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皇宫之行

作者:游牧 字数:339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说到这里,阳石青城回头看了二夫人一眼,接着二夫人顺手拿过一个盒子递到紫晴面前,“这是一只盅虫,服了无害,只是思维会被人控制。老爷的意思,是让大小姐想法子把这盅虫让莫公子服下,让他答应与我们联手,别余的事情老爷自然会安排妥当。”

紫晴不安地看了一眼阳石青城,质疑道,“爹,这盅,不是只有黑巫女才会使用吗?您这里怎么也会有这个?”

“这个不需要你来关心,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让莫公子答应我们的请求,只有这样,他才能脱离危险,而我们也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阳石青城从二夫人手里接过盅,塞到紫晴手里,“莫公子十分聪明,拖一时半刻不是问题,我会想法子带你入宫,你只需要让他服下这只盅虫,我自然会让亲信营救他出宫!”

看着手心里的盅虫,紫晴突然明白,这件事情就是一环又一环的陷井,而今她已经身不由已。

一旦莫靖安服下这只盅虫,思想任凭阳石青城控制,以后的事情成什么样子根本不是紫晴现在能想到的。

他所要的,绝非不是制止黑巫女坐上后位,消灭黑巫女这样简单。

如果真是有一个天大的陷井,那此时此刻,紫晴所做的一切将对莫靖安的生死和靖国的安然有着莫大的牵连。

“玉竹呢?”紫晴突然想起,此时阳石青城为了让她去做这些事情, 一定要对她有所牵制,那唯一可对她有所牵制的人就是玉竹。

二夫人含笑上前,“玉竹好好的,你不用挂记,刚才还让人给她送了可口饭菜,好着呢。”

“她在哪?”

“你先把你的事情做好,以后你在府中的日子保证是锦衣玉食,不愁吃喝!”阳石青城的声音略冷,对紫晴此时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做法略有反感,更重要的是,他有些困惑,不知道他这个草包子嫡女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聪明,聪明的叫他以为凤如公主再世了。

紫晴知道事情绝对不会是二夫人说的那般好,于是坚定地再问,“玉竹在哪里?如果你们不让我亲眼看到她在哪里,我哪也不会去。莫靖安死不死,阳石家亡不亡,和我有多大关系,你们似乎一直也没把我的生死放在心上。”

“放肆!”

“小丫头不知好歹,你爹这样重用你,你却用这样的方式回报他?”二夫人可憎面目纤毫毕现,这让紫晴再度惊醒,毕竟跟她说话的并非是一个有善心之人,而是心肠歹毒的二姨娘。

紫晴淡淡一笑,神色无奈,“我放肆与不放肆,对你们来说,我也只是一颗棋子对不对,你们想利用莫公子对我的信任做这等苟且之事,同时还不忘记用玉竹来威胁我,你们觉得这样不划算的交易我会去做?”

“紫晴,你是爹的亲生女儿,什么棋子不棋子的。莫公子身为靖国皇帝,九五至尊,你能同他成为夫妻,那是上辈子休来的福气,你怎么就能想到那些歪理上?”阳石青城换了语气,语重心肠的样子到像是一个好爹,只可惜,紫晴可不愿意再相信他。

况且,她没有见到玉竹,还不知道他们把玉竹怎么样了。

“既然你不相信爹,那爹就叫人把玉竹叫来,你就安心了。”阳石青城抬头示意,管家会意,折身出门。

在管家去带玉竹的这段时间,屋子里陷入了一片安静,所有的人都在思索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这让紫晴觉得,有点像那天在净云寺里与莫靖安下的那盘围棋,“围缴吃杀!”

“小姐,大小姐,你回来了!”玉竹进门看到紫晴,不顾周围环境就扑了上来,眼睛里的热泪扑洒到紫晴的肩膀上,到让紫晴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半晌,她推开玉竹,看到她安然无恙,心里稍稍安定下来。

“玉竹你还好吧!吃东西没有?”紫晴去了净云寺也还惦记着玉竹是否吃饭,看到玉竹无伤,又担忧她会饿着肚子。

“吃了,管家让人送来了好些吃的,我吃得饱饱的……”说着她又压低声音,“那只黑猫还会送吃的,有一次竟然给我送了一只死耗子!”

听到这里,紫晴莞尔笑了。对她来说,玉竹就是茫茫大海里那片扁舟,自失忆后,她是自己唯一的牵绊,也是唯一信任的人。只要能看到她,那再大的风浪对她来说也无所谓,内心安,身则安。

这时阳石青城又站起身来对紫晴说道,“事情紧急,我看不如明早就送你入宫,玉竹这里自然有人照应你不必挂记,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学学宫中的规矩,也不至露了马脚被人发现。我已经请了一位可靠的宫中管事来教你规矩,今晚你就去二夫人院中的厢房学习规矩。”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这趟皇宫紫晴是必去无疑,只是不知道,阳石青城会用什么样的办法让她混进宫去。

与玉竹告别,却突然看到玉竹的眼睛一红,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说。

仿佛刚才的一幕欢乐,只是玉竹为了不让紫晴担忧所以才表现出来的样子。

“玉竹,别哭,我很快就回来,不会有事的。”

“大小姐,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保护好自己,玉竹在府里等着你。”玉竹的声音带着哽咽,这哽咽的声音把黎明的朝阳打碎,变成了一缕又一缕的悲伤之物,飘到紫晴心底,让她难以承受。

等到紫晴出门,看到阳石晓月迎面走来,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紫晴突然看到晓月眼中划过的那一丝狡笑,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进入二夫人的院落,看到院落里的亭台楼阁都修缮的份外的华丽,紫晴想到自己久居后院,竟然不知道这院子里还有这么豪华气派的院子。

翠儿指着厢房毫不客气地说,“诺,那里就是了,大小姐自己进去,有什么需要的就跟翠儿说,翠儿自然会请示夫人。”

“好!”此时话多不话少,知道这翠儿也不是好惹的主,紫晴干脆不给她透露太多的信息和喜怒,让她去猜。

打帘进了房间,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规整,一脸刻薄相的女管事。她不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就是行动举止也是十分刻板,让人觉得她不是靠自己的意志在行动,到像是一个提线的木偶被人控制着。

“想必丞相都跟大小姐说清楚了,老奴负责教大小姐宫中的礼仪规矩。二夫人说过了,时间紧迫,容不得拖拖拉拉,大小姐如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老奴会不客气地指出来,如果有得罪之处,还希望大小姐能体谅老奴的一番苦心。”这话从那女管事的嘴里说出来,可谓是相得益彰,看来,她不仅是人长的刻板,连这说话也是中规中矩,滴水不露。

紫晴暗叹时命不好,遇到的人竟然全是这么刻板、厉害的人。

胡乱点头,脑海里却想着进宫后的情行,如果真的被人发现,到时候恐怕真的是难逃一死。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女管事取出一套宫中的衣服,大声说,“大小姐请把衣服换上。”

紫晴撇撇嘴,听起来她这怎么也不像请的语气,完全是命令。

紫晴提起衣服一看,竟然是一套宫中小太监穿的宫服,墨蓝底,黑箭袖,黑腰带,看到这些时,紫晴呆了,“我以为会是宫女的服饰!”

“丞相已经得了消息,莫公子被安排在皇宫的兰亭苑,那里的宫女都是岳紫阳亲手挑选的,想要调换不太容易。”这些紫晴才知道为什么听女管事说话不舒服了,是因为她说话的时候竟然不带任何一丝表情,语调也十分的刻板平缓,紫晴暗自咕哝,还真是天下一奇葩。

“大小姐在说什么话?”

“没,我说这太监服到也不那么难看。”

女管事替紫晴脱了衣服,又用裹胸裹了十八层,再套上太监服。

紫晴挑着眉毛照照镜子,到也像那么一回事,只是眉眼还是太过于清秀了些。

刚想到这里,那女管事一把拽过紫晴的头发,三下五除二把发髻改成了一条长辫。用青黛画了眉毛,脸上匀了些黛色,看起来到也像个标致的小生。

规矩没多少到是好记,关键是低着头缩着脖子走路这副样子让紫晴好半天才学会,看来这宫中的奴才真不好做,搞不好时间久了,真成一个缩头的乌龟死样子。

“记住,进宫后要低头走,少说话。”女管事冷冷瞥了一眼紫晴,又拿着掸子调整紫晴站立行走的姿势,等差不多学会的时候,紫晴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

坐在椅子上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有人拍她的脸。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二夫人绷着脸站在中央,对紫晴吩咐,“这件事情关乎阳石家生死存亡,你一定要做好。这是虫盅你收好,明天你只需将这虫盅倒进莫靖安喝的酒里就可。”

朦胧中,紫晴点点头答应,她知道现在她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