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从来没这么当众丢脸过!

作者:江陌迟 字数:443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林家大小姐林嘉出了名的任性蛮横?而其中,她最不能忍受的,便是有人在公众场合跟她撞衫。

曾有一年,一个小姑娘参加她的生日会,不巧撞衫,不仅被她命人扒掉衣服扔了出去,甚至还被她从头到脚狠狠羞辱了一番。

最后那个小姑娘哭着离开,出了车祸,没了一条腿。

今天……

唔,还真是巧了呢。

眸中的笑意微不可见的冷了冷,江胭没回应,只是漫不经心的睨了眼林嘉所在的方向,而后懒懒的扯了扯唇。

林嘉看着,脸色瞬间难堪至极!

她那样子,分明就是在挑衅!

“听到没有!”林嘉一个箭步冲到了江胭面前,她死死的盯着她身上的裙子,心中的怒火犹如被浇了汽油似的,一下子熊熊燃烧起来,“脱!掉!”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的最后两字。

“林嘉!你别胡闹!”江清浅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低声呵斥,“你……啊!”

猝不及防。

江清浅被她一个用力甩开,身体不稳,差一点就摔倒。

“林嘉!”

林嘉只当没有听到,依旧愤怒的瞪着江胭命令她:“江胭,别给脸不要脸!你要是不脱,信不信我找几个男人帮你脱!”

她特意在几个男人几字上加重了音。

她就是当众要羞辱她!

而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周围很适时的响起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看好戏笑声。

“脱掉!”嘴角得意的翘了起来,林嘉趾高气扬厉声重复。

呵……

“脱掉啊?”侧歪了下脑袋,江胭浑不在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再开腔,她轻轻懒懒的语调里透着一丝傲慢,“凭什么呢?”

林嘉简直讨厌透了她这幅模样!

“就凭我穿了,你就不能再穿!”骄傲扬起下巴,她恨恨道。

江胭笑了。

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是懒散不上心。

“你笑什么?!”猛地握紧了拳头,林嘉顿时怒火冲天。

江胭勾了勾唇,眉目浅笑嫣然:“没什么,不过是没想到,原来林大小姐是没自信,害怕穿起来不好看啊,又原来,你……”

顿了顿,后面的话,她停的恰到好处,故意没说完整。

意味深长,惹人遐想。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尽管很轻,但林嘉还是听到了。

一瞬间,她只觉有团火在胸口横冲直撞,撞的她生疼的同时猛地冲了出来!

“你……你要不要这么自恋不要脸?!我才没有害怕!”因为怒到极致,她的胸膛已开始剧烈起伏,一张化了精致妆容的脸忽红忽白,精彩纷呈。

“怎么?”不疾不徐的将散落下来的一撮头发拂到耳后,江胭懒懒掀眸,似笑非笑,“我说的不对?还是你觉得,你林嘉,有哪里……是比得上我的?”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嘲笑!

偏偏她的眼神还……

江胭!

垂落在身侧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林嘉当下被气得七窍生烟:“你!”

“我什么?”江胭漫不经心的挽了挽唇,张扬肆意的笑意随之溢出,衬得她的五官愈发明艳夺目,“我不该说实话,而是该惯着你让着你?抱歉啊,你算什么?”

“江……”

“真这么害怕不自信,那就找一个专属设计师给你设计衣服啊,或者……”轻轻慢慢打断她的愤怒,顿了顿,江胭迎上她吃人的目光,轻笑了声,“实在嫉妒,不妨……调整一下你的脸。”

轰!

刹那间,林嘉只觉自己的脸跟被炸开了似的,又疼又烫!

她竟然敢,敢……

“江!胭!”双目赤红,林嘉再也忍不住,扬手就要教训她!

“啊——”

手腕猛地被扼住!

四目相对。

林嘉分明看到了她眼底蓄着的凛冽,以及……

“你……啊!”

一个用力被甩,林嘉脚步不稳直直往后退了好几步。

狼狈至极!

可反观那个女人,仍旧是一副漫不经心浅笑宴宴的模样,甚至还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刚刚和自己接触的手,好似有什么脏东西在上面一样。

而她看自己的那个眼神……

看?

林嘉倏地惊醒!

她怎么忘了,江胭现在是个瞎子?!

她今天不就是要……

后知后觉的欣喜猛地冲上脑门,看也不看江胭那讨人厌的神情,林嘉稳住身体,故意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幸灾乐祸嘲讽:“我差点都忘了,你江胭现在就是一个瞎子,看不见嘛,当然自恋!”

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人群中顿时震惊的议论纷纷!

“瞎子?江胭看不见了?”

“怪不得那晚她出现的时候,身旁全程跟着一个男人呢,原来如此……”

“居然瞎了?啧啧,好可怜,居然落得个这种地步。”

“哼!活该!”

“……”

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其中有惊讶,有不屑,有嘲讽,也有幸灾乐祸。

林嘉听在耳中,顿觉心里舒畅极了。

哼!

她今天非要好好羞辱江胭不可!

思及此,她缓步走到江胭面前,继而扬起笑脸,状似可怜的开口:“瞎了的感觉怎么样啊江胭?很惨吧?毕竟成了一个废人,江……”

“林嘉!够了!”一旁的江清浅再也听不下去,一下拽住了她的手,目光幽沉又泛了些冷意,“胡闹也要有个限度?!跟胭胭道歉!”

林嘉哪里肯听?

她现在就是要撕碎江胭的面具,把她刚刚给自己的羞辱双倍奉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嘲笑她!

“江胭……”

“林嘉!”

微凉的指尖冷不丁触碰到自己的肌肤,江清浅一怔。

“胭胭?”

江胭微微抬起了眸,清冷的眸底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掠过凛冽而薄凉的笑意,下一秒,她挽起唇角斯文又婉约的笑了笑。

她开腔,轻声细语,但足够让不少人听到——

“瞎了又怎么样?再怎么眼瞎,也不及你心瞎。以及,就算我瞎了,你也还是比不上我啊。我是废人?唔,那我都比不过,你又是什么?嗯?”

不疾不徐自信又慵懒的一番话,犹如一个巴掌径直打在了林嘉脸上。

顷刻间,她只觉难堪异常!

偏偏,她还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笑声。

林嘉猛地握紧了拳头,瞪向江胭的眼神中又多了分怨恨。

江胭自然感觉的到,她懒的再理会。

只不过嘛……

微的勾了勾唇,她故意朝林嘉投去挑衅似的一眼,察觉到面前人愈发上涌的怒火后,她才收回视线,漫不经心抬脚准备离开。

那神情……

“啪”的一声,林嘉只觉一根紧绷的神经断了,同一时间,太阳穴那跟着突突直跳起来,眼看着江胭就要走,怒到极致,她想也没想的就伸出脚打算绊倒她!

却不想江胭就跟脑后长了眼睛一样,身体一侧,准确无误的避过,动作之迅速,根本就不像一个瞎子!

嘴角的得意还未来得及彻底展开,林嘉来不及收回脚,惯性使然,身体一下就失去了平衡!

“啊——”

前后不过几秒,她重重摔倒在地,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透着两个字——狼狈!

她从来没这么当众丢脸过!

刹那间,怒气腾满了林嘉整张脸,气的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而她瞪向江胭的眼神,更是形容不出的愤怒:“江胭!你……”

“我什么?”故意停顿两秒,江胭唇角微的上扬,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这才似笑非笑的吐出剩下的话,“现在看来,你需要修补的不止是脸,还有……脑子。”

“江!胭!”

仿佛能直冲九霄的怒吼声尖锐响起,林嘉五官因愤怒而几近扭曲。

江胭懒得理会,挽唇睨向江清浅所在方向,一副浑然没被影响的漫不经心姿态:“清浅,不是要去洗手间?”

话落,她率先抬脚缓缓往前走。

“江胭!”身后,林嘉仍旧在愤怒。

江清浅猛地回神。

“胭胭!”她追上,小心翼翼挽住她的手,想了想,她问,“你刚刚……是故意的?”

别人或许没看清,但她看的分明,林嘉狼狈摔倒,是胭胭故意挑衅的结果,她避开的那么准,那么及时,仿佛早就知道林嘉会那么做一样。

“胭胭……”

“嗯,”江胭笑得随意,偏生又隐隐染着不会让人讨厌的骄纵,“别人欺负了我,我当然要欺负回去啊,不一直都是这样?”

阳光下,她生动的眉眼似乎变得格外勾人魂魄。

江清浅眼眸颤了颤。

“胭胭。”

“嗯?”

咬了咬唇,江清浅眼含懊恼:“你身上的裙子是我买了准备送给你的,没想到林嘉今天……对不起。”顿了顿,她又道,“林嘉……怎么说呢,她一直都觉得你抢她的风头,所以和你不对盘,你……”

“没关系啊,”美目流转,江胭似笑非笑打断她的话,“林嘉……还不够格让我放在心上。”

江清浅忽的停住了,一双清淡漆黑的翦水瞳眸担忧的望着身旁人,犹豫片刻,她到底还是说出了口:“胭胭,我觉得……你好像有些变了。”

变了么?

呵。

心尖拂过些许情绪,江胭挽唇,笑得有些漫不经心,但若是细看,便能发现她眸底蓄着的凉薄:“也许吧。”

江清浅望着她,睫毛扑闪的更厉害了。

“胭胭,”再开腔,她的嗓音止不住的颤抖,“你消失的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很担心你,可你也不说,还有你的眼睛……”

“不说,自然是因为没什么好说的啊。”江胭侧眸,浑不在意,只是垂落在身侧的一只手,微不可觉的悄然颤了颤。

四目相对。

江清浅忽的哑口无言。

眨了眨眼,她重新挽住她的手臂,换了话题:“好,那不说这个了,说说香港吧,都去哪了呀?玩得怎么样?开心么?”

“能怎么样,就那样呗,除了买买买,还能干什么?”眼中流露的是一贯的奢侈样,撇撇嘴,江胭嫌弃吐槽,“就是郁远太无聊了,一本正经的。”

江清浅敛了敛眸,温柔浅笑:“下次我陪你啊。”

“好啊。”

一言一语间,有服务员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神色凝重的说江清涵找江清浅有重要事。

江清浅担心,嘱咐服务员带江胭去酒店里面休息一会儿,这才离开。

江胭不甚在意。

只是当服务员离开后,她嘴角的笑意才一点点的消散。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打算让郁远查点事,却不想手指才触碰到屏幕,忽的一道劲风袭来。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死死禁锢在一个胸膛中!

“胭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