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怪你名字取得不好

作者:惜兮 字数:362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以前周缘也就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拘留所的样子,可却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住进来。

一个四四方方的屋子本身就关了几个女的,看见有新人进来,有个爱聊天的凑上来好奇的问道:“妹妹,你犯什么事儿进来的?”

“打小三儿,顺便砸了场子,治安拘留。”周缘扯了扯自己的嘴角,脸上没什么伤,就觉得自己的头发根儿有点疼,都是被人扯的。女人嘛,打架还不就是那点套路,不是抓头发就是上指甲,真能狠到哪里去?

听到“打小三儿”几个字,其他女人都来了兴致,七嘴八舌的聊开了:“对对对,打死那些不要脸的东西!”

“打小三有什么用?还不是因为女人傻男人贱才有小三儿的事儿?”

“你把人打伤了?打残了?漂亮!”

周缘懒得和她们继续说了,干脆抱着自己的胳膊往角落里一坐,再也没说过话了。

有的时候心里的事儿越多,越懒得说给别人听。因为以前的事儿太多,想提起什么,总得费劲巴拉的找个头绪,从一件事儿慢慢的梳理,可却又难免会扯到另一件事,扯着扯着,就真的剪不断理还乱了。

尤其是她和王钊两人那么多年,所经历过的又怎么能轻易数的清?她最难过的其实并不是他不爱自己,而是他不爱自己的理由——他爸妈不喜欢她,而她也不肯婚前与他上床。

于是在那一刻周缘知道了王钊不止早就已经精神出轨了,就连身体也出轨出的彻彻底底的。那人身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没半点还是她周缘的了。

哦对,有——他们俩买的房子。

周缘在地上坐了一个晚上,脑子特别清醒。本来这个时候蒙头睡一觉就海阔天空了,可她偏偏睡不着。

人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无比的漫长。她在这个陌生逼仄的环境里静静的发呆,直到阳光透过小窗照进来许久之后,有人在外面喊了一声:“周缘,有人保释。”

她抬起头,脖子咔嚓一声,好像生锈了似的,疼得她直咧嘴。

走出去的时候,她看到李牧璇站在门外的时候,竟然不自觉的愣住了。

“干嘛,你以为来保释你的人会是王钊?”

“你……你怎么回来了?”

“国外呆腻了,就跑回来了呗。”李牧璇白她一眼,说道:“我要是不回来,连把你从这地方弄出去的人都没有了。怎么,终于和你们家那个妈宝男分开了?”

周缘有些狼狈的说:“我说牧啊……咱的嘴能别那么毒么?我这儿够倒霉的了。”

“那哪能啊!嘴长在我身上,我还嫌自己太善良了,没管住你呢!以前就给你提过多少次醒了,你就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现在可好了,被人欺负倒头上了,还得我这个恶毒女人来救你!”

听着对方絮絮叨叨的声音,周缘伸出手,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还有李牧璇呢,不是没人要的野孩子。

李牧璇本来有一肚子话想骂她的,可是看见她这样儿,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抬起手在周缘的后背上拍了拍,好像是在等着周缘在她怀里好好的哭一哭。可是周缘的反应却是那么平静,平静的让她心疼。

李牧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怎么突然冒出了一句:“唉,我突然觉得你要不改改名字吧?”

周缘听得一头雾水:“为什么要改名字?”

李牧璇一本正经的说:“我那国外的室友和我提起你的时候总叫你——缘,周。圆周率,缘,周,绿啊!我看你不止头顶,连脑子里也长出一片大草原了。王钊还真他妈挺可以的!”

“去你的!有你那么调侃姐妹的么?”

“你要不是我闺蜜,老娘管得着你么?”李牧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道:“走,姐姐带你重新寻觅大森林去!”

“我不去,我要回家睡觉。”总之周缘浑身都没劲儿,哪儿也不想去。

“瞧你这德行,我其实也不想带你出去丢人现眼,可我要是不管你,以后没法和我干妈交代。”李牧璇直接招手叫了一辆车,硬是把周缘给塞进车里了:“走喽,师傅开车!”

周缘看着李牧璇那副充电过量的模样,就知道今天要是不陪她去疯,她就能把自己给整疯了。其实周缘也知道李牧璇是想拉着她到处玩一玩,把那些不开心的都给忘了。刚刚尝过被人辜负的滋味儿,她又怎么会辜负自己朋友的一片苦心?

李牧璇一股脑塞了她好几样东西到她手里,什么兰蔻迪奥YSL星辰,都是化妆品。周缘看着手里的东西发呆,李牧璇已经不耐烦的说:“都是买给你的,一部分。正好现在你也化化妆,这副鬼样子跟幽魂似的,怎么寻觅一颗健壮的歪脖树?”

“你还想让我找一棵歪脖树吊死怎么着?”

李牧璇毫不客气的说:“就你这副鬼样子,歪脖树见了你都得撒腿就跑。别废话,赶紧画!”

司机听见她们俩的对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

李牧璇拍了拍座位,大咧咧的说:“师傅你笑归笑,开车开稳一点,不然她手抖。”

听她这么一说,周缘没抖,司机先抖上了……憋笑憋的。

周缘被李牧璇带去了“蜜糖”,一个年轻人能肆意嗨起来,但逼格又很高的地方。

一到地方,李牧璇就成了大众焦点,周缘和她一比被衬得渣都不是半个。可他们的焦点李牧璇同志却把周缘当重点,一下子也让别人都重视起周缘这个女人了。

大家都是爱玩闹的性子,凑在一起更是疯的不行。

李牧璇用手肘顶了周缘一下,撩了一下下巴,示意周缘往另外一个方向看过去:“你看,这是又去钓凯子了。”

周缘朝着李牧璇看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她说的那个打扮得特别“欲盖弥彰”的姑娘朝着离他们有点距离而且位置隐晦的桌子走了过去,脸上的表情柔媚到了骨子里。周缘有些惊异的问道:“钓凯子?”

身边的一个小哥啧啧两声,说道:“怎么?看着不像?我跟你说啊,她那人绝对是老中青三代的杀手,但凡有点姿色的,看起来有钱的,一个都不放过。”

正说着话,那姑娘迈着胜利的步伐走回来,拎了自己的小包包要走。

那小哥幸灾乐祸的说道:“约了?”

姑娘拨弄着自己的大长波浪,万分傲娇的说道:“那必须。”

那小哥又说:“你都不试试他?万一是个穷鬼怎么办?”

姑娘呵呵一笑,说道:“你以为姑奶奶图他什么?你要是有那身材,姐姐我今天就让你来暖床了。走喽,拜拜!”

小哥彻底拜服,做了个甘拜下风的手势。周缘与李牧璇两个人对视一眼,彻底的服气了。

李牧璇拍拍周缘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姑娘啊,别在能做骚浪贱的大好年华里为了一个渣男浪费人生,学着点吧!”

周缘默默的喝着东西,心里的酸涩和苦闷,几乎都快漾出来了。她人生里最美好的五年,都是和王钊在一起的。

他说她周缘眼里工作远比自己的男朋友重要,可他却忘了,她这么努力的工作就是为了减轻他的负担,让他不用被家里人掣肘,就是为了能让他家里人看得起,就是为了买一套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房子。

可是他丝毫不能理解自己的想法,甚至简单粗暴的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她周缘的眼里,工作比男朋友更重要。

每次想到王钊说的这句话,周缘就觉得自己的心里堵得慌。

算了,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思?

起初周缘不想喝酒,可是后来敬酒的人多了,周缘越喝越痛快,最后李牧璇拦都拦不住,也就随她去了。

周缘有个很奇葩的体质,就是喝的越高,看着越像个正常人,而且是一本正经特别严肃的那一种。看起来她人还是头脑清醒的,实际上早就蒙圈了。

李牧璇被其他拉着跳舞去了,好一会儿都没回来。周缘喝的迷迷糊糊的,自己上了个厕所的功夫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寻么了一条她自己认为“无比正确”的小道找过去,周缘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端起杯子就继续喝。

对面的男人显然吓了一跳,可是看到了泰然处之的周缘,对方显然也犹豫了。

过了好一会儿,见周缘看他的眼神不像是看陌生人,更不像是来搭讪的,对方就淡然了:“第一次见面,没想到约在这种地方了。实话说我不是很喜欢这里,如果咱们两个下次还会见面的话,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周缘很严肃的看着对方,十分认可的点了点头说:“对,这地方吵死了,闹腾,看起来群魔乱舞,周围全是堕落狂欢的味儿。”

对方没想到周缘会这么做答,说话那么直白,一下就笑了:“你很有趣,我不讨厌你。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话,我很乐意同你下次见面。”

周缘脑子里一片浆糊,可表现的格外正常。听到“结婚”俩字,周缘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激动的拍了桌子说道:“结婚?结婚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吧?你好不好用都是两说,随便嫁给你怎么行!”

“……”

被一个女孩子质疑“好不好用”的男人,在这一刻彻底震惊了。

关闭