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陷井

作者:游牧 字数:334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晨,紫晴坐在镜前,因为饥饿的缘故目光有些恍惚。

镜子里的自己,眉若柳叶,肌肤赛雪,更重要的是眸子里闪动的那丝光亮份外的奇异,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哑然失声,“我到底是谁?”

“小姐,小姐!”玉竹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紫晴回头看去,看到玉竹一脸欣喜,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裹,“小姐,我们有吃的了!”

“哪来的?别是有人投了毒送过来的吧。”紫晴想到昨天,阳石晓月那种要吃人的表情,真觉得她什么事情也会做的出来。

玉竹摇拨浪鼓似地摇着头,故作神秘地说,“小姐你猜!”

“猜不着!如果莫公子在到有可能给我们送些吃的,但现在他恐怕已经不在周国了。”紫晴有些伤感,一想着昨天自己犹豫不决的想法,还有点生自己的气。如果当时痛快答应,管他什么战争,管他什么后宫斗,只要能离开阳石府喂饱肚子比什么都强。

玉竹把包裹放在紫晴面前,小心翼翼打开,“小姐,我知道知恩图报这四个字,但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动物也会有知恩图报这样的感情。这些糕点竟然是那只黑猫衔来放在门口的,我真的很好奇,它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把这几块糕点打包在手帕里的。”

“黑猫?”紫晴讶异,突然想到昨天救它,亲手把它送到屋檐上时,它眼中流露出的那种感激神色,那真的不像是一只猫的神色,反到是像一个故人旧友得了你的恩情所流露出来的。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此时闹肚饥,五脏六腑都缩在一起了,再不吃东西,紫晴估计真的会一命呜呼。

拿了一块糕点正要往嘴里喂,想到玉竹,顺手递了过去,“一起吃!”

“小姐吃吧,你吃饱了,我就饱了!”

“傻瓜一样呢,难道你饿着,我就能安心?”紫晴把糕点放在玉竹手心里,看着玉竹眼中的泪花,一时间对这样的主仆情谊也万般感动,如今在这世上只有玉竹与她相依为命,她怎么能不疼爱玉竹如疼爱自己一样。

糕点入口,饥饿感像是睡醒的狮子,五脏六腑苏醒,两人狼吞虎咽把几块糕点消灭了,过后,才想起黑猫救主这样的事情的确是匪夷所思,世上少有。

午时,阳石青城突然打发一个丫头来,说是让紫晴带着玉竹到前厅吃饭。

玉竹张大嘴巴觉得不可思议,紫晴心里到是明白阳石青城的目的所在,只是恐怕这顿饭是鸿门宴,好吃难咽。

“小姐,去还是不去?”

“你饿不饿?”

玉竹有些羞愧地看着紫晴,低声说,“肚子还饿,只是去了前厅,二夫人和二小姐会不会为难大小姐?”

“你去了只管吃,其他事别管,你听我的话就不会有事!”紫晴照了照镜子,与玉竹一前一后前往前厅。

刚刚进门,就看到阳石青城脸色温和,嘴角带笑,甚至示意一旁的管家替紫晴摆好椅子,这在以前做梦也是不能想的事情,玉竹不由揉了揉眼睛,才确实这是事实。

还未等紫晴落坐,二夫人的婢女翠儿就带着那些丫头婆子都离开了前厅,看起来,今天这顿饭真是不寻常。

“紫晴,快坐。”二夫人的语调柔和,更让玉竹毛骨悚然,这简直有违常理,实在是匪夷所思。

紫晴早有预料,不惊不急地坐好。

满桌子佳肴色味俱全,勾起人的食欲,只是二夫人和阳石晓月的目光怪异,似要生生穿透人的肌肤,直刺心脏,叫人无声无息的接近死亡。

“在用餐之前,爹爹要说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关乎我们阳石家兴衰存亡,也关系到我们周国的命运!”阳石青城说到这里,紫晴也会意,明白为什么那些丫头婆子被发落了下去,更明白今天自己听了这些话,以后与阳石家休戚与共,再想一个人逍遥是不太可能了。

二夫人脸色不好,杨石晓月也青着脸不语,半晌杨石青城才道,“莫公子与紫晴一见倾心这是好事,作为长辈的应该成全。至于晓月的婚事,以后找个机会让莫公子收了作妃也是好事,你们姐妹二人同在靖国,到可以互相依存,也免去了被靖国的人欺侮!”

听到这,紫晴立刻长吐了一口气,亏这个老头能想出来?姐妹同侍一夫,不被天下人笑掉大牙,永载史册,遗臭万年才怪。

“爹!”阳石晓月到没反对,只是红着脸嗔怪一声,随后扭着手帕低着头不语。

二夫人含笑道,“老爷,这些事情还是不要放在桌面上谈,毕竟紫晴和晓月年纪尚轻,未经尘世,都害羞了。”

阳石青城也微微一笑,对他这种安排似乎十分得意,这样紫晴再次反感。

“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谈。现在莫公子回不了靖国,又不愿意与阳石家共事,这件事情比较棘手,我看,紫晴到是可以促成这件事情。”说罢,用十分郑重的目光凝视着紫晴,好像一瞬间紫晴就从一个无关轻重的人成为了天下一级重要人物,需要被关注,被尊重。

来之前的路上,紫晴已经把事情前后思量过,知道最坏的结果就是阳石青城逼嫁。

这虽不是她情愿之事,若非嫁不可,她到也可以权衡利弊决定。不过现在,阳石青城决定让她和阳石晓月共侍一夫,这样奇葩的决定到让她耳目一新,心里就断了这个念想。

“我看,让妹妹去比较合适,妹妹心里思念莫公子……”

“这件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你身为嫡女,身负重任,这件事情无商量的余地,爹只是来告知一声,并非与你商量。”阳石青城语气决断,紫晴显然是身不由已,顿时眼前的饭都成了毒蝎毒蛇宴,全然没有胃口了。

紫晴挤出一个假笑,一边暗想,“这不是活脱脱地鸿门宴吗?”

二夫人投过一抹厉色,眸子里闪烁着复杂难猜的表情,若是没有猜错,她定是在心里把紫晴活剐了千百万次。

一顿饭食之无味,还不等用完,管家已经进门催促,“老爷,马车备好了!”

阳石青城望着紫晴,十分郑重点头,然后挥挥手道,“去吧,记得好生照顾莫公子,务必说服他,叫他起兵!”

紫晴默默起身,望了望穿外蓝天白云,暗叹自己可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不知道过去十几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正要举步出门,二夫人的丫头翠儿突然迎面进来,手里捧着一个包袱,“大小姐,这是二夫人特意为你准备的衣衫!”

二夫人起身走至紫晴身边,淡淡看了一眼紫晴,“不管怎么说,莫公子都是贵客,你身着这一身破旧恐怕会怠慢了公子!再者,丞相之女妆容不整,恐怕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料!”

这时玉竹也从厢房出来,看到这情形,立刻前来接过包裹,屈膝道谢,“多谢二夫人对大小姐的关照。”

“贱婢,还轮不着你来谢我。”听得二夫人语气不善,紫晴也淡淡道,“既然婢女都贱,那我也用不着贱婢捧来的衣服,玉竹,丢掉!”

“是!”玉竹毫不犹豫地把衣服扔到地上,看着二夫人铁青着脸,紫晴赞赏地看着玉竹,低语,“孺子可教也!”

这时二夫人话峰一转道,“玉竹粗手笨脚,又不是常出门,带她出去恐怕会有纰漏,所以我已经请示了老爷,这次由翠儿陪着大小姐一起去净云寺!”说完,得意扬扬地看了一眼紫晴,随即吩咐管家,“时候不早了,起程吧!”

一想到她们对待玉竹的态度,紫晴就不寒而栗。同时,也看到玉竹眸中惊恐的神色,那就像是林中已经受过箭伤的小鹿,眼睛里的惊恐叫人看了心生怜惜。

她旋即转头,十分坚决地说,“如果没有玉竹,我哪里也不去。”

“这事由不得你,让翠儿陪你是爹的主意,她对净云寺的地形熟悉,也知道黑巫女活动的范围,这样可以让你们安全抵达净云寺!”阳石青城满脸厉色,显然紫晴若是再反抗下去,估计玉竹仍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紫晴折身看了一眼二夫人和杨石晓月,本是想警告她们一番,又觉得警告对她们毫无用处,于是压低声音附在害怕的玉竹耳边,“婆婆会保护你的,你尽管放心就是,如果她们敢动你半分毫毛,我一定会让她们百倍偿还!”

“小姐,我只是不放心你!”玉竹的担忧让紫晴心里一暖,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紫晴!”

“二娘!”

“如果你不能说服莫公子,那我们阳石家就是死路一条,你心里该有个底!”说完,二夫人的目光瞄向了玉竹,紫晴握紧拳头,冷冷回应,“我知道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