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吻你?

作者:江陌迟 字数:405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嘉身体蓦地一僵。

“陆大哥!”下一秒,她嘴委屈的一瘪,眸中随即沁满盈盈的水雾,楚楚可怜的就要往陆承谨身上扑,“陆大哥你看,这个不要脸的江胭,她欺负我!她……”

却不想在对上他那双犹如浸了冰锥且没有任何情绪的眸子时,她剩余的话全部硬生生堵在了嗓子眼,全身的血液亦好似停止了流动!

“陆……”

“滚。”优雅娴熟的吐了口烟,陆承谨神色淡漠,脸廓线条却是沉铸如铁,而他低沉的嗓音里,尽是彻骨的寒意。

林嘉陡然间脸色煞白,甚至就连呼吸,都不自觉的隐隐急促了起来。

“陆大哥……”

“滚。”

明显低了好几度的冷漠狠戾嗓音再度响起,周遭的气压瞬间变得低沉沉的一片,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明明灭灭的烟雾吐尽,冷冷勾唇,陆承谨幽邃的鹰眸危险眯起,寒意四散:“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林嘉浑身冒着冷汗,那张化了精致妆容的脸在瞬间忽红忽白,变的难堪至极!

眼眶委屈泛酸,再也待不下去,她怨恨的狠狠瞪了江胭一眼,转身就跑。

“啊——”

猝不及防的,她和突然冒出的人撞了个满怀,身体一个不稳,差一点,她就狼狈摔倒在地!

“林嘉!”得到消息寻来的江清涵眼疾手快拉住了她,余光瞥见她满身的狼藉,顿时怒从心起,小脸冷了下去,“谁泼的?”

林嘉委屈的咬紧了唇,不肯出声。

太阳穴那突突的跳了起来,江清涵怒火更甚,嗖的一下,她锐利的眼神直射一旁的江胭,咬牙切齿质问:“是不是你泼的?!”

“是啊,怎么了?”江胭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懒散回应。

江清涵被她挑衅的态度气的直跳脚!

“猎豹!去……”下意识的,她就想让跟在身后不远处的猎豹去教训她,眼角的余光却在此时不期然撞入了一双平静无波的冷漠眸子里。

那是……

警告。

身体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她莫名觉得有些害怕,但又不甘输给江胭:“承谨哥,我,我……”

“清涵!”

突如其来的温婉声音及时解救了她。

江清浅急急赶来一把拽住了她,皱着眉极度不悦道:“你又在找胭胭麻烦?跟我回去!”

“我……”

江清浅才不管她要说什么,拉着她就要走,想了想,她到底还是停了下来,担心的望向一副浑不在意姿态的江胭,欲言又止:“胭胭你……别再喝了,你若是真的讨厌爸今晚给你介绍相亲……”

话到一半,她看着她的脸,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安慰,于是最终还是硬生生闭了嘴,转而礼貌的看向一旁的陆承谨,歉意道:“承谨哥,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说罢也不等陆承谨有所回应,她万般无奈的拉着挣扎的江清涵便先走了。

谁也没有发现,陆承谨的眸色在刹那间变的幽暗难辨。

不多时,周遭重新恢复安静。

江胭站在原地静默了几秒,自嘲的勾了勾唇,权当陆承谨是空气,目不斜视的直接由郁远扶着坐回在到了椅子上。

片刻后,她端起倒满红酒的高脚杯,一口又一口,漫不经心又慵懒的喝着。

恍若无人。

一杯又一杯,很快,一瓶红酒见底。

而她的眼神,也随之变的越来越迷离,越来越……妩媚。

酒劲渐渐上头变的昏沉,脸颊也被酒精熏的泛起了潮红,江胭努力睁着眼睛,小手拍了拍脸,她侧眸,妖羞的笑意不经意间溢出,魅惑人心:“郁远……唔,扶我进去吧,还要……见人呢。”

说罢,她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胡乱靠着感觉想要把高跟鞋穿上。

只是不曾想还没等郁远走近,她身体一软,整个人踉跄着就要往草地上倒去!

“啊——”

江胭低呼,眼睛猛地闭上。

“唔——”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堵温热的墙。

嗯?

墙?

还是带着薄荷烟草味的墙?

嘴唇不自觉撅起,江胭疑惑蹙眉。

下一秒,她忽的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陆先生?你还没走啊?”她轻轻一笑,双手抵上他的胸膛奋力推开,随着重新站稳,她脸上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刻意的冷漠和疏离,“唔,谢谢你的……举手之劳。”

话落,她身体又开始摇晃起来。

“郁……”

她想叫郁远,可或许是酒劲太厉害,又或许是因为眼睛看不见平衡感方向感都变的极差起来,她整个人像是被什么绊倒似的,再一次跌跌撞撞的猛地朝前倾去!

“啊——”

依旧是温热的胸膛。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被扶住,而是……被禁锢。

“大小姐!”郁远的手慢一步僵在半空中。

陆承谨一个淡漠的眼神扫过,他的脚步硬生生被止住。

江胭脑袋晕沉的难受。

偏偏独属于那个男人的清冽气息还见缝插针的强势萦绕在鼻端,影响着她所有的感官,让她觉得不舒服,脸也烫的更厉害了。

热。

她需要用冷水洗个脸。

“放开……”烟眉烦躁拧起,江胭冷下小脸努力推搡,费劲全力想要挣脱他的桎梏,“放开我,放……唔!”

下颚猝不及防被掐住,她被迫抬起了头。

不等她有任何反应,男人低凉森然的嗓音便混合着危险在耳畔冷冷响起:“要进去见谁?”

见谁?

江胭烦躁皱眉,脾气一下就上来了:“你……”

“前几天还要我娶你,现在转身就和别的男人……联姻?就这么迫不及待?嗯?”陆承谨冷笑嘲讽着,手下的力道不自觉加重,幽深的眸底尽是晦暗的寒意。

他幽幽的盯着她,脑中尽是那天在医院不欢而散的情形,现在她喝醉酒后的妩媚样子,以及从开始到现在对自己比陌生人还不如的态度。

这个没有心的女人!

想着想着,他太阳穴那突突的跳了起来,他几乎是从喉骨深处口不择言的挤出了几字:“江胭,你就这么缺男人?嗯?”

“啪!”

江胭猛地拍开了他的手!

清冷的桃花眸里瞬间沁满了复杂的情绪,她盯着他,深埋心底的愤怒似要破土而出,然而开口的刹那,却又变成了漫不经心的轻笑:“陆先生,不是说过了么?我的事,和你没关系啊,你有什么立场来管教我呢?嗯?”

摇摇晃晃的摆了摆手指,江胭语笑嫣然,媚人的醉态丝毫不减:“没关系呢,我江胭做什么,都和你陆承谨没有一点关系,记住了么?陆先生!”

她的话音落下,陆承谨本就冷漠的脸上顿时寒意一片。

“是么?”两秒后,他低而哑的冷嗤,同时,唇畔慢慢染上一层邪肆,阴沉又轻薄,他盯着她,强势向前一步逼近,心底溢出绵长的冷笑,“江……”

然而,一个胭字却猛地顿住。

她……

哭了。

她绯红的脸上有很明显的两滴眼泪。

而后,他听到了她无助茫然,甚至是软弱的低低呢喃——

“你没有资格管我,没有……有立场管我的,是我哥啊,可是他……他们难道忘了么?今天……是哥的生日啊。哥哥……”

无声的哭泣逐渐演变成细碎的哽咽,在这不算安静的花园里,却又显得尤为清晰。

她低垂着脑袋,像极了被欺负,又无处诉说委屈的可怜小女孩。

她的哥哥……

想到那个男人,陆承谨盯着她的眸色顿时暗沉的如同浓稠的墨汁。

而下一秒,她的身体忽的一晃,眼看着就要摔倒!

“江胭!”眉心狠狠一皱,陆承谨面无表情一个打横将她抱起就要离开。

郁远倏地拦在面前,神色坚定毫不退让:“不劳烦陆总,我会送大小姐回家。”

陆承谨看都不看他一眼,冷着脸不客气冷嗤:“不必。”

“陆总!”

郁远想要动手阻拦,但顾及着酒醉的江胭,终究还是没能拦住,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承谨将她带走。

黑色宾利车内。

江胭一如既往的缩到了门边,闭着眼,她脸颊通红,妩媚不自知,只是不停的呢喃着:“哥,我要回家……回自己家……”

陆承谨盯着她,到底还是心软了,吩咐改道去她的公寓。

不过半小时,车子到达目的地——

两年多来每晚他都会在楼下停留的公寓。

门开,陆承谨抱起她径直上楼。

江胭醉酒的头疼,周身是熟悉的气息,导致她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不一会儿,她难受的将脸蛋在他衣服上蹭了蹭,好似这样的摩擦能缓解着什么。

“唔——”

陆承谨身体却是一僵。

“喝水……”江胭恍若未察,依旧蹭着,低喃着,“唔……难受……我要喝水……喝水……”

陆承谨眸色幽深,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好不容易,他将她放到她的床上,随即转身出去替她倒了杯水。

却不想等他再次进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因为乱动,春光乍现,修长白皙的美腿便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陆承谨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番,不自觉轻柔的将她扶起靠在自己怀里,他靠近她,淡然的嗓音里染上了隐隐绰绰的温情:“喝水。”

江胭染着绯色的眸子颤了颤。

“唔……吻你?”她侧歪着脑袋,饱含红润的嘴唇微微撅着,细长白皙的手指则胡乱的摸上了男人的脸,再一次确认,“为什么要吻你呀?”

她水濛濛的眸子无辜的眨着,顾盼流转间,自有一股似嗔似怪的妩媚,不经意的蛊惑着人想要将她狠狠欺负!

陆承谨小腹倏地一紧,眸光幽幽好似能喷火。

“江……”

下一秒,他身体赫然紧绷!

只因……

怀里的女人仰起了脸蛋,将她的唇,印了上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