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佛祖无光

作者:游牧 字数:322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恐怕你来这里也没得选吧!”莫靖安一语中地,让紫晴刮目相看,心里暗赞,“你简直就是神人啊,佩服,佩服,竟然连这个都能看得出来?”

紫晴也不甘示弱,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那我们就既来之,则安之,至于后事如何,那我们不如静观其变。”

“好一个静观其变,你让我更喜欢了。”莫靖安爽朗一笑,似乎眨眼间那些伤感与痛苦都不复存在,只留下两人对尘世苦难看得轻如鸿毛的人,“如此看来,我们的确很般配!”

“哈哈,这句更喜欢了!”莫靖安恢复初见时的谈笑风生,捏捏紫晴的脸,“不过现在最当紧地还是让你先吃饱肚子,这一个丞相嫡女被饿肚子实在是让人难以揣摩,毕竟,你机灵乖巧,在丞相府不该混的这么狼狈吧!”

“混?”紫晴意外地发现,莫靖安在不郑重其事的时候,其实还挺可爱的。

撇撇嘴,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只是我记忆全无,不知道以前我是怎么混的了,不过以后应该不会太差!”

“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妃,她们要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混了。”莫靖安玩笑里含一丝严肃,紫晴一时不习惯这样的称呼,只是陪着傻笑,一边笑一边瞅着莫靖安的俊逸的脸叹息,“你哪里知道我的苦衷,若是我和晓月同成为你的王妃,那不仅是我的噩耗,也是你的噩耗,更是整个靖国的噩耗!”

“想什么呢?还不进来?”莫靖安手撑着房门,一脸暧昧,好似马上就要与紫晴同床共枕成为爱人了。

紫晴闹了一个大红脸,不过看到满桌子糕点水果,瓜子板栗后,她顿时觉得这净云寺简直就是神仙之地。

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之后,紫晴突然满心遗憾,如果玉竹在这里能共享这些食物,那就太好了。

念头一转,目光放在了莫靖安的身上,意识到这些都是他特意吩咐人准备的,心里突然暖暖的。

总是觉得,老天看她在阳石府过的可怜,所以才让他出现?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是我的王妃,不对你好,对谁好?”谁也不知道,只这一句在紫晴心底泛起了多大的涟漪。

自醒来失忆之后,漫漫长夜里,她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突然有人在这昏黄的光线里告诉你,你是我的人,我会对你好,那种寻找到港湾的感觉会让人热泪盈眶。

好长时间,紫晴都陷进这话里不能自拔。

如果一个人一辈子能换另一个人一世的好,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夜晚掌灯的时候,莫靖安拿来了围棋。

看紫晴打瞌睡,就笑道,“我们应该多培养一下感情,也免得大婚时还不了解。这时候打瞌睡,可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净云寺除了上香的香客之外,只有几个俗家弟子在寺内修行。所以这诺大寺庙到了晚上就显得十分的安静。

一盏油灯在流转的空气里闪烁不定,灯下的人,俊逸叫人觉得此时如同是在梦中一般,紫晴手指捏着沁凉的白玉棋子,却久久不愿意落下去,唯恐这落下去时间就要更迭,事情就要发生变化。

翠儿自来了净云寺就再没露面,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给二夫人做眼线,把发生的一切都事无巨细告诉二夫人。

棋下了三局,输了三局,紫晴懒洋洋推了棋子说,“不玩了,怎么都赢不了你,没意思。”

“我让你,再来一局?”

“无趣!”紫晴撇撇嘴,干脆脱了鞋子上了软榻,扯过锦被蒙头大睡。

一旁的莫靖安又无奈又好笑,替紫晴掖好被角,“这里不比府中,山里风大,被子还是要盖好的。真是要命,娶这样一个不顾形象的王妃回宫,估计要被许多大臣联名反对。”

躲在被子里的紫晴全无困意,听到莫靖安这样的话,心里一时恍惚,如果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那生活会不会成了另一种样子?

听着莫靖安关门离开,紫晴微微失神,恍惚中竟然看到莫靖安穿着大红喜袍牵着自己走进洞房里的情形。

“花痴!”

“花痴!”

空气里突然有另一个声音附合着紫晴的自言自语,把紫晴惊了一跳,她从榻上跳起来大声问,“谁,你是谁?”

房间里一片寂静,左右四顾,没有半个人影。紫晴暗想,一定是自己车马劳顿,自己实在太累,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幻觉。

重新回到榻上,却是久久辗转不能入睡。

回想起莫靖安说过的每一句话,紫晴不得不去试图想象出每一个选择背后的可能。如果周国被灭,事情真的会像她想的那样的顺利美满吗?

如果莫靖安不答应起兵,阳石青城还会用什么办法来起兵灭周?

如果被发现了,她和玉竹会不会变成倾巢之下那无以自保的卵。

思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之前的记忆一片空白,对她的思绪毫无帮助,而之后这些事情又发生的太过突然,仿佛在她豪无准备的情况下就面对了万丈悬崖和沟壑纵横。

“大小姐……大小姐!”已到午夜,门外突然传来了翠儿焦急地呼唤声,这声音里隐藏着太多的信息,让紫晴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鞋子都未及穿好,紫晴打开门,看到翠儿满身伤痕地站在门前,还未说话,整个身子就瘫倒在门前,“大小姐,不好了,黑巫女正往这边赶来,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那快去通知莫公子!”

“来不及了,女巫已经来到净云寺外,方丈及力阻拦,但根本不是那些巫女的对手。”几只乌鸦突然落在院子里那两株冲天的槐树上,发出刺耳的聒噪声,与此同时,原本有着淡淡上弦月的天空突然变成漆黑一片,整个净云寺都被笼罩在这种诡异的气氛里,所有的一切都染上了浓重的阴影。

正待紫晴准备和翠儿离开的时候,听得脚步纷沓,许多人正往这后院里赶来,她忙地一把把翠儿拉回房间,把房门紧紧关上了。

“大小姐,我们怎么办,快想想办法!”

“现在没有办法,即便有十个你我,也敌不过巫术!现在只能静观其变!”紫晴说完,突然想起翠儿这段时间一直不在,小心看了一眼院内的情形,小声问道,“你去哪了?”

“二夫人吩咐过,如果我们平安到达净云寺,就让我回云禀告一声,结果路上遇到了黑巫女正往这边赶来,我只好折身回来报信。”翠儿眸子里全是惊恐,看起来受了某种惊吓,紫晴不由发怔,如果翠儿是在演戏,那这个丫头城府未免太深了些。

果然,片刻之后,之前见过的那个黑女巫祭坛坛主出现在净云寺的后院,她依旧是一身黑袍,只是这次浑身却微微泛着紫色的雾气。

“莫靖安,你还躲,你不觉得堂堂靖国皇帝像耗子一样躲躲藏藏有失身份?”岳紫晴带着轻蔑巡视后院,午夜的寂寥更显出这声音的诡谲。

她的声音如同会游动的蛇,并未在话音过后落定,反而是飘飘荡荡往后院一排厢房里渗透,听到的人,都觉得整个灵魂都在震荡,似受了某种诱惑,不由自主要往外走去。

翠儿失魂落魄似地往外移步,被紫晴一把拉住了,“翠儿,醒醒!”

听到紫晴呼唤,翠儿才猛得醒过来,一时有些骇然地看着紫晴,不知道刚才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东边的厢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这一声份外刺耳,紫晴不由闭上了眼睛,看来今天是再劫难逃。

“原来是岳坛主,好久不见。”听起来莫靖安仍然没有半点惊恐之意,反道是像多年老友重聚,语气平缓,神色淡然。

紫晴从窗孔缝隙往外望去,只见岳紫阳和莫靖安在后院站定对视,心里不由暗想,原来这两个人早就认识,也难怪莫靖安听到黑女巫的时候并没有像阳石青城那样震惊。

现今莫靖安如此镇定,要么就是他深知岳紫晴不会对他构成威胁,要么就是他控制自己的情绪,好让一切事情看起来理所当然。

“莫靖安,你来了周国也应该知会一声,作为周国祭坛坛主,好歹我也该尽地主之宜。况且皇上早闻你的大名,一直说要与你同餐共饮,谈论治国之道。”岳紫阳向身后随身使者使了一个眼色,那个使者立刻来到莫靖安的身边,“请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