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私奔?!

作者:江陌迟 字数:407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胭胭,胭胭……”

一声又一声,颤抖又压抑,盛满了不敢置信的震惊和慌乱,以及……隐隐绰绰的痛苦。

痛苦?

江胭一时恍惚,竟忘了推开。

“胭胭……”

又是一声微颤低喃,好似饱含着久远的深情。

江胭猛地回神。

眉头微蹙,深埋心底的排斥瞬间涌出,她后知后觉奋力挣扎,却不想换来的是男人愈发用力的抱紧她,就像是要把她揉进他的骨血里一般!

江胭神色冷了冷:“松……唔!”

猝不及防的手臂用力收紧,胸前柔软被撞痛,她整个人当即动弹不得!

沉浸在失而复得喜悦中的周珩却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胭胭,你还活着,你还活着……真好,真好。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他紧紧的抱着她,深怕一个松手怀里人就会消失,“这两年,你在哪里?出了什么事?”

每多说一句,他心里的难受就多一分。

到最后,他已是控制不住的哽咽:“为什么不找我?为什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失去你消息的这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胭胭,我很想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找?

想?

……他是谁?

不及深想,男人抱着她的手臂越来越紧,江胭被迫埋在他胸膛里,几乎无法呼吸。

“胭胭,胭胭,我想你……”

男人的思念诉说还在继续。

江胭只觉胸膛里那股横冲直撞的排斥愈发肆意,浑身渐凉,她小脸微微泛白:“你是谁?”

她的话音落下,周珩身体猛地僵住!

“胭胭……”

江胭趁机用力将他推开!

一个不察,周珩往后退了步,眼中尽是难掩的不敢置信和失落:“胭胭,你……”

“抱歉,”不着痕迹深吸口气压下心底蹿出的那股恶心,江胭稳了稳心神,淡淡道,“我眼睛看不见,不知道你是谁。”

轰!

周珩只觉有道惊雷在头顶炸开!

“看不见?你的眼睛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想也没想,他一个箭步重新冲过去就要按住她的肩膀查看,“胭胭,你……”

江胭凭着直觉敏锐躲开。

“胭……”

“你到底是谁?”江胭打断他的话。

周珩张了张嘴,心底的苦涩和失落瞬间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她竟然……不记得自己了。

“我……我是周珩。”一字一顿,他说得极为艰难和不甘,末了,他又猛地抬头,迫切又热烈的看向面前人,“胭胭,我是周珩啊,我们曾经,我们……你怎么了?是不是失忆了?”

“周珩?”江胭皱眉。

周珩欢喜,下意识向前一步:“是!我是周珩!胭胭你想起来了?”

周珩……

江胭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

她好像想起来了。

周珩……是她上大学时,追求过自己的人。

等等!

不对。

她刚刚无意间听到的,今天的新郎好像就是叫……周珩?

“你是……新郎?”敛了敛眸,江胭似笑非笑直接问道。

周珩嘴角的笑意猛地僵住,一张俊脸顿时忽红忽白:“我……我……”结巴了好几秒,他咽了咽口水,双手紧握成拳,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般喊道,“胭胭,我是被逼的!我可以为了你放弃这场婚礼!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带你走!”

“胭胭!跟我走!”

安静空荡的走廊里,一时间尽是他高昂热烈的嗓音,带着直白毫不掩饰的迫切和坚定。

而不远处的一扇门后,画着精致新娘妆容的林瑶脸色惨白!

一个不稳,她身体摇摇晃晃往旁边倒去。

“林瑶!”一旁的林嘉眼疾手快扶住她。

门被小心翼翼轻轻关上。

眼底闪过得意,林嘉当即压低了声音恨恨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江胭是故意的!哪里不好休息,偏偏要在周珩休息室附近休息?她就是想勾引周珩!你看到没有,周珩现在要带江胭私奔!周珩被她迷惑了!”

林瑶猛地咬住了唇:“别说了……”

林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别告诉我,事到如今,你还看不透江胭的真面目?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江胭私生活不检点,最喜欢抢别人的男朋友?!她当初还爬了她姐夫的床呢!”

“她……”林瑶犹如窒息般痛苦不已。

“她什么?”林嘉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双手蓦地紧握成拳,此刻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气愤和嫉妒,“我就没见过像她这么不要脸的!她不仅三番两次勾引陆大哥,现在还勾引周珩,你能容忍?!”

“我……”

林嘉气极了:“你能,我还不能呢!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就该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勾引男人,让她破坏你和周珩!哼!”

听着她的话,林瑶的脸白了又白,一颗心犹如被利爪划出了道道伤口,鲜血淋漓。

好疼。

林嘉瞥了她一眼,眼看着她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唇角忍不住得意的勾了勾:“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林家人,林瑶,你放心,等会儿我们就给江胭一个教训!给你出气!”

林瑶下意识想要摇头:“林……”

“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把周珩拐跑?害得整个林家都丢脸?”林嘉气呼呼瞪她,“放心好了,不会出人命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我……”林瑶还想说什么,偏偏大脑嗡嗡作响混乱至极,唇瓣动了又动,好久都没说出其他的话。

林嘉眼睛一亮,兴奋得意期待等种种情绪交织在一块,以至于说话都有些飘扬起来:“等着吧,她等会儿就会有报应了,谁让她欺人太甚不要脸呢!”

失魂落魄的,林瑶无意识的点头。

此时此刻,她的脑中只有两个字——

周珩。

为什么?

他对自己,难道就……

林嘉见状,知道差不多了,便拉着她往另一扇门那走,边走又边劝:“打起精神来,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江胭嘲笑你,怎么说你也是我堂姐,我会帮你的。”

说话间,她下意识转头往门口方向看了眼。

哼!

江胭,你给我等着,今天,我要让你永生难忘!

一想到接下来的精彩好戏,林嘉到底没忍住,唇角扬起了得意的弧度。

走廊。

眼见着面前人没有回应,周珩一时情急想要拉她的手。

“站住!”敏锐察觉到他的意图,江胭扬声呵斥。

周珩顿时进退不得,满眼焦急:“胭胭,我……”

江胭忽然觉得有些头痛,但更多的是好笑。

深吸了口气,她收起脸上所有的表情,凭着感觉迎上他的视线:“为了我放弃婚礼?带我走?私奔么?周珩,你把我当什么了?又把我置于何地?嗯?”

周珩一时语塞:“我……”

江胭掀唇,语调懒散止住他的话:“当初你追我,我没有答应你,甚至刚刚在听到你的声音也没有认出你,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觉得我要跟一个我从来没喜欢过的人走?”

她的话太过直白不留情,周珩脸色泛白,心里有些难以接受。

“胭胭,你……”

江胭微的勾了勾唇,要笑不笑:“周珩,一个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担当,负起该有的责任。我之于你,不过是一个过客,一个已经过去了的回忆,明白么?”

话落,她不愿再多留,转身沿着墙打算慢慢离开。

“胭胭!”心尖倏地刺痛,周珩条件反射就要去拉她。

不想脚步还没来得及动,一个人影忽的挡在他面前。

“周先生,请自重,更请不要带给我们大小姐麻烦。”郁远面无表情。

“我……”周珩嘴唇微颤。

麻烦……

近乎贪婪的,他看着那张自己朝思暮想了两年多的脸,她的唇角微微上扬着,神态好像和当年一样,可又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他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而脑中反反复复回荡的,是她刚刚平静质问自己的那些话。

时间仿佛有短暂的静滞。

“胭胭……”他叫她。

没人回应。

“胭胭……”

片刻后,周珩终是无力收回视线,转身狼狈离开。

“大小姐,”郁远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神色未变,“他走了。”

“嗯。”江胭轻舒口气,迅速将脑子里的画面甩掉,而后问,“查到了么?”

郁远压低了声音:“是周家和林家联姻,这个林家,是旁支,新娘叫林瑶,是林嘉的堂姐,平时关系不怎么密切,林嘉父母临时有事还没到,会参加晚宴,您的父亲,也是参加晚宴。”

林家,林嘉,撞衫……

心中默念着,江胭忽的勾唇浅浅笑了起来。

今天,应该会有好戏看吧?

“大小姐?”

江胭敛了敛笑,示意他靠近,而后压低了声音在他耳旁说了句话。

郁远眸色沉了沉,点头:“是。”

“走吧。”江胭懒懒道。

郁远见状扶过她的手。

江胭却在走了两步后,敏锐停了下来。

“大小姐?”

江胭皱眉,声音压得极低:“有人?”

郁远心神一凛。

下一秒,他走到她正前方,伸手假装替她捋头发,视线则不露痕迹的迅速扫了眼身后走廊。

“大小姐,应该没有。”他低声道。

没有……

难道是她的错觉?

可那个味道,分明……

“大小姐?”

江胭猛地回神,贝齿不自觉咬了咬唇,她闭眼,极力压下心底那股突然翻涌出来的无法言喻的情绪。

“走吧。”

“是。”

不多时,两人的身影消失。

长长的走廊,幽幽而冷清。

有窗户没关,一阵风拂过,窗帘被掀起,露出满地的烟头,以及……一张阴沉到极致的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