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有惊无险

作者:游牧 字数:346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就有人来敲厢房的门。

紫晴揉揉眼睛,看到外面还漆黑一片,觉得这阳石青城实在是太不仁道了,昨夜三更天她才睡,今天鸡未叫就要让她起。

摇摇晃晃地打开门,阳石青城铁着脸站在门前,紫晴一下子睡意全无。

“爹!”紫晴一如既往,应着礼数喊他一声爹,心里却暗自咕哝,“这样的爹还不如没有!”

“四更天要换更,是你进宫的最好时机,现在你从府中出发,到了宫中会有人接应你。”阳石青城说完,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车夫,紫晴认得出这个车夫正是对她和翠儿去净云寺的那个男子。

借着灯火看不清楚脸,不过他的鹰钩鼻子份外醒目,让人过目不忘。

紫晴披了斗篷,随着车夫从后门坐车,阳石青城目送她离开后就转身往回走,估计是准备上朝的事宜。

坐在马车上,路程漫长,紫晴只好胡思乱想,本是想把最近这件事情理个头绪出来,也好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谁的手心里求活路,还能蹦哒几天,可是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只好作罢。

昨天听女管事说了不少关于周国的事情,“周国建国四百多年,六年前凌逸辰继承皇位,每日五更早朝雷打不动。”

紫晴就问,“听起来,他到是像个明君,只是明君不是历来都有亲贤臣,远小人之警语,他怎么会让黑巫女辅政,并且让坛主做皇后?”

当时那个女管事说话隐晦,似想要有所隐瞒,“六年前,黑女巫助凌逸辰坐上皇位,大概,这也是一种回报。”

后来再想多问几句,譬如凌逸辰怎么做的皇帝,可是那个女管事死活不愿意多说,只好就此作罢。想到这里,紫晴打起帘子,往京都城望了一眼,这一望却吓了她一跳。

白天只繁忙热闹的景象不见了,如今只留下死一般的寂静。

家家门户紧闭,灯火全无,街上偶尔有几只野猫野狗的叫声,也显得十分凄凉。

“这街上怎么回事?”紫晴敲了敲车棂问外面那个车夫,半天没有回应,紫晴又问,“我问你话呢!”

“宵禁!”闷声闷气的回答让夜色更加诡异,紫晴吸了口气,“谁定的规矩?”

“黑女巫!”

估计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紫晴默默想了一阵,“看来,这黑巫女的势力果真强大,在净云寺里,连凌逸辰对黑巫女都纵容,也难怪阳石青城急于想除去黑巫女,只是紫晴不相信阳石青城会有这样的胸襟,会不顾自身利益为黎明百姓分忧?

马车一路急驰,到达皇宫脚下正好是四更天。

紫晴看了一眼城门上的大字:南城。

片刻之后,车夫回转身走到紫晴身边,鹰钩鼻子下有浓重的阴影,显得他份外的神秘。

“大小姐,奴才只能送你到这里,进入皇宫之后自然有人带你去兰亭苑,记着,你叫小顺子,是张总管手下的人,这是腰牌。”车夫将一块黑漆牌子送到紫晴手里,就再不作声了。

紫晴下了马车走到宫门,另一个小太监用细而低的声音说,“跟我来!”

紫晴不敢多言,只是低着头跟小太监往后宫走去,一路上,紫晴十分小心地留意着进宫时的路线,以防万一。

进入南门就是瓮城,再进入一座宫门才算正式进入皇宫。

虽是黎明时分,但皇宫内此时俨然已经活起来,四处都有人举着灯笼走路。

大约在这样的热闹的情形里走了一柱香的功夫才来到一处角门,那个领路的太监说,“穿过这道角门就是兰亭苑,那位莫公子就住在那里,你自己进去,进去的时候要把腰牌给护卫看!”

“嗯!”紫晴再次点头,直到那小太监离开,她才推开角门往巷子里走去,一眼就看到巷子里有一个门,她折身过去将身上的牌子摸出来交到侍卫手里。

“新人?”

“张总管的手下。”

“进去吧,好生伺候!”护卫放了话,门就被另一个护卫推开了,紫晴行了礼后就信步走进了兰亭。一切都十分的顺利,这让紫晴略略松了一口气。

进入兰亭苑,看到院子里的假山流水略加欣喜,至少她知道凌逸辰和黑巫女并没有为难莫靖安,再往进走,眼前的景色却让她心惊肉跳。

院子里所有的植物都变成了枯黑,连同翠绿的松柏也变成枯枝,仿佛这里经过一场大火。

原本养在花盆里的花草也变得面目全非,只剩下焦枯的干枝像是魔鬼的爪子一样耷拉在盆子里,让人看了惊心。

屋里没有掌灯,一片漆黑,紫晴不由担忧莫靖安的安危,正这时,听到屋子里一个爽朗的声音问,“今天又用什么巫术来对付我?”

等紫晴进门,看到莫靖安盘腿而坐,背影依旧如从前一样潇洒直挺,身边立着一个小太监正在站着打盹。

“你下去吧!”紫晴尽量装出男声,发出的声音和太监的声音到十分相似,她到是有点赞赏这阳石青城的计谋。

那小太监一听可以换班,忙地折身就走,走时吩咐紫晴,“那里有水,五更时会送来早饭,你好生伺候。”

待小太监离开,莫靖安猛得转身看着紫晴,“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快回去!”

“你听出来了?”紫晴看着黑暗里的莫靖安,他的声音没变,可是样子却有几分苍老,仿佛一夜之间就耗尽了精力,一个风华正茂的男子变成了耄耋老人。

莫靖安叹息一声,“是阳石青城还不甘心,让你来做说客?”

紫晴却不相接这个话题,她还没有想好,现在她做什么才是正确的,才能保护莫靖安不受伤害,同时也让玉竹逃过此劫。

紫晴走过去,握着莫靖安的手焦急地问,“他们对你做什么了?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黑女巫不过是想要证据,想陷阳石丞相于不义。不过,也没那么容易,折腾一宿,也不过是白费功夫。”莫靖安略显疲倦,眼睛里却是泛着光亮,“虽然不想让你身陷危险之地,但是在这里还能看到你,我心里非常高兴。至少,在死之前,我可以让我心爱的人陪着……”

“说什么呢?”紫晴抬手捂了莫靖安的嘴,阻止他再往下说。

她昏迷失忆,醒来后就如同活在大梦之中。种种纠缠突然而至,让她理不清楚。尽管莫靖安几次三番地表白真心,可是紫晴却拿不定主意。但是此时,在这深宫之中突然听到从他嘴里说出一个死字,却是份外的惊心。

原来,她对他不是毫无感觉。自那日他在桂树之下出手相救,拥她入怀,少女的心思已然被他撩动,像是在百花丛中飞舞的蝴蝶。

“我会救你出去,不会让你死,相信我。”紫晴不知道哪来的力量,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连她也微微失落了一下,她在阳石府中都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落魄小姐,她拿什么跟朝廷斗,拿什么跟黑巫女斗?

莫靖安微微一笑,十分体贴地说,“我相信。”同时,手心却紧紧收紧,仿佛怕一放手就再也见不到紫晴一样,这让紫晴更加难过,一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默不作声。

这时莫靖安身形微微一晃,差点摔倒,紫晴忙上前伸手扶着他,“他们对你到底做了些什么?这些该死的黑巫女!”

“她们不能把我怎么样!”莫靖安说着话,嘴角却轻轻扬起,他竟然笑了。紫晴一生气,陡然把手松开,他差一点又要摔倒,紫晴只得再稳稳地扶着他。“你还笑,我都快担心死了,你竟然还有心情笑?”

“我笑是因为我得到了你的关心,自父皇母后死后,我已经记不清有谁还这样关心过我,担忧过我的身体。”莫靖安一向纯亮的眸子里突然染上忧伤,这比他面容憔悴看起来更让人痛心,紫晴手足无措地安慰,“好了好了,你还是先坐好,一会吃点东西也许会好点。”

这时莫靖安却一把推开紫晴,“你趁着他们没有发现,现在就出宫,能走多远走多远。”

“不,我不能走,我不能丢下你不管。”有些话紫晴不能说,阳石青城何等狡猾,他将玉竹扣在府中,即便到天涯海角,紫晴也得回去交差。

莫靖安突然厉声道,“我说过,我不会起兵,即便你现在就以身相许,我也不能拿靖国的百姓生命来做赌。你也看到了黑巫女强大的势力,即便现在整个大陆连手攻周,也未必有胜算。”

紫晴没想到莫靖安会这样说她,“以身相许?你把我看作是什么人?”

“难道不是,你们父女都一个德性,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次若不是看在旧友的份上,说什么我也不会来周国落入这样的圈套,你给我滚!”莫靖安拿起身边的一个脚凳,顺手往这边砸来,差一点就要砸到紫晴身上,他一脸厉色,看起来如初见时判若两人。

惊呆的紫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片刻之后才稳定下来,衣袖里,那个盅虫的盒子被她紧紧地握在手心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