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放你一马

作者:游牧 字数:342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兰亭苑里本来就已经残破的情形显得更加的阴暗,连初升的太阳仿佛都笼罩了一层黑雾,叫人压抑。

岳紫阳尽管身着紫红长袍,但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暗黑之意还是将四周笼罩上一层叫人窒息的空气。

“好一个伶俐的奴才,什么时候进宫的?”

“回紫阳坛主,奴才十二岁进宫,如今已经三年了。”紫晴低头,目光注视着岳紫阳那双描金云头靴子以保持镇定,心口的跳动如雷鼓声,视线开始眩晕,她只感觉到整个天地都开始晃动,扭曲。

“皇上身边要是多一些你这样的奴才,估计会省心很多,逸辰,你说对吧!”岳紫阳回眸,声音里带着一贯的甜腻,一旁的凌逸辰回应一句,“那是自然,到不如现在就把这奴才带走,我看是哪个总管手下的,要了来,放在安阳宫里服侍我们,紫阳你说可好?”

一旁的莫靖安的目光落在别处,只有紫晴知道,他现在一定与她一样的紧张。

“皇上身边的奴才,还是要精心甄选才是,不要这么随意的挑选,以防有心怀叵测之人故意想接近皇上。”岳紫阳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死死地锁定了紫晴的背影,从她眸子里能看到一种深深的防备之心。

一时间,紫晴连呼吸都不匀了,若不是手掌支撑着,估计她的身体会即刻倒在一边,瘫软在地上。

她不怕紫阳,可是今天此行她身负重任,如果让岳紫阳认出来,阳石家和莫靖安都逃不了干系,这样的结果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凌逸辰笑了笑,靠近岳紫阳,“紫阳,你心里的弦绷的太紧了,如今我们大势在握,世上能伤害我们的人恐怕还没生出来。有时候,你也该放松一下,至于莫靖安这里不如先放一放。”

“放?你放得了他,他可放得了你。若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皇上今天的纵容就可能导致明日江山被靖国侵占的结果,这是皇上想要的吗?”岳紫阳的脾气素来固执,她认定的事情无人能更改,况且,这一次她所怀疑的人正是阳石青城。

凌逸辰深知原由,也就不再多说,只吩咐一旁跪着的紫晴道,“你随我来,有些东西要往这兰亭苑搬。”

岳紫阳一心想要审问莫靖安,对别的事情并未多上心。

紫晴十分乖顺地低着头倒退出了兰亭苑,退到门口时,才抬起头担忧地看了一眼莫靖安,却看到莫靖安脸上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这抹笑,深深地刺痛地紫晴的心。

走在深巷里,凌逸辰一直默然无声,紫晴也并不敢多言。对于凌逸辰这样的举动,她猜不透到凌逸辰心里的想法,到底是认出她来,还是没有认出她来?

直到走至一个僻静之地,一处凉亭,凌逸辰支走了身边的几个服侍的太监,来往的宫女和护卫刚刚走过,凌逸辰就转身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女扮男装混成太监进宫,刚才若不是朕折身回去,现在你恐怕被紫阳撕成碎片了。”

本来紫晴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找个借口离开,现在听到凌逸辰这样的话反到心安了,干脆抬起头,伸直腰,“既然皇上认出了臣女,臣女也没有什么好躲的了!”

“你到是够磊落。阳石青城叫你来的?”紫晴的目光触到凌逸辰的眼神时,她突然惊了一跳,他看起来虽然是一个漫不经心的人,但是似乎心底里什么都明白,或许,在净云寺里看到她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有数了。

紫晴不语,缓缓转身看着皇宫里富丽堂皇的一切,不由胡乱揣测,如果一个人为了这大好江山,荣华富贵,做一个傀儡由人控制或许也没有那么难过吧!

看到紫晴不准备回答,凌逸辰沉声道,“自朕登基六年,还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朕,竟然敢无视朕的问话。”

“对于一个死到临头的人,估计没有什么能让她更害怕的了,反正是一个死,到不如坦荡随心点,活着不如意,连死都不能选择么?”紫晴猛得转头,静静地看着凌逸辰,也就在那刹那间,那种熟悉的电闪火光的感觉又一次席卷而来,像是一阵狂风骤雨,让她处在一种恍惚的感觉之中,仿佛现在这样的场景曾经经历过,所以,那一层一层的哀伤奔涌而来,竟然让她的心口隐隐作痛起来。

紫晴下意识地抬手抚摸胸口,未料到,凌逸辰竟然也是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两人同时错愕,随后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凌逸辰看到紫晴的表情也是一怔,随后深叹一声,“你走吧!”

“为什么?”

“朕放你走,你还要问为什么?”凌逸辰好奇地看着紫晴,眼前这个女子身着太监深蓝宫服,眉眼虽然作过了修饰,但仍然带着那份空灵纯净,仿佛像是一尊未经尘世沾染的玉像,让人不忍对她有任何的玷污。

“好,那我走了。”紫晴走了几步,又折回身来走到凌逸辰面前双膝跪地,抬起眸子恳求道,“莫公子并没有任何意向对周国不利,如果皇上能明察秋毫放了莫公子,紫晴在这里先磕头谢过皇上隆恩。”

凌逸辰突然抿唇发笑,俯身用手指抬起紫晴的下巴,仔仔细细打量了紫晴一便,“难道朕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才要用这样的方式回报你?你以为朕放了你就没事了?朕只是觉得只有放了你,才能弄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杀了你就让这件事情断了线索,你若是个明白人,就从哪来回哪去!”

这些话听得句句惊心,紫晴突然明白,天下之事纷繁杂沓,根本不是她能明白的。

如今,能保得住命回去已经是命大。

紫晴扭过头,躲开凌逸辰的挟制,淡淡地起身,拂了拂身上的尘土,点头行礼道,“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出宫!”

这两句虽然是挖苦,讥讽,可是凌逸辰听完却突然忍不住要发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到真是一个伶俐的奴才,让你这么死,有些可惜了。”

紫晴本以为拿了牌子就可以出宫,未料却颇费周折。

到了宫门要出示出宫领牌,紫晴只得寻带她进来的公公,寻不着,急的在皇宫里转了半天,躲躲闪闪又怕遇到岳紫阳。

最后好容易打听到了张总领的做事处,好容易寻了个理由,让张公公出了一张回家探亲事由,临走,张公公说了一句,“得了,以后这条路是断了,你回去告诉丞相一声,以后办事派个利索地来,没你这么没头没脑的人。”

紫晴并没有敢说其中原由,只说事情办完要出宫去。

一折一番,等紫晴再次走到瓮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出了城,一眼就看到那辆黑色马车向这边急驶而来。

马车刚刚停稳,听得城墙上发出数声哨鸣,还不等紫晴反应过来,一个黑影扑过来将她护在身后,那人拔出剑左右挥舞,将那些暗箭挡开,吩咐紫晴,“快上马车!”

待马车往另一个方向急驶的时候,紫晴才从刚才那种惊险之中回过神来,思忖半天也没明白,这是谁要杀她。

如果是凌逸辰,他根本犯不着这么出尔反尔,当时在皇宫之中他有成千上百次杀她的机会。

如果是张公公,似乎也没有理由,阳石青城现在还在府中等着她的回话呢。

这就奇怪了,紫晴想到头疼欲裂也明白,干脆闭目养神。

过了柱香的功夫,又走了好久马车仍然没有停,紫晴纳闷就问,“我们这是到哪里去?”

“老爷吩咐过,等大小姐办完事情,就带大小姐到另一个地方去等老爷。”那人依旧不肯多说一句,说完就闭嘴不言,耳朵里只有马车急驰,两旁树木呼啸的声音。

紫晴挑帘,看看外面全是陌生的景象,穿过一座拱桥,又经过一片树林,树林里的孤坟让紫晴的感觉颇觉压抑。

天完全黑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下来了,等车夫挑起帘子,紫晴弯腰下车的时候才看到一个诺大的庭院静静地座落在僻静的郊外,院子门口设着两挂灯笼,看起来十分的幽静。

“紫林苑?”紫晴念了一便,回头时,车夫已经赶着马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这时,阴影处突然走出一个身影,那人说,“看来大小姐真的是记忆全无,这紫林苑可是你娘在世时居住过的。自你娘得了臆症之后,老爷为了让她有一个清静的修养之地,就特意在这郊外给她盖了这幢院落,因这里有一片紫竹林,所以命名为紫林苑。只是可惜,你娘命短,无福消受。”

说起这些事情来,紫晴真是半点记忆也无,这到让她多少有些愧疚,一个人连自己亲生娘亲也忘记了,这也属大不孝吧。

想到自己在祠堂受难,还祈求娘亲在天之灵庇佑,一时心里默默为娘在天之灵祈福,愿她一生平安。

这时阳石晓月突然从院中出来,她穿着雪白的披风站在紫晴面前冷笑一声,“我说过,终有一天,我会把你抢走的一切通通都夺回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