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哎呦,便宜他了!

作者:惜兮 字数:389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缘打了个激灵,连忙甩甩头,想把昨天晚上的事儿都给忘了。

“圆周率,你们家的卸妆油放哪儿了?”李牧璇在厕所里大喊了一声,将周缘从短暂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在架子上,”周缘听到了她对自己的这个破称呼,脸都绿了:“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啊!别再‘圆周率’这样的叫我了成吗?”

“行行行,有外人在场,我给你留点面子。”李牧璇在浴室里笑得别提多开心了,感情她的意思是没有外人在场,她还是想叫她什么就叫她什么的。

周缘拿自己这个老朋友半点法子也没有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长着绝世美女皮的土霸王,外面明亮柔媚,内里却是个泼皮,对李牧璇同志,周缘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牧璇在里面哼着小曲儿唱起来了,外面的两个男士和周缘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着,彼此还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毕竟他们真的一点都不熟。

周缘收拾了一下客厅,又给两位男士拿了饮料,李牧璇这时候发话了,说:“待会儿我请你们吃火锅,咱也热闹热闹。我在国外就想这口呢!你可不知道,那地方除了面包十八吃之外,好像就换不出什么花样了,这些日子把我憋的呀!”

“吃火锅?你不回家睡觉么?撑得住吗?”周缘想到她昨天一晚上没睡,还是有些担心。

“我没事儿,精神头大着呢!”李牧璇穿着周缘的睡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了浴室。那两个小哥儿看见她那两条大长腿,都忍不住别开了眼睛,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可是眼睛还是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往那边看。

李牧璇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对着那两个侧脸不屑的轻笑一声。又想看,又要装绅士,活该憋死。

周缘无奈的看了老友一眼,这家伙也真是够了……

她这个闺密吧,和谁都能打成一片,有时候和那些男同胞更是能好的穿一条裤子似的。这就是典型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和她这个甘愿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的蠢女人有着天渊之别。

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家李牧璇从不玩弄别人的感情,也不轻易接受别人的感情,她只图自己过的快活。

“自己快活”这事儿说出来简单,做起来太难。她做不到李牧璇这样的自信,更做不到那么潇洒,她已经习惯了为了别人的眼光和评价而活。

周缘心里觉得有些闷,抬脚走进了厨房里,可一眼就看到了王钊用过的杯子摆在了台面最显眼的位置上,似乎在提醒着周缘昨天的这个时候,王钊还是这个家未来的男主人似的。

她把杯子丢进了垃圾桶,再返回客厅里时,却又看见了一些自己其实并不是很喜欢,但是王钊喜欢而买回来的摆设。

她撇了撇嘴,找了个大袋子把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都装了起来,在李牧璇的注视下,她走又进了卧室里,将那些属于王钊的衣服统统丢进了袋子里拖了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李牧璇先是一愣,转而笑了起来。她招呼着那两位男士说道:“你们俩这没眼色的,没瞧见美女要丢垃圾么?赶紧的,这体力活儿你们不干谁干啊?”

那两位面面相觑,不过还是像李牧璇说的那样抢过周缘手里的活儿,替周缘把东西搬出去,丢在了楼下的垃圾堆旁边。

别说,这些东西真的挺重的,要是周缘自己拿肯定也拿不动。之前她和王钊两个人都打算结婚了,什么东西都买的成双成对的。王钊喜欢的,她想都不想的就会买。而她喜欢的,她又总是犹犹豫豫的不舍得。现在想想,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为了什么了。

这几年,她好像习惯了委屈,忘了如何善待自己。

周缘看着楼下那些被丢掉的东西,感觉像是嵌在自己身上的锁链被她一并剜出去丢掉了。那感觉,又痛又快乐。

李牧璇刚刚吹干了头发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正打算换衣服招呼大家一块出门吃饭,没想到这个时候门口突然有人敲门,一声声的,显得格外匆忙。

周缘跑去开了门,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门外站着的那个竟然是王钊。

“你怎么来了?”

“我回来拿东西,拿了就走。”王钊也冷着脸,好像自己和周缘没什么好说的一样。

周缘看到她冷淡的态度,心里一冷,那些羞辱的话语和他说的那句“不爱”重新漫上心头。有个声音一直在她脑海里提醒她,周缘,这个男人不值得,别再犯傻了。

她冷着脸对王钊说:“你的东西我都扔了,要找你自己去楼下的垃圾场吧。”

“你!”王钊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周缘,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我是怎样的女人?先瞧瞧你自己吧,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要东西?里面的东西有几样是你买的?”周缘一句一句的说的清楚,她说这些不是为了下王钊的面子,而是提醒自己这个男人一直在骗自己,他甚至都不愿意花钱为他们的“家”添置东西,可笑的是她以前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当他在攒钱结婚。

王钊气鼓鼓的下了楼,甩给周缘一个背影,他的表现同时也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王钊真的把那些身外之物,看的比周缘更重要。

周缘看着楼梯口,气得不停深呼吸,强烈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暴怒因子。

才刚刚两天,她做不到见到这个男人时心如止水,无动于衷。

李牧璇拍了拍她的背,满眼的心疼:“行了行了,还看什么看?也不怕污了自己的眼睛!”

“牧,我是不是特别傻?”

李牧璇看着她落寞的表情,说:“不傻不傻,你就是太善良了太好了,我要是个男人,我一定娶你。”

周缘对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但是她没哭,李牧璇却觉得自己宁愿看着周缘抱着她呜咽着往下掉眼泪,也好过她现在这样。

可是没多久,王钊又敲响了周缘的家门。

周缘不愿意搭理他,可外面的那个男人锲而不舍的敲门,那声音把邻居都吵出来了。她怕自己的脸面都丢到邻居那边儿去了,干脆给王钊开了门。

王钊也不客气,越过周缘就往屋子里走。

李牧璇见了王钊,怪声怪气的问道:“哎呦,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要是再进周缘家里一步,狗腿就会被你那爹妈和小三打断呢!唉,你跟我说说,都分手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跑到周缘家里来的?你告诉我,我听听。”

“李牧璇,有你什么事儿吗?”王钊横了她一眼,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卧室里,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小型保险箱来,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首饰盒,一个标志着LV的袋子,还有一些现金和一张银行卡。

周缘无比震惊的看着那个箱子 ,她甚至都不知道王钊是什么时候把那么一个保险箱塞到她家床底下的。

等拿到了自己要的东西,王钊并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更简单的说法是,只要周缘和李牧璇在的地方,他也不想多呆。

“王钊,你还要不要脸?送给周缘的东西还要回去?”李牧璇拦住了他的去路。

王钊看了她们一眼,嗤笑一声,反问道:“这东西我送给周缘了?这不是给她买的,也不该留在她这儿。”

不是给周缘买的,那就是买给颜艳艳的了?

周缘看着王钊手上的那个首饰盒,看着标志着LV商标的奢侈品,突然想到了自己拼命打工陪着王钊啃咸菜的那些日子了——还挺他妈可气又可笑的。

李牧璇也不是傻子,她经历过的事儿比周缘多多了,王钊这么几句话,她已经差不多将这些事儿里里外外的想明白了。感情就是人家两个人早就暗渡陈仓了,就把她们家周缘当傻子耍呢!

“王钊,你他妈的就是我见过最不是东西的玩意儿,我看你要是改名叫王八蛋,那都是对王八蛋的侮辱!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当年就该把周缘的眼睛戳瞎,省的她后来有眼无珠看上你这么个垃圾!”

王钊毫不客气的说道:“李牧璇,以前我忍你让你不是怕了你,是懒得和你计较。一般情况下我不打女人,但你别得寸进尺!”

“怎么的?你还想打我是吗?朝这儿打,你不动手就不是个男人!操,垃圾!”李牧璇似乎骂的不过瘾,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周缘不骂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怕脏了自己的嘴!就你们家那俩嫌贫爱富狗眼看人低的父母,我要是周缘她妈就算打死她也绝对不让她往那个火坑里跳!就你妈那种小市民,就认识钱吧?你爸那种熬了一辈子刚熬上处级的老男人,为了往上爬恨不得跪舔人家领导脚趾头,现在让你去勾搭领导的闺女,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你们全家就是这德行,谢谢你们放了周缘一条活路,我替她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听到李牧璇辱骂自己的双亲,王钊本来就不怎么好的情绪突然爆发,抬手就要打李牧璇。

只听“啪”的一声,周缘的巴掌落在了王钊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

她冷着脸,静静的看着王钊问他:“我告诉你王钊,你欺负我我能忍,你碰她一根头发丝儿就是不行。”

王钊脸色阴晴不定,他的手指颤了颤,最后还是握紧了拳头:“周缘,我不欠你的。”

她突然笑了起来,拉着王钊的胳膊把他推出门:“对,你不欠我的,所以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这里恶心我了。”

王钊嘴角颤了颤,转身下楼。

周缘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看不到他决绝的背影,才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身回屋。

李牧璇端着一盆不知道什么东西,顺着窗户“哗”的一声泼了下去。楼下传来了王钊的咒骂声和颜艳艳的尖叫声,李牧璇满意的笑了。

“牧……你干嘛呢?唔,这什么味儿啊?”周缘觉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骚味儿。

那两位男士尴尬的站在墙角,显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牧璇一咧嘴,不屑笑骂道:“二十几年的童子尿,便宜他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