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想学巫术

作者:游牧 字数:246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祠堂里的空气一阵震荡,先前的婆婆现身了,只是腰身更加的矮小。

她走到紫晴身边,轻轻抚摸着紫晴的头,十分怜爱地说,“孩子,如果我用巫术替玉竹治伤,那你们会受更多的苦。你这个新爹,最痛恨的就是巫术……”

微停顿一会,婆婆又说,“也正是如此,黑巫术才得到了一点点的阻力,说来,这也是你爹的功劳……”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说话方式,紫晴早就领教过了,只按着自己的思路来。

紫晴微地一怔,想起阳石青城说过的话,又想到二夫人那种恨不能拔除眼中盯一般的神色,心里微微犹豫了一下。

她到没什么,流浪乞讨都无所畏惧,可是再让这玉竹跟着自己颠沛流离,那岂不是害了她?

“婆婆,我不管那些,我想保护玉竹,不想再让她受苦。”紫晴坚定地说,却看到婆婆微微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过早的暴露自己,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你是白巫家族最后的希望。”

“婆婆……”紫晴下跪哀求,看到婆婆的银丝微微一颤,最后却深深地哀叹一声。

“紫晴丫头,你求我也没用,我不能这样做。”婆婆转身,身影越来越淡,紫晴回头看看受伤的玉竹,想到自己没有银两替她请大夫,突然想起一计。

她从头上拔下簪子直指自己的雪颈,大声道,“婆婆,如果你不肯救她,那就教我巫术我自己去救,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今天就用这簪子刺死自己。什么白巫术、黑巫术我不在乎,我不能看着我亲近的人受伤不管。”

话音刚落,紫晴就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制,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簪子掉落在地,在寂静无声的祠堂里发出惊人的声响。

“丫头,你疯了吧,为了一个丫鬟,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婆婆施咒语拾起簪子,无比心痛地看着紫晴,眼睛里陡然升起了一种失望的神色,这种神色压抑着紫晴,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紫晴跪在婆婆身前,摇着婆婆的衣袍,“婆婆,紫晴知道这样做伤了您的心,可是现在我别无选择,如果我不能保护身边的人,还谈什么使命和大任?”

许是这句话打动了婆婆,许是因为紫晴的坚持让婆婆改变了主意,婆婆盘膝坐到了玉竹身边,手掌放在玉竹受伤的背部,缓声念了几句咒语。

眨眼之间,玉竹背上的伤口极速愈合,只剩下衣衫上的浓浓血迹让人记得刚才那种残酷的刑法。

紫晴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笑意,觉得一定要学会巫术,哪怕被阳石青城赶出家门也再所不惜。

“婆婆,教教我,这样我就不用再受他们的欺负了,我也可以保护玉竹。”紫晴一脸渴望,却未感觉到婆婆同等的欢喜,只听得婆婆叹息一声后缓缓起身。

“丫头,这个要求婆婆不是不愿意答应你,而是婆婆做不到。”刚刚施过法,婆婆略显疲惫,银色的头发里忽而出现了一簇一簇的青丝,看起来十分的怪异,像是枯木逢春,又像是人老时的回光返照。

想到这里,紫晴心里一惊,忙压抑住了这种想法。

“为什么?”

“三百年前,婆婆爱上了一个人……”说到这里,婆婆疲惫的脸上露出了少女般的温情,仿佛突然之间,时光斗转,紫晴跟随着婆婆回到了三百年前。

“那时候婆婆是白巫家族里的一个使者,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可是你知道吗?世上有一种东西比长生不老更具有诱惑力,那是一种让你愿意为之生,也愿意为之死的东西……”

“是什么?”

“是爱。在亘古不变的时光里,长生不老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有时候,我宁愿自己像黑巫一样不断地重生,不断地经历新的生命……。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他给了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即便那些时光是如此的短暂,短暂到在永生里像是昙花一现。可是,爱的力量却比永生更有魅力,于是我选择了爱,失去了永生的能力!”

听到这里,紫晴突然惊醒,“难道婆婆不再是长生不老之身?”

“那个人是黑巫,白巫和黑巫历来水火不容,于是白巫女皇对我下了诅咒,并且将我永远驱逐出了白巫家族,我只能在阳石家的祠堂里苟延残喘。”婆婆的声音里充满了哀伤,这让紫晴的心里也份外的伤感,就像是那天见到那个凌逸辰时的感觉。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正好得知蓝鹤谷惨遭屠戮,女巫家族唯一的希望恰好重生于阳石家……也许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丫头!”婆婆抬袖,抹了抹眼睑,回头望着紫晴,神情却份外的哀伤。

紫晴心中伤感,但是听了这个故事更让她云山雾罩,貌似婆婆说了半晌,并没有回答她为什么不能现在教她巫术。

“可是婆婆……”

“我刚才说过了,我被下了咒语,不能教你巫术。再者,你现在一旦懂得巫术,黑巫会赶尽杀绝,你很难在这个世界生存。”婆婆似乎有所隐瞒,紫晴见婆婆疲惫,又不愿意再说下去,就只好心有不甘地说,“那好吧,我自己想想办法,婆婆你看起来很累,是不是需要休息。”

“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婆婆不能经常出现在你身边保护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要寻找你的记忆琥珀。”说完,还未等紫晴再问这记忆琥珀到底是什么,要去哪里找,婆婆就化作一缕青烟,钻进了掉在地上的那块牌位里。

刚才紫晴打人的时候,正是用的这块牌位。

想到刚才婆婆脸色憔悴,紫晴不禁吐了吐舌头,说不定是自己的行为给婆婆造成了伤害,所以婆婆看起来才比上次憔悴。

天色已晚,祠堂里静悄悄的。

紫晴吃力地抱起玉竹,用脚勾开门,一步一步走在寂静的院落里。

祠堂深处后院,距离紫晴的卧房有着很长的距离。

深夜里,墨蓝的天空里斗星闪烁,偶尔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行成一道份外惊异的流光束,紫晴一次又一次在脑海里重复,“记忆琥珀。”

直到送玉竹回房间,紫晴才渐渐回想起祠堂里发生的一切,明白阳石晓月那声惨叫,正是因为婆婆动用巫术,将那鞭子的力量转移到了阳石晓月的身上。

所以,她才毫无痛感,而阳石晓月却惨叫不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