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陆承谨不娶,是为了等一个人

作者:江陌迟 字数:418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番话说完,江胭已是泣不成声。

十分钟后。

江胭坐在沙发上,脑袋愧疚的低垂着,白皙的十指则不安的绞在了一块。

对面。

简兮冷着俏脸盯着她,因为大哭,嗓子早已喑哑至极:“说话啊!怎么不说?除了对不起,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

话到最后,已是颤音连连。

江胭没吭声,只是脑袋垂的更低了。

“江胭!”被她气到极致,简兮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双美目里皆是隐忍的情绪,“没话对我说是么?好,那我现在立刻回美国,我们再也不相见!”

话落,她真的没有半分迟疑,抬脚便离开。

江胭慌了,想也没想站起来就要去拉她:“兮兮!啊——”

膝盖猛地撞上茶几,身体一个不稳,她直接往前摔去!

“胭胭!”简兮回头,脸色一变!

“大小姐!”

眼皮狠狠一跳,郁远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胭胭!”

“大小姐,”迅速看了眼她的撞到的地方,郁远有些不忍,但到底还是说出了口,“简小姐,大小姐她……眼睛看不见,您……”

轰!

简兮只觉有道惊雷猝不及防的在头顶炸了开来。

“胭胭!”下一秒,她猛地推开郁远扶住江胭,心中是说不出的后悔自责,“胭胭,我……”

江胭顺势握住了她的手,深吸口气,她扬唇浅笑:“没事的啊兮兮,我已经习惯了。”

她的话音落下,简兮心尖却是狠狠一刺!

她比谁都知道,江胭有多得意自己的眼睛,全身上下,她最喜欢的,便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可现在……

郁远说,她看不见了。

而自己呢?

自己只顾着跟她生气,连刚刚进门,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反而拽了她一路。

眼眶倏地变的滚烫,眼泪顺势流下,简兮二话不说用力抱紧了她。

“兮兮,”江胭轻拍她的后背,终于有勇气解释了,“对不起,不是不想联系你,只是……从醒来到现在,有太多的事要做,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对不起……”

简兮,她从小到大唯一的闺中密友,外人眼中最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两人,却偏偏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而她和她的感情,也早已不单单是朋友那么简单,更是亲人。

但正是因如此,她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兮兮,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简兮没说话,只是抱着江胭的手愈发收紧了。

江胭朝郁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出去。

很快,整个别墅里,便只剩下了她们两人。

简兮抱了她很久。

江胭戳她,佯装抱怨:“你再抱下去,我真的不能呼吸啦,我好不容易活下来,难道你想勒死我?”

简兮闻言终是松开了她。

“两年前,发生了什么事?”紧握着她的手,她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江胭眼眸颤了颤。

“胭胭!”

江胭沉默了几秒,忽而扬唇浅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被人故意撞进了江里,身受重伤,差点淹死在江里,然后……唔,侥幸没死,不过成了植物人躺了两年,醒来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有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至于其他,她现在还说不出口。

再等等吧。

她说的极为轻描淡写漫不经心,然而听在简兮耳中,却犹如有只残忍的手,狠狠的撕裂了她的心脏,鲜血淋漓,疼痛不已。

“是谁?”两个字,她几乎是费尽全力从喉骨深处挤出来的。

眸中掠过冷冽,江胭摇头:“还在查。”

“我帮你。”简兮哑声道。

江胭沉默了片刻。

“兮兮,”她斟酌着开口,“这件事,你别插手,我自有打算。”

从醒来到现在,她一直都在查,可任何蛛丝马迹都查不到,连陆承谨他们那样有势力的人,都不清楚,就好像当年那场车祸只是自己的一场幻觉。

她确定,事情很不简单。

或许……

危险还在。

既是如此,她又怎么能把简兮也牵扯进来?

简兮气笑:“你觉得可能么?”

“兮兮。”

“嗯?”

江胭看向她,犹豫两秒到底还是说了出来:“我见着沈三哥了,他回来了,沈三哥……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空气仿佛有短暂的凝滞。

“那又如何?”简兮扯唇,浑不在意。

江胭笑,一针见血毫不客气戳穿:“当初,你是为了沈三哥离开的吧?”

简兮手指猛地颤了颤。

江胭感觉到了。

“我猜对了?”她挑眉。

“这并不是你不让我帮你的理由,”简兮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我跟你,早就不分彼此。还是你觉得,只有陆承谨能帮你,而我不能?”

陆承谨……

冷不丁听到这个名字,江胭心脏莫名蜷缩了下。

很奇怪的感觉。

“兮兮……”她舔了舔唇。

简兮打断她的话,定定的看着她:“还发生了其他很棘手的事,对不对?如果只是为了查找真相,你不会选择接近陆承谨,因为你恨他,如果有可能,你大概永远都不想见到他。”

江胭别过了脸。

“没有。”她淡淡否认。

“那你告诉我,我听到的你和陆承谨一件件的流言,是为什么?你在想方设法的接近他,对么?”

“我……”

简兮深吸了口气:“胭胭,你想嫁给陆承谨?是么?”

江胭眼眸狠狠的颤了颤。

她果然是最了解她的。

“兮兮……”

“放弃吧。”简兮打断她的话。

江胭脸色一僵,下意识追问:“为什么?兮兮,你知道什么?”

她有种直觉,接下来的话,很重要。

“因为,”沉吟几许,简兮咽了咽喉,“陆承谨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人,陆太太的位置,是留给那个人的,陆承谨一直未娶,就是为了等她。”

空气默了默。

片刻后,江胭哑声问:“你怎么知道?”

“沈遇。”简兮吐出两字。

沈三哥啊……

江胭平静的按了按太阳穴。

只是之后再说了什么,她却是有些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兮兮突然接了一个非常紧急的电话不得不立刻回美国,临走前嘱咐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等她回来再做决定。

江胭同样很平静的答应了。

然后……

江胭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窗懒得关,她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而后,便是过往种种如同放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播放。

挥之不去。

而其中最为清晰的,莫过于她第一次算计陆承谨,故意撞上他的车后,他不屑的冷笑,以及那一句——“娶你?凭什么?”

那时不懂,如今明白了。

江胭突然笑了笑,笑自己,那么无知,那么自大,以为胜券在握,其实差一点就真的破坏了别人的感情,做了一直以来自己最不耻的事。

更或许,陆承谨其实一直都在冷眼旁观,或者嘲笑她拙劣的勾引吧?

越想越多,越想越乱,到最后,江胭爬了起来,摸索着去浴室洗了个澡,她想着,大概用水冲一冲也能一并冲掉她的茫然吧。

她需要冷静。

洗完了澡,没有摸到吹风机,江胭索性就没有吹头发,随意用干毛巾擦了擦后便爬回床上睡了。

迷迷糊糊间,她好像终于想起了兮兮后来问的一句话——

“胭胭,他呢?”

他啊……

再也不会出现了啊。

到了后半夜,噩梦再度缠身。

而别墅外……

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静静的停了很久很久。

车窗降下,陆承谨左手搭在车窗上,指缝间的烟明明灭灭,落在座椅上的右手则始终轻抚着一个首饰盒,而他的双眸,望着二楼某个方向,久久没有移开。

翌日。

江胭感冒了。

当年那场车祸几乎让她元气大伤,醒来后体质亦大不如从前,昨晚先是没吹干头发就睡,而后又是没关窗,加之噩梦连连没睡好,她彻彻底底的生病了。

这一病,就是三天。

这三天内,她待在别墅里哪都没去,谁也没见。

而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她收到了两件礼服。

一件,来自江淮鹏,另一件,竟是……陆承谨。

“大小姐,”郁远收起手机道,“问清楚了,今晚六点在岚希酒店会举办一场慈善晚宴,陆总和您父亲都会参加,基本上流圈里的世家都收到了邀请函。”

“嗯。”江胭懒洋洋的应了声。

江淮鹏……

她大概能猜到他要自己出席,是为了试探她和陆承谨的关系,或者说,更为了算计江家和陆家的关系。

可陆承谨呢?

他又是为了什么?

她和他,一个礼拜没有任何的联系了吧。

那……她要参加么?

盛世集团。

周尚快速瞥了眼一直在看文件的陆承谨,认真道:“陆总,礼服已经让人送给江小姐了,独一无二的高定,绝不会撞衫,下午,化妆团队就会去为江小姐化妆。”

“嗯。”陆承谨淡淡应了声。

“不过……”

“说。”

周尚微的皱了皱眉:“江家也为江小姐送去了礼服,就是不知道江小姐会选哪一件。”

陆承谨神色依旧。

周尚想了想,又试探着问:“陆总,需要我去接江小姐到酒店么?”

手指微顿,陆承谨掀唇:“不用,”顿了顿,他神色淡淡加了句,“我亲自去。”

“是。”周尚闻言便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出去继续工作。

门被带上,陆承谨放下文件。

打开抽屉,情不自禁的,他伸出手在那个首饰盒上细细摩挲了番,而首饰盒旁安静躺着的,赫然是那块她送的腕表。

剩下的半天,时间仿佛过得格外的慢。

好不容易工作都处理完,周尚却走了进来,欲言又止:“陆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