同转身。

走了两步,忽然想起被阳石晓月抢走的“蔚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转身走过去从跪着的晓月身上扯下那块玉石,紫晴冷声对晓月说,“我也说过,不属于你的,你最好不要惦记,否则会惹来大祸!”

此时阳石晓月自然不敢再争夺这块宝石,因为那可是罪证。

看到晓月对自己的举动不加反抗,自然明白,阳石晓月本就不想要这块罪证了,现在她拿走,心里或许正巴不得呢。

想到这里,紫晴摇摇了头,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都太荒唐,既然不敢爱,又何必去追呢?

凌逸辰踩着一位公公的背上了车,紫晴却愣在地上不知所措。

“上车!”

紫晴有些犹豫,不明白这凌逸辰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片刻之后,她也提起裙摆,迈步上了那驾金銮马车。

待紫晴放下帘子的时候,分明看到阳石青城脸上如释重负之感,那种被舍弃的感觉像是一根无形的绳索紧紧地勒住了紫晴的喉咙,让她觉得份外的痛苦。

“他们对你这样,还摆出这种生离死别的表情给谁看?”凌逸辰上车就闭目养神,这会突然发话,紫晴忽地转目,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他这样对你,你还纵容到底是何目的?”紫晴的反问到底让凌逸辰睁开了眼睛,只见他启唇未语,半天后还是说,“都说阳石家大小姐粗莽、愚笨,不知事世,现在看来,真是耳闻不如一见真实,有时候朕怀疑是不是哪里见过你?”

这话让紫晴微地一怔,却没有把心里那句同样的话也说出来。

他到底是一国之君,与她的联系断然不会比莫靖安更多一些,不过是身在世上,能安然求活已然是她最大的渴望了。

紫晴抿唇不言,让凌逸辰以为这是在默然质问他的不回答,只好缓缓道,“你可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的故事?”

“没有!”

“孤陋寡闻,改天让别人给你讲讲,你就明白朕是何意了。”凌逸辰看了一眼紫晴,见她不像是在说谎,最后还是将心底那些话都压下去,只道,“你进宫穿着这衣服不太方便,最好还是穿那件太监的宫服!”

“皇上到底要怎么惩罚臣女?”

“我说过要罚你了吗?”凌逸辰看到紫晴正色,微微笑道,“阳石府你是呆不下去了,朕带你四处走走,出去见识见识,等你回来的时候,她们就再不敢用这样的态度对你,你说这样可好?”

紫晴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这凌逸辰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在净云寺里与莫靖安同院而居,混进宫内想给莫靖安施盅,被他亲自揭穿并且出手相救,这些种种,只凭着她几句儿女私情的小故事就能蒙骗过去?不可能吧!

况且凭着他初到阳石府时的言谈,紫晴觉得凌逸辰似乎对一切都心中有数,那他这又是为何?

“世上之事,最聪明之举莫过于看破而不说破,知道却不点明。朕如此做,是想让周国更加安稳,小姑娘家家,跟你说这些你未必懂。不过,玉竹那里,朕已经做了安排,你大可放心。”凌逸辰这话让紫晴惊一会,喜一会,觉得眼前这人忽敌忽友,一时到不知道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他了。

又是深夜,恍若是昨夜初进宫时的情形,可是这时候的心情与那时候已经截然不同。

短短几日,紫晴却如历劫重生,而她就如一个新生的孩子突然之间接受了太多世间的事情和道理,一夜之间长大了。

“那莫公子是不是也可以……”

“朕只能办朕能办到的,莫公子那里朕爱莫能助!你也休要开这个口,现在你坐在马车里与朕对谈,而不是在紫林苑里生死由命,你已经该感天谢地了。”凌逸辰的语气疏忽变冷,这让紫晴更觉得眼前这个男子真的是捉摸不透。

想起莫靖安还在兰亭苑里受苦,心里的难受就如冷水泅在心口。

黑巫女的坛主岳紫阳那吊诡的容颜还深深印在脑海,让紫晴觉得,更大的危险刚刚在她面前展开,而她在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可是,你不是皇上吗?”紫晴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这句话,她看到凌逸辰脸上那层层漫溢的冷笑,那笑意骇然,让人看了心惊肉跳而深知自己刚才那句话触到了一个人的底限。

“你是想说,朕是黑巫女的傀儡对不对?”凌逸辰脸上的肌肉明显的抽搐,让他原本高凸起的眉毛更显得突兀,整个人更加威武逼人。

紫晴低下头,把脸别开,不敢再看凌逸辰的眼睛,只是低声回道,“我以为,皇上无所不能。”

“就算皇上无所不能,那也得对方是一个值得他无所不能的人,到不如你试试,看你值得不值得让朕出手,救你的心上人。”凌逸辰的目光突然变得火星四溅,那种灼热感立刻烧灼着紫晴的肌肤,刚才还是冷郁一片,瞬间就是酷暑之感,让紫睛不由大叹,这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好在,凌逸辰好像心事重重,并没有心思把眸光中的欲望做成事实,就让紫晴躲过了这一难。

“我如果进宫,还是有被紫阳坛主认出来的危险……”紫晴不由担忧。

“朕明天要南下,你随朕出宫就是。紫阳留在祭坛处理事务,这个时候,她只顾着去审问莫靖安,无暇顾忌一个小小的丫头。”凌逸辰似笑非笑,目光再次紧紧地闭上,好像刚才说这些话费了他太多的力气,又好像他不辜再谈下去。

紫晴心中担忧莫靖安,可是看看凌逸辰,知道现多求下去也无益,只好默然无声地坐在凌逸辰的身边,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刚才阳石青城和二夫人急不可待地将她供出来,还用各种手段迫她就范,想想实在自己实在是差劲,在诺大的阳石府中竟然没有一个心腹,看来以后在这方面一定要多下些功夫。

马车到了皇宫门前停下,有一个人拿着一个包裹放进了马车。

凌逸辰睁开眼睛,示意紫晴,“把衣服换上,进宫后不用我多吩咐,我看你演戏演的很好,明天清晨出宫南下就不必要顾忌太多了,到时候身边都是我的心腹。”

紫晴拾起包袱点点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换。”

解开衣领,正准备脱衣,突然看到凌逸辰正凝视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对着一个陌生的男子更衣而不避讳,实在是有违女子贞节。

“请皇上回避一下,我要换衣服。”紫晴说完,看到凌逸辰脸上同样划过一丝窘迫,接着,他将眼睛再次轻轻闭上,紫晴却抗议了,“这样不行吧,万一你会偷看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