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玉石之光

作者:游牧 字数:334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藏蓝长袍里套着一件米色的内衣,肃然的神色里频添几分王者气度,眸中潋滟光辉如月光皎皎,更奇特的是,他颈间戴着的一块宝石正泛着像无云天空一样的蓝光,这让紫晴觉得眼前的男子就如神仙下凡。

“谢谢你救了我。”紫晴回过神来,忙从男子的怀里站起来,再看,他已经如一株亭亭修竹立在那里,朗朗如月。

他看了看树,善意地笑,“丞相之女爬树,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摘桂花?”

紫晴看着他的眸子不由深叹,像你这样风光月霁的男子怎么能明白深宅大院里的种种阴谋?

“是啊,摘桂花!你是谁?”紫晴回头瞧了一眼晓月,见她一脸妒色,到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好玩了。

“在下莫靖安,与丞相是旧相识,今天路经周国前来拜访!”男子礼数周到,举止之间自有一种潇洒。

紫晴果断地依偎到男子的怀里说,“我还有点头晕,劳烦公子送我回房间休息。”

“乐意效劳。”男子十分体贴地搀扶着紫晴往房间走去,阳石晓月在背后大喊,“莫大哥,爹爹在前院安排了午宴,正等着你过去呢!”

“二小姐未听人通报,怎么能知道丞相在前院设了宴等我?”莫靖安狡笑,那一笑里的绝代风华非是用言语能加以解释的,紫晴觉得自己定是在闺阁里呆了太久,所以见了男子就会犯花痴的毛病,与这个念头同时而来的,那就是她可以理解阳石晓月此时内心里的醋意定是比陈年老醋都要酸百倍了。

阳石晓月目瞪口呆的看着初识的两人亲密相依,却只能跺着脚吩咐下人,“都给我滚回去捉猫去,谁捉了那只猫回来喂狗,我赏他五十两白银。”

那只猫聪明的很,知道府内有危险,断然不会再回来受虐。

紫晴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屋顶,心里祈盼,但愿那只黑猫能寻得一处好人家,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不必像她和玉竹这样饿肚子。

回头看玉竹,见她也是一样的表情,心里突然倍生温暖,不管怎么样,这世上终究有一个人和自己同甘共苦。

看到莫靖安送紫晴进屋,玉竹识趣地坐在门外的小椅上晒太阳。

提到饿肚子,一阵惊天巨响从肚子里传来,刚刚还英雄美人的场面被打乱了,紫晴红着脸局促地说,“那个,这几天我正减肥,貌似很久没吃东西了,呵呵呵!”

屋子里光线稍暗,莫靖安突然感觉到颈上的宝石有异样,他低头,神色里突然多出了几分诧异,几分欣喜,紫晴不由问道,“你这是什么石头,为什么会发光?”

“它叫验灵石,也叫驱巫石!”

“什么意思?”

“遇到女巫的时候,它就会变成黑色,遇到性灵纯洁的人时,就会变成纯蓝,像是天空的颜色,所以我给它取名字叫蔚蓝。”莫靖安摸着石头,看着紫晴的眼神里是掩藏不住的欢喜,这让紫晴有些困惑,不明白他这样的表情是为何。

“我还是没听明白。”

莫靖安从颈上取下宝石递到紫晴面前,“它现在是蓝色,说明你是一个性灵纯洁之人,所以我想把蔚蓝送给你,就当作今天的见面礼。”

“这可不行,我爹不让我随意收别人的礼物,尤其……是男人的。”紫晴想到的,是在祠堂里婆婆对她说过的不让她轻易相信男人,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话就像是刻在脑子里一样,竟然久久盘旋不能消散。

莫靖安拉出紫晴的手,把沁凉的石头摁在紫晴手心里,“说了送你就送你,啰嗦什么,再者,它能发光可是几百年不遇的事情。”

“几百年?难道你是……”

“这块石头是我祖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你说它有几百年?”莫靖安慷慨相送,紫晴到也想送一件像样的东西答谢救命之恩,可是浑身上下除了耳坠子属银的,别的东西真还是没法出手。

“那个改天得了好东西,再答谢你的救命之恩。”紫晴窘迫说完,肚子再发出一声巨响,莫靖安似乎明白了什么,抬头四下打量,“丞相就让你住在这里?”

“呃……呃……”紫晴正想着用什么话搪塞,突然听到阳石晓月说,“爹,你瞧瞧,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就把莫哥哥勾引过来了。”

看起来是阳石晓月醋坛子打翻了,空气里也酸的够味。

阳石青城一脸青冷,看到紫晴和莫靖安的表情自然猜测到两人谈话的内容,轻咳一声道,“让莫公子见笑了,小女自幼顽劣,常常惹事生非,所以把她关在这里让她反思。没想到莫公子会寻到这里来。”

“也是无意之举,觉得后院十分的清幽,就信步走过来看看,没想到看到……”话到这里,紫晴连忙使眼色,没想到这位莫公子是个明白人,立刻笑着说,“正巧看到大小姐扭了脚就送她回房间。”

阳石青城的脸色并未缓解,想必阳石晓月早添油加醋把事实真相告诉了阳石青城,紫晴也懒得辩解,只是随意把玩那块宝石。

“莫公子,我们还是到前院吃饭,府内之事繁杂,实在是让莫公子见笑了。”阳石青城话里全是恭维,显然,这位莫公子身份尊贵,也难怪阳石晓月会心急,紫晴暗笑。

常言说,一物降一物,既然这丫头总是想法子折磨我,也不如借着这位莫公子折磨折磨她,紫晴脸上显出一抹笑意。

这时阳石晓月早就一脸娇羞,站在莫公子的身侧,脉脉含情。

看着莫公子的眼神里也全是爱慕之意,刚才的恶毒和现在的温柔相比,紫晴觉得阳石晓月还是恶毒点比较可爱,至少是真实的。

“莫公子,这宝石肯定价值连城,我还是不能收。”紫晴摊开手掌,宝石的光茫十分炫目,立刻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

莫靖安有些诧异,不解紫晴为什么会反复。

阳石晓月却惊叫了一声,“莫公子,你把蔚蓝送给了姐姐?”

“好东西自然要送给有缘之人。”莫靖安似乎明白了紫晴的用意,神色里含着几分戏谑之意,这到让紫晴觉得自己有点小人之心了,只能回以一个明媚地笑。

“爹,你瞧瞧她,什么事情都要掺合,爹爹已经为莫公子和我订了婚约,她又凭什么拿莫公子的祖传之物?”阳石晓月一脸委屈,眼角暗藏着狠意,若是此时此刻只有紫晴和她在,想必又是一场大战。

阳石青城看到晓月失态,忙地呵斥,“还未出阁的女子,要懂得礼义廉耻。”

说完回头冷冷地看着紫晴,“莫公子这块宝石是祖传之物,你们初次见面,收这样的礼物不合情理,还不快快还给莫公子。”

紫晴本也不想收这样的贵重之物,收了之后,以后这日子恐怕更没有办法安宁。

于是再度摊开手心,微微一笑,“莫公子,请收回。”

“送人之物,焉有收回之理?这是我的东西,送与不送自然由我来作主,小姐安心收着,不用过份放在心上,只当这东西是物归原主。”莫靖安说完,回以一笑,似在嗔怪紫晴多此一举,其中却又含着几分打趣。

紫晴则是回以一个同情的笑,这莫公子温文尔雅,若是娶了阳石晓月,以后府上要想安宁,恐怕得费一番功夫了。

两人对视,再度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两人都抿唇笑了。

“既然公子决定了,那我也不好多加阻拦。”阳石青城见已近午时,就再次邀请莫公子去前院用饭,莫靖安回头看了一眼紫晴,若有所思,随后还是迈着步子随阳石青城一起离开。

两人刚走,阳石晓月脸色一转,指着紫晴说,“不是你的东西,你最好不要拿,否则后果自负。”

“莫公子亲口说送给我,怎么就不是我的东西?我到是要劝妹妹,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切莫惦记,否则会有报应。”紫晴含笑回答,叫玉竹把宝石戴在颈上,宝石的光辉与肌肤相映,十分美丽。

玉竹小声赞美,“大小姐,真漂亮。”

阳石晓月气得面色泛白,恶狠狠地说,“迟早,我会让你亲自把宝石送到我的手上,到时候,你得跪着求我。”

“好,我等着。”紫晴回以一个灿烂的笑,这种威胁,她若是放在心上,那也就不是她了。

送走瘟神,紫晴回头却看到玉竹怪异的神色,想着刚才从树上掉落,又惹恼阳石晓月,估计是吓着了。

“玉竹,别怕。”

“小姐,我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大小姐?”玉竹显然很担忧,也很害怕,紫晴不由地也有些疑惑,“我是不是你家大小姐,恐怕你最清楚了,不过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欺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