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嫉妒到发疯!

作者:江陌迟 字数:385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间好似静止,足够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压在卧室内流转,低沉沉的一片。

“胭……”

暗色的眼眸瞬间变得阴沉,陆承谨眼疾手快拿过一旁的浴袍将女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并紧按在怀中,不让任何人有窥视到她身体的可能。

“滚出去!”冷到极致的三字从喉骨深处挤出,连带着他的侧脸亦是清冷逼人。

愣在门口的林嘉第一个从震惊中回神。

“陆大哥!”粉拳紧握,额角青筋因愤怒跳动,她不可思议的盯着他裸露的性感后背大喊质问,“她……你们……”

只是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整,便被男人扫来的阴寒狠戾眼神吓得呼吸一滞!

“滚!”

“陆……”

一旁涨红了脸的江清浅尴尬的拉住了她:“林嘉,跟我出去!”无意识的舔了舔不知何时变得干燥的唇,她随即迅速瞥了眼几步之外的男人,“抱歉,承谨哥,我们这就出去,抱歉……”

话落,她一手拽过极度不甘心的林嘉,另一手拉过江清涵,咬着唇红着脸用尽全力将两人拖了出去。

“砰——”

门被甩上。

江胭终于回神。

只是身体里的血液,仍好似停止着流动,瞳孔亦仍在剧烈收缩,就连她的身体,都始终保持着颤抖。

倏地,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恶狠狠的推开了身后人的桎梏!

“啪——”

她对着他便是用尽全力的胡乱一巴掌。

“你满意了?!”指甲几乎要在掌心上抠出血迹来,江胭死死盯着他低吼,小脸惨白不堪,胸膛更是止不住的剧烈起伏。

从四个月前醒来的那刻起,她便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要做什么,她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现在……

她还是失控了。

她真的……

一想到刚刚他的强迫,她只觉心底那股恶心的感觉一下冲到了喉咙口。

“呕——”

再也忍不住,她捂着胸口难受的干呕起来。

“扑通——”

她径直跌坐在地。

而下一秒,她的下颚便被狠狠掐住!

“唔!”排斥更甚,江胭条件反射的就要挣扎。

不想男人的气息忽的靠近。

鼻尖相触,近在咫尺。

“怎么,”眼底盛满了厚重的阴霾,陆承谨冷漠的睨着她,“这就受不了了?不是要我娶你?不是喜欢我?现在算什么?嗯?”

每说一个字,他眼中的幽暗便浓稠一分,到最后,再也无法形容。

“江胭,”松开对她的桎梏,他起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心中溢出绵长的冷笑,“给你时间,你自己考虑清楚。”

话落,他面无表情收回视线,再也没看她一眼。

客厅。

林嘉极度焦躁的坐在沙发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每多等一秒钟,她脸上的愠怒便明显一分。

她不能想象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在房间里做什么,她会嫉妒到疯的!

终于,她再也忍不住,恨恨咬了咬牙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直冲卧室方向!

“林嘉!站住!”江清浅眼明手快想要拉住她。

林嘉哪里肯听,猛地将她的手甩到一边!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碰到门把。

“林嘉!”

“咔嚓——”

门开。

林嘉硬生生止住脚步,而后猝不及防的撞入了一双犹如浸了冰锥没有任何情绪的眸子里。

下一秒,她只觉浑身都在冒冷汗。

然而当她眼角的余光瞥见他脖颈处一枚明显的吻痕时,她整个人都炸了!

“陆大哥!”

不想男人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径直和她擦肩而过。

他的所到之处,周遭温度仿佛猛降,寒意深深。

而从始至终,他的视线都没有落在这里任何一个人的身上,仿佛对他而言,她们就是空气。

“陆大哥!”

林嘉气的直跺脚,拔腿就要追。

“林嘉!”江清浅死死拽住了她。

林嘉不悦,气呼呼转头:“清浅,你放开我!我一定要问问清楚,陆大哥……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和那个不要脸的江胭……江胭……对!江胭!一定是她勾引的陆大哥!”

想到这里,她恨恨咬牙,猛地用力甩开江清浅的桎梏,转身直奔卧室!

一个不察,江清浅身体直直往旁边倒去,等她稳住身形,眼前人早已冲进卧室。

“林嘉!”狠狠皱眉,她连忙跟上。

一旁,始终没作声的江清涵不屑的扯了扯唇,随即冷着脸跟在后面。

卧室。

林嘉愤恨的冲了进来,一眼便看到了只穿着浴袍的江胭双腿交叠着懒懒的坐在飘窗上。

她的神情寡淡,眼睛则望着窗外。

那姿态,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有种漫不经心的妩媚感,魅惑至极。

而其中,最为醒目的,则是她耳垂下方两枚吻痕。

鲜艳欲滴。

林嘉顿时火冒三丈,恨不得将她拽下来。

哼!

不要脸!

林嘉死死的盯着江胭,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句话:“江胭!你到底要不要脸?!谁允许你一而再再而三勾引陆大哥的!”

江胭没有动,好似什么都没听见。

“你!”新仇加旧恨融合在一起气势汹汹而来,一想到两人相拥在一起的刺眼画面,林嘉只觉心中极度泛酸且恼火,再也忍不住,她一个箭步冲过去!

“林嘉!”江清浅用力扣住了她的手腕,她向来温婉,然而此刻脸上是怎么掩都掩饰不了的不悦,更是从未有过的生气,“你到底闹够了没有?!别忘了,你今天来是做什么的!”

林嘉脚步一下顿住。

“清浅!你不帮我?!”她回视,瞪圆的双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甘。

江清浅不为所动:“跟胭胭道歉!”

“我不!”

“林嘉!”

“林嘉哪里错了要给她道歉?!”江清涵看不下去,忿忿不平的走了过来,将林嘉一把拉到了身后,微扬的下巴明明白白昭示着她的怒气,“该道歉的难道不是江胭?明明是她莫名其妙先往林嘉身上泼酒的!林嘉没错!”

“清涵!”江清浅简直拿这两人没办法。

江清涵直接翻了个白眼,又故意重重哼了声:“林嘉,我们走!”

“站住!”额角跳了跳,江清浅拦在两人面前,径直看向脸色难看的林嘉,“林嘉,来之前,林伯父跟我说了,如果你不道歉,他会冻结你所有的卡。”

“凭什么?!”林嘉差点就跳起来。

瞧见她的愤怒,江清浅到底恢复到了一贯的温柔语调,细声哄着:“昨晚毕竟是你故意挑衅胭胭在先,是你的错,就应该道歉,来之前,我们可是说好的。难道,我的话你也不听了么?”

林嘉恨恨咬住了唇,就是不吭声。

“跟胭胭道歉。”江清浅拽了拽她的手。

林嘉不甘心,愤怒嫉妒犹在,她现在根本说服不了自己低头。

明明就是江胭的错!

江清浅稍稍加重了音:“道歉。”

道歉道歉道歉!

凭什么?!

林嘉心底的那团怒火一下重新蹿了出来:“我不要!我……”

“滚出去。”

清冷凌冽没有任何情感的嗓音蓦地响起。

江胭转头,好看的薄唇掀起,却是冷漠至极:“要吵,滚出去吵,别脏了我的地方,我听着烦。滚,别让我说第三遍。”

“胭胭……”江清浅闻言有些尴尬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担心,“你……”

“江胭你什么态度?!”林嘉猛地拨开两人冲上前,怒火熊熊燃烧,“有本事再说一遍!”

“呵。”

扯了扯唇,江胭懒得理会,径直转过头,重新望向了窗外。

那姿态,分明是不屑的嘲讽。

林嘉气炸了,一下死死握紧了拳头:“江!胭!”

身后的江清涵也被气得连连冷笑:“江胭,你装什么装?!”

“够了!”江清浅抿了抿唇拉住两人,深吸口气,她皱眉看向飘窗上的人,再开腔,她不自觉放柔了声音,“胭胭,那……你先好好休息,等你心情好了,我再带林嘉来跟你道歉,好不……”

“不用。”

话被冷冷打断,江清浅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胭胭……”

江胭始终保持着漫不经心的淡淡神色,只是极深的眉眼深处蓄上了咄咄逼人的冷漠气场:“道歉就不必了,我不会接受。现在,出去。”

“胭胭你……”江清浅愣住,秀气的眉目间顿时透出隐隐绰绰的无措。

林嘉讨厌死了她这幅样子,怒火中烧,她傲然扬起下巴恶狠狠瞪她:“谁要跟你道歉?你也配?!你让我滚就滚么?我偏不!你有什么资格嫌我脏?脏的难道不是你江胭?!你……”

“不滚?”漫不经心转头,江胭淡漠的瞧着她,不给她继续的机会,她拿起手机要笑不笑的把玩,“还是说,你更喜欢我把陆承谨叫回来,亲自看着你滚?嗯?”

“你!”

“滚。”

化了精致妆容的脸当即又红又白,林嘉死死的瞪着江胭,胸膛控制不住的剧烈起伏。

一旁的江清涵再也看不下,拉着林嘉就往外拖:“林嘉!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硬生生停下,竭尽所能的冷笑嘲讽,“有些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那么喜欢爬男人的床,不要脸!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