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骇人秘密

作者:游牧 字数:309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后院冷清,但自有妙处,那就是一言一行都不受拘束,这到正合紫晴之意。

屋子是破,衣食简陋,但此时此刻内心悠然安宁,紫晴到是十分喜欢这一刻的感觉。

坐在阁楼屋顶,不仅可以俯瞰到整个阳石府的结构,整个周国京都的轮廓也隐隐约约,这让紫晴份外的兴奋,原来世界是如此之大。

“小姐,小姐你快下来吧,若是被老爷发现就不好了。”玉竹在下面轻声叫着,紫晴托着腮咕哝,“估计他们都大快朵颐去了,谁顾得上我呀……”

摸摸饿扁的肚子,想想那些看到就反胃的竹笋,紫晴觉得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自己真的要成大熊猫了。

这时突然看到阳石青城带着莫公子十分神秘地进入了一个角门,随后就看不见踪影。

紫睛觉得奇怪,起身沿着长廊的屋顶往前院去了,玉竹在下面又急又害怕,只能压低声音呼叫,“大小姐,你回来,快回来!”

紫晴走在屋顶,抬手似乎就能触着星星,她想如果一个人不敢打破禁锢,那一辈子可能只有呆在后院里受欺侮的份了。

发现自己能稳稳当当地走在屋顶,紫晴也自嘲一笑,“看来自己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飞檐走壁也不在话下。”

一盏茶功夫,紫晴来到了角门处,寻着刚才两人的方向,最后来到了一间屋子前。

屋子里没有掌灯,漆黑一片,这让紫晴更加好奇,做什么事情要这么神神秘秘?

她在门外偷听了一会,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轻轻推开门,她侧身溜进房间,正准备藏匿时突然碰到一米多高的花瓶,幸亏反应灵敏才避免了灾难。

这时,突然听到了屏风后说话的声音。

紫晴抬头,看到屏风后有微弱的光透出来,也难怪刚才自己看不到灯光。

“皇上,若是周国不灭,黑巫女的势力必将蔓延,到时候天地之间再无力量与她们匹敌,皇上要三思啊。”话音沉重,显然是阳石青城的声音。

听玉竹说过,阳石青城反对黑女巫这到是情理之中,可是灭掉周国这未免小题大做。

屋外突然传来猫叫,紫晴的心猛得缩了一下,与此同时,屏风后的对话也停止了片刻。

“阳石丞相所言有理,但是周国国力比靖国强,现在恐怕不是最好的攻击时机,况且,凌逸辰有黑巫术相助,如虎添翼!”这声音正是莫公子的,紫晴摸了摸颈间的宝石,嘴角微浮。

但出人意料的是,莫公子竟然是皇上?

颈间的宝石似成了烫手的山竽,若这东西是定情之物,那以后岂不是要去更大的地方,斗更多的女人?

记忆虽没了,可是这智商还在,想到这里的紫晴已经开始后悔落落大方收下这幺蛾子祖传宝贝,什么有缘人,孽缘吧?

“皇上,现在不起兵,将后患无穷。现在黑巫的势力还未扩张,凌逸辰复国后朝中缺少心腹,现在虎符握在老臣的亲信手中,现在正合时机。”阳石青城言语诚恳,语气略加沉重,显然早就预谋已久。

这老头心怀不轨,还要拉人家下水,实在是坏透了。

紫晴对阳石青城实在无好感,就凭他三番五次不分清红皂白惩罚她,就不配做她的爹。

黑夜里,两人的对话显得异常沉重。

莫公子犹豫片刻,才缓缓道,“国泰民安是朕许的誓,女巫可恨,但朕不能拿靖国上下千千万万的百姓作赌注,多谢丞相款待,我明天一早离开周国。”

“皇上,老臣将女儿许给皇上,就是为了表示老臣愿意为皇上效劳,肝脑涂地。老臣如果没有打败周国的把握,怎么敢让皇上跟着老臣冒这种危险?”屏风后扑通一声,微弱的烛火闪动几下后恢复平稳,莫公子俯身扶起阳石丞相,重重叹息,“儿女情长不要与国家大事相提并论……”

“家国,家国,国在家在,国亡家亡……若是那个黑巫坛主做了皇后,老臣愿意以家殉国,来表示老臣对巫术的反抗。”这话完全是拳拳爱国心,在一刹那,紫晴心里也份外感动。玉竹曾说,丞相心底是有她这个女儿的,那么,这颗忠诚之心是不是也能算是附加值,让她对这爹的看法稍有更改?

想必,莫公子也是被这话打动,屏风后面声音停了许久才有回应。

“阳石丞相,我不能接受这门亲事……”

“如果皇上不喜欢老臣的二女儿,那长女也可!”

紫晴听了这话,差点晕倒,这阳石青城到底还是没安好心,竟然让这位莫公子二选一,也不怕辱了他这丞相的名声。

按道理莫公子这样的翩翩君子是不会答应的,但结果偏偏出人意料,莫公子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只是怕大小姐不肯,毕竟只是初相识,会不会有些唐突……”

“我的女儿我清楚,她对公子是有好感的,若不然她不会随意收那么贵重的礼物……”阳石青城根本不了解紫晴的脾性,随意应答,也不过是为了让莫公子答应起兵周国一事。

紫晴觉得这事太过荒唐,刚才莫公子不是明明说,儿女情长与国家大事不要一起谈论,这转眼间就变了?

看来,这男人确实不可轻信。

正思索,突然感觉门外火光通明,接着是一片嘈杂声。

“阳石丞相,朕来府上拜访,怎么也不见你出来迎接?”这声音洪亮如钟,显然底气十足,莫名的,紫晴脑海里浮现那日初见的那个男子,回眸之间,竟然有相识之感,这种感觉久久盘旋,竟然让人有一种前生今世的感觉。

今天连同这声音,竟然也是这么熟悉。

“糟糕!”阳石青城轻呼地时候,已经转身出了屏风,出来正看到躲闪不及的紫晴,也未及多言,只是推着莫公子往后门走去。

紫晴终于明白,为何他们要在这里见面了。出了倒厦就是通往后院的巷子,遇到什么事情容易藏身。

莫公子看到紫晴也是一怔,但已经来不及多想,他被推出了后院。

阳石青城看了紫晴一眼,压低声音说,“还不快走!”

紫晴会意,也从后门离开,阳石青城打开门,迎着外面的灯火通明朗声笑道,“没想到皇上会在晚上移驾,实在是老臣的荣幸!”

“听说你府中今天有贵客,怎么不请贵客出来和朕见见?”凌逸辰向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顷刻间,那几个护卫冲进了房间搜寻,而凌逸辰只是神色不动地与阳石青城谈话。

阳石青城并未紧张,只是微微一笑,“皇上晚来一步,儿臣的侄子今天用完午饭就起身离开了,本是来订亲,结果出了点小误会,有点不大欢喜……呵呵,都是家事,家事!”

“哦?误会,难不成这婚没有订成?”凌逸辰语气轻淡,眸子里却暗藏着警惕,他从紫阳那里得知,阳石与靖国皇上来往密切,他本是不信,但紫阳说过的话似乎从来没有失言过。

阳石青城落落大方让开,请皇上走进房间,以消除他的疑虑。

“老臣本是想将幼女晓月许给侄子,未料到我这侄子与长女一见倾心,结果长女生性愚顽,竟然不愿意嫁,这可难煞老臣!”

待房间里灯火四起,护卫搜查完毕,默然站在凌逸辰的身边,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阳石青城轻笑一声,环视四周的护卫,特意问道,“不知道皇上这是唱的哪出?”

“最近京城出现了许多可疑人物,朕如此做,也是为丞相的安危着想……”凌逸辰此话一出,阳石青城立刻跪地伏道,大声高呼,“臣谢皇上隆恩!”

这戏,唱的风波不起,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背后却是波涛起伏,暗涌连连。

这时一个护卫匆匆走到凌逸辰的身边耳语:“皇上,这间房有后门通往后院!”

阳石青城的脸色微微一沉,手背微微抖动了一下。

这时的凌逸辰急于想知道阳石青城是不是真的叛国,于是下令,“继续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