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别再招惹江胭

作者:江陌迟 字数:430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侧歪了下脑袋,江胭挽唇,浅笑嫣然:“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饿了呢,能不能麻烦陆叔叔,唔……帮我叫个外卖?”

她撒娇,语气说不出的软媚。

陆承谨抿唇盯着她,静若无言。

“陆叔叔?”

“想吃什么?”眸色渐深,陆承谨自嘲勾唇。

“粥吧。”

“等着。”深深看了她一眼,陆承谨抽出被她握住的手,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直到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江胭唇畔边佯装的欣喜才一点点的散去,最后消失不见。

深吸口气,她站了起来。

慢慢走到床头柜前,她拉开抽屉,从最里面摸出一个装着维生素的瓶子。

那里面,是郁远替她找的药。

江胭安静了片刻,嘴角隐约勾出一抹自嘲弧度后,她拧开瓶子,一下倒出了三颗在掌心中。

仰头,吃下,她尽数吞进腹中。

楼下。

陆承谨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眼角的余光忽的瞥到了她的厨房。

脑中还不曾有想法,身体却像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冰箱打开,新鲜的食材不多,也不算少。

陆承谨盯着看了几秒。

最终,他收起手机,伸手从冰箱里找出了几样食材。

淘米,切菜,入锅。

陆承谨有条不紊,像是做着再平常不过的事,只是脸上,始终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

半小时后,关火,他上楼。

“江……”门开的刹那,剩余的话毫无预兆的堵在了喉咙口。

视线所及,是随意扔在地上的裙子,为她买的拖鞋则歪歪斜斜的躺着,而拖鞋旁则是黑色的……

“哗啦啦——”

水流声若隐若现的传了过来。

心头的恼火被挑起,陆承谨脸色一沉。

“江胭!”

他抬脚便往浴室走去。

门,在此时被拉开。

“陆叔叔?”

娇媚的嗓音响起,映入眼帘的,是裹着毛巾赤脚出来的江胭,她的神色迷离,裸露在外的肌肤像是染上了粉色,诱人至极。

那双最为吸引人的桃花眸,则像是被滋润了般,沁满了潋滟水光。

而空气里,若隐若现的淡淡酒味飘散着。

“唔……”

他看到红晕染上她的脸颊,而后,她勾唇一笑。

说不出的妩媚惑人。

薄唇倏地紧抿,陆承谨的脸彻底沉了下去,鹰眸幽幽暗暗,下一瞬,他压制着怒火捏住她的下颚将她死死抵在了墙上:“喝酒?洗澡?勾引我?”

“唔……疼……”

江胭蹙眉,不舒服的动了动。

“江胭!”

一只手指无意识的摇晃,另一只手勾上他的脖颈,江胭撅嘴委屈控诉:“才没有,口渴,找不到水喝,叫你,你也不回应我,不舒服,就要洗澡啊……”

身体有些不稳,她踮起脚尖,凑到男人脖颈处闻了闻:“唔……你不洗澡么?”

额角的青筋压抑的跳着,陆承谨隐忍着,重新扼住她的下颚:“江胭!”

“我不够漂亮么?”

“江……”

圈着他脖颈的手紧了紧,眸间浮起雾气,江胭委屈低喃:“为什么不喜欢我?是……是我不漂亮么?为什么不肯娶我?”

眸色已在不知不觉中幽暗到无法形容,陆承谨睨着她,面容却是一寸寸的变得冷冽。

直到——

她柔软的唇印在他的喉结上。

愤怒,自嘲,隐忍,所有的所有,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唔……”

破碎的嘤咛声情不自禁从唇瓣溢出。

那种兴奋跳跃的感觉,又来了,像是游走在漂浮的云端,一切都是虚无的。

包括,压在她身上的陆承谨。

……

夕阳西斜,累极的江胭躺在陆承谨怀中,终于沉沉睡去。

散落下来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眼睛,陆承谨伸手,轻柔替她拂到耳后。

指尖猝不及防触碰到她的脸颊。

陆承谨手指微顿。

他的眸始终凝视着她,没有一贯的冷漠,有的,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渐渐的,他情难自禁,指腹开始在她脸上轻缓摩挲,一下又一下。

“胭胭,胭胭……”像是受到蛊惑似的,他凑近,嘴唇贴上她的,一点一点的厮磨,直至感觉到怀中人不满的皱了皱眉,他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视线扫过她的腹部,片刻后,陆承谨小心翼翼放开她。

起身,穿衣。

目光搜寻着腕表,却在无意间瞥到一样东西时,他的瞳眸狠狠一缩!

那是……

陆承谨走近,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脑中赫然想起了她的别墅密码。

861130……

被刻意沉寂在最深处的记忆忽的清晰涌出,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残忍的狠狠的撕裂了此刻卧室内他和她的暧昧和温情,陆承谨的俊脸一寸寸的冷漠下去。

抬眸,他看着她熟睡的乖巧面容,握住那个东西的手逐渐印出青筋,不消几秒,他的眉目间已染满了阴沉的冷意,足以令人不寒而栗。

自嘲冷笑,他扯唇,戾气渐深。

下一秒,他转身离开!

“砰——”

迷迷糊糊的,江胭好似听到了关门声,可她太累了,根本睁不开眼,不及挣扎便再次陷入沉睡。

胸膛里蓄满了沉闷的怒气,陆承谨走的很快,然而却在看到客厅里端坐着的郁远时,硬生生顿住。

一站一坐,两人四目相接。

“陆总。”郁远站起来,不卑不亢打招呼。

“你怎么在这?”下颚的线条绷的极紧,陆承谨冷冷掀唇,那双幽深的眸已暗的不见底。

郁远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房间,依旧不卑不亢:“大小姐搬进来后,便让我也搬了过来,我是大小姐的贴身保镖,大小姐如今看不见,我必须确保大小姐的安全。”

陆承谨本就阴郁的脸在听到他也住这后,顿时降到冰点,却又在听到那句“她看不见”后,心脏狠狠的蜷缩了下!

“消失的两年多时间里,她在哪?发生了什么?”逼问的话语快他的大脑一步被吐了出来,他盯着郁远,眼睛里好似能结出一层冰。

“抱歉,陆总,”郁远迎着他的视线,神色淡淡,“我无法告知,大小姐不允许的事,我不会做,我只听大小姐一人吩咐。”

“说!”情绪倏地失控,陆承谨双目阴沉拽住他的衣领。

郁远纹丝不动:“抱歉,我不能。”

两人像是在无声对峙。

片刻后,陆承谨猛地松开他。

转身,他脸色难看的朝门口走去。

“陆总。”郁远在身后叫住他。

陆承谨停住。

郁远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顿道:“陆总,如果您不能娶我们大小姐,还请不要再招惹大小姐,放过她。”

放过她……

无声咀嚼着三个字,陆承谨低低冷笑了声。

不多时,别墅内恢复安静。

郁远抬头看了眼卧室所在方向,久久未动。

直到——

门铃声的响起。

门开,外面站着林建华一家三口。

郁远并不意外,在林建华开口之前,他便抢先出了声:“请回吧,我们大小姐现在不见客,也不会接受林小姐勉强自己的道歉,之前是,现在也是。”

话落,他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砰”的一声,林建华脸色跟着变得难看了起来。

“爸!”林嘉涨红了脸,泪眼汪汪,“我早说了江胭会趁机羞辱我!你为什么非要我来!现在好了,我的脸今天算是丢尽了!”

“还不是你自找的!”耐心不再,林建华恨铁不成钢,“你不仅丢了整个林家的脸,还害了公司,已经有公司取消和我们的合作了!你还不知悔改吗?!”

“我……”

“建华,那现在怎么办?”叶梅终于知道急了,“陆承谨不见我们,这个江胭也不见我们,陆承谨到底会怎么对付我们公司?”

林建华满心的烦躁,最终下定了决心。

看来,只能找那一位了。

但愿……

陆承谨对江胭,只是一时兴起。

慕色。

外面的喧嚣被隔绝,被浓重酒味覆盖的包厢安静到了极致。

倒酒,仰头。

一杯又一杯,陆承谨已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浓烈的酒精游走在他身体每个角落里,他却是越喝越清醒。

沈遇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的颓废,星星点点的阴郁像是从他骨血深处溢出来的,笼罩在他周身,说不出的孤寂和落寞。

这样的画面,他曾经见过,就在两年多前江胭消失的那一晚。

“这么喝,不怕喝死?”瞥见横七竖八的空酒瓶,他嗤笑了声,直接踹了他一脚,“陆承谨,你不要命了?还是,不要腿了?”

陆承谨没有抬头,只是一杯接一杯的继续。

眯了眯眼,沈遇挑眉:“听说今天在婚礼上,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江胭是你的人?还出手教训了几个女人?不是不在意她?这是做什么?嗯?”

陆承谨倒酒的动作顿了顿。

“没有在意,”他哑着嗓子冷声开腔,不知是在说服沈遇,还是在说服自己,“江胭,只能我欺负而已,别人,没资格。”

夺过他的酒,沈遇似笑非笑:“你爱江胭。”

爱?

幽光下,陆承谨咀嚼着这个字,心头溢出绵长的冷笑。

“没有。”他否认,嗓音低而哑。

“是么?”

“是。”

把玩着酒杯,沈遇闻言在他对面坐下,睨了他一眼,他凉凉道:“既然如此,那就别再去招惹她,江胭,值得更好的。”

“砰——”

手里的酒杯应声碎裂,嫣红的鲜血滴落而下。

陆承谨低垂着头,神色晦暗难辨。

别再招惹她……

呵。

一个两个,都这么说。

可到底,从始至终是谁在招惹谁?

笑意一点点的收敛,沈遇摇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出口还是换了句:“走吧,带你去包扎,之后送你回家,别腿和手都废了。”

陆承谨没动。

良久,他才沉哑开腔:“不用。”

是夜。

陆承谨一身酒味回家。

客厅里,一盏暖晕的灯亮着。

他没有在意,更没有停留。

直到,一道沉厚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

“陆太太的位置,谁坐,都不能是江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