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黄雀在后

作者:游牧 字数:290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乌压压地一片人跪倒在阳石府前,所有的都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

二夫人被阳石青城这么一提醒,才恍然道,“她,她今天出门了,我看着她乘坐那辆马车离开的,当时我也没有多问……我觉得有蹊跷,本想禀告老爷,可是后来有些家务事缠身就忘记了。”

“你是说,这曾经寸步不离阳石府的大小姐突然有了自己的马车,还能私下里混进宫里,把这个虫盅丢到皇宫内?”凌逸辰的话一出,二夫人立刻哑口无言,她知道一时情急,说的话自然是百般漏洞,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情形急转直下,阳石晓月干脆拉着二夫人的衣袖低声啜泣起来。

阳石青城看了一眼紫晴,见她若无其事,阳石青城跪爬到紫晴面前哀声道,“晴儿,这些年来,爹是对你疏于照顾,你心里对爹怀恨在心,爹能理解。可是这府中上上下下百十余人,你不能拿他们的命开玩笑啊。”

紫晴突然明白阳石青城想要做什么了,不过,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事到如今,她可不想让这些人得逞,她死了,饶过他们,对她到底有什么好处?

这时,二夫人也含泪带涕跪爬到紫晴面前,“晴儿,二娘知道这些日子委屈你跟玉竹了,二娘以后绝对不会再亏待你们。现在,你把事情都说出来,别让皇上误会……这可关系到我们阳石府的清淮,还有凤如公主的名节啊。”

还真是厉害,连我娘也牵扯进来,是不是过一会,阳石家祖宗十八代都要压在我头上说事?

紫晴觉得好笑,脸上的表情差点绷不住不要露馅,好在看到凌逸辰还在那里冷着一一张脸,大有风雨欲来城欲摧的感觉,她也不敢过于造次,只能忍着。

待二人说完,阳石晓月也上前多加一句,“姐姐,我知道以前有些东西不该跟你争,以后我把最喜欢的都让给你,你就跟皇上说实话吧。”

这也就罢了,阳石青城突然转身对身后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说道,“你们还不快求大小姐开恩,让她替我们阳石府洗刷冤情,让皇上饶了你们的性命?”

“大小姐开恩啊!”

“皇上饶命呐,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家里还有老有小等着活命呢!”

“大小姐你不能这么心狠啊,我们平日里对大小姐都是以礼相待,从来不敢怠慢大小姐一丝一毫啊。”说这话的人正是府中的张六,听玉竹说,他平时依仗二夫人没少欺侮自己,可是今天哭得如此伤心欲绝,到让紫晴恍惚觉得过去的事情是一场梦。

凌逸辰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紫晴,看到她的脸色从一开始的淡然,到后来的冷静漠然,突然变成现在的纠结,眉眼里突然多了一份心疼。

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身穿着一件颜色款式都与她年龄不相称的鹅黄长裙,眉目紧蹙,突然心底怜惜倍生,到不忍心再这样折磨她。

白天的时候,她身着小太监的衣服,举手投足之间的俏丽活泼让他突然转变心意,出手救了她出宫。

这会子,也不过是想看看阳石青城的反应,却不料引出这一幕来。

紫晴本正犹豫,这时候突然爬出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来,“大小姐,你平时最疼爱的就是夏儿了,你和皇上说实话,皇上就不会惩罚我们了。我娘说了,大小姐心地最为善良,平时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受苦。现在,皇上要杀了我们,那我们一定都会很疼很疼的,大小姐你一定不舍得我们疼的。”

夏儿是谁,紫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府中人事太多,想必玉竹也是没有时间细说,但是突然听到这样一个幼稚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紫晴的心还是生生被揪了一下,罢了罢了,是生是死,就由她一个人来担着吧,反正生无牵挂,死无留恋,只要他们好好对待玉竹,哪怕是给她些钱打发她回老家,她也算是死有所值。

紫晴深深伏身,额头贴紧土地,“皇上,臣女认罪。这虫盅确实是民女的,只因为民女一心喜欢莫公子,而他却频频拒绝,一气之下就想出这样的主意,想用盅虫控制他,让他对臣女一心一意,却未料中途出了纰漏,将这虫盅丢在了皇宫之中。”

“哦?真是如此?”凌逸辰嘴角有一丝讥诮,他万万没有想到紫晴突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替阳石家开脱,一时又气又觉得她可爱。

紫晴磕头,“确实如此,请皇上治罪。”

“治什么罪?”

“只要皇上能放得过臣女一家,让臣女丫头玉竹替臣女收尸,埋葬,臣女甘愿受任何惩罚。”紫晴故意如此说,不过是提醒阳石青城和二夫人,如果她做出了这样的牺牲仍然不能保护玉竹的命,那她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他们。

“那莫公子呢?”

“啊?”紫晴不知道凌逸辰这时候提起莫靖安是何意,到底是说给阳石青城听还是自己?一时也弄不清楚,于是只好装傻发呆,摆出疑惑的样子。

“既然他是你心爱之人,难道你就不想求朕放了他,让他回靖国?”凌逸辰的眸子扫了阳石青城一眼,故意作出一副想放了莫靖安的样子,却看到阳石青城一脸沉着,显然,他并不关心莫靖安的生死,一时到觉得这戏唱的十在是无趣。

紫晴低头想了想,装出感激的样子,“如果皇上能饶了莫公子未经允许,私下闯进周国,紫晴自然感激涕零。”

“嗯!”凌逸辰淡淡一声,随后扬了扬手说,“你们都起来吧,朕都明白了,也怪朕的那些手下太过大惊小怪,竟然把靖国的皇帝当作是间隙抓起来审问,还说什么和阳石丞相有莫大关连,依朕看,纯属是一派胡言。”

阳石青城点头称是,还道,“皇上明查秋毫,一定会还老臣公道。”

“多谢皇上隆恩。”二夫人的嗓子带着哭腔,显然是刚才吓得够呛。

这时阳石府上下百十号人都称,“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这马屁拍的上下一致,这阳石老头调教的不错。紫晴看到这些人脱危,心里觉得自己十在是太过高风亮节了,救妖蛾子人啊,这下自己是肩担重罪,想逃也逃不掉了。

事情到这告一段落,众人得到皇上应允,都站起来,一个个神色惶恐,仿佛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

这时凌逸辰突然发问,“那朕十分好奇,这虫盅到底怎么个用法才能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一心一意,不如大小姐给朕演绎一下?”

如此一说,刚才神色渐渐恢复的二夫人脸色变得煞白,如遭雷劈。

紫晴越发觉得,凌逸辰此行根本不是在兴师问罪,而是来敲山震虎来了。他从一开始心里什么都明白,之所以这样纵容,定是有他的目的。

紫晴并不明白,他背后的用意是什么,但是她心里十分清楚,凌逸辰并不想让阳石青城出事。

至于这个虫盅怎么用,看直来,凌逸辰也是故意为之,到让人觉得眼前这个皇上并非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傀儡。

“让臣女给皇上示范。”这虫盅出自二夫人的手,紫晴自然不知道怎么操纵。这个时候若是有任何纰漏,先不说凌逸辰会不会治罪于阳石家,单是事情情理上说不过去,就是自寻死路。

二夫人眼睁睁地看着紫晴接过虫盅,心里万分惊惧,若是这时候紫晴供出她来,那她就是长着和百颗头恐怕也不够皇上砍的,况且,皇上背后的那些黑巫女很快就能查出这虫盅根本不是什么上人一心一意的盅,而是控制别人的思想,让别人听由自己施令的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