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就算一条腿,也能满足你

作者:江陌迟 字数:448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良久。

楚楚动人的杏眼缓缓闭上,一个名字从嫣红的薄唇中被无声的冷冽的吐出——

“江胭。”

半小时后。

无论江胭怎么抗拒,还是被陆承谨抱进了景庭医院,并由专门的专科医生帮她做了检查。

脚伤其实并不严重,但在陆承谨的冷脸下,医生还是替江胭开了涂抹的药,之后又让护士拿来了冰袋准备给她冷敷。

哪怕冰袋外裹着毛巾,但冰凉的触感一经接触皮肤,江胭身体还是缩了缩。

“嘶!疼……”贝齿咬着唇,她眉头紧皱低呼。

陆承谨眸色暗了几分。

“轻一点。”他睨了医生一眼,嗓音凉凉。

周遭的气压似乎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而降到了谷底,足以令人窒息。

而他的眼神……

太冷。

心头狠狠一颤,医生被吓得直接手一抖。

“啊!”

江胭脸色白了白。

陆承谨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气氛骤变!

医生只觉背后升起了一股寒气,就连额头上,都冒出了点点冷汗:“陆……”

“我来。”眉目阴沉,陆承谨径直夺过冰袋就要蹲下。

“陆总!”医生盯着他的腿,满脸都是不赞同和担心,“您的……”

剩下的话在对上男人那双幽暗无波的冷冽眸子时,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

医生噤声。

陆承谨蹲下,视线所及是她白皙纤细的脚踝,薄唇抿了抿,他伸手捏住她的小腿。

他的指腹一经触碰,江胭条件反射般的就要躲开。

“别动!”压抑着情绪,陆承谨冷声警告。

咬了咬唇,别过脸,江胭到底没再动。

手拿着冰袋,陆承谨小心翼翼轻柔的敷在了她肿胀的地方。

他看到她白嫩的腿颤栗了下。

喉结不自觉上下滚动了番,陆承谨眸色逐渐深邃,小腹处不知怎么的蹿起了一团火。

蓦地,回忆从深处涌出。

小时候那一次,她摔倒同样崴了脚,可怜兮兮的喊疼,但怎么也不肯去医院,于是,他抱她回了家,问了医生帮她冷敷。

那时候……

“疼……”猫叫似的声音轻轻响起。

记忆倏地戛然而止。

陆承谨瞥了眼她隐忍的神色,后知后觉发现是自己太过用力。

敛了敛眸,他不动声色调整。

只是……

“什么时候崴的?”抬头,他看着她,嗓音低沉喑哑。

而后,他看到她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随意道:“大概是在第二次她们想要推我下水的时候吧,人太多,我又看不见。”

那时候?

陆承谨的脸当即沉了沉,鹰眸幽幽暗暗,薄唇亦紧抿成了线。

他下手太轻了。

早知如此,应该让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更痛苦。

气氛好似沉默了下来,无人再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冷敷的时间很快就到。

瞥了眼她脱在一旁的高跟鞋,陆承谨脸色不好看的拿过,而后站了起来,把冰袋扔回给医生后,他二话不说转身出了门。

敏锐感觉到他的离开,江胭终是松了口气,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她的身体都要僵硬了。

江胭动了动。

房间里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似乎只剩下了她一人。

而等了很久,都没有再有人进来。

都走了?

江胭皱眉,微愣。

她试图叫了声:“医生?”

没人回应。

江胭眉头皱的更紧了,莫名的,她有些不安,她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医院。

两年零一个月,孤零零的躺在那……

那种感觉,她再也不想尝试。

顾不上脚踝处的疼痛,下一秒,她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凭着感觉近乎落荒而逃的往外走。

很幸运,她一下摸到了门。

“陆总!”

蓦地,她听到了刚刚医生的声音,似乎带着无可奈何。

陆承谨回来了?

不及她深想,医生担忧的声音再度响起——

“陆总,您的腿还需要休养,不能长时间站着,更不能蹲下,陆总……您还是回病房吧?”

江胭猛地愣住。

他的腿……

她怎么忘了,郁远说,陆承谨在那天离开公寓后出了车祸,昏迷了两天,而受伤严重的,是……左腿。

可……

手指无意识的一根根攥紧,江胭蓦地又想起了在婚礼现场,他出现,把自己往他怀里拉,后来又抱了自己一路,再后来停车场……

“谁让你出来的?”

恍惚间,男人低冽愠怒的声音毫无征兆响起。

江胭回神。

下一秒,不等她抬头,脚踝忽的被人捉住,一双软软的拖鞋被穿在她脚上,脚趾蜷缩间,她整个人忽的被男人一个打横抱起!

瞥见她好似浑不在意的表情,陆承谨脸色铁青,薄唇微张,他冷嗤开腔:“既然看不见,老实呆着,乱走什么?这会儿不怕疼了?”

他的嗓音明显低了好几度,连带着房间内的气压,都随之变得低沉沉的一片。

江胭心尖颤了颤。

“你今天什么意思?”想也没想,她脱口而问。

陆承谨脚步猛地顿住望向她。

“什么?”他盯着她,一瞬不瞬。

敏锐察觉到他的幽邃视线,江胭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不着痕迹垂了垂眸,再抬头,她嘴角伪装出轻轻懒懒的笑:“唔……就是我是你的人那句话啊,这么说,难道是打算对我负责么?”

娇媚的眨了眨眼,眼中跟着快速闪过狡黠,不等他开口,她先下手为强,故意委屈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说,一旦不负责,怕是那些欺负我的人以后会毫不留情的嘲笑我,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我呢。所以……”

顿了顿,她浅笑,内心却是没来由的紧张不已:“要不要快些让我成为陆太太,嗯?”

她自然还记得他那天说的条件。

在窗前做一次。

可除非吃药,否则……

既然现在有另外的机会,还是他主动送来的,那么,她一定要抓住,赌一把!

然而……

她等了很久,都没等到男人的回应。

指尖不由自主的微颤,她开腔:“陆……”

“嗤。”

她听到了男人极淡的低嗤声,带着隐隐的不屑,甚至是……愤怒。

饶是早已对他对自己的态度习以为常,但此时听着,江胭心中仍是有些气急,咬了咬唇,别过脸,她没再说话。

陆承谨看着她隐忍的样子,愈发气急。

自嘲扯了扯唇,他收回视线,面无表情抬脚离开。

感觉到他在走动,江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不想再跟他说话,却还是脱口而出:“陆承谨!你放我下来,你的腿……”

陆承谨的脸彻底沉了下去。

“放心,”他盯着她,止不住的冷笑,“残不了,就算只剩一条腿,我也能满足你,和你做……爱做的事。”

明明是极冷的语调,偏生透着喑哑的性感,蛊惑人心。

轰!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当众跟她开了黄腔,江胭小脸瞬间忽红忽白!

混蛋!

胸口堵着一股沉闷,江胭气极,脾气上来,不甘示弱掀唇反击:“是么?不过可惜了,我并不喜欢自己未来的老公是个残废。”

她特意在残废两字上加重了音,几乎是咬牙切齿。

“是么?”森然的嗓音低低响起,陆承谨薄唇紧抿成线,似在隐忍着什么,眸色亦是深的可怕。

江胭倔强扬起下巴,冷哼:“是!”

心底那团莫名的恼火被她深深挑起,陆承谨冷冷一笑:“不知好歹!”

气氛骤变!

粉拳绷紧,清冷的桃花眸里一闪而逝复杂的情绪,深埋心底的委屈亦破土而出,江胭到底没控制住,伸手猛地推上他的胸膛:“既然如此,不劳陆先生费心了,放我下来,省得我们相看两厌!陆……”

“啪!”

臀瓣被重重打了一下。

清脆而又响亮。

时间好似被定格了两秒。

“陆承谨!”江胭彻底恼羞成怒,声音都是发颤的。

涨红了的小脸,浮了层雾气的眼眸,陆承谨看在眼中,心中溢出了绵长的冷笑。

相看两厌……

很好!

没有再看她一眼,他冷着脸径直离开。

心底翻滚的情绪起起伏伏,江胭负气奋力挣扎,奈何根本就挣脱不开,无论她怎么闹,最后只能任由男人将她扔进车里!

江胭闭上了眼,没有再说话。

她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好像自重逢以来一直便是如此,她和陆承谨始终处于这种状态,相看两厌,哪怕有短暂的温情,最终还是会回到之前的状态。

是哪里错了呢?

她该怎么做?

时间……不多了。

脑子里说不出的混乱,加之下飞机后还没休息就被拉去参加婚礼,想着想着,江胭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驾驶座,陆承谨看着她睡着后对着自己的侧脸,冷了一路的脸终是渐渐恢复正常。

江胭……

闭了闭眼,他心中仍是止不住的自嘲。

半个多小时后,宾利车在别墅门前停下。

陆承谨没有马上下车,而是降下了车窗,点了根烟。

隔着青白的烟雾,他看了她很久。

烟灭,他下车,抱过她往别墅里走。

别墅门是密码和指纹锁。

陆承谨捉过她的手按下了指纹锁,而后是密码。

怀里人睫毛颤了颤。

“密码。”他哑声问她。

江胭睡得迷迷糊糊,闻言不满皱了皱眉,没好气的嘟囔了声,只是听着更像是在撒娇:“……真笨,861130啊。”

陆承谨脸色倏地暗沉!

而刹那间,他心底忽的涌出了一阵无法言喻的钝痛,像是绸缎从中间被撕裂,带出好似积累了一个世纪之久的痛楚,延绵不绝,清晰慑人。

861130……

呵!

周遭像是蔓出了一股寒意,江胭突然惊醒。

“嘀!”

她听到了密码解锁的声音。

密码?

她微怔,大脑里的混沌被拨开,她终是后知后觉察觉到了男人的不对劲。

他的气息……

太冷,太危险。

这种冷,和之前在医院又是不同的。

像是……

江胭形容不出来,心中莫名有些慌乱。

直到——

她被男人放下,似乎是在熟悉的床上。

男人要走。

江胭想也没想拽住了他!

陆承谨转身,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心底翻滚的情绪再也压制不住,像是要冲出来,他面无表情,只是绷紧的手背还是泄露了他压抑的怒气:“怎么?”

心尖猛地一颤,电光火石间,江胭有了决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