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巫女守城

作者:游牧 字数:346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晴一时无语,回以一笑,“你不走,难道还等着人来抓你坐牢去?”

“紫晴,不可以对莫公子这样说话!”阳石青城对紫晴历来没有什么好态度,如今听到紫晴这样说,脸上乌云密布。“刚才万幸才躲过一劫,如今性命攸关,生为阳石家嫡女却这样不知轻重!”

“丞相莫责怪大小姐,刚才多亏了她机智相救,才不至被发现。”听到莫靖安替自己开脱,紫晴并不领情,如果不是他,哪来的这么多事?

这时二夫人和阳石晓月也来了,看到阳石青城的脸色,二夫人立刻明白了,“老爷,是不是大小姐又闯什么祸了?皇上怎么会知道莫公子在府上?”

“现在没事了,我这就派人送莫公子出府,今晚这件事情任何人不得声张!”阳石青城说完,向莫靖安恭敬说道,“让莫公子受惊了,今天这件事情老夫一定会细查!”

“查什么,明摆的事情,这府中一定有内鬼,若不查出来,恐怕今后阳石府迟早葬送在这人手上。”二夫人言语犀利,目光直指紫晴,显然的她是有意要将这嫌疑往紫晴身上引。

紫晴自醒来就明白了这个事实,她在二夫人和阳石晓月眼中乃是眼中钉,肉中刺,恐怕是不除不快。

“老爷,这些日子大小姐一直在府上。况且大小姐素来深居简出……”来不及紫晴呵止,玉竹已经替她辩驳,玉竹哪里明白,这正中了二夫人的下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

“你敢保证大小姐一直在府上?前些日子,她被黑女巫招去验巫灵,回来之后,行为举止就失常,与往日大不一般!”说到这里,二夫人一脸痛惜,仿佛紫晴真的走上了不归之路一样。

一直不言语的莫靖安听到这些话,也不替紫晴辩驳,只是突然握着紫晴的手说,“紫晴,等我回来娶你,可好?”

紫晴正在默默忍受这种栽赃,心里的愤怒如怒开的火焰花。

莫靖安这一句问话,如惊天霹雳过后的七色彩虹,突然将阴沉都驱散了。

紫晴感激地看着莫靖安,心里有小小的颤动,如果莫靖安真的说话算话,那她今后就是靖国王妃,管他今后是风霜雨雪,至少能暂时脱离阳石府这个地狱。

“爹!娘!你们要替月儿作主!”阳石晓月先沉不住气,大哭开了,转眼就是梨花带雨,大概她也没有预料到,在桂花树下一句话竟然成了谶语,紫晴果真要抢她的婚事了。

对阳石晓月的冲动,二夫人有些无奈,但还是语重心肠地说,“老爷,你也亲眼瞧到了,这位大小姐可不是你说的那样生性愚钝,沉默寡言,她可是那只最聪明的黄雀啊!”

这件事情始末,阳石青城心里最为清楚,至于莫靖安为什么不娶见过数面的晓月,却要娶只有一面之缘的紫晴,连他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紫晴看到众人的脸色,就能猜测到他们的几分心思。

此时,阳石青城心中谋划大计,只要莫靖安同意起兵,谁嫁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莫公子,我们初相识,婚嫁毕竟是大事,让我想想。”紫晴不为别的犹豫,只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现太多蹊跷之事。

比如祠堂里初见的白巫婆婆,那只死而复生的黑猫,转移的鞭子疼痛,还有婆婆嘴里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如果她真的身负大任,那此时答应莫靖安算不算是临时脱逃?

更何况阳石青城此举大有叛国的嫌疑,成功还好,万一失败,那阳石诺大家业算是毁于一旦了。

“好!”莫靖安的回答干脆,这让紫晴再次感动他的大度和包容。

一个男子对她宽容如斯,此生何求?

紫晴感激地回望一眼,莫靖安也正望过来,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对视片刻,直到阳石青城打破了这样的情形,“莫公子,我们还是快走吧!”

莫靖安点头答应,正要转身,看到迎面匆匆来了一个护卫。

“老爷,不好了!”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地?”

“守城门的护卫突然被更换,有十几个黑女巫守在城门,莫公子今晚恐怕是出不去了。”家丁不安地看了一眼阳石青城,随后低下了头。

“黑女巫!”阳石青城一字一顿,脸色立刻像是如临大敌,就连先前皇上突然登门,他也没有过这样的紧张的脸色。

二夫人和阳石晓月也意识到事情严重,一时不敢再拿紫晴抢婚的事情说事。

刚才还嘈嚷的后院突然陷入安静,夏天的夜静的如此诡异,叫人觉得呼吸都不得不小心几分。

“丞相莫急,即便黑巫女有所查觉,他们也不能天天封查!”莫靖安此语一出,紫晴立刻投过去一瞥赞赏的眸光,也难怪他能坐上皇帝龙椅,此人心性坚定,遇事不慌,将来也会是一位明君……想到这里,她立刻想到这样的男子身边必定左拥右抱,一时又暗自叹息。

阳石丞相紧锁的眉头并未开解,沉声道,“莫公子有所不知,这黑女巫法力高强,恐怕今天周国国君突然登门也与她们有关,我们不得不慎重行事。”

莫靖安沉思片刻,依旧十分乐观说道,“周国与靖国素来两不相扰,就算周国皇帝捉到我,也没有理由伤害我。不如现在我就出府,找机会去皇宫里拜访一下周国皇上也不错。”

“万万不可!”阳石青城立刻否决,接着吩咐家丁,“再继续去打探消息,有什么变化立刻回禀!”

家丁离开,众人面面相觑,阳石青城突然跪地恳求,“皇上……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恳求皇上飞鸽传书,命靖国张将军出兵攻打周国,这才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二夫人和阳石晓月一脸惊慌,互相握紧双手,一旁的玉竹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惊恐地看着紫晴。

在场的人,唯有莫靖安和紫晴淡定如常。

莫靖安不语,似在思索什么,紫晴扶着阳石青城道,“爹,这件事情不宜仓促,先不说今天已经打草惊蛇,就算出其不意也必要进行周密计划才能做到万无一失。爹爹身为丞相,又几次三番反对皇上立巫女为后,恐怕皇上早就有所防备……”

“大小姐所言及是,我也正是有所思虑!”莫靖安再度用赞赏的目光看着紫晴,同时又多了几分感激之意。

紫晴当然明白,这个时候莫靖安不好再推脱,因为阳石青城用她来作诱饵,且,莫靖安已经答应娶她。

这就是阳石青城狡猾的地方,亏他能想得出以女作为交易的办法来。

阳石青城站起来,深邃的眼神扫过紫晴,随后才缓缓叹息,“既然如此,我还是先安排莫公子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来日,我们再探讨此事。”

“好!”莫靖安果断答应,随着阳石青城往府中后门走去,显然,阳石青城早就做好了两种安排。

看到莫靖安离开,紫晴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料刚转身,就看到莫靖安急步往这边走来,他从怀里取出一块包裹替到紫晴手里,笑道,“府上的糕点真是好吃,本想带走,现在看来不合时宜,还是留给大小姐吧!”

说完故作神秘地笑了笑,紫晴不由心生感激。

一个初次相识的男人记挂着自己空着肚子,这种情谊不能不叫人感动。

她伸手接过,并点头致谢,目送莫靖安离开。

刚刚回头,就看到阳石晓月用吃人的目光看着她,在紫晴眼里,此时晓月就是张着血盆大口的巨蟒,分分钟想把她生吞活剥。

“小姐!”玉竹不安地扯扯紫晴的袖子,手指冰凉,刚才的事情已经够她怕的了,再加上晓月现在的吃人眼神,她的呼吸的节拍都乱了。

“天色不早了,玉竹你回去歇息吧!”

话音还未落,只见晓月挥手夺过紫晴手里的牛皮纸包裹扔到地上,抬脚狠狠踩上去。

牛皮纸被踩破,里面精致的糕点被压成了粉末状露出来,看着叫人难受。

紫晴一动不动地看着晓月,再一次惊诧,一个花一般的女子怎么会生出如此恶毒的念头,竟然这样容不得别人快乐。

“难受吧,痛苦吧,失去想要的东西滋味不好受吧!谁让你抢走莫大哥的心?我告诉你,以后这阳石府中只要有我阳石晓月在,你就休想过一天好日子!”阳石晓月立眉,瞪眼,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紫晴觉得她这副样子实在是可笑,也不在意,只是冷笑一声十分潇洒转身,“托你的福,我到喜欢这种日子,省得我一个人住在这后院冷清无聊,谢谢妹妹有如此兴致陪我玩!”

“你!”

“你什么你,大晚上的,还是回去睡觉去,睡好了好明个儿接着斗!”紫晴打了一个呵欠,拉着玉竹回到房间,顺手将房间门关上,只留下浓浓夜色里气得七窍生烟的杨石晓月和二夫人。

“娘!”杨石晓月委屈地喊了一声,二夫人却冷冷看了一眼破旧的门窗,“急什么,以后有的是法子叫她给你磕头,先回去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