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兰鹤谷

作者:游牧 字数:279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楔子

巫术由波斯国传入周国,始原地为兰鹤谷,有上千年的历史渊源。黑巫术和白巫术在数千年前同属一系,后因为欲望滋生,势力争端,巫界内部渐渐产生分歧,黑巫和白巫势力此消彼长,巫界从未有片刻安宁。

白巫女岳紫阳因恨背叛白巫界,与黑巫女连手攻击兰鹤谷,黑巫女大败。

白巫女皇岳紫晴遵其祖训,复活咒语,将岳紫阳关进了兰鹤谷地下的火焰湖内,让岳紫阳时时刻刻遭受烈焰酷刑来忏悔罪行。

一百年,倏忽之间。

岳紫阳被人相救,逃出火焰湖,一场黑白相争的巫女厮杀就此展开。

————————————

兰鹤谷内,连空气里都泛着喜庆的味道,红色的曼陀罗肆意绽放,染红了兰鹤谷的天空。

红罗帐外,一支红烛快要燃尽,火光幽幽闪闪,仿佛是因为帐内的旖旎风光而羞涩躲闪。

一对男女胴体交叠在火光内隐约浮现,尽管白色软烟罗半裹着两人的躯体,但那春光似乎有意外泄,让整个兰鹤谷的空气里都弥散着这种暧昧的气息。

在两人微微地喘息声中,男子趁势翻身,双臂压紧女子的双手正要俯唇深吻,女子转身躲开,抬手滑向男子宽阔的胸膛,柔情万种道,“逸辰,我爱你!”

凌逸辰起身端起一碗汤汁送到岳紫晴面前,“那就把这碗药喝了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尽快有自己的孩子,也好让这兰鹤谷不这么寂静!”

岳紫晴看着凌逸辰眸中那丝期待和渴望,心里一软,接过那碗药没有任何怀疑地喝了下去。

突然,岳紫晴腹内一阵巨痛,如刀绞一般。此时,凌逸辰已经穿好绸衫站在床前,背影冷酷地近乎寒冰一般。

“逸辰,这碗药……”话还未完,岳紫晴身体跌落在地,那股巨痛几乎让她晕了过去,嘴角渗出带着腥味的液体。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凌逸辰,直到这一刻,她也觉得凌逸辰不会害她。

凌逸辰嘴角微勾,声音冷滞如同玄铁,“岳紫晴,你说过愿意为我做一切事情,那就为我去死吧!”

“不!不!逸辰,这不是你,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岳紫晴忍着那种肝肠寸断般的痛苦,艰难地挪到凌逸辰的腿边,如泣如诉道,“逸辰,今天可是我们大婚的日子,我们相恋七年,你为什么要下这样的毒手?”

这时,门突然被一阵寒风卷开,一个女子身形诡异,如一阵风般行到岳紫晴面前,伸手掐住了岳紫晴的脖子将她拉起来,厉声道,“不错,我就是要你死在你的婚房里,从此经年,你的大婚之日就是你的忌日,岳紫晴,我说过,会让你把夺了我的一切都还回来,你让我受的苦,我会千百倍的还给你!”岳紫晴看到那个女子,面色全无失声叫道,“紫阳,是你!”

“是我,当然是我,我就是那个被你囚禁在火焰湖里,被你下了咒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的岳紫阳,你以为,你能困住我多少年?”岳紫阳抬起另一只袖子,狠狠将残余的红烛熄灭,烛泪沿着桌角淌下,血色骇人。

岳紫晴忍着巨痛,口念擒获咒语,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呵,我忘记告诉你,刚才那碗药里有魔冰湖里鬼鱼的鱼籽,喝了它,你的巫术会失灵,真可惜……啧啧……”岳紫阳十分恶毒地收紧手心,褐色的眸光突然变成地狱般的幽黑,“岳紫晴,告诉我,猫眼秘石藏在哪里,我可以饶你不死!”

“紫阳,经过一百年,可是你还是没有半点悔改,作为你的姐姐,我真是心痛!”嘴角的黑血滴嗒,岳紫晴满心绝望地看着面前的妹妹,神色中却没有半点的妥协。

岳紫阳轻轻扬手,失去巫术的岳紫晴被她狠狠地摔到了床边,额头上立刻流出了鲜血,此时,更痛的却是岳紫晴的心。

她不敢相信,七年来对她口口声声说着情话的男子,却是给她下毒的敌人。

她不敢相信,七年来对她千依百顺柔情百转的男子,却是口蜜腹剑的小人。

兰鹤谷地处深山,又有巫术设了结界,就连黑巫女也根本找不到半点踪迹,所以只有她信任的人才能接近她,杀了她。

岳紫晴咽下疼痛,十分绝望地看着凌逸辰,嘴里不停地涌出血液,可是她还是要问,“逸辰,这些年来,我对你不好么?为什么你要打破结界,放紫阳进来!”

“好,当然是够好!”凌逸辰背转的身子终于转过来,脸上的柔情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朝天举起双臂舞动,悲恸呼嚎道,“我堂堂男儿,被困在这尺寸之间的峡谷里,终年只能和可恶的山水作伴,这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岳紫晴!”

岳紫晴睁大眼睛,忘记了所有的疼痛,十分天真地问,“逸辰,你说过,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你立下盟约,说愿意陪我在这兰鹤谷里三生三世,永不后悔。”

“哈哈哈……哈哈哈!”凌逸辰因痛发笑,笑声令人毛骨悚然,屋内的空气震荡,仿佛如同山嘨,“岳紫晴,你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你长生不老,可以不在乎岁月如梭,可是我是一介凡人,我会生病,会疼痛,会死……我不要这样被关在这里一辈子,就像一阵尘烟般消失了,那样的人生真的是生不如死!”

一滴血泪从眼角缓缓淌下,浸入白色的软烟罗里,成了一朵带着忧伤的血花。

岳紫晴叹息一声,“我说过,会让你长生不老的,我愿意为你违背女巫训诫,你为什么不信我?”

“不是不信你,而是等不及。我要称帝,我要称皇,我要做我凌逸辰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这个监狱里做你的床上工具。岳紫晴,你知道吗?你在床上的时候真的像是一个十足下贱的荡妇!”凌逸辰字字句句如针如刺,直直戳进了岳紫晴的心里,顿时鲜血如注,她所有的骄傲,仿佛在那一霎那成为了粪土。

这时候,穿着一席红装,风情万种的岳紫阳走到凌逸辰的身边,挽起凌逸辰的手臂,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她用巫女传音术说,“岳紫晴,七年前,你在兰鹤山深潭里救起了凌逸辰,其实,那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他对你说的每一句情话,你们每一次上床交欢,我都清清楚楚,你的放荡是巫女皇族的耻辱!”

听完这席话,岳紫晴已经将唇生生地咬裂,千万种的痛苦扭绞在一起,却没有一个突破口,如同无数的毒蛇在心底撕咬。

那过往韶华,花前月下,一切都幻化成了灰齑,在眼前消散。

岳紫晴心如死灰,嘴角挂着凄然的笑。她的双手垂地,凄然说道,“岳紫阳,凌逸辰,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我落在你们的手里,生死由命。不过,就算我死,我也不会把猫眼秘石的下落告诉你们,白巫的后人终究会替我报仇雪恨。”

“岳紫晴,恐怕由不得你!”凌逸辰脸色冰冷,有如收命的阎罗王。

“逸辰,别急,更好的午餐还在后边。整个兰鹤谷巫女的命都在我的手里,我要她们生就生,要她们死就死,我们一定会得到猫眼秘石的下落,我会一统巫界,你会一统人间!”岳紫阳眸子里的煞气浓重,原本妖媚的五官更显出一种阴郁的冷意,让人看了都会浑身发抖。

“黑巫术……”岳紫晴惊呼一声,森然的气息从脚踝直升到了颈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