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过河拆桥

作者:游牧 字数:290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说罢,趁着紫晴毫无防备的时候伸手将她颈间的那块“蔚蓝”扯了下来,随着颈部的一阵疼痛,“蔚蓝”已经躺在阳石晓月的手里,颜色暗淡,通体成了墨蓝。

“请你把蔚蓝还给我!”紫晴恼怒,伸手问她索要。

不料阳石晓月冷笑一声,“爹爹吩咐你做的事情没有做好,你还敢在这里嚣张?你还是先去看看你的宝贝婢女吧!”

“玉竹,你们把玉竹怎么了?”紫晴心里一怔,突然紧张起来。原本,还为回来的说词大伤脑筋,现在看来阳石青城早就知道了一切。

二夫人上前,眉角的痣也份外显得刺眼,她冷笑道,“紫晴,你没有把虫盅按计划让莫靖安服下,那么也不要怪我们对你们主仆二人不客气。你娘亲就死在这紫林苑里,如今你们主仆死在这里,也算死得其所……不是有句话常说,死无葬身之地?如今你们有这块风水宝地下葬,也算是老爷对你们不薄。”

紫晴听到二夫人如此说,心里早就明白。如今阳石青城躲着未见她,大概是因为心里还有一丝不忍,这爹到还不算太“薄情”。

想到这里,紫晴淡然道,“我要见我爹,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说什么?说你没有完成任务,置我们阳石家于危险之中?”二夫人目光如刀,语气也变得冷厉起来。没了之前的顾忌,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她走到紫晴面前戳着紫晴的胸口,“你瞧你现在的样子,穿着死太监的衣服,一脸破败相,老爷估计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个嫡女。让你自生自灭,已经对你是莫大恩惠,你还在这里啰嗦?”

说完,二夫人吩咐左右,“把她和玉竹关在一起,从今天起,不准给她们任何食物和水,什么时候死了,就拿破席子卷卷扔进竹林的崖底,然后在林中立一石碑,碑上刻好阳石府嫡女之墓即可。”

听到如此恶毒的安排,紫晴再次吃惊于二夫人的歹毒。

尽管一开始,她就明白二夫人和阳石晓月无容她之心,但也只限于府内女眷的内斗,绝对没有想到她们会恨她到如此地步。

经过这几天的历练,生死对紫晴来说真是成了随时会发生的事情,越是这样,紫晴到越是淡定。

“二娘,我和玉竹到底哪得罪你了?让你这么耿耿于怀,想置我们于死地?”紫晴反问。

二夫人冷哼一声,瞧了瞧阴森密布的紫竹林一眼,“你和玉竹不过是一个小喽罗,要怪,就要怪你那个娘。谁让她高高在上,谁让她抢走我的夫人之位,谁让她端坐于上座,静等我侍茶,居高临下还不忘记假惺惺……谁让她博得老爷欢心,夜以继日的霸占老爷……”

二夫人越说声音越大,最后声音里布满戾气,让听得人都满含惊悚。

就连阳石晓月也面带惊骇之意,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做事沉得住气得娘亲竟然会露出这样暴虐的一面,那一刻,她就像是一个黑巫女一样的狰狞。

听到这里,紫晴不怕反笑,“哈哈哈,原来我娘是这样的女人,也不枉她是凤如公主,生为她的女儿,我真得十分钦佩我的娘亲。”

这一笑不打紧,二夫人的脸色完全变成青黑,她暴怒地指着紫晴道,“死到临头,还故作潇洒,看来我得让你不得好死,才对得起你这份对你娘的敬佩之情。”

“娘,算了,我们还是回府吧,爹没让我们……”阳石晓月有点害怕,一时间乱了分寸,提醒二夫人早些回府。

二夫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她走进苑内,又让左右把紫晴押至厢房。

进了厢房,紫晴才发现玉竹一脸茫然,头发凌乱地缩在角落里,嘴里喃喃自语,“不要过来,你们这些妖怪,不要过来,我会告诉大小姐,大小姐会杀了你们。”

“玉竹,玉竹你怎么了?她们把你怎么了,你快告诉我。”紫晴一看到玉竹这样,心痛不已,挣脱两边的人的押制扑到玉竹的身边摇晃,可是玉竹却一直是那副木纳表情,仿佛外界发生的事情与她已然没有关系,她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她早就该预料到,这对母女绝对没有安好心,她们怎么会好好照顾玉竹。

现在玉竹成了这样子,紫晴心里全是自责,如果她早知道是这样,一开始就不该答应阳石青城进什么皇宫,而是带着玉竹溜之大吉,或者,答应莫靖安的求婚,带着她离开这个没有阳暗残酷的阳石府。

“走开,你快走开,你们这些魔鬼。”玉竹胡乱挥着手,打在紫晴的身上生疼。

二夫人冷笑一声,“盅虫在玉竹的肚子里,现在她谁也不认识,如果我让她杀了你,她一样会照做。反正你迟早都是死,到不如给你来个痛快的,也算是二娘我对你的善待。”

“二夫人,你的心肠未免也太过歹毒,如果让我爹知道你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一定会恨自己瞎了眼睛娶了你这样的中山狼放在枕侧。”紫晴说完,回头怒瞪着二夫人,如果此时她手心里但凡有一天巫术,一定会让所有的人看清楚二夫人的为人。

这一刻,紫晴心里最期待的就是巫术,不管这巫术是黑是白,如果她有,就一定能保护玉竹,救了莫靖安,也可以逃离这里虎穴。

放眼天下,诺大周国,哪里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偏偏要在这里与这些人斗来斗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时二夫人轻念咒语,玉竹立刻像是有鬼附身,表情狰狞地冲着紫晴过来,边走边说,“你还我的大小姐,还我的大小姐,我要杀了你。”

玉竹掐着紫晴的脖子,在她的眼里,此时紫晴就是那个万恶的二夫人。她一改平时的温柔怯懦,原来小鹿一样的眼睛里布满了恨意和痛苦,紫晴见了,也不免有些担忧。

“玉竹,玉竹……你醒醒,我是大小姐。”紫晴知道这样没有用,只是还是不甘心。

二夫人招呼着阳石晓月离开,在走之前还不忘记嘱咐一句,“玉竹,你家大小姐被她害死了,你要是不杀了她,就对不起你家夫人对你的恩情。”

说完,二夫人和阳石晓月一起出门,临走前吩咐人将门锁死,不准任何不相干的人靠近。

说到这里,玉竹突然眼睛一红,红的像似要滴血。

“我生来多病,爹娘无力照顾就把我丢到了阳石丞相府门前。大雪纷飞的晚上,如果不是夫出来看烟火看到我,也许我就冻死在街头。夫人为了照顾生病的我,抛下啼哭的大小姐不顾,彻夜守在我的身边好歹才留住了我的命。夫人死后,我发过誓,一定要保护好大小姐,可是你们却杀了她,她是我的大小姐……”说着,玉竹怒吼一声,整个人都骑在紫晴的腰上,用手死死地掐着紫晴,“我要杀了你,为大小姐报仇!”

中盅后的人力道无穷大,紫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就在气息将弱的时候,突然房间里出现一道轻烟,婆婆轻念咒语阻止了玉竹,救下了紫晴。

“紫晴,你没事吧!”婆婆俯身关切地问。

紫晴摸了被卡得发痛的脖子,指着玉竹说,“求婆婆救救玉竹,她这样下去会死的,求婆婆……”

“我救不了她,且不说黑巫的盅咒只有黑巫能解,就算我能解,现在我的修行和法力……”说到这,婆婆哀伤的低头,她的青丝已然由白转黑,原本一片银白的头发变成半青半白,她轻轻地抚摸着头发说,“恐怕婆婆也帮不了你们多久了,你必须尽管找到你的记忆琥珀,你才能知道自己的身份,才能得到指挥巫女的权利……不,我还不能死,我死了,他会找不到我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