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荼毒

作者:游牧 字数:305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大小姐,你快想想办法,如果莫公子被黑巫带走,她们利用巫术一定会知道一切的。”翠儿焦急地催促,让紫晴更加怀疑这件事情的始末。

正欲质问翠儿,突然听到院多又多了一批人马。

“皇上!”岳紫阳冷酷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份甜腻,看来,皇上要立黑女巫做皇后是迟早的事情。所以,阳石青城才如此急切地想要联合靖国灭周。

“紫阳,这么晚了你让人通知朕来这净云寺有什么事?”莫靖安环视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莫靖安神色淡然地站在那里,旋即回头看着岳紫阳,眸光里却多了一丝冷郁,每次看到岳紫阳穿着这件黑色的斗篷,他就不由散发出一种不安的神情,这是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的感觉。

岳紫阳的声音几近冷酷,“皇上,这位就是靖国的皇上莫靖安……据我所知,这位莫公子是从阳石府中出来,然后来到的净云寺,皇上不觉得这其中大有蹊跷?”

“紫阳,你这些部下可越来越像是你身边养的狗了,鼻子灵的很。但是你要记着,狗也有闻错的时候,尤其它们的脑子简单,分析不出人世之间的事情。”莫靖安语气颇淡,但言语狠利像是一根刺一像刺向了岳紫阳,一旁的两位使者的脸刷地黑了,抬手就要动用巫术,被岳紫阳抬手制止,并且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左右的使者,“没有我的命令,谁敢乱动靖国皇上?”

“你们认识?”凌逸辰也有些意外,问完之后,目光就扫到了紫阳的脸上。

一直以来他觉得岳紫阳都份外神秘,就算是与她同床共枕,他得到的信息永远也只是她想告诉他的部分,而她不想说的,他也无从知道。

岳紫阳抬眼看着莫靖安,声音不喜不怒,“和莫公子的爹娘是老朋友了,那时候莫公子还小,还能记得我,也实在让我诧异。”

“只要你不死,我不灭,我就记得。”莫靖安的话依旧波澜不惊,字句里却带着蚀骨的恨意,这多少让紫晴明白,为什么阳石青城会选择和他联手来灭周国。

岳紫阳走到莫靖安身边,眸着紫眸,一点一点地靠近莫靖安,凝视片刻后黑色斗篷阴影下的嘴角微微地翘起,“果然是他们的儿子,儒雅之中透着几分狂傲,冷郁的面容之下却有一颗容易动情的心。如果我没有猜错,此时莫公子心里正喜欢着一个女子,而且这份情大有渊源!”

紫晴明明看到莫靖安的肩膀抖动了一下,目光第一次划过一次慌乱,在明亮的火光里,莫靖安第一次失神了。

“岳紫阳,要杀要剐,我跟你走就是了,用这种卑劣手段进入一个人的记忆,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恐怕只有强盗才能做得出来,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连强盗也不如?”莫靖安嘴角绷紧,脸上的肌肉也因为激动变得僵硬,拳头握死,像是随时要反抗眼前力量要比他大一万倍的岳紫阳。

这时岳紫阳倏忽收回身子,冷冷地看着莫靖安,无不惋惜地说,“可惜,我看不到全部。这些年,你们下了不少功夫抵抗巫术,我只能看到想让我看到的,有一部分被你关着,我想,我得想想法子,撬开你的脑袋,挖出你的记忆,我要把每一件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才是我的目的。”

岳紫阳说话的时候,手指做出一个挖脑的动作,尖尖的指甲上涂着的鲜红丹蔻,就像是一个魔鬼的爪子,随时随刻都会刺进莫靖安的脑子里。

恐惧攫着紫晴的心,手心里渗出汗水,变得十分的潮湿。

心似乎要跳出来,目光只能死死地锁住岳紫阳的手,生恐她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会让莫靖安命丧黄泉。

可是莫靖安却还是那么淡定,嘴角还挂着一次嘲讽的笑,仿佛根本不把岳紫阳的威胁放在眼里。

这时凌逸辰缓声道,“既然是靖国皇上来了,我们周国理应以礼相待,不如就请阁下移驾皇宫,一来方便招待,二来我们也该互相有所了解,至少,我相信莫公子不远千里来到周国,肯定不止只是想来这净云寺里烧香拜佛吧!”

“说的有理,那我就随你进宫吧!”莫靖安抬步,余光却瞥向了紫晴这个方向,她突然明白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现在做的这些事,全是为了保护她,让她安全地逃离这里。

心里再度涌起感激,可是这份感激里带着太多的沉重。

莫靖安若是跟着凌逸辰回宫,恐怕凶多吉少,到时候阳石青城不能出面相救,那只能靠他自求多福?或者起兵?

最终受益者……还是阳石青城……

如果莫靖安供出阳石青城的阴谋呢?不不,他不能那么做,因为有我这个大馅饼。紫晴突然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谁。

所有惊恐的感觉像是一条巨大的蟒蛇一样盘在她的脖子上,让她深觉,她自己就深陷于一个万丈深渊之中,而且是漆黑一片,随时都可能一脚踏空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岳紫阳和凌逸辰押着莫靖安要离开净云寺的时候,翠儿突然发出几声剧烈地咳嗽声,在寂静的夜色里,那咳嗽声无疑就是惊天巨雷,立刻引来了要走的那些人的注意。

“谁在那里,给我滚出来。”岳紫阳恼羞成怒,她未料到,有人呆在她附近她却觉查不出来。

紫晴看了一眼翠儿,见她窘迫低头,也懒得再去质问,拉开门缓步出了厢房门。

门外比她想得到凉爽,只是有火把的烟味熏得人睁不眼睛,这到要想想刚才翠儿那声咳嗽是不是烟熏的了。

“阳石紫晴?你也在这里!”岳紫阳脸上散发出一种诡异的笑意,这一切正中她的下怀,此时她的心里正得意,阳石青城愚蠢至及,竟然让自己的嫡女在这净云寺里,这下,他恐怕再想开脱是难上加难了。

紫晴看到莫靖安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人的表情可以有着这样的明显的变化,显然,他是在担忧她的处境。

凌逸辰看到紫晴也略略有些诧异,随后神色里便有了几分漠然,可是他的眼光明显滞了一下,连他也对这样的反应有些意外。

自初见这个紫晴,他就觉得有一种异常的感觉。

比如此时,他明显感觉到了空气在凝固,而且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将他和她彼此拉近,拉近。

紫晴感觉到异样,以一种惊诧的目光看着凌逸辰,那种突然触碰就觉得相识已久的感觉再一次让两人同时错愕,失神,发怔。

“验灵石!”岳紫阳突然移动脚步来到紫晴面前,抬手拿起那块蔚蓝看了一眼,那蔚蓝的颜色突然从纯蓝变为墨蓝,从墨蓝变成了浓黑色,让人惊骇。

紫晴从紫阳手里夺过验灵石藏在衣领内,笑对紫阳说道,“没想到,黑巫女也有这兴致来拜见佛祖,只是不知道,佛祖会不会愿意保持一个沾满鲜血,心肠恶毒的女巫!”

话音刚落,紫阳抬手就掐住紫晴的脖子,眯起深紫的双眼咬牙切齿地说,“不要以为你是丞相之女,我就不敢动你。我可以先杀了你,再灭了阳石全家,你以为这一次,你们还能逃得掉?”

“咳咳!”紫晴艰难地喘息着,可是目光里流露出来的却是深深的同情,不知道为何,她能从岳紫阳那深紫的眸子里看到害怕、孤独,也看到浓烈的恐惧感,正因为如此,当岳紫阳去伤害别人的时候,她犹能感觉到黑巫女的力量是多么的可怕强大,可是当和岳紫阳面对面的时候,她却十分的自信,岳紫阳根本伤害不了她。

“紫阳,我同情你!”

“你说什么?”岳紫阳猛得收紧手心,只要她再稍微用力,紫晴细嫩的脖子就会在她的掌心里咔嚓一声断为两截,从此之后,这世上再没有叫紫晴的这个人,她也可以免去噩梦里那一次又一次的惊恐逃亡。

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却没有半点是岳紫晴的印记,哪怕是丁点关于岳紫晴的记忆也好。

可是这一声同情,却让她骤然想起那个可怕的画面,让她惊慌失措,让她冷汗汵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