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巧合的拥抱

作者:游牧 字数:356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接下来的几天里,二夫人和那个阳石晓月都没有来叨扰,估计是忙着治伤,一时把紫晴忘记在脑后了。

好在,玉竹的身体渐渐康复,这让紫晴从心里感激那个婆婆。

“什么?大小姐,你是说我的伤是被那个巫婆治好的?”玉竹听紫晴说起来龙去脉,突然大叫一声,把正在剥着新竹笋吃的紫晴惊了一跳。

“小声点,这么大声会噎死人的。”紫晴装模作样咳嗽几声,嗔怪玉竹几句,回头又开始剥着吃笋,这笋是去往祠堂路上竹林里挖的,到是新鲜可口,最少能顶点饿。

这几天,二夫人确实是把她和玉竹忘记了,连每天如狗食一样的三餐也忘记了送,现在,紫晴只能想方设法果腹。

好在,还有后院这些竹林里的笋可以解决饥饱。

“大小姐,那个巫婆胡言乱语,你要离她远点……再说,老爷最痛恨的就是巫术。前些日子,皇上要立那位黑巫坛主为皇后,是老爷和众位大臣联名上书才制止这件事情。”玉竹小心挪了身体,想替紫晴剥笋,被紫晴拦下了。

紫晴停下手里的动作,瞧了瞧玉竹,“玉竹,眼看着这个家是容不下我们的,说起来,还是那个婆婆对我们好,所以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其实,老爷还是疼小姐的,只是因为二夫人挑唆,所以才变得这么冷酷无情。”玉竹说了这话,忙噤了声,呆呆地看着紫晴。

紫晴听到这里,心里直是苦笑,如果阳石青城真的打心眼里心疼她,凭着他丞相的地位,怎么也不会把自己亲生女儿送到黑巫祭坛那里验巫灵。

再想想在祠堂里阳石青城拿着鞭子不分清红皂白抽向自己,心里凉透了。

她把一块笋送到玉竹唇边,有些难过,但还是勉强笑着说,“玉竹,这些日子你需要营养,可是我只能给你弄来这个,都怪我。”

“小姐……”玉竹眼圈一红,说着就要下床跪地,被紫晴一把扶住,听到玉竹含泪说,“小姐,这些年来都是奴婢无能,虽然答应了公主要保护您的安全,可是一次也没有做到,奴婢真是无颜再去见公主!”

说到情深处,玉竹的眼泪突然掉落。

房间里除了灰尘,空荡荡再无一物,只有那早就陈旧的暗红纱帘在隐隐浮动,份外的凄凉。

主仆二人相对无言,过往岁月,似乎是暗无天日,而今后时光似乎又无可期盼。

紫晴愣了一下,随后嘎嘣咬了一口竹笋,又塞给玉竹一个,“别想那没用的,先吃饱再说,天无绝人之路,再说了,这么些年也不是安然无恙的过来了,难不成有手有脚的还饿死不成?”

悲伤的气氛被紫晴这么一搞,突然消散,玉竹微微一怔,瞧着紫晴吃笋的样子扑哧笑了,“大小姐,瞧你嘴角的笋渣,哪里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是啊,哪家的大家闺秀饿的没饭吃,偷吃供品,生啃竹笋啊?”紫晴自嘲地笑了,刚才的阴霾一扫而光,主仆二人相视一笑,似乎再悲惨的事情都无所畏惧了。

小屋里其乐融融,这种乐观生生把玉竹也感染了,似乎有一束阳光照在心底。

正这时,突然听到屋外有狗叫声,接着又是人声,“旺才,快,快把那只猫给我逮了,死了的猫又复活,一定是妖。”

“大小姐,是二小姐来了,我们怎么办?”

“凉拌!”紫晴起身,拍了拍手望着窗外鸡飞狗跳的情形,打趣道,“看来,那一鞭子下手不够重,才不到三天就活蹦乱跳了,家法也不过如此。”

“大小姐你在咕哝什么?”玉竹瞧着大小姐起身,紧张地拉着大小姐的手,“大小姐,不要再惹事了,如果被老爷知道了……”

紫晴安抚玉竹,“现在不是我们要惹事,而是这个丫头根本不会放过我们,那老头前几天刚说的不要惹事生非,可是这位根本没想着消停啊。”

说话的时候,紫晴迈步出了卧房。

“那老头?大小姐称老爷为那老头。”玉竹惊恐地看着出门的紫晴,随后意识到这话忤逆,忙捂着嘴噤了声。

外面阳光大好,一眼就看到阳石晓月穿着一件红艳艳的纱裙,正在教唆着一条浑身乌黑,长得猪头一样的猎犬在追逐那只死而复生的黑猫。

那只黑猫被追的无处可躲,逃到了枝叶繁多地桂树上,正凄凄惨惨地喵喵叫着,看到紫晴出来,更加叫的可怜。

“快,你们快把它给我捅下来,今天我一定要为阳石家除了这一大害,留着它,只能祸害人。”阳石晓月狠狠瞪了一眼紫晴,随后又指挥几个下人搬着竹梯来到树下,还有一个小厮手里拿着网子,另外一个小厮手里拿着竹竿。

黑猫看到树下的黑狗乱吠,只能不停地往高处爬去。

“你们这群笨蛋还不快点,它都要跑了。”阳石晓月斥责几个奴才,一边伸手拿过竹竿就往树上戳去,一边戳一边骂,“你这只死猫,你快给我下来。”

紫晴心里着急却不能显在脸上,她知道阳石晓月就是看她着急来的,所以一旦让她得逞,阳石晓月就会变本加厉的折磨那只猫。

“妹妹,今天你这是唱的哪出?前些天不是说,那只猫是你的吗?”紫晴漫不经心地看了看树上,低头看到那只恶狗正对着她龇牙,这狗和主子真还般配。

阳石晓月翻了一记白眼,继续用竹竿敲着树枝,“本来是我的,可是这只猫不仅眼瞎了,而且还是狼心狗肺,所以错认了主子,现在估计被施了巫术成妖了,所以我要替人除害。”

这猫是有灵性的,它知道谁对它好,紫晴抬头看到那只猫也用同样的目光瞧着自己,不难明白,这只猫确实懂得她在说什么。

这时一个下人已经借着梯子爬上树,拿着竹竿不停地打那只猫。

猫为了躲避,不停地爬上去,一只爬到树顶的细枝上,上不去也下不来。

“这下好了,我看它往哪里跑,我非要让旺才把它咬个稀烂才好。”阳石晓月回头恶狠狠瞪了一眼紫晴,“紫晴,你别以为爹爹下了禁令我就拿你没办法,我会杀了你的猫,打你的丫头,最后还要你名声扫地滚出阳石家门,你别想跟我争夫婿。”

虽是盛夏,可是紫晴心底还是闪过一丝恶寒,看来,这个阳石晓月是打定主意要和她斗到底了。

此时当紧,是要救这只黑猫。

虽然不明白这只黑猫到底和自己有什么渊源,但是凭着直觉,她相信只要是阳石晓月想害的,一定是好的。

“我们做个交易,我把它带下来,你饶它一条命,把它赶出阳石府就好。”紫晴换了语气,表示愿意退一步。

阳石晓月鄙夷地看着紫晴,又冷笑说,“听说你自从黑祭坛回来之后,变聪明了许多,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信不信由你,如果你愿意在这大太阳下晒着,我到也不介意坐在屋子里看好戏。”紫晴故意激将,阳石晓月果然沉不住气说,“好,你只要带它下来,我不会伤它性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紫晴爬到梯子上,小心地踩在那些脆弱地树枝上,她心里十分明白,阳石晓月是在说谎,根本不会放过这只黑猫,但是这是救这只黑猫的唯一办法。

那只黑猫蓝色的眼中满是恐惧,不停地叫着。

它的四肢紧紧抱着一根手指粗的枝条,在风中打着颤,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

“来,你过来,让我抱抱你。”紫晴张开怀抱,呼唤着黑猫。

这时,从房间里出来的玉竹看到了这一幕,惊叫,“大小姐,你爬到树上做什么?快下来,太危险了。”

紫晴低头一看,立刻头晕目眩,眼下这高度摔下去,估计不死也是残废。

她再次呼唤,“小可爱,下来吧,我会保护你的,相信我。”

这时,那只黑猫果然顺着树枝一点一点挪下来,十分乖巧地来到了紫晴怀里。

连紫晴自己也诧异,原来她还有这样的神奇能力,竟然可以让一只黑猫如此听话、温顺。

杨石晓月看到紫晴抱住了黑猫,大声叫,“快,快把它给我扔下来。”

紫晴看着阳石晓月那张可笑的脸,目光缓缓落在了对面的屋檐上。

桂树距离后院的长廊有十米之远,紫晴双臂出力,用力往出一送,那只黑猫安全跃到了屋檐上,回头看了紫晴一眼,目光中竟然带着满满的感激。

紫晴微微舒了一口气,树下的阳石晓月跳脚骂道,“快,快给我把这个言而无信的人给我弄下来,我要告诉我娘,这个疯女人。”

是啊,二夫人和二小姐一对疯女人,紫晴无奈地看了看天,想着一会躲不过责罚的命运,不由地再次想起了巫术。

“大小姐小心!”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就从树枝上掉了下去。

惊叫一声后,紫晴干脆闭上眼睛,暗想,得了,这下不用别人惩罚了,自己就先得摔个半死。

就在等着自个落地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长廊里跃出来稳稳当当地把紫晴接在了怀里,刚才的惊险一幕转而变成了英雄救美,阳石晓月更是气得鼻子眼都不在原处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