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会让你求我

作者:游牧 字数:311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阳,现在还没有十足的证据,万不可这样贸然伤人。阳石丞相已经是老臣,十分有威信。况且,他对朕忠心耿耿,几次征战出谋划策都立下汗马功劳,若你今天伤了他的嫡女,恐怕只会让你失去人心。”凌逸辰快步走到岳紫阳身边,伸手握住岳紫阳的手略略施了力道,威慑的目光扫视着岳紫阳失去理智的脸,恍惚间,他觉得眼前这样的场景似乎熟悉。

脑海里一阵剧痛,一个紫色的身影不舍昼夜地在呼唤着他,似乎,他所处的境遇只是梦境,而梦里才是他该存在的真正世界。

岳紫阳缓缓松开了手,看了看凌逸辰,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紫晴,你说你是来净云寺上香的!”岳紫阳眸子里残暴让紫晴打了一个寒战,但她仍然冷静作答,“来寺庙不为上香,莫非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这么说,你不认识这位莫公子了!”紫阳话中有话,嘴角露出残忍。紫晴突然明白,这个岳紫阳就是一个魔鬼,她想得到的消息,任何人不能阻拦。

“与莫公子初见,在晚课时一起听了讼经,用了晚膳,后来各自就寝。本来约好今天一早一起看日出,不料你们突然深夜造访,也就没那兴致了。”既然岳紫阳没有抓到莫净安出入阳石府的证据,那这样的话也算是天衣无缝,略略抬眼,看到莫靖安满意的目光。

“好,好一个初相识。”岳紫阳冷笑一声,走到莫靖安身边,突然施咒,无数的黑紫色烟雾朝向莫靖安的脑子飞去,那些烟雾渐渐聚拢,最后形成一个魔爪的样子一点一点抠进去,那种情形看了叫人不忍目睹。

莫靖安脸色灰白,尽管咬唇坚持与这些进入记忆的魔爪对抗,尽管他知道不论岳紫阳使出什么手段也不可能进入他的脑海,但这种剧痛却如万箭穿心。

紫晴见如此,整个心都在愤怒地驱使下颤抖。

她牙关咬紧,生生看着莫靖安受苦却无能为力,这种恨,立刻吞噬着她浑身的血脉,所有的力气都聚集到了手掌,可是除了指甲陷进肉里的疼痛,似乎她别无力量与眼前的黑巫女对抗。

“怎么,心疼了?”岳紫阳眼角微挑,紫眸里万千的邪恶坦露,天地都为之变色。

“只要你承认他进过阳石府,我就放过他,让他回靖国!”岳紫阳一脸狞笑,得意地看着脸色变得灰白的紫晴,是的,她太痛快了,不论眼前这个女子到底是不是曾经的紫晴,她就是愿意看到眼前的女子痛不欲生的表情,简直让她心花怒放。

紫晴几欲出口,却看到莫靖安眼中坚决地神色,他冲着她微微摇头,即便在巨痛里,他还是给她挤出一个温暖的笑。

如此黑暗的夜里,如此惨烈的情形,可是这抹笑却是洪荒之中最为动人的温柔,像是开在风雪里,傲然绽放的那枝雪莲。

不知道何时,紫晴的眼睛里氤氲了泪光。

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变得更加模糊,分不清,看不明,似梦似幻。

“翠儿,既然在这里也寻不得清静,我们还是回府吧,吩咐车夫备车,我们回!”紫晴抬步,身姿悠然地离开,就在岳紫阳那不敢置信的目光里一步一步往前院走。

“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求我,紫晴。”岳紫阳完全把紫晴想象成了自己的姐姐,那个被她剔去巫蛊,巫灵逃散的紫晴。所以每说一句话,她心底都带着万千的恨意。

紫晴淡淡回眸,看着岳紫阳道,“求不求的,以后再说,至少今天我是不会求你。”

岳紫阳失望,随即松手放开了莫靖安。

回头只淡淡说,“莫公子,多有得罪,奈何这事关国家安危,我不得不如此行事。”

“我还有说不的机会?”莫靖安自嘲一笑,旋即挺直身体,仿佛刚才那阵巨痛根本没有拿他怎么样,只是让他更加淡然了而以。

不过岳紫阳心里清楚,即便刚才的咒语打不开莫靖安脑子里设好的阻碍,那也会让他痛的生不如死,意念全无。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莫靖安忍了下来,紫晴淡然离去,他们俩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违常理,不合常规。

“皇上,我们回宫吧。我会让这一切都水落石出,不会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有损皇上威严,威胁周国江山。”岳紫阳说完,让身后的使者带着莫靖安往外走去,凌逸辰也带着护卫紧随后面出了净云寺。

紫晴与翠儿出了后院,却看到寺庙里横尸无数,看了叫人脊背发凉。

翠儿看到那些和尚惨死,不时地惊叫,“都是黑巫术,都是黑巫术!”

原本的寂静古刹,突然间残骸便地,紫晴明白这都是因为她和莫靖安所致,双手合十为这些亡灵超度。

正这时,一个方丈出来轻念佛号,“阿弥陀佛!”

“方丈!”紫晴回转身,看到方丈眉目之间满含慈悲,看到便地的弟子尸体,也只能是垂目替这些弟子念经超度。

“这是不宜久留,施主还是尽快离开为好。只是从今往后,恐怕这天地之间再无宁日。黑巫日益强大,如今连丞相都要忌讳,更何况我们这些身无所长的出家弟子!”方丈说完,吩咐身边剩下的弟子收拾残局,穿着灰色僧袍的背影显得有些寥落。

“小姐,我们走吧!”

听到翠儿催促,紫晴才恍然回神。

现在,就算是阳石青城和莫靖安连手,也许也未必会是黑女巫的对手,她们的势力如此强大,强大到连凌逸辰这个皇上也只能跟在身后做一个傀儡,也许,一场更大的屠杀马上就要开始了。

阳石府中。

待紫晴和翠儿回府的时候,阳石府上早就知道了净云寺被黑女巫搜查,莫靖安被带走的事实。

紫晴回到府中,就感觉到府里气氛压抑的紧,所有的婢女家丁行走都是悄无声息,仿佛生怕把阳石青城的怒气惊醒,殃及池鱼。

前厅穿堂。

待紫晴挑帘进去,就听到二夫人劝慰阳石青城,“老爷,事情也许没有那么坏,至少,莫公子不是在阳石府中被抓走吧,只要我们找个合适的理由,总能把此事掩盖过去。皇上为了不挑起两国争端,一定会把莫公子放走的。”

听了这话,紫晴不由对二夫人另有看法。

一直以为,她不过就是一个家长里短,能挑起鸡毛蒜皮琐碎纷争的二姨娘,现在看来,她能让阳石青城违背常理继弦,坐在夫人的位子上确实有她自己的能耐。

“你懂什么?”阳石青城重声呵斥,见到紫晴回来才收了话头,指着一旁的椅子道,“坐吧!”

紫晴刚刚坐稳,就听到二夫人厉声说,“这些事情做的天衣无缝,我就不明白,那些黑巫女到底是怎么闻着腥的?净云寺历来是净地,皇上也下过旨不准巫女近前……”

“二娘此话确实有理,我也觉得蹊跷,前脚刚到净云寺,后脚巫女就敢来,即便她的巫术再灵验,也不可能一天十二时辰只注视我们阳石家的行动。”紫晴回应,语气并不退缩,她深知二夫人的意思,任何事情都会往她一个人身上推。

阳石青城愤然起身,拍着桌子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房间里安静下来,阳石青城看着紫晴问,“他答应了没有?”

“没有!”紫晴果断回答,刚说完就看到阳石青城投过来一瞥怀疑的目光,接着他又道,“莫公子痛恨黑女巫,凭这一点他也会有起兵攻打周国的心,更何况,他现在对你动了心思,难道这还不够让他下定主意与我们阳石家联手攻周?”

“事情本有转机,可是黑女巫突然出现,我们都措手不及。况且,莫公子顾虑的是天下百姓会遭战火纷争之苦,他还是希望有更好的办法……”如此说,不过是给阳石青城一个定心丸,模棱两可的回答能让阳石青城尽力地去保护莫靖安,这是紫晴唯一能做的事情,看阳石青城思索,紫晴上前道,“爹,你可有办法救救莫公子?”

“办法是有!”阳石青城猛得抬头,视线里的阴暗让紫晴吃了一惊,这诡谲的气氛在净云寺里已经感觉到过,如今更是熟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