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江胭,我一定要你好看!

作者:江陌迟 字数:409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涵!”江清浅脸色骤变,却也只能气愤无奈的看着她和林嘉离开。

很快,卧室里陷入了安静中。

睫毛颤了颤,她看着飘窗上那个疏离冷漠的人,几番欲言又止后,最终低声叹了口气:“胭胭你……照顾好自己,如果心情实在不好,可以跟我说,你忘了么?我说过会一直陪着你的。”

顿了顿,她微微羞红了脸道:“今天是……因为你昨晚突然离开,又联系不上你,我放心不下,门铃又没回应,才……才拿了备用钥匙。对不起,胭胭,我不知道……”

一张脸越来越红,后面的话她到底没好意思说下去,而有些疑惑和关心,也跟着一并咽了下去。

“胭胭……”

直到她离开,她都没看到江胭转头,更别提回应她的话。

公寓楼下。

林嘉坐在车上,满腔的怒气无处发泄,折腾得她几乎丧失理智,只余没有形象的破口大骂:“清涵你说!那个江胭怎么能那么不要脸?!一次两次的勾引陆大哥!居然还……简直不要脸!”

一想到那张讨厌透的脸,江清涵嫌恶的撇了撇嘴,冷笑连连:“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天生的,南城谁不知道她江胭声名狼藉私生活不检点?”

得到附和,林嘉怒气一下高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了剩下的话:“你说的对!她江胭的不要脸就是天生的!当年勾引你姐夫不说,现在又爬陆大哥的床,真是贱死了!”

江清浅开门的时候,恰巧听到最后一句。

“林嘉!”一贯的温婉不再,沉下脸,她的语气亦是沉沉,像是被气到极致,连身体也在微微抖动,“你看看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像是林家大小姐该说的话么?!还有,我不许你这么说胭胭!”

“清浅!”林嘉忍不住大叫起来,“江胭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刚刚她那么对我们,你也看到了啊,为什么还要帮她说话!”

气愤难平之际,她脱口而出:“而且要不是江胭,你和清涵才是江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啊!我讨厌她!从小到大就讨厌!何况,她那时候……”

“林嘉,别说了,不是那样的……”

“清浅!”

“林嘉,”唇角不自然的动了动,江清浅打断她,耐心开导,“昨晚的事,的确是你不好,道歉是应该的,等过两天吧,过两天我们再来。至于……”

一只手无力的覆上了眼睛,睫毛在掌心里颤了颤后,她才重新低低开腔解释:“至于今天,也是我们吓到她了,我们不该擅自进去……胭胭……她本就因为失明而心情不好,这种情况……”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震惊且带着幸灾乐祸的声音高声打断了——

“什么?清浅你说什么?!江胭她……瞎了?!”

“林嘉……”

没理会她的皱眉,林嘉迫不及待的转头看向江清涵求证:“清涵清涵!江胭真的成了瞎子了?她看不见我们?真的么?快告诉我!”

每说一个字,她眼中的兴奋光芒就亮上一分。

对上她的视线,江清涵跟着翘起了嘴角,同样没掩饰她的幸灾乐祸:“当然是真的,她重新出现那天啊,就是个瞎子,不过是爸爸看她可怜,才同意了她不对外宣布。不过,有什么用呢?哼。”

顿了顿,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亮了亮:“我听说,她的眼睛,应该治不好了,也就是说,从前肆无忌惮骄傲到骨子里的第一美人江胭,一辈子都是瞎子了呢。”

林嘉彻底兴奋了起来,一双眼睛睁的极大:“太好了!果然是恶人有恶报!一个瞎子而已,我看她以后怎么跟我横!哼!”

“你们不许欺负胭胭!”江清浅气急了,精致的脸上是少有的严肃和警告,“林嘉,这件事,你就当没听到,你要是敢说出去,或者借着这个欺负胭胭,我们不再是朋友!还有你……”

话锋一转,她眸色晦暗难辨的瞪了满不在乎的江清涵一眼:“胭胭怎么说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你不该这样,记住没有?!”

“姐姐?”江清涵握紧了拳头,冷笑了一声,“清浅,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真正的姐姐,早就被江胭逼出了国,如果不是她当年爬了姐夫的床,破坏……”

“清涵!”

四目相对。

气氛微变。

最终,江清涵冷哼了声,不甘不愿的别过了头,握紧了拳头不耐烦到了极点:“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不说了,也不去欺负她,行了吧?!”

“真的?”

“真的!”

“那就好。”江清浅深深看了她一眼,确定她真的听话后才又看向林嘉,“林嘉,你也是,不准再欺负胭胭,知不知道?”

一直以来,江清浅在圈里都是公认的温婉善良人淡如菊,就没见过她说一句重话。

但现在……

林嘉缩了缩脖子,闷声闷气道:“知道了,清浅,我不会欺负她,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道歉的,本来就是她不要脸勾引陆大哥!她……”

“林嘉!”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行不行?清浅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嘛。”林嘉气鼓鼓的别过了脸。

只是在垂下头的瞬间,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哼。

明明一直都是江胭欺人太甚,她不欺负回去,怎么可能?

何况,老天都站在她这边在帮她啊。

江胭瞎了呢!

真是个天大好消息。

林嘉越想越觉得兴奋,甚至已经开始在脑补江胭被自己彻底踩在脚下的画面了。

该怎么给她一个惊喜呢?

林嘉咬了咬唇。

蓦地,她眼睛一亮!

有了!

下个礼拜……

血液好似突然间激动的沸腾了起来,第一次,林嘉是那么的迫切希望下周快快到来!

江胭啊江胭,你给我等着!

我一定要你好看!

哼!

她低着脑袋,江清浅并没有发现她眼底藏着的兴奋。

此时此刻,她满腔的担忧都落在了公寓里的江胭身上。

睫毛颤了颤,眸底溢出晦暗,她最终无声的叹了口气。

胭胭……

公寓。

飘窗上,江胭始终保持着双腿交叠,眼睛望向窗外的动作。

一动不动。

哪怕……

她根本就看不见。

哪怕……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不舒服在肆意的折磨她。

良久。

阳光透过窗玻璃照射进来。

一瞬间,她全身都沐浴在了阳光之中,而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那些吻痕愈发的明显了起来,像是在昭示着昨晚到底有多疯狂有多激烈。

终于,江胭动了动。

“郁远,”手机拨通,她的声音沉哑到极致,丝丝寒意从她没有焦距的眸子中倾泻而出,“我哥的那套别墅……收拾好了么?今晚我就要搬过去。”

电话那端的郁远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身体一下紧绷起来:“大小姐,出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了?”

眼眸颤了颤,江胭握着手机的手指根根攥紧,她没有回答,只是冷冷淡淡的道:“晚上来接我就好,其他时候,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打扰我。还有,这套公寓,三天之内……卖掉。”

“大小姐?!”郁远眉头当即狠狠皱在了一起。

那套公寓对大小姐而言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他再清楚不过,可如今她竟然要把它卖掉?

难道……

昨晚?!

陆承谨……

“大小姐!”郁远嗓音紧绷晦暗,“我马上过来。”

“不必,照我说的去做。”

“大……”

“嘟嘟嘟——”

忙音声赫然响起。

“啪——”

江胭径直将手机扔在了飘窗上。

起身,她凭着记忆力面无表情的往浴室方向走去。

“哗啦啦——”

温度适宜的水从头顶顺流而下,漫过脖颈,漫过胸膛。

江胭任由水冲刷着。

当肌肤明显泛红,她机械般的拿过一旁的沐浴露涂在全身。

一遍又一遍。

“扑通——”

后背沿着墙壁滑落,江胭无力跌倒在地。

温水肆意进她的眼中,她伸手捂住脸,久久未动。

除了……

微颤的肩膀。

两天,整整两天,江胭窝在别墅里,没有见任何人,亦没有关心过任何事。

第三天。

精心打扮过的江胭弹起了曾经最爱,但醒来后便没碰过的钢琴。

一曲结束,郁远出现。

“大小姐?”郁远恭敬站在一旁,看到的,是她如常的神色,微扬的唇角,浅浅但明艳的笑意。

只是……

郁远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大小姐……”

“我没事。”唇角漫不经心挽起,江胭懒懒打断了他,“不用担心。”

郁远知道她的脾气,闻言也只能不再问。

倒是江胭随意的打破了沉默:“说说吧,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事。陆承谨呢?他这两天……在做什么?”

郁远一愣,欲言又止:“大小姐……”

江胭笑:“说吧。”

“陆总……”郁远飞快看了她一眼,情绪没什么起伏的继续,“他出了车祸,对外瞒住了消息,昨晚才醒来,如今在景庭医院。”

车祸……

江胭手指无意识的颤了颤,自己并没有察觉:“什么时候?”

“三天前。”

三天前……

巧合么?

江胭没有再说话。

“大小姐?”

江胭忽的站了起来,嫣然浅笑,眼眸坦然清澈:“去医院。”

“是。”

景庭医院,VIP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淡淡的消毒水味萦绕在空气中。

一身病号服的陆承谨正靠在垫高了的枕头上,他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握着笔,那张清贵英俊的脸上,此刻没有任何表情。

“咔嚓——”

门被打开的声音划破安静。

陆承谨翻文件的动作微不可查的顿了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