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我的人,就这么让你们欺负?

作者:江陌迟 字数:438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啊——”

毫不怜惜的一拽一拖,手腕像是被折断了一般痛到极点,林嘉脸色煞白,呼吸蓦地急促到紊乱,额头上更是布满了涔涔的冷汗!

“陆大哥!”瞪着江胭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和嫉妒,她脱口大喊,嗓音说不出的尖锐,“你别被江胭迷惑了!江胭她不要脸!只会勾引男人!”

“扔。”森然的嗓音低冽响起,寒意四散,陆承谨的周身尽是危险的气息。

郁远脸色暗沉,二话不说再次用力拽起林嘉。

林嘉脸色惨白,拼命挣脱:“放开我!”

然而根本没用!

眼看着,她就要被拖下去——

“陆总!”

林嘉猛地回神,湿润润的双眼里赫然全是喜悦:“三伯父!三伯母!快救我啊!快叫人把这个臭保镖赶出去!还有江胭!她欺负林瑶不要脸!快啊!”

她喊得急切,语气是一贯的高高在上,丝毫没有察觉到林父林母两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陆总,”强行压下心底的不愿和恼怒,林父嘴角勉强挤出笑意走到了陆承谨身旁,放低了姿态道,“林嘉不懂事,能不能,请陆总看在我的面上,放了……”

“你是谁?”

除了冷漠再无其他情绪的嗓音幽幽响起,犹如一个巴掌,径直打在了林父的脸上。

“我……”

冷冷勾唇,陆承谨再度打断他的话:“我陆承谨,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陆总……”尴尬和难堪涌出,林父一张脸忽红忽白,但到底还是迅速调整了过来,强撑着道,“对不起,陆总,可今天,到底是小女的婚礼,林嘉和江小姐的不愉快,您看……能不能算了?”

“嗤。”

回应他的,是陆承谨毫不客气的冷嗤声。

“陆……”

“算了?”眸底蓄着厚重的阴霾,陆承谨菲薄的唇动了动,弥漫出一层似笑非笑的嘲弄弧度,“我的人,就这么让你们欺负?嗯?”

轻描淡写的语调,恍惚的足够让人以为是错觉,但偏偏,却又真真切切的飘进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包括,就在他怀里的江胭。

心尖猛地一颤,江胭的身体倏地就僵住了,呼吸亦是微滞,那感觉,就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滋生了。

我的人……

他……什么意思?

林嘉也听到了他那句话,刹那间,她只觉有桶冰凉刺骨的水浇在了她身上。

冷。

蓦地,她脑中忽的清晰冒出了那日她在江胭公寓看到两人上身赤裸相拥的画面,陆大哥护着江胭的样子,和现在……何其相似!

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她怔怔低喃:“陆大哥……”

“你说,照片上的人是她?”

林嘉猛地回神,瞬间撞入男人寒意深深的冷厉眼眸中。

“我……”

“是她么?”陆承谨面无表情的睨了她一眼。

林嘉只觉一颗心顿时被吊了起来!

陆大哥的意思……

是相信她了么?!

对了!

只要揭穿江胭的面具,陆大哥就不会再护着她了!

林嘉如是想着,重重点头,急切的想要他相信:“是!就是江胭!陆大哥,你别被江胭骗了!她不知廉耻!不知道爬了多少男人的床了!陆大哥……”

“林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林父想要阻止,然而已是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承谨眼底的阴冷越积越多,“陆总……”

陆承谨没有再看两人一眼,而是掀眸看向了周珩:“你来说,照片里的女人,是谁。”

“我……”

冷不丁对上他的视线,周珩突然有一种感觉。

陆承谨他……分明是在斩断自己和胭胭剩下的所有可能,无论今天这个婚结不结的成,从今往后,他怕是再也没资格见胭胭了。

更别提……

“不说?”唇上泛起冷笑,陆承谨冷声道,“周尚。”

“是。”周尚应道,随即朝某个方向颔首。

再然后……

“周珩,我不要你和林小姐结婚。”

温婉清脆的女音柔柔响起,带着隐隐绰绰的哭腔。

周珩抬头,脸色剧变!

“你……”

“周珩!”

人影飞奔而来,猛地扑进他怀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有人惊呼:“咦!看照片!照片上的人有正脸了!不是江胭啊,是……是现在出现的这女的!”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呀,原来小三真的另有其人。”

“江胭是青白的呀。”

“这婚礼,真是……”

“……”

窃窃私语声接二连三冒出,林家父母,周家父母,脸色皆是不同程度的难看。

林嘉……亦是。

不可能!

明明应该是江胭!

她胡乱想着,下意识想要反驳,却在对上陆承谨那双清冷眸子时,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陆……”

“道歉。”陆承谨掀唇,两个字冷漠又狠戾。

大脑嗡嗡作响,嫉妒作祟,林嘉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不!江胭就是不要脸!我没错!她……”

“啪——”

清脆响亮一记耳光,重重打在了她脸上。

捂着脸,林嘉不敢置信的瞪着平时要看她们家脸色的林父:“你打我?!”

“给江小姐道歉!”林父的忍耐已到极限,双目赤红,“你胡闹的还不够吗?!我不是你爸,今天,我不会再纵着你!”

“道歉!”他厉吼。

林嘉死死咬住了唇,满腔的不甘和愤怒在熊熊燃烧。

可……

“对不起!行了吧!”她屈辱怒吼。

陆承谨瞥了她一眼,目光如利刃,掀唇,他吐出几字:“郁远,你还在等什么?”

郁远闻言,二话不说再次扼住林嘉的手腕拽着她往水池那走。

“陆大哥!”

“陆总!”林父震惊,却不得不再次求情,“林嘉她……已经道歉了啊。您……”

“道歉?有什么用?”眼底闪过不耐,陆承谨冷冷打断他的话。

林父剩余的话硬生生被噎在了喉咙口。

一旁的林母后知后觉发现关键,急忙扬声道:“江小姐!江小姐!林嘉知道错了,她道歉了,还望江小姐大人有大量,饶了她这一次,不跟她计较,可以吗?”

就算再怨恨林嘉把事情弄成这样,可她毕竟是林家的大小姐,他们家还是要靠林家的,她不能不管,何况真扔进去,脸就彻底丢尽了。

再也顾不得之前的愤怒,林母放低姿态恳求道:“江小姐……”

“不可以。”

轻轻慢慢的嗓音凉凉响起打断了她。

林母脸色变了变:“江小姐!”

被男人抱得着实有些吃痛,江胭不舒服的蹙了蹙眉,但想了想,她到底没急着挣脱这个拥抱,而是转头仰起了脸蛋,唇畔带笑的懒懒开腔:“林小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再的用恶毒的话污蔑我,毁坏我的名誉,请问,我为什么要饶了她?”

“她……”

“再者,”黑色的眼眸静静的望着林母所在方向,江胭浅浅的笑着陈述,“用林小姐的话来说,我不过是一个眼睛瞎掉的残废弱女子呢,弱女子……唔,自然就不是有大量的大人,我呢,委屈的很,也计较的很。”

林母一怔。

她没想到江胭会把话说的这么不留情面,脸色当即一阵白一阵青,她还想再说什么,不想忽的听到了一道低冷的声音——

“委屈?”

灼热的气息伴随着男人异常黯哑的嗓音侵袭而来的时候,江胭的身体有不甚明显的僵硬,深埋心底的排斥感随之蠢蠢欲动。

她下意识的想要躲开。

但……

唇角扬起,她不着痕迹轻舒口气,继而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撒着娇轻声控诉:“委屈呀,很委屈。”

明知她的委屈是装的,也明知她的亲昵是刻意的,甚至是勉强自己的,陆承谨低眸望着她,没有揭穿。

“好。”掀唇,他冷声道。

“扑通——”

他的话音落下,落水声猛然响起,溅起道道水花!

“啊——救命!”

林嘉在水池里狼狈大叫。

郁远就站在水池旁,居高临下冷冷的警告着她,也警告着想要靠近的人。

没人敢理会。

“陆总!”林父林母脸色皆是一白。

“林嘉?”陪着先前两个落水人换衣服回来的江清浅看到这幅画面着实吃了一惊,她下意识看向了江胭,“胭胭!出什么事了?你……”

剩下的话却在瞥见陆承谨那张冷漠的面容时噎了下去。

“承谨哥……”

陆承谨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看似冷然的目光始终落在怀中女人身上:“还委屈么?”

“委屈呢,”江胭扬唇,下一秒,她稍稍拔高了声音问向郁远,“郁远,抢捧花的时候,看清楚是谁,故意要推我下水了么?”

“看清楚了,大小姐。”郁远回应,眼神锐利,“就是刚换衣服回来的这两位。”

被点到名的两人脸色煞白:“什么推她下水!你……你胡说八道!”

江胭微的挑了挑眉,继而仰起了脸蛋,浅笑盈盈:“委屈……”

凌厉的眼神扫过那两人,陆承谨冷冷吐出两字:“周尚。”

“是。”得到命令的周尚当即示意黑衣保镖。

“啊——”

“扑通!扑通——”

两人直接被毫不怜惜的扔进了池子里!

周尚适时开口:“谁要拉她们上来,就和她们一起尝尝泡在水里的滋味,各位也先别急着走,至少等到她们泡够了上来。”

全场顿时静默,犹如被冰寒笼罩。

幽幽目光扫视一圈,陆承谨微不可查的扯了扯唇,继而重新低眸看向怀中人,她的手还圈着男人的脖子,两人姿势说不出的亲密暧昧:“还有么?”

“唔……有呀,”江胭闻言勾了勾唇,继而望向观众席,再开腔的时候,她的语调虽还慵懒,但自有一股凌人的气势在其中,“刚刚,是谁说我江胭有妈生,没妈教的?嗯?”

她的话音落地,全场静默,没人敢吭声,就连呼吸,似乎都变的小心翼翼起来。

陆承谨扫视一圈,开腔:“周尚。”

“是。”周尚二话不说,直接朝保镖示意。

“啊——”

惊慌的一声尖叫,一个脸色难看的女人被拉了出来!

“扑通——”

女人重重落水。

听到声响,江胭笑了笑,带着几分没心没肺的意味。

“还有么?”

她听到男人又问。

江胭耸了耸肩,漫不经心摇头:“没……”

剩下的一个有字还未出口,男人突然一个打横将她抱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