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充满疯狂占有欲的掠夺

作者:江陌迟 字数:445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胭胭……”

失去焦距的眸子动了动,江胭蓦地回神。

周珩?

他来干什么?

“胭胭……”

周珩走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的女人,每一步都走得万分艰难。

江胭微的皱了皱眉,想也没想就要从陆承谨怀里下来。

陆承谨本就冷漠的面容倏地沉了下去,像是覆着层春初湖面上的寒冰,寒意深深。

江胭没有察觉。

澄澈的双眸凭着感觉看向周珩所在的方向,她不甚在意的问:“有事?”

“胭胭……”周珩痴恋的望着她,一眨不眨,深怕自己错过的那一秒她就再次消失不见,他想看她,想把她深深的刻在心里,“胭胭……”

听着他的声音,江胭莫名有些不耐:“你要说什么?”

“我……”

“有话就说。”

像是被惊醒,周珩看着那张熟悉又有些陌生,想到刚刚婚礼现场的事,顿时尴尬不已:“我……我是来道歉的,胭胭,对不起。”

江胭掀眸:“道歉?”

周珩喉结艰难滚动,点头,眼中尽是苦涩和尴尬:“你说的对,我……我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要有担当,我会处理好。”

面前的人,神色依旧。

周珩张了张嘴,几乎是下意识的解释:“那个女人……我,我当初只是一时迷糊,我喝醉了,把她当成了你,所以才……你放心,我……”

“周珩,”江胭掀唇,果断打断他的话,“你不用跟我道歉,你的事,和我没关系,该道歉的对象,也不是我,其他的,也不用跟我解释。”

那句“我会尽快解决好,然后重新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的话,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咙口,不上不下,犹如一根刺,刺的周珩脸色泛白。

“我……”他想说些什么,冷不丁却撞入了一双平静无波但冷冽至极的眸子里,呼吸一滞,他没来由的想要躲开。

陆承谨自是看到了他的神色变化,当下不屑勾唇,冷漠中毫不掩饰狠戾警告的字眼随之幽幽吐出:“还不滚?”

那个眼神……

周珩脸色在顷刻间变得难堪到极致!

“滚。”陆承谨睨了他一眼。

周珩终是僵硬转身,如行尸走肉般跌跌撞撞离开。

江胭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

睫毛颤了颤,她心中到底还是闪过了一丝内疚,婚礼变成这样,虽然不是她的意思,但一定程度上,她推波助澜了,帮着……闹大了。

“怎么?后悔了?对他念念不忘?”

低冷的嘲讽声蓦地贴着耳畔响起,随之侵袭而来的,是男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

那般的强势,像是要将她密不透风的包围。

江胭下意识想躲开。

不想才动一动,一只手臂忽的用力揽住她的腰肢,将她的身体按进了他的胸膛,牢牢将她禁锢!

“嘶!”

他的动作太过突然,胸前的柔软毫无预兆的撞上了他的坚硬,江胭忍不住低呼一声。

“你……”

“一个只是嘴上说着爱你,实则劈腿不知多久的男人,就这么让你念念不忘?”看着她皱眉,看着她眼底积聚起来的排斥,陆承谨忍不住冷嗤,“喜欢他?”

念念不忘?

江胭只觉莫名其妙。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男人似乎话中有话,只是不等她深想,男人愈发嘲讽的话便再度响了起来——

“后悔了?被他感动了?准备接受他?”额角那压抑的突突跳着,鹰眸微眯,陆承谨盯着她,眸色逐渐幽暗,周围的气压似乎也在这一刻低到了谷底。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危险的气息迅速融合在了空气中,迫人的气势压的江胭有些喘不过气来。

“喜欢他?”

又是低低凉凉的一句话。

“是啊,”被他禁锢着难受,心思一转,江胭忽的仰起脸蛋,浅笑着故意承认,“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后悔了,毕竟他喜欢了我那么久呢。”

视线里,她的五官明艳,挑起的眉梢慵懒又妩媚,偏生却又像极了女孩在谈及爱恋之人才会有的羞涩。

陆承谨的脸色倏地就沉了下去。

“喜欢周珩?”一字一顿,恍若从喉骨深处溢出,带着绵长的,散不尽的冷意。

漫不经心的扬起下巴,江胭缓缓笑了:“小叔叔……唔!”

话音未落,两片滚烫炙热的唇便凶狠的覆了上来!

辗转,吸允,啃噬……

像极了在惩罚!

“唔……”

他的吻太过强势,连同他身上透着的男人气息一起,淹没了她的呼吸,他的手臂搂着她的腰,愈发的用力,像是要把她融入他的骨血里一般。

唇齿纠缠。

渐渐的,吻已不是吻,而是……充满疯狂占有欲的掠夺。

“唔……”

江胭脸色渐白,深埋脑海的那段记忆瞬间涌出,一起而来的,还有一股足以让她窒息的沉闷,压着她,折磨着她,甩也甩不掉。

男人的吻还在深入,他禁锢着她,另一只手则沿着她的后背轻抚而下。

江胭身体猛地一颤!

“唔……”

她下意识想要挣扎,不想不仅挣脱不开,身体反而被抵在了车身上!

“放……”

唇再度被凶狠堵住,吞噬了她所有的排斥和后怕。

下一秒,她的双手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单手反剪到身后,被迫挺胸,姿势尴尬。

江胭脸色煞白!

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栗。

呼吸被彻底掠夺,她难受到极致,几乎窒息。

“嘀!”

车锁被解开,江胭还不曾反抗,便被扔进了车里!

晕。

难受。

即便看不见,江胭仍是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灼热又幽暗,带着赤裸裸的欲望,像是迫不及待要吃掉猎物的野兽。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间,男人强烈的气息再度将她包围。

“江胭,”将她的双手反扣在头顶,陆承谨下颌线条紧绷,幽暗的双眸深邃紧绷,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他开腔,似冷笑似自嘲,“非要惹我生气,是么?”

江胭蓦地屏住了呼吸,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情绪突然涌出,继而胸膛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起来!

但……

这样的情绪也不过短短一瞬。

指甲狠狠嵌入掌心,口腔里的嫩肉被咬到麻木,刺痛的感觉升起,江胭强行逼着自己忍耐清醒。

她不能输!

挽唇,她嫣然一笑:“小……”

然而……

她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出口!

“唔!”

更加凶狠强势的吻落了下来!

他不想听她说那些虚伪的话!

眼底蓄着愤怒的冷意,眸光又深又浓,陆承谨几近粗暴的堵住了她的唇,狠狠啃噬完,他怒意翻滚,就着她的唇一路往下。

下颚,脖颈,锁骨。

再然后……

“陆承谨!”

身下人失控尖叫出声,那嗓音里,斥满了掩饰不了的惊恐。

陆承谨没有停。

眉目间愈发的阴沉,心头燃烧的烈焰越说越旺无处发泄,他抬头,触目所及,是她惨白的小脸。

抗拒,排斥。

他都看得清清楚。

只是这一次,他不会轻易再心软饶过她!

这个没有心的女人!

英俊的脸廓冷冽阴沉到好似能滴出水,心头溢出冷意,陆承谨俯身,炙热的唇重新攻占她的。

“唔!”

身下的女人抗拒的更厉害了,她皱着眉,像是在忍耐痛意,渐渐的,她的脸色愈发惨白,毫无血色可言。

她在挣扎。

被她气到极致,心底翻滚的情绪像是要压制不住,陆承谨索性抬腿压住她的。

不想下一秒,女人倒吸一口凉气,继而惨叫出声——

“嘶!疼!”

陆承谨的身体硬生生被定住。

他看她,亲眼看见她的眼眶迅速染上雾气变红,五官几乎皱在了一块。

瞳眸重重一缩,不等他反应,恼怒和心疼已条件反射般的喷涌而出占据他的心扉,努力压下心头那股火,他起身打算查看:“哪里……”

“啊——”

疼字还没出口,女人的脸色惨白到极致。

陆承谨僵住。

下一刻,身下人剧烈反抗起来,双手毫无规则可言的捶打在身上。

“混蛋!陆承谨你混蛋!起开!别碰我!别碰我!”

车内有几秒钟的死寂。

直到——

陆承谨发现她左脚脚踝处的泛红和肿胀。

刚刚,他应该是压到她的伤口了。

脸色暗沉了好几度,他皱了皱眉头,嗓音说不出的晦暗喑哑,若是仔细听,便能分辨出其中的后悔和压抑:“脚崴了怎么不说?宁愿疼?”

他比谁都清楚,从小到大,她有多怕疼。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陆承谨的脸更沉了:“江……”

“混蛋混蛋混蛋!”随手摸过身旁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砸过去,江胭控诉着,气的全身都在抖,眼中尽是委屈,“你让我说了么?!”

她挣扎着起来,触碰到男人的身躯,她想也没想用尽全力推开他:“滚开!”从前骄纵的脾气不再隐藏重新尽数涌出,尤嫌不够,她抬脚就要踹他,“滚……”

脚腕冷不丁被带着薄茧的手抓住。

“陆……”

“别闹。”在她发作之前将她按进胸膛中,陆承谨望着她,不易察觉的温柔渐渐从眼中溢出,而心中掠过的,是久违的熟悉。

曾经,她就是对自己这般发脾气,不似重逢以来的虚假。

气氛微变。

排斥和愤怒等等情绪融合在一起喷涌而出,偏生男人的指腹还在她脚踝处摩挲,江胭心中莫名慌乱,完全忘了伪装:“陆承谨!你放开我!”

说话间,她奋力挣扎,试图把脚从他掌心里抽出。

奈何……

没用!

她根本动弹不了丝毫!

“陆……”

她眼中的厌恶太过明显,之前的温情好似成了错觉,胸口说不出的窒闷,陆承谨眯眼,嗓音冷冽:“要么,乖乖别动,要么,继续刚刚的事。”

江胭身体赫然僵住!

“砰!”

下一瞬,她听到了车门被甩上的声音。

“咔擦——”

车门上锁,引擎声响。

“去哪?”江胭手指蓦地攥紧。

陆承谨看了她一眼,冷冷吐出两字:“医院。”

医院……

江胭想也没想就拒绝:“我不去!”

“由不得你!”陆承谨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几字。

话落,宾利车如离弦的箭一般疾驰而出!

很快,停车场内重新恢复了安静,像是刚刚的一切从未发生过。

而柱子后,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因嫉妒死死的绞在了一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