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能睡江胭,说出去也不亏

作者:江陌迟 字数:447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什么事?”

“陆总,”周尚望着他,小心翼翼道,“别墅那传来的消息,江小姐……拒绝穿您送去的礼服,而且,刚刚自己坐车去酒店了。”

攥着纸张的手指蓦地收紧捏出褶皱,陆承谨微不可查的扯了扯唇,眼底掠过自嘲。

“陆总,现在……”

“去酒店。”陆承谨站起来,面无表情冷声吩咐。

“是。”

与此同时。

“大小姐,后面跟的人已经甩掉了。”郁远瞥了眼后视镜,又问,“我们要去酒店么?”

江胭漫不经心摸着耳垂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挽唇淡淡一笑,却是答非所问:“耳钉掉了,找家店,陪我重新去买一对吧。”

“是,大小姐。”郁远自然不会多言。

不多时,路虎在一家珠宝店门前停了下来。

江胭走进,当即就有导购礼貌的迎上来接待。

“这种风格的,麻烦都拿出来吧。”她直接把耳朵上另一只耳钉拿下扔给导购。

效率很高,没一会儿,导购便拿出了不少,开始热情介绍每款的设计风格和故事。

江胭情绪不是很高,恹恹的听了一会儿后,便从导购先前介绍里的几款选了三对,让郁远付账。

“等等,我来,”一道陌生的声音忽的在一旁响起,带着笑,又带了些男人对女人有兴趣时的轻佻,“怎么能让江大小姐付钱呢,买东西,当然是要男人买单。”

江胭挑了挑眉。

抬头,她似笑非笑,语调轻慢:“我认识你?”

饶是早就见过她的照片,但当真人就在自己眼前,近在咫尺,甚至还对自己浅笑盈盈的时候,金航到底还是被惊艳到了,呼吸滞了滞。

美。

太美了。

那人果然没骗自己。

情不自禁,他伸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脸。

“嘶!”

手腕猝不及防被用力扼住,金航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郁远眼神凌厉,不屑甩开对他的桎梏。

金航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恼火又轻蔑的瞪了眼面前这个男人,他忍着痛,摆出一个自认为潇洒的笑容看向江胭:“看到江小姐太美了,一时失态,江小姐,还望原谅。”

江胭笑了笑,没应声。

瞧着她的笑容,金航眼睛又亮了亮,但到底顾忌着她身旁的保镖,他只能咽了咽口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金航,本来我和江小姐你,应该早就在宴会上见面认识的,只是没想到,那晚江小姐身体不适提前走了。”

顿了顿,他风度翩翩道:“江家有意和我们金家联姻,所以这耳钉,自然……该由我买给江小姐你,就当是见面礼了。”

金家?

弯了弯唇,江胭笑意不减,徐徐道:“哦……你是想告诉我,你就是之前江淮鹏,要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

她一笑,金航便觉得心中的痒彻底被她勾了出来。

痒的他……恨不得现在就尝尝她的味道。

声名狼藉怎么了?

能睡一睡这南城第一美人,说出去,也不亏。

“江小姐,”没有听出她话里的嘲讽,只当是她默许,又想到一件事,金航状似大度道,“我想……有些话,尽管可能有些不舒服,但我还是要说一说的。”

“哦?”

不着痕迹靠近,金航皱眉:“听说,你和陆承谨关系不正常?江小姐,我的意思是,既然我跟你……有些事吧,还是应该处理干净,你觉得呢?”

“你管我?”江胭笑。

金航舔了舔唇:“不算,就是给江小姐提个醒,从前的事我不计较,但往后,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说话间,包装好的耳钉被送了过来。

“江小姐,耳钉很配你。”趁机闻了闻她身上的香味,金航忽然觉得小腹处难受的很,于是哑声暗示,“江小姐你也是要去参加晚宴的吧?不如,我们一起?结束后,我请江小姐喝杯咖啡聊聊人生,怎么样?”

末了,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颇有些怜悯又得意的看着江胭继续:“听说,陆承谨今晚会带未婚妻一起去,江小姐,还好,你有我。”

“未婚妻?”

“是啊。”色欲忽的熏心,金航以为她被自己说动了,大着胆子递过耳钉准备趁机摸一摸她的手,“江……”

不想耳钉袋子蓦地被拿掉。

“江……”

“郁远,”江胭似笑非笑勾了勾唇,而后偏头对着郁远缓缓吐出一字,“吵。”

金航还没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她口中的郁远突然靠近!

“你……啊!”

下颚像是被拧断,钻心的疼痛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下一秒,毫不掩饰不屑的嗓音幽幽响起——

“口臭是病,得治。”

金航顿时脸色铁青!

“你……”

他张口就想骂,然而他疼的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胭离开,然后……将他买给她的耳钉随意扔进了垃圾桶里!

操!

回到车中,江胭仅剩的好心情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精致的脸上再无笑意,有的只是若隐若现的自嘲。

未婚妻……

她又想起了兮兮那日说的话——陆承谨心里有一个人。

原来,陆承谨今晚要她出席,竟是这个意思。

“大小姐,”见她神色不对,郁远担忧询问,“您没事吧?”

江胭回神。

“没事,能有什么事啊,”不甚在意的扬了扬唇,她垂眸,有些疲惫,“郁远,去慕色吧。”

郁远最终没有再多问。

岚希酒店。

视线从门口处收回,又垂首看了眼腕表,陆承谨薄唇抿的更紧了。

他那就么冷冷站着,饶是身上熟人勿扰生人勿近的气息那么明显,还是有人不断的想要靠近攀谈,哪怕只是打个招呼露个脸。

不远处,江淮鹏看见他又一次看了腕表之后,终于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陆总。”脸上堆着笑,他打招呼。

然而回应他的,只是男人愈发冷漠的神色。

甚至,他连个眼神都没给自己。

“陆总……”江淮鹏顿时有些尴尬,咽了咽喉,他摆出一副慈父样子,真诚道谢,“是这样的,我听说那日在周家婚礼上,陆总出手帮了小女胭胭,一直想当面跟陆总道谢,奈何没有机会,正好今天遇见,所以……”

“说完了?”陆承谨凉声打断。

饶是脸皮再厚,但一再的被忽视,江淮鹏还是有些挂不住。

但……

想到今晚的目的,他还是强行压下了那股不悦,笑着道:“陆总,不知你和胭胭……”

“承谨。”

一道威严的声音赫然响起。

江淮鹏顺着声源看去,眼睛忽的一亮,心底顿时涌出难以抑制的雀跃:“陆老爷子!陈老爷子!”

陆老爷子微的皱了皱眉,这才发现陆承谨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嗯。”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放在眼里,而是继续看向了陆承谨,微笑着道,“来了怎么不早些过来找我?”

陆承谨抬了下眸,淡淡道:“刚到。”

陆老爷子到没在乎他的不冷不淡,对他而言,他只要肯出现在这些场合就是好的了。

笑了笑,他看着身旁人介绍:“承谨,这是你陈爷爷,爷爷的老朋友了。对了,这啊,是你陈爷爷的孙女芸芸,刚刚留学回来。”

视线相对的那一刹那,陆承谨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呵。

“陈爷爷,陈小姐。”敛了敛眸,他仍是一副淡漠模样。

陆老爷子恍若没有发现刚刚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冷意,慈蔼一笑顺势道:“正好你来了,你们年轻人有话题,不如你和芸芸聊聊?”

“陆大哥,你好。”一旁的陈芸芸微微红了脸,双眸中尽是娇羞。

陆老爷子和陈老爷子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满意之色。

“承谨,你……”

“抱歉,不方便。”

陆老爷子皱了皱眉:“不方便?你有什么不方便的?你……”

嘴角不甚明显的勾出一道极为浅淡的弧度,掀唇,陆承谨淡然吐出几字:“在等未婚妻。”

气氛骤变。

“你……”陆老爷子着实被气到了,又有些恼怒他如此明显的拂了自己的面子,当即脸色有些不好看,想也没想厉声道,“你哪来的什么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

只是话落的瞬间,他脑中忽的想到了一个名字。

难道是……

江胭?!

一想到这个可能,陆老爷子神色顿时复杂起来,又气又恼:“你……”

陆承谨看了他一眼:“抱歉,失陪,我去接人。”

颔了颔首,他转身离开。

“承谨!”

身后,陆老爷子一张老脸当即忽红忽青,难看的很。

“陆老,这……”陈老爷子微沉着脸,很是不满,话落,他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担心看向自己的孙女,“芸芸……”

“爷爷!”陈芸芸委屈,一张脸因羞恼涨得通红,差一点就哭出来。

而一旁,江淮鹏亦是一副震惊到极致的样子。

未婚妻……

陆承谨竟然有未婚妻?!

谁?

江胭?

如果是她……

短短几秒,江淮鹏的心思便已转了千百回,他下意识想要试探,然而陆承谨已越走越远。

热闹被隔离,陆承谨再次看了眼腕表。

“陆……陆总!”周尚接完电话,一个转身看到沉着脸的陆承谨,吓了一跳,“陆……”

“人呢?”

气势太过慎人,周尚内心哀嚎,额头上当即冒出了冷汗:“陆总,江小姐她……”

陆承谨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薄唇冷冷吐出一字:“说。”

“刚刚得到的消息,半小时前,江小姐在一家珠宝店挑选耳钉,遇上了……遇上了金家的小公子,要给江小姐买单,被记者拍到,这是拦下来的……照片。”

周尚冒死将手机递过。

屏幕上,赫然是金航轻佻靠近江胭,江胭浅笑嫣然的画面。

只一眼,陆承谨的脸色便犹如暴风雨来临前夕一般,难堪又慑人!

“现在在哪里?!”他捏着手机,力道之大似乎能将手机屏幕捏碎。

周尚垂下脑袋,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找……找不到江小姐。陆总!”

闭上嘴,他连忙跟上。

陆承谨走的极快。

不远处,似乎有两个人在对峙争吵。

声音隐约传来。

陆承谨没有理会,也不会理会。

不想快到电梯那时,隐隐约约的声音忽的响了起来,带着无法抑制的愤怒——

“什么慕色,什么设计演戏,我们胭胭不会做出那种事,再造谣,我告你诽谤!请你离开!立刻!马上!”

胭胭……

陆承谨脚步猛地顿住。

周尚顺着声源看了过去,却在下一秒眉头狠皱,脱口而出:“陆总!那个男的,是之前在慕色差点对江小姐……的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