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识破

作者:游牧 字数:313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时,有一个太监提着食盒打着呵欠走来,边走边咕哝,“真是烦死人,靖国皇帝饿不饿关我什么事,大清早的就让人送饭。”

紫晴藏好虫盅,上前接过食盒,“辛苦公公了,我是小顺子,把食盒交给我吧!”

“那感情好。”太监交了食盒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说,“食盒就在这里放着,午时我再来拿!”

“好!”紫晴答应了,将食盒打开,盅盒就在手心里,只要她把蛊虫放进食物,以后的事情是什么样子与她无关了。

可是,她却不忍心,想起那天桂树下那个英姿勃发的男子,最终她还是将盅盒收好放进衣袖,将食物端到莫靖安面前说,“莫公子先吃点东西,别的事情我们慢慢谈,再者,我爹也不会让你有危险的,他的所有希望都在你的身上。”

“你不走,我就不吃。”莫靖安再次盘腿而坐,脸上的神色冷的像是酷寒天里的冰霜。

紫晴看着他的样子像是孩子一样赌气,突然明白,他刚才厉声责骂,也不过是为了赶她走而已。

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这世上原来有一种叫温柔的东西可以让你的心都变得柔软。

“怎么不吃,是食物不合口味?”凌逸辰身穿墨蓝长袍,袍上绣着一条金龙,此外,腰间系着一条桔红色的腰带,整个人看起来既有风度,又不失帝王的威严。

现在是五更天,看来是早朝已下,这么早就来看莫靖安也不知道这位皇上是什么想法?紫晴端着饭低头行礼,之后缩在角落里,唯恐一抬头就会与凌逸辰目光相遇,万一被他认出来,那她恐怕是插翅难逃。

“如果你被我关在靖国的冷宫里,估计,你也没有心思吃这口饭。况且,我根本不知道这饭里有没有毒,不吃是死,吃了恐怕会死的更快。”莫靖安牙尖齿利,说起话来分毫不让,这更像是他的本色,对待敌人从来不手软。

“朕让你如此痛恨?”

“你确实有让人痛恨的地方!”莫靖安的话音带刺,到噎得凌逸辰不知道如何是好,他随意摆弄桌子上的茶盅,目光落在院子里那里焦枯的花草上,“其实,朕不想让紫阳这么对你,可是你也明白,身为国君自然要为天下着想,如果有人想私底下玩阴谋,那朕就不得不用些手段!”

说着,他手里的杯子咔嚓一声碎了,碎片落到桌子上发出声响,惊人一跳。

“所谓的手段,就是黑巫女?你难道就不怕这些黑巫女有朝一日会权倾朝野,手握天下,到时候你也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而已。”莫靖安提醒凌逸辰的话确实是大实话,此时此刻,不仅是莫靖安想知道凌逸辰的想法,连紫晴也十分急切地想知道,这位皇帝对当下的黑女巫势力到底是什么样的看法。

这时,凌逸辰突然朗声大笑,笑的那么得意,那么自信,“你大概不知道,朕现今能坐在皇位上也是紫阳的功劳。她根本不必费尽心力扶持一个傀儡,因为当时,她就可以一统周国,成为女皇,但是她没有。”

“你没有问她为什么?”

“她志不在此!”

“那你可问过,她志在哪里?”莫靖安此话一出,凌逸辰立刻愣住了,他不了解紫阳,看不透,也猜不透,她就像是一个拥有无数面具的女子,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是那个温柔细致贴心的紫阳,可是在祭坛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冷酷、无情、沉着的女巫,即便他去了祭坛,也要忌惮她的威严。

片刻后,凌逸辰缓尔一笑,“告诉你也无妨,她爱朕,深深地爱着朕,所以她愿意替朕肃清一切反对朕的势力,保护朕的江山,而她的要求也不过是她作为巫女,想要管理天下巫女的一个小小祭坛坛主。”

紫晴站在一旁,静听两个国家的君王在对话,说来,这应该是莫大的荣幸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听得心惊胆战,即便两人是笑着在说话,可是却能感觉到背后那种风起云涌的波澜。

两个人就代表着两个国家,他们一举一动都牵扯到两国黎明百姓的安然。

“据我所知,她想要的不止这些,她还要做皇后不是吗?”莫靖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死死地盯着凌逸辰,这是最为关键的事情,若凌逸辰真的想让岳紫阳做皇后,那么这周国必沦为黑女巫的管制,将来有一天,靖国必将在沙场与周国对峙,到时候恐怕就不是谈话这么简单。

这时凌逸辰再度微笑,云淡风轻地说,“阳石丞相告诉你的?”

“全天下尽人皆知,又何必专门问阳石丞相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凌逸辰回答的时候,余光瞥向紫晴,那丝担忧,让紫晴再次确认他刚才只是想赶她走。

也在同时,凌逸辰的目光也望过来,在那一刹那,紫晴确定她看到了凌逸辰目光中的那丝疑惑。当时她的心跳停顿了一下,她慌地低头,努力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才勉强没让身子抖起来。

“她作为朕的女人想要一个名份这不为过,封她为后是朕的意思,她没有向朕索要。”凌逸辰对一个他国国君坦诚相待,这到让紫晴有些意外,至少,可以说明他一个心怀磊落之人,即便他用了这样一种不耻的手段得到了天下。

凌逸辰苦笑一声,缓缓站起来,与莫靖安面对面的对视。

这样的情形让紫晴一再紧张地连呼吸都忘记了,要知道,现在凌逸辰随时随地都能让莫靖安死,而他还是这么毫无惧意。

此时,莫靖安脸色发白,像是陷入了一场痛苦之中,两人互相注视许久,时间慢的像是要停止一样。

“那你知道,黑巫女在之前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在之后又会做些什么事情,你确定,仅靠你的一个爱字就能维系天地正义,就能让黑白分明?”凌逸辰的话一字一句就像是钟声敲在耳旁,让人警醒,直到凌逸辰神色一怔的时候,却听到莫靖安浅浅地笑声,“终有一天,你也会尝到囚禁的滋味,会知道,一朝助纣为虐换回的是什么样的结果。”

“你不必蛊惑朕,朕自有把握。”凌逸辰说完,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神色间的凝重显示出他的怒气,显然刚才的这一番话触到了凌逸辰的心底,让他有所觉悟和警醒。

说完之后,凌逸辰拂袖而去,直到身影消失在兰亭苑的门口,莫靖安才对紫晴焦急道,“你快走,若是黑巫女来了定能认出你来,不论她们对我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丞相为难。还有,这是一道密旨,若我有什么不测,就将这道圣旨送到靖国的边正大将军那里,他会处理一切。”

“你不问问我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不问,也不想知道,我相信你已经作出了正确的选择,紫晴,你心性纯良,做不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凭这一点我就知道我该信你。”凌逸辰突然把紫晴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似要把紫晴生生地挤进心底,又似生离死别的道别。

这一句话说到紫晴心底,让她异常的痛苦,她有些责备自己刚才不该生出那样的念头。的确,她不能伤害莫靖安,不止止是因为良心,还是为了天下有这样的一个明君。

正在说话的功夫,凌逸辰突然去而复返,他看到莫靖安和小太监拥抱在一起却毫不诧异,直到紫晴慌慌地将莫靖安推开的时候,凌逸辰才压着声音说,“紫阳来了,你快随我走。”

这一声惊得紫晴三魂六魄都跳起来,他认出她来了?什么时候认出来了,那他要拿她怎么办?杀了?煮了?还是留在宫中作个奴婢侍奉他左右,一生不得出宫?

紫晴握紧那道密旨塞进袖里,回头看了一眼莫靖安,见他脸色与她一样的苍白。

“凌逸辰,求你不要伤害她,她是无辜的。”一直刚毅,言语坚决的莫靖安说出这个求字的时候,紫晴心里分明一酸,如同倒刺逆行,她痛苦地看着莫靖安摇头,“不,不要!”

这时候岳紫阳的曳地长裙已经出现在宫门处,莫靖安和凌逸辰脸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待她目光转到紫晴身上的时候,紫晴已经十分警觉地低头颔首退至一旁,并且规规矩矩跪到地上给紫阳行礼,“小顺子跪拜紫阳坛主,恭祝坛主基业千秋万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