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帮你洗洗嘴,不用谢

作者:江陌迟 字数:233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逼仄的空间里,当药名被缓缓吐出的时候,郁远先是一愣,随即脸色蓦地变沉,顾不上身份,他沉声阻止:“大小姐!不可以!”

指腹轻缓划过车窗,江胭嘴角的笑容肆意又漫不经心:“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可是陆总……”

“我有说是给他准备的?”江胭温声打断他的话,睫毛扑闪之际,清冷的眸子里好似沁满了流光溢彩,“药……是给我自己用的。”

“呲——”

刺耳尖锐的刹车声倏地划破上空。

“大小姐!”郁远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呼吸隐约有些不稳。

江胭恍若不知,只是掀唇淡淡吐出了几字:“开车吧。”

“大小姐……”

“开车。”

翌日。

一张照片的流出,让已热闹了整整一天的江胭和陆承谨的绯闻再登头条!

照片里,睁着一双勾人心魄桃花眸的江胭微红着脸倒在衣衫不整的陆承谨怀里,两人紧紧相贴,四目相对,好似眼中只有彼此,姿势是说不出的暧昧。

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江胭修长白皙的脖颈里那一枚鲜红的吻痕。

照片一出,瞬间掀起了阵阵狂热。

有人哭天抢地哀嚎男神被染指,有人花痴舔屏陆承谨将褶皱的白衬衫穿出了禁欲贵族范儿,还有人顺着新闻挖出了江胭的身份,包括那些声名狼藉的过往,从而忿忿不平指出肯定是江胭故意爬了陆承谨的床,毕竟名声在那……

绯闻愈演愈烈。

但作为绯闻当事人的双方,却始终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的回应。

而就在绯闻渐渐淡去的第四天,有记者壮着胆子在一场慈善宴会中向陆承谨问出了这件事,陆承谨当即黑脸。

当晚,江胭不择手段故意爬上陆承谨的床却惨遭抛弃的流言便取代了绯闻,亦成为了上流圈里的新笑料。

这些,悠闲在家休养的江胭都知道,这一切,也皆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没有理会,也懒的在意。

只是,她开始失眠了。也会睡着,但会从噩梦中惊醒,梦见当年被车祸被撞入江中,那种冰冷江水将她淹没的窒息感,直到如今都异常鲜明。

还有……

冰冷的机器无情的在身体里搅动的滋味。

而在宴会的前一晚,她再次从噩梦中惊醒。

只不过这次,她梦见的不是濒临死亡,而是……她身处冰火两重天,那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感,她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隐隐绰绰间,听到了一句低声呢喃——

“胭胭……你是我的……”

宴会当晚,江家别墅。

江胭盛装出现,一袭性感露背长裙,美得张扬,美得肆无忌惮,而光洁白皙的后背上,一朵妖娆的罂粟花纹身,更让她增添了一抹致命的妩媚。

“江胭!江胭来了!”

“你说她和陆承谨的绯闻,是不是她故意放出去的?”

“还用说?肯定的啊,她什么人?你们不知道?作风豪放!私生活不检点!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你们看她今天的打扮,想干什么呀?我劝你们啊,把自己男朋友看好了!你们可不是江胭的对手!”

“据说江家也发邀请函给陆承谨了,你们说,他会来么?是为了江胭来的?”

“哼!怎么可能?!陆承谨什么脾气什么身份,你们不知道?就算来,也不是为了她江胭啊,我可是知道……”

“……”

窃窃私语的嘲讽声不算大,也不算小,恰好全都能一字不漏的钻进江胭的耳中。

呵。

江胭微不可查的挽了挽唇,懒的理会,随手接过郁远递来的红酒后,她便转身往稍显安静的花园走去了。

循着记忆在秋千旁的长椅上坐下,随意脱掉高跟鞋,仰头抬手,江胭漫不经心的喝着红酒,一口又一口,她觉得舒服极了。

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来找茬的话。

“呵!江胭,你居然还有脸重新出现?!”

江胭指腹轻抚杯身的动作顿了顿。

林嘉。

她的老“朋友”呢。

“和你有什么关系?”眉眼弯起,弥漫的笑意清浅又肆意,江胭懒散的抿了口红酒。

林嘉从来就看不惯她,尤其见不得她这种轻视的态度,一下就怒了:“你!”

“我什么?”

林嘉幽怨的瞪着她,不出一秒却又讥讽的笑出了声:“也是,你江胭还有什么脸?当年抢了自己的姐夫,如今才回来没几天就爬了陆大哥的床,不过可惜啊,你就是送上门让陆大哥白白睡了,陆大哥也不会看上你这种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了的贱女人!你……啊!”

红色的液体顺着脸上肌肤蜿蜒而下,林嘉顿时狼狈不堪,恼羞成怒!

“江!胭!”

江胭缓缓站了起来,她看着她,唇角微扬轻笑着,整个人漫不经心偏偏又自有一股凌人的气场:“没人告诉你你说话的时候嘴巴很臭?不过,没关系,我帮你洗洗嘴,不用谢。”

话落,她将高酒杯倒满红酒,二话不说快准狠的再次泼在了林嘉身上!

“啊——”

林嘉躲闪不及,一身白色礼服当即变的脏兮兮,裸露在外的胸前肌肤更是没能幸免。

“江……”

“砰——”

江胭直接把高酒杯准确无误的扔在了她胸前!

“怎么?还想再用红酒洗个澡?”她挑衅的睨了她一眼。

熊熊怒火犹如火山爆发,林嘉情绪失控,冲上去就想狠狠收拾她一顿!

“啪嗒——”

打火机的声音兀然响起,在这安静的角落尤显得清脆。

眼角的余光里,一张冷漠至极的脸伴随着青白的烟雾赫然出现。

皎洁柔和的月光笼罩在他身上,却遮不住那好似从他骨血深处中溢出的淡漠,甚至是……阴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