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实在嫉妒,就去爬他的床啊

作者:江陌迟 字数:258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郁远脸色剧变!

“大小姐!”

眼疾手快猛地将江胭扣入怀中,一个迅速转身,他飞起一脚快准狠的踢了过去!

“唔——”

千钧一发之际,棕色的爱尔兰猎猎狼犬被狠狠踢开,而后重重滚落在草地上。

“嗷——”

“猎豹!”

呜咽声和惊叫声同时响起。

下一秒,带着浓浓愤怒的尖锐质问声紧随其后:“郁远!谁给你的胆子伤我的猎豹!一只我们江家的保镖看门狗而已,有什么资格踢它?!你赔得起么?!”

“江小姐,”郁远闻言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他小心翼翼扶住江胭,“我是只属于大小姐的私人保镖,不管是狗还是人,只要伤害到大小姐,我都不会手下留情。”

最后一句话,看似平淡,实则警告意味十足。

“你!”被打脸,江清涵恼怒的攥紧了拳头,“江……”

“看好你的狗。”掀唇,江胭懒懒的打断她的话,似笑非笑,“下一次再故意放出来咬人,就不是它被踢出去这么简单了,懂了么?”

江清涵愈发的愤怒,熊熊烈火在胸口燃烧:“你……”

江胭懒的理会:“郁远,走。”

“是。”

离别墅大门越近,江胭埋在最心底的情绪起伏的就越厉害,压都压不住,而紧跟着一起肆虐她的心的,是泛起的阵阵躲都躲不掉的寒意。

呵。

多久了?

到底有多久,没回这个已经不属于她的江家了呢?

“胭胭!”

熟悉的婉转女声忽的响起,江胭才敛眸,手臂已被撒娇般紧紧缠绕住。

“我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隐忍喑哑的哭泣断断续续,再开腔,已有些语无伦次,听着人忍不住的心疼怜惜,“胭胭,我……你的眼睛……”

一滴滚烫的眼泪滴落在江胭肌肤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谁也看不清的暗茫自江胭眸底掠过。

“看不见而已,死不了。”不甚在意的扬了扬唇,她率先往前走去,再开口的时候,她清冷的嗓音里好似自带着一抹慵懒笑意,“别让爸久等了。”

“胭胭……”

客厅。

江淮鹏早就对江胭的姗姗来迟不满,眼瞧着她还带着郁远进来,一张脸顿时沉了又沉:“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一家人就等你一个人吃饭?还有,你把外人带进来做什么?”

像是察觉不到他的怒意似的,江胭微的勾了勾唇,若隐若现的笑意浅浅溢出:“叫我回来,什么事?”

“你!”

“不说的话,我就走了。”

“啪——”

江淮鹏一掌重重拍在了茶几上:“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一直都是这种态度啊,多少年了,你还不习惯?”江胭挑眉,似笑非笑。

一旁的江清浅急的坐立难安,深怕江胭惹怒了江淮鹏,连忙拽过她的手细声劝道:“胭胭,你别这样……听话,有话好好说,嗯?”

江胭恍若未闻,带着浅浅笑意的视线始终睨向江淮鹏那:“有话就说。”

江淮鹏脸色铁青,厉声质问:“昨晚你去哪了?一声不吭的离开,你让我的脸往哪搁?你知不知道昨晚的饭局对你多重要?!你……”

对她重要?

呵!

心寒的感觉再次溢出,江胭轻笑,凉凉反问:“昨晚不就是普通的家宴?哦,后来还来了你的生意伙伴打招呼,叫……叫什么来着?简单的吃个便饭而已,怎么就变的对我重要了呢?”

“你……”脸上快速闪过不自然,江淮鹏顿时语塞,许久,他才目光严厉的继续质问,“好,昨晚的事暂且不谈,那你和陆承谨的那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终于问到重点了么?

江胭心中冷笑,知道他着急,偏偏不回答。

“说话!”

“哼!孤男寡女呆在一个房间一晚上,还能怎么回事?”江清涵双手抱胸冷冷看着江胭,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和嘲讽,“当年爬了姐夫的床,现在一回来就缠着承谨哥哥,还缠到人家家里去,江胭,你要不要脸?”

“清涵你住嘴!”江清浅生气的拉住她,面露不悦,“别胡说!”

江清涵不乐意的冷笑:“我哪胡说了?”

“都闭嘴!”江淮鹏听着头疼,眼睛仍旧沉沉的盯着江胭,像是要把她看穿,“你和陆承谨,到底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廉耻?你们真的……”

绯唇漫不经心挽起,江胭笑的慵懒:“什么什么关系?我们……没关系啊。”

“你……”

一直未说话的郁远适时出声提醒:“大小姐,您等下还有约。”

“嗯。”

“等等!”江淮鹏看着她站起来,阴沉着脸拦下,他计算着,很快将另一件重要事说了出来,“既然回来了,下周我会给你办个晚宴,你必须给我回来!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别再给江家丢脸!”

“另外,”顿了顿,他幽幽的盯着她,像是在思考,直到她快不耐烦了才将最后的话说了出来,“既然和陆承谨还有联系,那就……请他也过来吧。”

“哦。”江胭应得随意,心中却是止不住的冷笑。

晚宴?

请陆承谨?

呵……

真是难为江淮鹏了呢。

没有再多说一句,江胭搭着郁远的手站起来就要离开,脚抬起,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偏过头看向江清涵所在方向,而后笑盈盈道:“江清涵,你要是实在嫉妒,大可主动去爬陆承谨的床啊。”

“江!胭!”

恼羞成怒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江胭扯唇笑了笑,没有停留,离开得干脆利落。

直到重新坐上路虎,她脸上的笑意才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森森的冷意:“郁远,那个该死的人……要回来了么?”

“大小姐……”郁远闻言歉意摇头,看着江胭又有些欲言又止。

“说吧,他说什么了?”

“陆总要我转告您一句话,您……以什么身份,又有什么资格向他要人?”

什么资格?

不知怎么的,江胭从醒来后就很容易控制的怒火一下就被挑了起来。

锱铢必报的男人!

深吸了口气,她扭头看向窗外。

良久。

江胭缓缓开口,嗓音格外的暗沉:“郁远,帮我……找一种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