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江胭,别不识好歹!

作者:江陌迟 字数:256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唔——”

克制压抑的低呼声冷不丁响起。

“疼!”

眸底浓稠的幽森寒意瞬间消散,脑中恢复清明,陆承谨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覆上了她的脸颊,力道……还不自觉加重了。

眉心微皱,他松手,只留指腹轻缓摩挲。

“别……碰我……”

隐忍沙哑的嗓音响起的同时,她的脸几近本能的害怕往后一躲,而她纤细修长的手指,则死死的攥住了被子,褶皱一片。

她的每个动作,每个微小神情,陆承谨都看到了两个字——排斥。

稍显缓和的气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荡然无存。

陆承谨手指赫然一顿。

额角的青筋压抑的跳着,胸腔内的闷气横冲直撞,他盯着她,眼眸陡然变的凌厉,几秒后,他忽的扯唇冷笑:“知道疼了?才回来几天,勾三搭四了多少麻烦?嗯?”

勾三搭四……

清冷低冽的四个字,嘲讽羞辱的意味隐隐绰绰,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再度压垮了江胭!

先前的害怕,恐惧,甚至是愤怒,全数在这一刹那喷涌而出毫不留情的将江胭淹没,连带着她几秒钟之前纠结在喉咙口即将说出的那句道谢也一并吞没。

混蛋!

冷笑挑眉,抛却所有的复杂情绪,她如数将他的嘲讽奉还:“就算我勾三搭四,又与你何关?陆先生,请问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嗯?”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露出了锋利爪子的炸毛野猫,只想保护自己!

“江胭!”几乎是她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陆承谨本就冷漠的脸霎时寒意一片,眸色亦是沉暗的可怕,危险的气息随之融合在了空气中,“别不识好歹!”

不识好歹么?

江胭直接气笑了。

下巴微的扬起,好看的樱唇勾勒起浅淡的弧度,她循着感觉看向面前人,淡漠又漫不经心的一字一顿道:“南城谁都知道啊,我江胭向来不识好歹惯了。难不成……陆先生第一次知道?”

话音落下,病房内的气压倏地变的低沉沉的一片。

“呵!”陆承谨冷嗤,矜贵的面容瞬间变得冷峻异常,他盯着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幽幽沉沉的凌厉眸子中,若隐若现的怒意和寒意在流转。

逼人般的压迫。

刹那间,诡异的沉默和压抑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指尖微颤,江胭只觉有股难言的莫名委屈席卷而来,侵蚀着她一颗心酸涩又愤怒。

她讨厌极了这种感觉。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兀然响起,紧随其后的,是熟悉的担忧声音:“大小姐!”

是郁远!

紧绷的弦终是松了松,江胭眼睛倏地一亮。

“郁远!”

下一秒,门被推开,郁远冲了进来。

“大小姐!”

脚步却在看到陆承谨极具压迫性的身影时硬生生顿住。

“陆总。”郁远敛眸,而后继续往前走。

“站住。”

森然低冽的嗓音一经响起,病房内的危险气息陡然加重!

郁远下意识抬眸,不期然就撞入陆承谨那双犹如浸了冰锥的狠戾眸子里:“陆……”

鹰眸眯起,陆承谨神色冷漠,彻骨的寒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身为她的保镖,昨晚她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今天你又在哪里?一次又一次,要你有什么用?”

毫无掩饰的无情嘲讽和质问,就如同一个巴掌,重重打在了郁远的脸上!

郁远脸色白了白:“是我的……”

“滚出去。”

极淡的语气,却在瞬间挑起了江胭压制在心底的怒火,指甲掐进掌心里,她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陆先生,我的人,不必你来教训!”

他这算什么?

羞辱了自己,再教训她的保镖?

陆承谨闻言一张脸彻底变的深暗,整个病房亦被笼罩在冰寒之下,他冷漠的盯着她,脑中想到的却是刚刚她在听到是郁远时变亮的轻松神色。

“呵……”冷嗤一声,他怒极生笑,“江胭,你果然不识好歹。”

话落,他转身离开,没有任何的停留!

他一走,房内的气压好似有所回升,江胭攥着被子的手却是骤然一紧。

双腿曲起,她整个人缩成一团,一双美目尽是说不出的茫然,而她的心底,更是滋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漫无边际的荒凉。

“大小姐,您……没事吧?”双腿如同灌了铅,郁远自责的走了过去,嗓音黯哑又紧绷,“对不起,是我的疏忽,对不起。”

如果……

他能及时赶到,大小姐就不会出事了。

“大小姐……”

江胭没说话。

笼罩在她身上的,除了无力还有沉默。

郁远神色复杂:“大小姐……”

“郁远。”江胭哑着嗓子开腔,姿势始终未变。

良久,她才仰起没什么血色的微肿脸蛋,自嘲似的的轻笑询问:“你说,我处心积虑的设计要他娶我,可是怎么办呢?刚刚,我好像……把他彻底惹怒了。”

她说的漫不经心,郁远却听得有些喉结发涩:“大小姐,其实……”

“事情怎么样了?”江胭却突然打断了他,嗓音清冷,好似刚刚的迷茫只是一场错觉。

郁远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道:“今早您和陆总的……照片,很顺利,现在至少上流圈里的人是知道大小姐您重新回来了。奇怪的是……”

“是什么?”

“陆总那边,似乎没有处理,今早在场的媒体都报导了,所以大小姐您和陆总一下成了头条。”

头条……

呵。

江胭微的扯了扯唇,并未言语。

陆承谨不处理最好,即便处理了,也绝不会影响她的计划。

郁远向来话少,于是病房内瞬间就陷入了沉默中。

直到——

电话铃声的响起。

“大小姐,是您父亲,他让您今天必须要回江家。”

“江家……”轻声慢语从唇畔溢出,江胭清冷的眸底一闪而逝一抹笑意,“是该回去了呢。”

傍晚。

黑色路虎稳稳停下,一袭米色长裙的江胭缓缓下车。

“汪!”

陌生的狗吠声突地响起,同一时间,一道阴影张牙舞爪猛地窜出,又疾又狠,攻势迅猛直直扑向江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