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剃骨

作者:游牧 字数:299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门再次打开,两个满身伤痕的人跌进了门内,岳紫晴看到两人痛呼一声,“娘,妹妹,你们怎么了,快醒醒!”

岳紫晴拖着身体爬行,身后是两条长长的血迹,嘴角的血如泉涌,此时此刻,她腹内已经是肝肠寸断。

就在她快要爬到娘亲和妹妹身边时,岳紫阳结了咒语,挥手一扬,两具瘫软的身体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原本就血肉模糊的身体几乎折成了两截。

“不!不!”岳紫晴痛哭地呼喊,艰难地爬着,一边爬一边向两具身体,“紫阳,那是你的亲娘和亲妹妹,那是你的亲人,你不要这样对她们。”

紫睛抱起两具软绵绵的身体,虽然还可以感觉到微弱的气息,但她们和她一样,已经喝下了那种毒药,否则不会巫术全无。

身心的痛苦已经深入骨髓,回想起往日,与娘亲和妹妹的幸福生活,更加痛不欲深。恨只恨,当年没有将火焰湖封死,却留下了今天的祸患。

“亲娘?亲妹妹?说的可真好。你是捡来的,我是亲生的,可是这些年来,她们却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你。不论是穿的,戴的,吃的用的,还有所炼的巫术,你的都是最好的,上等的。有时候我问自己,我是不是就是巫女里的贱女,而你是不是高我一等?后来我明白,不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鸠占鹊巢,因为她们有眼无珠……我十岁的时候就发过誓,终有一天,我会把属于我的一切都拿回来,包括我的快乐和幸福。”岳紫阳的眼角渐渐上翘,浓黑的睫毛下阴影抖动,眸子里的幽深变成了恶毒,她咬牙切齿地将这一切说完,伸手出立刻将那两个身体提到了半空,随后又重重地摔到地上。

岳紫晴试图用自己的身体缓冲那种力量,可是她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听着身体砰砰落下,那声音刺激着岳紫晴的心,像是一把剑刺入了心脏。

“哈哈哈……这是她们咎由自取,是她们不识好歹,我给过她们机会,只要她们愿意说出猫眼秘石的下落,我就愿意放过她们。可是没有想到,她们和你一样的硬骨头,好,我就试试,到底是墙硬还是身体硬。”

说完,岳紫阳再度念咒,朝着妹妹岳虹的身体发力,顿时,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岳虹的身体从原来的一米四五缩到了一米。

早已经昏死过去的岳虹再度痛醒,痛苦地呻吟一声,嘴角流出了一条淡淡的,粉色的血迹。

“折骨术……”岳紫晴知道,折骨术是黑巫术里十分毒辣的巫术,这个咒语并非是将骨头折裂,而是让外层的骨头套着内层的骨头缩回,像是竹筒那样一层一层相叠。那种痛苦,绝非是折骨可比的。

“是,是折骨术,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呢。”岳紫阳狞笑一声,朝着娘亲的岳灵凤的身子再度重念咒语。

岳紫晴跪地哀求,“不,不要伤了娘亲,她们……她们不知道猫眼秘石的下落。紫阳,你看在你们母子一场,姐妹一场的份上,就放过她们吧!算姐姐求你,好不好?”

万事成空,万念俱灰,岳紫晴早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可是她不能让娘亲和妹妹替自己受这种痛苦,毕竟当年,把岳紫阳关进火焰湖的人是她。

“姐姐?我没听错吧!岳紫晴,当年我苦苦哀求,求你不要把我关进火焰湖内,你可曾念过,你我是一同长大的姐妹?”岳紫阳走到岳紫晴的面前,念了一句咒语,突然,她原本雪白柔嫩的肌肤之下露出了十分可怕的烧灼过的焦裂伤疤,“好姐姐,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对我做的一切,火焰湖的火焰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痕迹,如今你哀求我,你觉得,管用吗?”

凌逸辰默然无声的看着这一切,看到岳紫阳抬手念咒语的时候,他蹙眉闭上了眼睛。

岳紫阳留意到了这个变化,冷笑,“怎么,舍不得了?”

“不是,只是觉得她脏,看着让人作呕。”凌逸辰说完,斜睨了一眼爬在地上的岳紫晴,那眸光里的冷意,几乎冻结了岳紫晴的心。

从那一刻开始,她和他之间的情化为了乌有,只剩下那突然涌出的恨意。

这时,岳紫阳朝着亲娘岳灵凤发力,眼看着她就要念缩骨术,岳紫晴嘶声喊道,“雪灵,只有雪灵知道猫眼秘石在哪里。现在,你可以放了娘亲和妹妹了吧!”

“那只猫?”岳紫阳有些疑惑地看着岳紫晴,“始祖会把猫眼秘石的秘密封存在一只猫那里?哈哈,这想法真是出人意料,怪不得我翻便了兰鹤谷都没有找到半点踪迹,原来如此。”

“我去找那只黑猫,它听我的。”看着凌逸辰离开房间,岳紫晴的心已经彻底冰凉。

过了一会儿,凌逸辰抱着雪灵进了房间,乖巧缩在凌逸辰怀里的雪灵感觉到了危险,喵地一声跳下地,朝着岳紫晴跑过来,蹭着她的身体十分凄婉地叫着。

岳紫晴的心再次抽痛,抚摸着雪灵的头,“雪灵,对不起,我必须保护娘亲,如果没有她,我早就死了……对不起。”

“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得到猫眼秘石!”岳紫阳急切地想知道秘石下落,因为那块石头可以打开巫界天宫,就可以救出黑巫女的始祖。

岳紫晴指了指雪灵,岳紫阳立刻会意,双眸微眯,冷笑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了,那留着你们也没有必要……”

话音刚落,立刻有两名黑巫女幻现在众人面前,岳紫阳吩咐道,“我要你们剔去岳紫晴巫骨,让她永生永世不得重生,我要把她的灵困在火焰湖上,享受三千年的烈火历炼!”

“是,主人!”

整个兰鹤谷都变得一片狼藉,所有的屋子、树木、花草都因为黑巫术而枯死,焦黑的场面撞击着人的视线,让人不忍直视。

头顶上盘旋着数千万只的乌鸦,刺耳的鸣叫让人感觉到那种不详之兆。

一根黑色带着血迹的套锁把一丝不挂的岳紫晴吊在一棵树上,岳紫阳把漆黑地剔巫刀递给了凌逸辰,“逸辰,想不想试一试手刃女巫的感觉?”

“逸辰……不要!逸辰!”岳紫晴苦苦哀求,却感觉身上的血肉被剔巫刀一刀一刀剔去,鲜血顺着岳紫晴的脚踝流成了河。

“岳紫晴,巫骨一去,你的灵将永远找不到宿主被困在火焰湖内,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紫阳,我只希望你能善待娘和妹妹,放她们一条生路,还有雪灵……不要杀它!”岳紫晴感觉灵与肉渐渐分离,模糊之中,看到了岳紫晴正抬头看天,那神色里带着恶魔一般的恶毒。

“岳紫晴,一切都太迟了。我们的娘和妹妹将会是这些乌鸦最好的一顿晚餐,啧啧,白女巫的肉,应该是味道鲜美的吧。”岳紫阳说完,眼睛突然变红,一道咒语脱口而出,那千上万的乌鸦突然冲向一个方向,在刺耳的聒噪声里,肉体被撕食的声音清楚地传进了岳紫晴的耳朵里,不,应该是巫灵的耳朵里。

“岳紫阳,我若重生,必将血屠黑女巫,将你们赶尽杀绝,绝不留情……”岳紫晴躯体的眼睛变成了深深的黑洞,在灵与肉彻底分离之前,她最后看了一眼凌逸辰。

他穿着她亲手缝制的灰色绸衫,英姿勃发,一如初见时般俊逸无双,只是他的手上,那件绸衫上却落着点点血迹,斑驳如花。

她将他眸中的绝情和恐惧尽收,心底,血迹已经四散成河,肝胆尽裂。

“岳紫晴,恐怕你永远都没有那个机会了……什么?不可能,波仁脱追灵术,给我把岳紫晴的灵找回来……”岳紫阳眉目变得狰狞,眼睛里的恨意燃烧,站在她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了那种炙热的烈焰温度。

成群的乌鸦听到咒语,突然像是一阵黑色的骤风旋转着向岳紫晴的灵追去,整个天地之间风起云涌,成了一片波谲诡异的黑色海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