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醒来,是为了……报仇

作者:江陌迟 字数:417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身体微僵,陆承谨缓缓转身。

微的眯了眯眼,他掀唇,嗓音说不出的暗沉沙哑:“爷爷,你怎么过来了?”

“别打岔,”神情严肃,陆老爷子厉声重复,掷地有声的话语里不失上位者的威严,“我不管你是玩玩还是认真,总之,陆家的儿媳,绝无可能是江胭那样声名狼藉的人!”

修长的身姿颓然的立在楼梯上,陆承谨垂首,没说话。

“我的话,你听到没有?”

陆承谨仍旧没有回应。

陆老爷子着实被他的态度气到了,但到底还是耐下了性子,放软语气道:“承谨,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下周有个宴会,你陪爷爷一起……”

“相亲宴么?”陆承谨轻扯了下唇角,有些嘲讽有些疏离的打断了他的话。

看着他的态度,又想到今天林建华来拜访说的那些话,陆老爷子眉头皱的更紧了:“不管是不是,你都必须去,江胭……趁早给我断了!”

“晚了。”

“什么?”陆老爷子一时没听清。

陆承谨却是转过了身朝楼上走去,只留下淡淡的一句:“爷爷,不早了,让司机送你回去吧,若不想回去,就住下吧。”

他走着,光影交错下,他挺直的背影似乎汇聚成了四字——

势在必得。

陆老爷子有一时的恍惚。

像……

太像了。

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消失,最终,陆老爷子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由管家扶着慢慢离开。

二楼。

没有回卧室,身体微晃着,陆承谨径直去了书房。

打开酒柜,他面无表情的拿出了一瓶酒和杯子,懒懒的倚坐在飘窗上,手腕一转,暗红色的液体随着杯壁缓缓流下,他看着,眸色暗了暗。

仰头,他一饮而尽。

酒入咽喉,竟是说不出的苦涩。

又是一杯,他随意垂下手,却不经意间碰到了一个盒子。

那是……

陆承谨拿了起来,打开,眸色却更暗了,唇角亦是牵扯出了一抹自嘲的弧度。

腕表……

她曾经送给自己的唯一一份生日礼物。

已经很旧的款式,他始终戴着,一直没离过身。

直到——

她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

捏着盒子的手便是那只被玻璃划破的手,包扎着,还疼着,陆承谨却不在意,哪怕用力到最后,有血迹溢出,他都不在乎。

只是蓦地,他脑中又冒出了今天在她卧室里看到的那样东西,以及……那串数字。

放过她?

别再招惹她?

呵!

一杯酒尽,陆承谨忍不住扯唇自嘲冷笑。

长夜漫漫。

夜色笼罩在他身上,说不出的孤寂。

风吹过,仿佛有一声低喃随之飘散进了空气中——

“胭胭……”

翌日。

江胭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十一点。

起床伸懒腰的时候,她只觉浑身就跟被火车碾压过似的,说不出的酸痛。

累。

她记得很清楚,她装醉,问陆承谨自己哪里不好为什么不肯娶她,问一句,他就对自己粗暴一分。

混蛋。

恨恨想着,江胭撇撇嘴,强行压下心底的那些不适,摸索着换上了衣服。

按下铃,等新请的佣人周姨上来,她便由周姨扶着下了楼。

“大小姐,”郁远适时走过去,扶过她在椅子上坐下,又替她拿好了碗筷,“我让周姨做了您爱吃的菜,大小姐,先吃饭吧。”

“好。”江胭欣然同意。

醒来到现在,她已能自己摸索着吃饭,不用旁人帮忙。

“怎么不吃?有事要说?”感觉到郁远的欲言又止,她笑着问。

郁远尴尬的移开了视线,颇有些不好意思:“大小姐,如果今天您……要出门的话,最好……换身高领衣服,遮一遮……”

江胭一下就听明白了。

能遮什么?

当然是吻痕。

那个混蛋!

深吸口气,江胭压下心底的恼怒,自然道:“嗯,知道了。”顿了顿,她状似无谓的耸了耸肩,缓缓道,“郁远,祝我得偿所愿吧,我想过了,如果我能有孩子,应该……会更顺利。”

“大小姐!”郁远猛地出声,黯哑的嗓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江胭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郁远,”拿着筷子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垂眸,她淡淡一笑,嗓音有些淡,甚至还有些虚无缥缈,“能醒来,已是侥幸,没有什么,是我抛却不了的。”

为了查出真相,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为了……报仇。

“大小姐……”

“不说了,吃饭吧。”

没人再说话,气氛渐渐沉闷,甚至是压抑。

直到——

江淮鹏的到来。

“大小姐,见吗?”郁远看了眼门口。

江胭浅笑:“见啊,为什么不见?”

她一点都不意外江淮鹏会来找自己,在陆承谨当众说了那番话,而她又让郁远散了些真真假假的话出去后,他若是不来,她才真的要对他另眼相看。

毕竟,他是那么的“精明”,精明到……害死了她在意的人!

呵!

果不其然。

江淮鹏一入座,便直入主题的质问:“你和陆承谨,到底什么关系?当初你不是说,你和他没关系?那为什么他说你是他的人?到底是,还是不是?”

手指把玩着秀发,江胭闻言抬眸,似笑非笑缓缓反问:“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笑?”

“你……”江淮鹏脸沉了下去,“好好说话!”

江胭扬了扬唇:“我就是在好好说话啊。”

被她油盐不进的态度气到,江淮鹏看着她那张酷似那个女人的脸,心中的厌烦更甚:“江胭!别不知好歹!爸爸这是为了你好!”

为她好?

难道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

江胭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哦。”挽了挽唇,她懒懒应道,不等他开口便看向了郁远,“郁远,我累了,想睡会儿,送我爸出去吧。”

江淮鹏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你!”

“江总,请。”郁远伸手。

“哼!”江淮鹏重重哼了声,最后愤怒的拂袖离去。

江胭唇角的笑意一点点的收敛,直至彻底消散。

“大小姐……”

江胭往沙发上靠了靠:“放心吧,江淮鹏不过是来试探的,无论我的回答是什么,都不会影响他心中的计较,他那样的人,永远都是利益当头。看着吧,他一定会‘帮’我们的。”

她要的,就是江淮鹏的算计。

既然要利用,那么,就相互利用个彻底吧。

他们之间的账,她会一笔笔的算清楚。

不甚在意的扯了扯唇,眸底闪过难辨的晦暗,垂首,江胭没再说话。

到了下午,算着时间,江胭拿过手机按下了陆承谨的电话。

不想无法接通。

再打,亦是如此。

江胭皱眉,正打算再打一次,郁远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小姐,得到的消息,陆总去了临市出差,一大早的飞机。”

出差……

指腹摸了摸手机屏幕,片刻后,江胭嫣然浅笑:“收拾一下,我们也去临市。”

郁远颔首:“是。”

话落,他正要转身,不想手机振动了起来。

接通,几秒后,他脸色凝重!

“大小姐!”

“嗯?”

郁远嗓音沉沉:“景城那……有了新的消息,我们,要过去吗?”

手指攥紧,江胭呼吸猛地一滞。

二十分钟后,两人出门。

开出去没多久,郁远便敏锐察觉到了异样:“大小姐,那辆车在跟着我们。”

她?

江胭冷笑:“那就让她知道,我为陆承谨,去了临市。”

“明白。”

话落,江胭闭上了眼,然而脑中却清晰的浮现出了曾经的种种画面,挥之不去,无一不在提醒着自己,当年的她,有多……蠢!

蠢到……让大哥因她而死,连尸首至今都找不到。

心绞痛的感觉蓦地袭来,呼吸变得困难,江胭死死咬住了唇,哪怕唇瓣被要被发白,她都没有松开。

四十分钟后,两人到达机场。

先临市,后景城,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

满怀希望而去,结果却如同上次一般,依旧是失望。

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晚上后,江胭收拾好心情直接去了临市,最后又特意选择陆承谨回南城的前一天先行回去。

整整四天,她和陆承谨都没有任何联系。

唔……

要不要主动和他联系呢?

托着下巴,江胭忍不住想,她想的入迷,也就没有察觉到身旁郁远的变化。

直到——

一道压抑着生气,痛楚的质问声颤抖传入耳中。

“江胭……”

“啪——”

手中的手机滑落在地,呼吸停滞,江胭身体猛地僵住!

“江胭!”

声音赫然拔高,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愤怒。

江胭唇瓣动了动,下意识想要上前。

却在下一秒,整个人被用力抱在了怀中。

“为什么不联系我?!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全南城的人都知道你江胭回来了,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江胭,你说,你把我当什么了?!”

压抑的哭声近在咫尺,一滴滴眼泪砸在了江胭的颈窝里。

那么的滚烫,那么的……伤心欲绝和沉重。

全然都是发泄。

“呜呜呜……我以为你死了,呜呜呜……”

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响。

江胭被紧紧抱在怀里,几乎就要透不过气了,可即便如此,她都没有动。

因为,她贪恋。

久违的怀抱,久违的关心。

她不用再伪装。

“对不起,对不起……兮兮,对不起……”眼泪从眼角汹涌滑落,鼻尖开始泛酸,江胭用力回抱,“对不起……对不起……兮兮,是我不对,别生气了好么?我活着,我还活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