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他要她!

作者:江陌迟 字数:394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唔——”

细碎的嘤咛从她柔软湿润的唇畔溢出,若隐若现的淡淡清香随之飘散而出,悄然融合在空气中,又见缝插针的侵入人所有的感官中。

陆承谨眸色赫然深幽!

偏偏……

怀里的人丝毫不自知。

她软弱无骨的小手不安分的胡乱摸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明明生涩到不行,所到之处却轻而易举的蛊惑着荷尔蒙膨胀。

“唔——”

她动了动。

下一秒,她原本柔润的唇忽的和他的稍稍拉开了距离,继而往上,像是本能,又像是无意识的在他的眉头,眼睛,鼻尖一一落下暧昧的轻吻,每一下,仿佛都在勾起最隐秘的战栗。

两人离得这般的近,彼此温热的呼吸交错着吹拂在了对方脸上,不知不觉中,暧昧酥麻的热潮被吹起,像是要将两人紧紧交缠在一块。

陆承谨鼻息逐渐粗重。

而她的唇,还在往下,即将……

“江!胭!”陆承谨冷冷扯唇,倏地拽住了她的手臂,猛地将她拉开,他盯着她,刀锋般的眉眼邃然幽深,像是要将她看穿。

“唔,疼……”烟眉楚楚可怜的蹙起,江胭微撅着樱唇,很是不满他的粗鲁,委屈极了,“疼……”

她白皙的脸蛋上染着一层薄薄的嫣红,氤氲着恼怒的桃花眸里,迷蒙的水雾则越积越多,任谁看了,都只会觉得她是被欺负惨了。

陆承谨睨着她,眸中隐隐带着怒气。

江胭看不见,酒精的刺激下,她整个人眩晕着,也感觉不到,她只是循着方向瞪着他,在铺天盖地的委屈中难受的低低呢喃:“是你要我吻你的呀,我都吻你了,你还凶我,还不给我喝水……我要喝水,喝水……”

话落,她忽的使起了小性子,拼命的想要挣脱他的禁锢,只是她浑身无力,脑袋又晕晕沉沉的,再多的挣扎也都只是徒劳无功。

“放开我!放开我……”伸手,她胡乱拍打着面前人。

陆承谨任由她闹,薄唇紧抿,始终一言不发。

渐渐的,他的眸色再度深暗,到最后,暗的犹如浓稠的墨汁。

这样的她……

他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片刻后,他终究还是伸出了手,将放置在一旁的水杯拿了过来,再次递到她唇边,压下心底那些起起伏伏的晦涩情绪,面无表情道:“喝吧。”

江胭挣扎的动作却是蓦地一顿。

她迷茫的仰起了脸。

“喝水。”陆承谨冷声重复。

吻他?

江胭眨了眨迷离的眼眸,心不甘情不愿的委屈试探:“是不是这次吻你了,就倒水给我喝?”

陆承谨薄唇瞬间紧抿成线。

“江胭!”他隐忍着,克制着,眼底却仍是控制不住蓄着冰凉的笑,“你……”

温热水润的唇却是再次覆了上来。

轻触,辗转。

和刚刚的生疏不同的是,这一次,她像是无师自通般,吻着他的唇,而后又是或轻或重的啃噬。

青涩,但撩人至极。

陆承谨的脸却是在瞬间沉到了底,几乎是同一时间,他额角的青筋压抑的跳了起来,哪怕克制的情欲再次被她勾了起来,他仍是毫不怜惜的扼住了她的下颚!

“唔——”

猝不及防的疼痛,江胭皱紧了眉。

只是不等她有所反应,男人低冷的质问夹杂着浓重的危险响了起来:“江胭!我是谁?!嗯?”

“疼……”江胭恍若未闻,只是本能的拍打他的手,“疼,难受……放开,你放开……”

“江!胭!”

“疼……”

陆承谨脸色愈发的难看,他知道她疼,也知道她醉了,但依旧没有松手,而是再次逼问:“江胭,我是谁?你刚刚吻的是谁?!嗯?”

他必须要知道答案!

但如果,她的嘴里敢冒出其他男人的名字,他一定……

“疼!陆承谨,疼……你弄疼我了……”

软糯柔媚的声音倏地响起。

陆承谨瞳仁微缩!

刹那间,他脑中赫然冒出一个画面,年幼时穿着公主裙的她摔倒在地,可怜兮兮的眨着水濛濛的眼睛朝他哭,那时她说的话便是——

“疼……”

陆承谨手指微顿。

他松开她,喉间异常晦涩:“对不起……”

“啪——”

胸膛起伏,江胭恼火又委屈的拍开他伸来的手,下一秒,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猛地将他推开,也顾不上头晕难受,她胡乱下床就想跑!

“江胭!”

陆承谨眉心狠狠一皱,眼疾手快拉住她。

“啊——”

江胭身体本就无力,猛地被一拉,一个天旋地转她整个人竟直直摔倒在了陆承谨身上!

“唔——”

唇瓣意外相触。

灯光下,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如同绯色的脂玉一般,泛着诱人的光泽,而她的双眸也仿佛被滋润了般,沁满了潋滟的水光。

陆承谨眸色幽沉,而这种幽沉,在身上的女人无意识的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唇时,生出了炙热的火焰!

所有的理智轰然倒塌,心底深处最隐秘的强烈占有欲和疯狂在这一刻主宰了他的思绪,下一瞬,两人位置调换,他紧紧压住她的。

“江胭……”

他的嗓音喑哑不堪,他的眸子深邃不已,此时此刻他望着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她!

哪怕她排斥!

不给她逃脱或是说话的机会,他倏地吻上她的唇,强势又霸道的让她感受自己。

“唔——”

江胭被吻的根本就透不过气,她想躲开,偏偏双手被男人捉住动弹不得,只能被迫承受一个又一个炙热且凶狠的吻。

吻渐渐往下,她似乎能感觉到他的体温。

那么烫。

可是……

她难受。

难受的,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终于,她的大脑兴奋了起来,神经似乎都在跳跃,她的身体变的柔媚异常,好像不是她的一样。她就像是走在了云端上一样,无法掌控自己。

什么都是虚的,自己是,身上人亦是。

原来……

这种感觉竟是这样的。

暧昧的因子迅速飘荡,卧室内的气温越升越高,旖旎温情久久不散。

凌晨三点。

江胭猛地从梦中惊醒,就好像这几天以来的失眠一样,到了差不多这个点,便再也睡不着了。

睁开眼,仍是熟悉的黑暗,她静静的躺着,一动不动。

身旁是男人绵长的呼吸,她听的格外清楚,男人的手宣告主权一般放在她身上,她也感觉的清清楚楚。

“嘀!”

极细微的一声,却在下一秒毫无征兆的钻入江胭的耳中。

那是她为郁远单独设置的消息铃声。

这个点……

黑暗中,江胭脸上早就褪去了之前欢爱时的嫣红,取而代之的是冷冽凝重。

小心翼翼的,她挪开陆承谨的手,而后拿过一旁的手机,循着早就存在于脑中的地形,熟悉走出卧室,往外面的洗手间走去。

不多时,郁远的电话打来。

江胭接起。

一分钟,两分钟……

等重新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江胭眸中带着泛着冷意的嘲讽,而神色,已不能简单的用难看来形容。

她没有回房,而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去了阳台。

窗打开,微风拂过,吹乱了她的头发,她没有伸手去整理,只因她的手,一只死死的抓住了藤椅,另一只死死的握住了手机,力道一下比一下重。

到最后,她的指关节已是泛白,小脸更是冷的足够让人不寒而栗!

“嗡嗡嗡——”

当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发出振动声的时候,陆承谨醒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想要将身旁人抱入怀中,然而——

凉的。

没人?!

陆承谨猛地睁开了眼,嗓音是清晨特有的沙哑和低沉:“江胭!”

没人回应。

刹那间,他的脸彻底沉了下去,鹰眸深深沉沉,薄唇更是紧抿成了一条直线,下一秒,他起身,随便穿上裤子准备出去。

“江……”名字还没叫完整,他眼角的余光忽的看到了仅穿着浴袍的她,正慵懒的靠在飘窗上。

而最惹眼的,莫过于她脖颈处一枚鲜红的吻痕。

那是,他的痕迹。

像是情不自禁的,陆承谨向来冷冽的眸子稍显柔和,甚至还闪过了一抹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抬脚,他准备过去。

“陆先生,你醒了?”

懒散轻慢中带着明显疏离冷淡的话语蓦地阻止了他的脚步,也一并打破了两人间难得有的温和。

陆先生?

黑眸微眯,陆承谨的脸廓顿时变的冷硬起来。

“陆先生?”他轻咬着这三个字,唇角扯出刺目的冷淡,要笑不笑的反问。

江胭莫名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她从来就看不透陆承谨,从前是,如今瞎了,更是,她甚至已经不敢肯定,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样的他。

但……

她已别无选择。

扬唇,江胭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笑容,而后漫不经心伸手,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了他,嫣然道:“陆先生,有个东西,我想让你看下。”

陆承谨淡漠的睨了一眼,终是接过。

“嗯……唔……”

不出两秒,手机里便传出了不和谐的破碎低吟,而映入陆承谨眼帘的,是凌乱的大床,他和她纠缠在一块的身躯,以及……

捏着手机的手悄然握紧,陆承谨冷嗤了声,辨不出情绪。

“陆先生,”江胭避开他的视线,垂了垂眸,再抬头的时候,她笑容浅浅,说不出的妩媚,“娶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