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共处一室

作者:游牧 字数:333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出了倒厦,紫晴直奔房间,现在以她在阳石府上窘迫的身份地位,实在不应该再出纰漏。

今天之事,阳石青城定和她没完,因为她听到那个天大的秘密。

走到长廊处,才发现莫公子一路紧随,脸上风轻云淡,不像是逃命,到像是信步闲庭在游览。

“你还不快逃命?周国皇帝来了,知道你和那老头要造反,还不活剐了你?”

“那老头?”莫公子一听这话就笑了,眉眼里的笑意能亮瞎人。

紫晴撇撇嘴指着那处破旧的闺房,“有亲爹对自己亲身女儿这样的?”

莫公子笑了笑,回了一句,“要是我家有女爬树、上房、偷听别人密谈,我也会把她关在后院里,让她饿肚子。”

紫晴气歪了,只是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

阳石青城刚才没顾上跟她算账,如果这莫公子被抓了,那她估计会被下油锅吧。

最重要是,阳石家为此可能会被诛九族!她还正豆蔻年华,念念不忘学习巫术,现在死了,太对不起世上的敌人。

“我说,你还是快逃命吧!”

“往哪逃?这是你的地盘。”莫公子笑的灿烂,更显出俊逸不凡的气度。

紫晴心想,此刻看这人就像是鸡群里蹦出一只鸵鸟来,受看的很。

“你爱往哪逃就往哪逃,我怎么知道?”紫晴撇撇嘴,转身就要关门,不料莫公子手掌往门上一放,门是关不上了。

莫公子回头看看巷子里的火光迅速往这边移动,笑道,“我送了你祖传的宝石,你就应该以身相许,既然以身相许,那我就是你的相公,娘子不救相公天理难容。”

一这话,紫晴抬脚就跺,“本还想救你,现在一点都不想了……”

“为什么?”这下轮莫公子惊呆了。

“以身相许事小,和三宫六院斗来斗去是大,我可不想为了一个男人被女人害死,傻子才那么做。”紫晴用目光削了莫公子三百次,这时听到有人在喊,“快,别让他给跑了,如果捉到贼人,重重有赏。”

来不及多想,紫晴把莫公子拉进门,迅速关好门,指着床帐说,“你藏在床帐顶上,我有办法骗走他们!”

“不是不救吗?”

“少废话!”紫晴果断扶起层层叠叠的纱帐,让莫公子藏身于纱帐中,她转身走到梳妆台前,迅速把茶水倒在脂粉里和了和,在自己脸和手臂上涂了厚厚一层,随后脱了衣服躺进被子里,又顺手放下了破旧的床帐。

还未及喘匀气,就听到莫公子说,“对了,我还未娶亲呢,没有三宫六院!”

“迟早的事!”

“如果我就娶你一个,你可否答应?”

都火烧眉毛的功夫,他还在这里玩笑,紫晴恨不能抬脚踹进帐子,让他消停。要知道,她可是担了掉头的危险,况且,自认识这位莫公子开始好像就没好事吧!

“你给我闭嘴!”话音刚落,门就被一脚踢开了,夏风和着火把上的焦油味一起闯进来,屋子里的空气陡然变得凝重。

“给我搜!”

这时玉竹一脸眯瞪从厢房出来,看到这幅情形,都吓呆了,“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闯进大小姐的闺房,快给我出去,出去!”

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在下是皇上身边的护卫周浩,奉了皇上的口谕前来捉拿贼人,请姑娘不要惊慌!”

紫晴躺在帐子里,看不清楚外面情形,但听这人说话到有几分礼数,一会到要给他个薄面了。

这时有人拿着佩刀挑开床帐,看到紫晴面迎墙壁静静躺着,就大声呵斥,“起来,我们正在进行搜查。”

“起不来了。”紫晴装出有气无力的样子,头也不回,把被子拉得遮了脸。

这护卫疑惑,拿着刀去挑紫晴的被子,玉竹大喊,“住手,你们这些强盗,我这就去告诉老爷,让他们在皇上跟前告你们无故骚扰丞相嫡女!”

“骚扰了又怎么样,我们就是奉皇上之命来的。据说,这位嫡女奇丑无比,我们今天到想开开眼呢。”护卫手中的刀一挑,只穿着小衣的紫晴暴露于众人耳目之下,这也罢了,那护卫竟然探头探脑看紫晴的脸。

紫晴心里窝火,正要发火,突然发现床顶的帐子正在微微颤动,想必莫公子也是万般愤怒。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让这位莫公子安全躲过搜查,再送他回国。

“不要乱动!”紫晴一语双关大喊一声,然后猛得掀被子起来。

突然的动作吓了那个护卫一跳,众人的目光都被引了过去,却看到一个身穿简陋,一脸疙瘩的女子,而且她不停地去挠脸,脸上的皮不停地往下掉,那种样子吓得众人毛骨悚然,连玉竹都被吓蒙了。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刚……”

“得了猫藓就是这样子了。”紫晴一边挠一边往护卫身上靠,“玉竹,我记得我娘亲说过,这病要是传给别人,我就会好,我真是想死啊,太痛苦了。”

说着,紫晴一头撞向那个护卫,痛苦的表情让人觉得此时她深陷地狱,生不如死。

脸上的脂粉渣子落了护卫一身,那护卫伸手想擦拭,但又怕传染,只是惨白着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玉竹是个聪明丫头,瞧到这情形自然明白是紫晴故意为之,也装出十分痛苦的样子抱着紫晴说,“小姐,你别这样,我会帮你寻好大夫把这病治好的,你再坚持一下。”

“你别碰我,会传染给你的,我不想让你也得这样的病,玉竹,你走吧,别管我了。”紫晴说的泪声俱下,同时把指甲里早准备好的胭脂抹在脸上,此时,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变得白一片,红一片,万分狰狞,犹如鬼魅。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急着想出门离开,紫晴趁势扑上去对那些护卫大吼,“不是想看丑女吗?看吧,来看啊,我就让你们看个够!”

紫晴装出的疯癫样子,把那些护卫吓得不轻,个个狼狈逃窜,出门的时候还被门槛绊倒,一个踩住了另一个的脚,那个又撞住了这个人的头。

看他们个个吓得面色如土,夹股逃窜,紫晴憋着的笑意终于喷发而出,“哈哈,没想到这样护卫胆子这么小,一个小小猫病就吓得鬼哭狼嚎,如果到了战场岂不是个个是逃兵?”

玉竹都被吓破了胆,看到紫晴开怀大笑,扯着紫晴袖子担忧地说,“大小姐,你这唱的是哪出?出了闺房不过一个时辰,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连皇宫里的御林军也惊动了。”

这一天确实有点惊心动魄,不过好歹做成了一件。

紫晴拍了拍床帐,提醒莫公子可以出来了。

等莫公子出来看到紫晴脸上的情形,也被惊了一跳,随后才朝着玉竹说,“你家这位小姐与传说中的可不太像,都言阳石丞相的嫡女性格好静,几近呆滞,而且容貌丑陋,羞于见人,没想到耳闻不如眼见,大小姐有这样的直爽性情!”

莫靖安常来丞相府,每次行踪都十分隐秘,这一次若不是蒙丞相美意,非要让二小姐与他结亲,恐怕他也不会在丞相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

莫靖安以欣赏的目光望着紫晴,见她用手帕不停擦拭脸上的粉和胭脂,让她的脸变得五颜六色,不堪入目。

他从怀里扯出一张青色的丝巾,抬手就替紫晴去拭脸上的脂粉。

这一动作多少有些暧昧,惹得紫晴心里呯呯乱跳,一时恍神,也不知道自己以前不是也这样容易犯痴。

“莫公子,你不了解,大小姐在府上受了许多的委屈,这些谣言恐怕也是有人故意散播出去,大小姐的名声才……”玉竹看到这样的情形,慌忙替紫晴辩解,希望眼前这位公子不要误会才好。

紫晴自然明白玉竹的意思,但是玉竹不明白,眼前的男人可不是什么公子,而是靖国皇上。不管他对她有情,还是她对他有意,玉竹所想之事都是不可能的。

在丞相府已经是苟且偷生了,去了那深宫之内,还不活活被那一群女人撕了?

她到也罢了,玉竹这丫头生性善良,肚子里装不了计谋,免不要吃苦……想到这里,紫晴扯过莫公子手里的帕子,淡淡一笑,“多谢公子,现在已经安然无事了,还是快回靖国为好。”

“这就赶我走?”莫靖安眼中闪过失望,但脸上的笑意不减。

自见到这个女子,状况频发。见她所居简陋,着装素俭,可是举止言谈却是活泼,做事机敏,心思敏锐,心里就生出几分怜悯和喜欢,再加上与她相遇之后,蔚蓝就泛光不止,他更加肯定她就是自己寻觅多年的女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