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人担罪

作者:游牧 字数:285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晴,你到底是人是巫?”二夫人拼尽力气喊了这么一句,之后,所有的人都发现紫晴的话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屋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婆婆,更没有人来救玉竹。

紫晴失望地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痛苦地自言自语,“连自己亲近的人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责任?”

“夫人,你带她去换件像样的衣服,一会带她回阳石府。”阳石青城渐渐冷静下来,知道这件事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说完,阳石青城行出了紫林苑,说是要在府门前迎接皇上的銮驾。

二夫人点点头,对身后的翠儿说,“这紫林苑里常年没有人住,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合适的衣服,不如你去翻翻夫人生前的衣物,看有没有一件合适大小姐穿的。”

翠儿果真去了正房,搜寻了半天找到一件鹅黄箭袖长裙,看起来虽然样式古旧了一点,但是质地满好。

“紫晴,你把这件衣服穿上跟我们回去!”说完又补充一句,“皇上问起话来,你最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二夫人冷冷地瞥了一眼缩在角落里呆呆的玉竹,“你如果想让她没事,就乖乖听话,若不然到时候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紫晴默默地看了一眼玉竹,心里却静的如一潭死水,如果一定要死,那她也要和玉竹死在一起,这样在黄泉的路上也不至于让玉竹一个人太寂寞。

依二夫人的话换上了衣服,到还合身。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恍惚看到了当年娇美端庄的凤如公主,一时心头万般伤感,如果不是因为爹爹头脑发热,非要灭黑巫女,反周国,也许事情不会到这一地步。

“快着点!”二夫人在门外催促,等紫晴开门的时候,她的样子让二夫人刹那间惊呆了,她不由自主喊,“夫人!”

翠儿小声提醒,“主子,这是大小姐,不是夫人,我们还是快回府吧,省得老爷着急。”

等紫晴出了阳石府的时候,看到来这前的那辆马车已经侯在门口。

另一辆马车是二夫人平日里出门时常坐的车,看起来奢华至极,到是像二夫人的风格。

看着她们主仆三人上了马车,紫晴也不多言,径直上了马车,上车时瞥到那个车夫的脸色十分的阴冷,紫晴一时间心里有些恍惚,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在皇宫之中,凌逸辰放她时说的那番话看来是应验了,他放了她并非是出于仁慈,而是因为他想让她引出幕后的阳石青城,若真是如此,那她也不会为阳石家太过悲伤,刚才二夫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足够让她心里平复一切。

在紫林苑经过那些风波,紫晴已经无心再多加思考,总之现在处处陷阱,步步惊心。

干脆坐在马车上打起盹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得马车外有人喊,“皇上驾道!”

紫晴挑起车帘,看到一辆金黄色帐顶的马车在众多的灯笼光映衬下缓缓停下,那阵势十分的气派,让人不由为这种威严而低头。

阳石青城、二夫人、阳石晓月皆面色如土跪在阳石府门前,两对石狮子少了平时的威风,到多了几分瑟缩。

因为玉竹不在,也没有人提醒紫晴下车,所以紫晴就睡过头错过了迎接这个步骤。

待一位公公扶着凌逸辰从马车上走下来,紫晴才看到他穿着的衣服和白天在宫内的衣服是一样的,墨绿色的长袍,金龙盘绕,在灯火之下他整个人都高大了几分。

“紫晴,还不快下车迎驾?”阳石青城一看紫晴不在,厉声喝道。

紫晴这才慢悠悠挑帘,下车的时候目光与凌逸辰的目光正好相遇,奇怪的是,凌逸辰的目光里并无责怪之意,反到全是惊诧和好奇。

紫晴按照礼数跪在阳石青城身旁,阳石府上上下一一百多号人尽数跪在门前行礼,这样的场面恐怕很难见。

由此想到,如若诛九族,阳石族系上上下下上千人恐怕都要受牵连。

紫晴心里隐隐有些浮动,目光不由地落在了阳石青城伏着的背上。

“不知道皇上这么晚还登临寒舍,老臣失礼了。”阳石青城的声音一如既往低沉,稳重,但紫晴不难听出这里少了几分底气。

凌逸辰冷笑一声,寒眸微凛,“失礼是小,这失义是大!丞相,这些年来,朕可曾亏待过你?”

“皇上,皇上此话折煞老臣,自皇上登基之日起,对老臣十分照顾,不仅将丞相之位加封于老臣,还让老臣参与官员选拔,老臣兢兢业业,唯恐有失查之处有失皇上对老臣的信任啊。”听到阳石青城这番话,连紫晴都不由要相信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日子经历的种种,她都要被阳石青城这种言谈感动的无以复加了。

凌逸辰冷笑一声,突然厉声咆哮,“阳石青城,你好大的胆子!”

如此当头一喝,在场所有的人都面色如灰。

二夫人自然是吓得浑身如筛糠一般颤抖,而阳石晓月只是咬着嘴唇,有眼泪滚落下来。

阳石青城听了这话,只把头伏在地上,“老臣不明皇上所言何事,请皇上明示。”

空气死一般凝寂,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盛夏的时光,所有的人都脊背冒冷汗。

紫晴静静跪在那里,觉得时光从外的漫长,心里唯一惦念的就是在紫竹苑被反锁在厢房的玉竹,还有那位婆婆和黑猫。

想来想去,这世上也只有这些人和物关心她,一时觉得倍感凄凉。

这时,凌逸辰突然俯身,将手心摊开送到紫晴面前,“大小姐,这可是你的东西?”

紫晴微抬头,看到凌逸辰手心里的东西时,一时惊呆了,“虫盅!怎么会在他那里,明明是在袖子里藏好的……”

阳石青城和二夫人看到皇上手里的东西,也是一怔,随后慌地低下头。

紫晴没有说话,只是注视了凌逸辰片刻,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神色里还是看不到半点想责罪的意思,反而觉得他是在故意作弄他们。

正欲说话,阳石青城开口道,“皇上明查,小女自幼呆在闺房,从不出门,况且前此日子祭坛来人刚给她验了,她并没有半点巫灵,所以这盅不可能是她的。”

“哦?丞相可是见过这种盅虫,怎么看一眼就知道这是盅虫。”凌逸辰这样反问,阳石青城更是吓得无话可说,只是不停地,“这……这……”

二夫人的汗水从额间直滑到两颊,濡湿了头发,嘴角也在微微地哆嗦着。

“竟然还敢蒙骗朕,你可知道,欺君之罪可是要诛九族的。”凌逸辰说话轻飘飘的,但这话却像是晴天霹雳,所有的人刚刚还心存侥幸,可是听到这话时都 一个个瘫软在地,只有进得气没有呼得气了。

“皇上,皇上开恩啊!这盅虫必是紫晴的无疑,她这些日子就神神叨叨,说话做事都有违常理,而且,而且她养的一只猫竟然死而复生了……臣妾觉得,这其中必定有鬼。”二夫人狗急跳墙,在事情还没有弄明白时候突然自己露出了慌乱之色,她将紫晴抛出去,为得是保护阳石府一家。

紫晴淡淡笑了,那笑容太过凄迷,一时到让凌逸辰看呆了。

“夫人,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讲……晴儿有盅虫也不会跑到皇上那里去……你这话说的没根据!”阳石青城立刻提醒二夫人,这让紫晴好奇,这戏,他们到底要怎么唱下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