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谁吃谁知道

作者:惜兮 字数:352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缘做了一晚上的梦,梦境乱七八糟的,有他们上学时候的往事,有王钊变幻莫测的嘴脸,还有颜艳艳愤恨的眼神和那句“绝不放过”。

她睡醒的时候猛地想起自己还没有被人炒鱿鱼,她还是那个要按时上下班打卡的苦逼上班族,这一点暂时还没变,但要是自己真的那么颓废堕落,那她估计就离下岗也不远了。

周缘像是被火烫着一样,连忙爬起来,奔命似的往公司里赶。而公司里等着她的,又是另外一波狂风暴雨了。

建筑装饰一类的设计师多如牛毛,而像周缘这样没名气的更是多的数也数不过来,能在这一行崭露头角的基本上都是业界精英,显然周缘这个从建筑设计师转行到室内装修设计师的半吊子能有现在的这个成绩,绝对就是她本身踏实努力的结果了。

可是现在这个踏实努力的姑娘,分分钟就有可能被老板炒鱿鱼。不光她自己急,就连别人也在为她着急。

张扬叼着烟屁股,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蒂,多得都快漾出来了。

周缘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看着那碟烟屁股发呆。张老大戒烟有几个月了,可惜遇到她这一档子事儿,小半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说不好还得重新再戒,他家张夫人一准要动家法了……

她一会儿想到了自己的工作,一会儿想到诸如张扬戒烟这种事儿,不管和自己有关系没关系,她都在脑子里过了个遍,好像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能让她有点安全感,不至于让她再体验一把那种无能为力又不得不想的头疼。

等把能想的都想完了,问题还摆在这里没法解决呢,周缘回过神儿,缓慢的眨了眨眼睛,感觉自己的脑子真是不怎么够用:“老大……要么我再去打个电话?不能让张总把这个单退了,这个单不只是我一个人的。”

“打?打个屁!”张扬“呸”了一口,把那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的烟屁股吐到了地 上,狠狠地踩了两脚:“周缘我告诉你,你得罪了颜副市长千金这事儿已经传遍了!你说那些大老板大公司,哪个还敢让你去给他们做设计?你出去问问,这么大的一个省,这么一个市,不用看颜副市长面子的有几个?是,你是想告诉我给普通住户设计家装也能赚几个钱,可你自己想想,咱们公司看重的是这个吗?!别说是你自己了,就是咱们这个公司,就是咱们严总,不一样要像个狗腿子似的给人家大领导点头哈腰的吗?你怎么就那么能耐,一下就把人家得罪成这样了?!”

周缘的脸色也是一沉,心情格外不爽的说道:“已经得罪了,就得罪了呗……还能怎么样?”

张扬指着周缘,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就不能跟王钊和他们家那个颜艳艳服个软认个错?面皮值多少钱?工作重要!就算王钊那个乌龟王八蛋让你觉得恶心,你也忍着点!”

周缘这次彻底毛了:“我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我就算明天就要下岗睡大街了,也不去求那两个贱人!老大你这就纯属明知道屎难吃,还劝别人捂着鼻子往下咽!你也不管别人恶不恶心,反正谁吃谁知道!”

张扬指着周缘的手颤颤巍巍的抖啊抖啊,活像得了帕金森似的:“好好好,就你有骨气,就你有原则!我告诉你周缘,公司正打算裁员呢!老员工没能力的已经被清走了,你们这些新来的还都在考察期呢,这时候你给我来这一手?是真的不想干了是吧?你说说你,你们这一批来的什么情况,你不比我清楚?五个里面留两个,论能力和人脉,你比得过田蓁?论讨人喜欢得老板欢心,你能比得过林肆肆?本来我还想着你有手里的几个订单,怎么也能在严总那里判个缓刑吧?这下好了,你就直接把自己作死了,可你还和我在这儿嘴硬呢!周缘你多厉害啊?你不为五斗米折腰!我这就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是吧?把我气死了你高兴是吧?”

周缘也倔上了:“这不是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呢么?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不是憋出来的,不试试看谁知道行不行?”

张扬拍着桌子骂道:“你想个屁的法子!你手里的单全都飞了你知道吗?再过七天就业绩考核了,到时候你业绩垫底了,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

周缘呵呵两声,直接呛了回去:“说到底还是怕我给你丢人,是吧?”

“对了!我嫌你丢人!”

“嫌我丢人?我辛辛苦苦的画图拉业务盯现场,哪笔单子不是兢兢业业的跟着跑来跑去?是,我不像田蓁底子那么好还有爸妈的人脉给她用,我更学不来林肆肆那么招客户的‘喜欢’,可我脚踏实地的好好工作,怎么就丢人了?”周缘和张扬说着说着火气都上来了,谁也不肯让一步,“我在你组里给你拖后腿,算你倒霉!”

张扬抹了一把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气的我脑仁儿疼!”他掐着自己的眉心,脸上气得通红。

办公室狗腿子陈浩昊把一打设计图砸在桌面上,痛心疾首的说道:“周小缘!咋那么不懂事儿呢?瞧你把老大气的!”他小跑到张扬身边,拿着一打广告纸给他扇风:“老大老大,消消气儿,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头发长见识短,你别和她计较!”

周缘随手抄起东西朝着贱人秋扔了过去:“滚!有你什么事儿吗?一边儿呆着去!”

陈浩昊一大老爷们,偏偏要做小女儿姿态,拽着张扬不依不饶的说道:“老大你看她!大逆不道不说,还凶我!”

张扬抬起手在他的头上“啪”的打了一下,骂道:“有你什么事儿啊?搅屎棍,滚一边儿去!”

陈浩昊捂着脑袋,用一副“全世界都不爱我了”的表情,委委屈屈的滚到一边儿去了。

周缘又说:“我今天出门跑业务,就算挽回不了那些大客户,大不了我多做几家住户就是了。”

张扬问她:“你觉得你跑室内家装的活儿能赚几个钱,有个卵用?那四星级酒店大堂的单子都飞了,你要干几个月杂活儿才能把这笔窟窿补上?就是和颜小姐道个歉,有那么难吗?”

周缘一听话题又绕回来了,立马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再继续说下去,除了和自己人吵架之外,一点屁用都不顶。敌人还没见到呢,自己人就死了一片,多没意思?

张扬气得直拍桌子,顺便把陈浩昊也给轰出来了。

周缘知道张扬这个人看着特别粗,实际上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要是他真想自己说的那样那么看不起她,对她有那么多的不满的话,压根不会和她废那么多的话,早让她卷着铺盖卷回家了,哪儿能急成这样?

可就算她知道张扬说的话都是对的,知道他是为了自己考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周缘就是接受不了他的建议。

要她给颜艳艳道歉,和让她亲手往自己身上插刀子有什么区别?向王钊低头?绝不可能!

“缘子缘子!”陈浩昊兴迈着欢脱的步伐跟了上来,脸上洋溢着让人看了很想揍他的笑容,尤其周缘现在格外的不爽,看到他这嬉皮笑脸的德行更是忍不住手痒。

“干嘛?”周缘不耐烦的看着他,现在她谁也不想见,就想自己找个地方冷静冷静,免得自己把火气发泄在关心自己的人身上。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周缘抱着胳膊,凉凉的说:“你要是再废话,我就要‘亲手’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了。”

陈浩昊下意识的看着她已经长出不少指甲的纤纤玉手,冷不丁的打了一哆嗦。他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那我直说了啊,有个老房翻修的活儿,原本没人接,现在归你了。”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周缘说道:“翻修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吧?我是设计师,我不是修理工!你怎么不告诉我工地里水泥没人搅让我赶紧去呢?你应该帮客户联系施工队,不是联系我!”

“别生气别生气,”陈浩昊害怕周缘这个小炸药包把自己炸残了,连忙解释道:“实际上是个挺老的小院儿要翻修,听说房子的主人生前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琴棋书画什么都会……唉总之就是个特别文雅的人儿。外面那些施工队伍也就会照猫画虎按图刷浆,你以为他们能做出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关键的细节问题,还是要设计师帮忙设计,帮忙盯着。不过你知道,一般这种活儿都特别累,碰到事儿多的客户,光是沟通就够你受的了。”

周缘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浩昊,不可思议的问道:“你都知道这种活儿那么糟心了,干嘛还分给我?那不是有那么多优秀设计师么?他们都没空?田蓁呢?林肆肆呢?其他人呢?”

陈浩昊小小声的说道:“人家BC两组不是最近在做一栋写字楼的项目么……听说老板觉得这活儿应该田蓁去办,但是又觉得这么一个小活儿交给他们当红炸子鸡有点大材小用了,林肆肆那不是偶尔娇弱的和林黛玉似的么?那样的苦活儿她也干不了。老板说了,谁闲着就让谁干……”

“谁他妈闲着没事做了?放——”周缘火气还没撒出来,自己就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她现在可不就是全公司最闲最迫切需要订单的人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