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我们陆总,护短

作者:江陌迟 字数:423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啊——”

猝不及防,江胭低呼出声。

“走。”

惊魂未定间,她听到了男人低低的冷冽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走?

离开?

眉头微蹙,江胭迅速稳住心神,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

“小嘉!小嘉——”

小嘉?

江胭瞬间反应了过来,下一秒,她眉头舒展,唇角重新懒懒扬起。

叶梅一眼就看到了宝贝女儿正在水里哭喊,而周围,没一个人救她,这一刹那,她只觉有千万根针在她心上猛刺!

“小嘉!”她想也没想,冲过去就打算亲自拉她。

“林夫人。”

一只手臂横亘在面前,阻拦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让开!”叶梅气到极致。

周尚不卑不亢:“抱歉,这是我们陆总的命令。”

大脑嗡嗡作响,耳旁是女儿的呼叫声,叶梅哪里顾得了那么多,不顾一切就要去推他!

“叶梅!”

手腕蓦地被抓住。

林建华沉着脸瞪她,压低了声音呵斥:“别闹!”说罢,他也不顾妻子的反应,甩开她的手,疾步走向即将擦肩而过的陆承谨,“陆总!请留步!”

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情绪,陆承谨脚步未停。

林建华脸上划过难堪。

“陆总!”顾不上丢不丢脸,他扬声,急急道,“陆总!江小姐!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是小女的不对,她不该造谣诬蔑江小姐,我会好好教训她的,她现在也知道错了,恳请陆总江小姐高抬贵手,饶了她这一次吧!”

话落,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放低姿态继续:“江小姐,我替小嘉跟你道个歉,都是误会,能不能……别跟她计较了?”

知道错了?

误会?

饶?

默念着这些字眼,江胭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除了这些,就没其他的话可说了么?

“江小姐……”

皱了皱眉,她索性别过了脸。

陆承谨低眸,一眼便捕捉到了她眼底闪过的不耐和冷意。

“这就走。”他开腔,嗓音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宠溺,而话落,他亦是没看任何一眼,迈开长腿径直离去。

老脸如同被当众打了一巴掌一样难堪,林建华怔住。

“陆总!江小姐!”后知后觉回神,他拔腿就要追!

“林总,”周尚眼疾手快拦在他面前,丝毫不留情面凉凉道,“林小姐要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负责,林总若是想让她尽早上来,最好什么都不要管。”

“周特助!”林建华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周尚没有理会,眼角的余光瞥见有人起身想要走,当即冷声道:“我们陆总的意思,林小姐没从水里上来之前,谁也不能走,否则,就一起下去陪陪林小姐。”

起身的那人身体猛地僵住。

众人面面相觑,再也不敢动,有嘲笑过江胭的,更是被吓得动都不敢动,哪怕只是眨眼,就怕一个动作被认出来继而被扔进水池里。

一时间,现场气压低沉沉的一片,说不出的压抑。

而水里——

冷意一波波的钻进皮肤里,林嘉再也忍受不了,嚎啕大哭起来,声音凄厉:“爸!妈!我不要在水里,冷!妈!救我!救我……”

叶梅只觉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攥着她的心脏,不停的用力拧着,疼到了极致!

“小嘉!”

她想上前,偏偏周尚拦在跟前,想安慰她,不想撞入几步之外郁远冷冰冰的警告目光里。

“小嘉!”

身体蓦地一软,她径直往后倒去。

“叶梅!”林建华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建华……”叶梅抬头,眼眶泛红的看着他。

林建华哪里狠得下心?

“周特助……”他哑着声音,丢弃了这张老脸,眼神恳求,“差不多了,够了……周特助,让小女起来吧。”

周尚面无表情,没有理会。

“周特助!”

周尚始终没有松口。

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一秒,两秒……

十分钟过去。

周尚瞥了眼水池,冷声道:“拉林小姐上来。”

叶梅闻言大喜,然而当看到是两个黑衣男人去拉人,且后知后觉想到现在那么多人,她脸色一变,顾不了什么阻止:“等等!我……”

“林夫人是想林小姐再在水里待一会儿?”周尚凉声反问。

叶梅一怔。

犹豫间,哭喊到嗓子哑的林嘉已被拽了起来。

众目睽睽,湿身而起,身材一览无遗。

甚至连……

“小嘉!”叶梅颤抖着推开林建华跑过去试图遮住她。

然而,已是没用。

周尚没有再阻止,而是眼中带了些不屑的意味冷冷说道:“林总,这只是小小的教训,至于这教训是什么意思,林小姐自己再清楚不过,林总大可好好问问林小姐。”

林建华背后莫名升起一股凉气:“周……”

“另外,”周尚打断他,视线先是扫视了在场众人一圈,而后才重回林建华身上,“还有一句话,还望林总记住。我们陆总,护短。”

话音落下,全场哗然!

有人惊得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护短……

那不就是……江胭?!

效果已达到,周尚扯了扯嘴角,收回视线,径直离去。

几步之外,郁远也不再多留。

只不过……

“林小姐,”在像是受了奇耻大辱而大哭不停的林嘉身旁站定,他眯起眼睛,冷冷睨了她一眼警告道,“若还有下一次,绝不是今天这么简单。”

言毕,他扬长而去。

“林……林总,我想起还有事,就先走了,抱歉。”有额头冒出冷汗的人率先提出告辞。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告辞声陆陆续续响了起来。

短短两分钟时间不到,原先热闹的婚礼现场已变得空荡荡的一片,除了林嘉越来越响,越来越委屈的哭声,仿佛再无其他。

太阳穴那突突的跳着,林建华黑沉着一张脸,终于忍不住吼出了声:“你给我闭嘴!不准再哭!”

林嘉一双眼睛已经肿得不像样,整个人更是狼狈至极,冷不丁听到这句不似往常的疼爱,反而充满了怒气的吼声,当即不敢置信的愣住。

“爸!”她屈辱大喊,伤心欲绝,声嘶力竭,“我被人这么欺负!你为什么不帮我?!现在还凶我?!你是不是我爸!”

“啪——”

清脆响亮的一记耳光重重打在了林嘉脸上。

“小嘉!”叶梅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她,搂住女儿。

林建华气的浑身都在抖:“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是不是冷水泡的不够?还没有清醒?!还有你!”视线猛地射向叶梅,他说不清是愤怒更多一点还是失望更多一点,“慈母多败儿!是不是今天她杀了人你也要这么护着她?!”

胸膛气到剧烈起伏,他重新盯着林嘉,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你为什么又要去招惹江胭?上次不是交代你要道歉?为什么又会弄成这样?!”

虽然气到极致,但到底,他还是保留了些理智。

周尚的话,他想在要是还想不明白,这半辈子就白活了!

他的意思,分明是对林嘉的教训,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林嘉想要怎么算计江胭,陆承谨就怎么反过来教训林嘉!

一切都是林嘉自作自受!

“说话!”越想,林建华就越生气,然而当他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屏幕上几张照片时,他心底忽的冒出了一个可能。

他猛地冲到了林嘉面前!

“建华!”叶梅以为他气急了要动手,连忙拦在他面前。

林建华脸色铁青,一瞬不瞬盯着林嘉,厉声质问:“今天的事,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人在你身边说了什么?不准哭!回答!”

说了什么?

叶梅浑浑噩噩惊醒,难道……小嘉被人利用了?

“小嘉!”她急切询问。

然而回应两人的,除了林嘉不停的摇头,就是越来越委屈的放声大哭。

再无其他。

林建华挫败的长长叹了口气。

林嘉的哭声还在继续,嘴唇发白,整个人更是不停的颤抖。

“哭哭哭!哭什么哭?!不准哭!”林建华厉声呵断,他看向叶梅,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带她去换衣服,晚些时候,我们一起去给江胭道歉!”

“道歉?!凭什么?!”叶梅失声叫起来。

林建华怒到极致:“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清状况吗?!你的宝贝女儿,今天已经把陆承谨,江胭,还有江家都得罪了!陆承谨是谁?得罪他的下场是什么?林家,承担的起吗?!”

叶梅脸一白。

林建华恨道:“还有江家,就算江胭名声再不好,在江家再不受宠,可不管怎么样,她名义上还是江家大小姐!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抹黑江胭,你让江家怎么想?江家要是没有作为,才是丢脸,你明不明白?!”

按了按眉心,他闭眼,心中却是烦躁异常。

今天林家的脸,算是被林嘉丢光了!

还有林瑶那边……

林瑶?!

猛地想起这个侄女,林建华后知后觉睁眼看去。

不想却在下一瞬撞入了两双克制不住愤怒的眼睛里。

另一边。

江胭被抱着,脑袋被迫紧贴着男人的胸膛,除了男人的脚步声和彼此的呼吸声,以及……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再也听不到其他。

安静。

太安静了,安静的,江胭莫名有了种错觉,好像和陆承谨重逢以来,两人从未这么和谐过,以至于竟然让她觉得有些……温情。

温情?

江胭愣住。

然而下一秒,她脑中忽的冒出了那日她被他抵在窗前的情形。

深埋心底的排斥和厌恶重新涌出,她身体颤了颤,而这种发颤和排斥,在感受到他独有的清冽气息见缝插针的侵入自己所有的肌肤时,赫然达到顶峰!

呼吸微滞,江胭脸色渐白。

陆承谨第一时间敏锐察觉到了她的排斥,眸色瞬间幽暗到极致,他只觉胸腔里有股闷气在肆意的横冲直撞。

扯唇,他压抑着冷笑:“江……”

“胭胭!”

一道像是盛着久远深情的声音猛地响起,毫无征兆的打断了他的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